红楼之土豪贾赦:第25章 惦记

- 编辑:网页上传 -

红楼之土豪贾赦:第25章 惦记,作者:金子曰

却说这日贾琏头一回去户部报道,心中惴惴不已。因他并非科举出身,唯恐被人瞧不起,或是遭同僚排挤。不料回来时笑容满面。

原来这数月户部与五城兵马司联手查抄京中豪奴,获利竟达六百万之多!还有许多豪奴不曾抄,留待后续。后又与御史台联手卖折子,欠债的各家多数真以为交了钱可以买罪,便是不信的也不敢不买,欠银已收回六成,余势不减。户部居然在短短三五个月内暴富!从前户部的人出去,不是程林也缩脖子;现如今连程林都扬脖子了!用贾赦的话说,叫做有钱的感觉真好啊~~~

整个户部谁不知道这些钱是打哪儿起的?故此贾大人的儿子一进门,户部各官员如同见了财神爷的公子一般,个个笑的无比灿烂,贾琏分明是深秋入职,户部大堂之热烈宛如骄阳盛夏。

贾琏也不含糊,没几日瞧了瞧档案就去找程林了。他倒老实,只说因家中有阖府下人的月钱表格,自觉比部里的简单清楚。程林听了也觉得有趣,让他依样画葫芦画出个示例。贾琏便找本册子做了两页表格。程林大惊!当即拽了他去见郑老尚书。郑松也大惊,忙命他快回去取荣国府的来,一面自己揣着表格进宫面圣。

贾赦知道那玩意会惹得上头感兴趣,没想到这么快。遂叮嘱贾琏,没准这两日要见皇帝,记着,不准怂,皇帝只不过是位中年美大叔,长得还可以。贾琏连连称是,拿着东西又打马回了户部。还没到门口便让程林逮住了。

荣国府有繁体中文和阿拉伯数字两套账。贾赦的本意是让贾琏先借出那繁体的,过两年再普及阿拉伯数字。偏他忘了告诉贾琏……遂贾琏将两本月钱账簿子都揣了来。

圣人看着那两本账簿子肠子都悔青了。怎么就许了贾赦睡懒觉呢?低头眯起眼睛盯着贾琏。贾琏虽未敢抬头,只觉后背一阵阴冷,有种极倒霉的预感。

待郑松领着人退下,圣人又思忖了一会子,忽然问:“那个齐周还是不肯出仕吗?”

姜文从后殿转出来,苦笑道:“臣后来又提了两次,才刚开口便被他绕开了。”

原来,自认得了齐周,姜文盛赞其才,向圣人举荐。圣人起初听说一个民间账房先生果有其才觉得有趣,让姜文约其茶楼一会。齐周何等聪明,听了姜文那些含糊言语,早猜出此番相约者为谁。然贾赦于其有知遇之恩,又有教学之谊,平日里行事又是个极靠不住的,故悄然避之。圣人听说他不肯赴约也恼了,让姜文休再提此人。

谁知后数次姜文逢难事便去寻他商议,齐周屡能化解,有几桩乃圣人燃眉之急。姜文只说某人出的主意;圣人一日连番追问此人是谁,要大记其功、大升其职。姜文苦笑道:“圣人不是说休再提此人么?”圣人才知还是那个齐周,爱才之心骤起,偏不愿落下面子。

见圣人两难,恰逢甄家上折子寻贾赦的麻烦,圣人又连日思忖不知给贾赦个什么赏赐好——户部日渐充裕,欠银也将追回,此人功不可没。然单给赏赐似薄了些。论理说国库眼见将有数千万白银入账,给他升回国公也是可以的,偏那主意乃是馊主意,不便告诉世人。故此姜文便说,不如他去寻齐周,问他可否将自己的功劳一并记予贾赦,复了他们家的国公。贾赦此人于外人狠厉,于自己人好上加好,自然不肯再耽误齐周前程了。齐周可亦报其知遇之恩,圣人得了人才,三面俱好。

圣人听了半晌,道:“只怕贾赦不知自己在耽误齐周前程。”

姜文又思忖了半日道:“且让齐周自己提便是。”

故此当日姜文暗示贾赦寻齐周商量,后私下寻齐周说了圣意。本以为齐周此人行事大方,为人良善,必不吝那些功劳。

不料齐周摇头道:“隽之还是不认得我那东家。户部欠银虽是他先还的,并非为圣人,东家以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查抄豪奴亦是他先告诉程大人与五城兵马司,乃为了讨程大人的好,日后照拂他儿子,并谢五城兵马司数次相助与他,绝非惦记国库空虚。此番以折子换库银之计,纯为报复齐国府,更不曾想国库可有数千万白银入账。贾恩侯此人账目一清二楚、绝无枝蔓。故此圣人无需再赏赐加恩与他,他倒觉得圣人帮他出了口气,使得齐国府倒出去几十万两银子,快活得很。”

“当不当国公、住不住荣禧堂,东家无所谓。更不介意脸面。”齐周因笑起来,“我那东家最不在意的便是脸面了。乃因圣人让他先不动,他才不动。否则当日便可搬出荣禧堂。以周之功换他之位,东家决计不肯的。”

“况东家最是尊重名正言顺。今日坐在椅子上的乃是圣人,故此他只向着圣人;若旁人是圣人,他也向着圣人。”

待姜文目瞪口呆了半日,齐周又说:“周数次所言俱为替友人分忧。”

姜文如何不知他言下之意?又想着贾赦既喜名正言顺,何不干脆名正言顺?又暗示了贾赦几回。

偏贾赦从前世便养成了职业习惯,结果导向,是个只要结果、不问过程的东家,既然将事情丢给齐周便全由齐周做主,再不想了。

两人都不上道,此事只得罢了。姜文自向圣人一五一十禀告,不敢有半字虚言。直说到贾赦“今日坐在椅子上的乃是圣人,故此他只向着圣人;若旁人是圣人,他也向着圣人”,少有忧心,恐龙心不悦。

圣人此时已惋贾赦之才,又听此言,反倒慨叹:“这个贾恩侯看着纨绔鲁莽,竟是个真君子!”又叹道,“世上能得几个真君子。”愈发后悔不该放他不入朝堂。凡君子多迂腐,凡狠厉多小人。君子用着放心,小人用着趁手。不择手段且能守君子之心,满朝文武几乎寻不出几个来。

今日见了贾琏带来的两本账簿子,方知贾赦幼年有高人教导,守着这些奇法二十五年纹丝不动,其心智之坚便是圣人也深为折服。愈悔当日一时兴起,竟赐了他那方金印!如今怎么哄他回来替朝廷效力?更想让齐周出仕了。凭什么一个大才竟只与他做账房先生?

圣人皱眉道:“你说与贾赦,就说如能劝得齐周出仕,朕记他大功一件。连同贾琏再当两辈儿国公。”

姜文连连摇头:“他决计不肯的。齐周若想出仕他不会拦着。若不愿,他必然帮着出歪主意。”

圣人怒道:“他也不干活、齐周也不干活,就让贾琏干好了!”

户部随即忙的如井轱辘一般,贾琏便是最忙的那一位。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却说这一日,贾赦正掐分数秒等迎春她们下学,好有人陪他打两局台球,传信班匆匆来报,府门口有人投亲,说是二太太的表妹和两个女儿。贾赦一愣,原著中没这情节啊!让他们先莫传消息,自己往接待厅转悠一圈。

才一眼便知道这是些什么人了。原是一个装扮奢华偏稍欠风骨的妇人,领着一位端庄大气艳若桃李的大小姐,并一位袅袅婷婷娇若白花的小小姐。不用问,大小姐是替圣人预备下的,小小姐大约是替随便谁预备的。另有几个下人,也都怯怯的。

因想起前日姜文捎信来,甄家陈家约好了似的给他上弹劾折子,有的没的好几封,偏都是些不伤筋骨只伤脸面的破事儿,追究起来无非圣人申斥一顿罢了。想来大约王氏欲在府里压一压他的风头。又觉得好笑,王氏终究头脑简单,大户人家的亲戚那么好认的么?

遂安排接待班的人先留他们在接待厅喝茶,不许有消息传入内宅去。一面拿了接待班写下的这几人所言的姓名身份等的单子,乃亲骑了马去寻王子腾。

王子腾当日并不休沐,只有他夫人在家。贾赦无奈,隔着屏风跟她说了半日,王子腾夫人笑道:“我嫁入王家三十年了,什么亲戚不知道。我们大人确有位表妹丁氏嫁与金陵窦家,偏她命好,竟生了三子,不曾有半位姑娘。”又说了些窦丁氏表妹之事。

贾赦要的就是这个,忙道了失礼,乐颠颠回家去,又让王恩去寻五城兵马司的人来。

待回了府里,早有人迎出来,愁眉苦脸道,王夫人使人来前头看了,亲出来认了亲,已是将人迎进去,现都往老太太院子里坐着。老太太欢喜得很,连声让他们住下,行李都喊人送去原先贾琏那院子了,就要安置下来。

贾赦大笑:“不做死就不会死,她自寻没脸可怨不得我!”

遂领了人进去。见那两位姑娘正围着贾母说笑讨好,那奢华夫人在一旁陪王夫人坐着,王夫人笑的跟弥勒佛似的,李纨三春黛玉宝玉都在。

贾赦喝到:“将这几个骗子与我绑了!”

一群粗壮的婆子往上一涌,七手八脚把人拿了丢在地下,惊得几个姑娘花颜失色,贾母大喊“反了!”

贾赦乃指到:“骗子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连官宦亲眷都敢冒充,真以为京城没有王法么?”

贾母喝到:“你又作什么死!哪里来的骗子,这是老二媳妇家里的表妹!”

贾赦懒洋洋道:“既是老二媳妇的表妹,老二媳妇是子腾的胞妹,当然也是子腾的表妹了?怎么子腾说他嫁到窦家的丁氏表妹只有三个儿子,并无半个女儿?且子腾那位嫁到窦家的丁氏表妹才二十六岁,哪里来这十五六岁的女儿?怎么生出来的?难不成那丁氏表妹八\九岁就怀了她?”说着一指那年长的,委实少说也有十五六了。

王氏与贾母俱目瞪口呆。

贾赦挥了挥手,趁那母女三人尚浑浑噩噩,让婆子们拖出去送到外头。恰有五城兵马司的人赶到,一条绳子三个人捆走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芈月传之快意芈姝:第19章 虎威解围

[射雕]我是史红石:第47章 番外

滑头鬼之孙同人——招惹:第6章 【陆】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