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曝光后,我联姻豪门了:第15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身世曝光后,我联姻豪门了:第15章,作者:木日夕

开着二十码的小车车,冉夏开开心心就回了家,把刚才的事情全数抛之脑后。

到了家门口,冉夏就被人给拦了下来。她摘下了架在脸上的眼镜看着面前的人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些日子以来,面前的这个女生是冉夏唯一可以点头说上一句长得还不错的人。冉夏的相貌是艳丽的张扬,而面前的人就是寡淡清浅,可偏偏就长了一双烟雨蒙蒙的眼睛,被她凝视着的时候,仿佛下一秒就能从那双眼睛里落下泪来。

冉夏愣了愣,和女生对视着。那女生的神情骄傲又倔强,那双眼睛凝视着冉夏的时候,仿佛冉夏欠了她五百万没有还一般控诉而哀怨。

冉夏默默地收回了视线,有些不解。

不是,你谁啊?

你拦我车车干什么?

说真的,冉夏觉得这一幕像极了小三逼婚拦车原配的场景。

她自己,就是那个富有的,莫得丈夫怜爱的,连肚子都不争气的原配。

就那么一瞬间,冉夏的原配气场就起来了。

她略昂起头来,坐在自己艳红色的豪车内,有些轻慢地取下了墨镜,歪了歪头,看着面前女人的神情满是傲慢:“有事么?”

在冉夏的目光之下,冉怜张了张嘴,有些说不出话来。冉夏理所应当的傲慢,让冉怜来到这个地方时的愤怒和优越大打折扣。她凝视着冉夏,看着面前这个张扬肆意的女人,试图看出她在身世曝光之后,嫁给了白赦之后生活不顺哀怨的证据。

可是……

冉怜的目光从冉夏的眼镜上扫过,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眼镜,冉怜几天前刚在一个店里看见,需要一万有余。

虽然不贵,可也已经能表明面前这个女人的生活有多么的滋润了。

冉怜的手默默地触及自己颈间那个十几万的项链,心底的不甘心和不敢置信才渐渐的淡了几分。她的目光从冉夏的车上扫过,比起冉夏对车的一无所知,冉怜自小就对豪车如数家珍,可也是因为这份如数家珍,才让她越发的明白面前的女人开着的车有着怎么样的价值。

冉怜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底的逐渐矛头的嫉妒,她看着面前的冉夏说道:“是我。”

冉夏:……

这些人能不能好好说话。

自己老公也是,张粹那个小婶婶也是,面前的这个女人也是。

为什么他们那么喜欢说“是我”呢?  

你就那么确定我认识你么?

冉夏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以不变应万变,她的目光冷静的落在女人的脸上,挑了挑眉头:“嗯?”

就……特别地傲慢和高冷,完全看不出她认不出面前的人是谁。

冉怜也没有发现冉夏的异常。

对于冉怜而言,她虽然没有和冉夏见过面,可是冉夏对于她而言,就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即使她心底再瞧不上冉夏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孩子,可是她对于冉夏始终是提防和敌视的。因而,虽然没有见过冉夏,可是对于冉怜而言,冉夏却是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最为熟悉的陌生人。

以己度人,她自然不会认为冉夏不认识她。

所以,当她看到冉夏这样傲慢的姿态的时候,她心底的怒意就有些压抑不住了。她看着面前的女人,冷笑着:“是你吧,让白家阻碍我认祖归宗的路。”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冉怜心底是带着怜悯的。

即使冉夏的身上满是张扬的气息,可是在冉怜看来,冉夏阻碍她认祖归宗的路时,就已经输的彻底了,冉夏在意的东西,甚至不惜出手百般阻挠的东西,却是别人送到她的手里,她天然就拥有的。这样的优越感,让冉怜看着冉夏的神情都带上了几分高高在上。

而冉夏在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

这人原来是冉怜啊。

因为上次张粹的经验,这一次的冉夏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微表情,好不让自己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来,这才看向了冉怜:“不是我。”

只可惜,冉夏对于她面部表情的控制比她想象之中要差的太多了。

冉怜是混惯了娱乐圈的人,从小又是那么一个争强好胜的性子,对于别人的情绪,她感知的最是敏感。因此,在看到冉夏的表情时,她有些不敢置信地死死盯着冉夏的脸,生怕自己看错了其中的含义,她看着冉夏,没有理会她的回答,反而一字一句地问道:“你不认识我?”

冉夏的表情失控了那么一瞬间。

说真的,这个世界的人怎么回事,一个个的怎么那么在乎自己认不认识他们?

这个有那么重要么?

你又不是钞票,为什么我要认识你?

可是即使这么想着,冉夏还是善良的挽救了一下对面女生的自尊,矢口否认:“不,我认识你,你是冉……冉怜!”

说真,有那么一秒钟,冉夏差点没想起来这个书的女主的名字。

在成功的说出了冉怜的名字的时候,冉夏心底松了口气,甚至给自己绝佳的记忆鼓起了掌

——保住了,女孩子脆弱的自尊!

可冉怜看着冉夏小心翼翼维护着自己自尊的模样,整个人都气的发抖。

冉夏的表现,她还有什么不懂的呢?

面前的人,不过是通过自己的言论判断出了自己的身份而已。

即使自己这个冉家的亲女儿站在她的面前,她都完全没有认出自己!相比较起来,自己对她的在意,简直就像是个小丑一样可笑!

冉怜心底升起了怒意,她宁愿冉夏断然承认她不认识自己,也好过这样遮遮掩掩的替自己维护自尊,就仿佛自己是什么小可怜值得她屈尊来可怜一样!

自己的高傲,自己的怜悯,自己的自以为是,在冉夏的举动之下,被碾碎了个干净,连冉怜那敏感的自尊都有了几分残破。

她站在原地,看着冉夏气的浑身发抖。

她冉夏……怎么敢!

冉夏看着冉怜的表情就知道坏事了。

现在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见了面就先来一个“是我”,完事了你不认识她她还不乐意,看看把冉怜给气的哟……

冉夏心底默念了一句罪过罪过,却还是死撑着自己的贵妇模样。

气都气了,能怎么办?

不如一条道走到黑了!

冉夏轻易的决定了自己的行事方针,并且傲慢地继续发言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冉怜死死的盯着冉夏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勉强压下心底的怒火:“宴会的事情,是你让白家的人取消的么?”

说着,冉怜的脸上恢复了几分怜悯。

是了,不管冉夏掩饰的再好,表现的再不在意,她取消宴会的行动,就足以说明她心底对于她不是冉家女儿的事情有多么的耿耿于怀。而冉怜身为冉家的亲女儿,冉家父母对她的偏爱,就已经是冉夏这辈子求而不得的遗憾了。

想着,冉怜的脸上重新恢复了笑意,淡然而稳重。

而冉夏的脸上却满是惊恐,她看着冉怜,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甚至没有心思去维护自己高贵冷艳的面孔,显得有些咬牙切齿。冉夏直视着冉怜,有些不敢置信地一字一句重复道:“宴会?取消了?”

冉怜淡然的笑意僵硬在了脸上,冉夏的表现,让她的优越感在一刹那犹如那水晶玻璃碎裂一地。

而那头,冉夏猛地从车上站起了身,直视着冉怜,一直以来毫无波动的那张傲慢的脸庞上现在写满了惊怒交加:“我买了那么多好看的衣服,配好了那么多昂贵的首饰,甚至买好了我精致的鞋子,你告诉我,宴会取消了?”

冉怜看着冉夏那副仿佛她才是受害者的模样,三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不……不是?

你怎么回事啊?

这是我的宴会!

是我认祖归宗的宴会!

是我回归上流社会的敲门砖!

是我事业腾飞的起点!  

你别搞得一副我特意把自己认祖归宗的宴会毁了就为了让你好看的衣服、昂贵的首饰,精致的鞋子没有出场机会一样。

你冉夏搞搞清楚重点!!!

收起你震惊的受害者面孔好么!

我!冉怜!

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99%的人还阅读了:

女纨绔[穿书]:第15章 太娘炮了

武陵春:第5章

花女之穿越封神:第36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