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炮灰还会回来的!:第11章 炮灰重生第四次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炮灰还会回来的!:第11章 炮灰重生第四次,作者:鹤舫闲人

太阳灿烂无比的挂在天上,颜夕顺着七扭八歪的胡同一顿乱奔,终于将极为有毅力的小朋友们甩掉了,她才不承认是因为小孩子们是被娘亲喊回去吃饭了呢!

颜夕累的呼呼直喘的站在胡同的阴影中,过堂风一吹整个人“冷静”了下来,扶着墙壁,环视了一圈,这是哪呢?正四处查看的时候,视线的扫过对面药铺前的几人,一扫而过刚想挪开,眼睛徒然一亮,那几个闪耀得不得了的几人长得好像南宫悦然、慕容羽、小翠和刘公子呢!

颜夕视线再次转了过去,落在了对面几人身上,大叹一声:“得来全不费工夫!真的是他们!等等,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他们在药铺前做什么?”想着偷摸的靠近,随手拿去摊子上的鞋子遮住脸,支着耳朵准备偷听。

“姑娘你看好了吗?”卖鞋子的老太太忍不住问不断与鞋子零距离相面的颜夕。

不远处。南宫悦然一脸感激的望着慕容羽:“这次多亏了三王爷您,要不然胖丫当真是没命了。”

颜夕吐血:就是因为他给了黑马一拳,马才倒下来砸到自己的,有木有!?

慕容羽淡漠点头:“不必谢。”

“王爷您救了悦然,草民当真不知如何感激,等日后王爷有事,草民定然肝脑涂地在所不惜。”刘公子抱拳望着慕容羽……的华美靴子尖,只因慕容羽身上冰冷的气息实在是令人不敢直视,想着瞧了眼一脸欣然的南宫悦然,悦然当真是变了,竟然如此有胆色。

颜夕看得撇嘴:无知的书中人物啊!你们自然不知道女主是要和他谈情说爱所以被作者开了无敌外挂的,即使是皇上女主也能无所畏惧的顶撞,因为皇上只能赏识她说她与众不同,不可能像是对待其他人一眼,拖出去斩了!

果然,慕容羽也是这么想的,于是落在南宫悦然身上的目光多了几分欣赏,脸上仍旧面瘫一片:“告辞。”

南宫悦然眸光流露出几分好感,使得偷窥的颜夕暗道不好!在她还没有开口说着再见之前,颜夕冲了过去。

卖鞋的老太太拎着鞋子,冲着颜夕的背影吆喝:“姑娘这鞋子你都看了这么长时间了!当真不要了?!”

颜夕快如闪电的拦在了南宫悦然和慕容宇之间,除了面瘫的慕容羽之外,众人见到她一愣,皆下意识退了一步,只因为颜夕身上看起来太脏乱了。

颜夕冲过来的举动完全是冲动之下的结果,正在她面露纠结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看懂了众人那看疯子的目光,顿时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好主意,转身扑向冷漠淡定站在原地的慕容羽:“呜呜呜,你这个负心汉!奴家终于找到你了!呜呜呜……奴家和亲爱的孩子没有了,呜呜呜……亲爱的!”

“小姐,胖丫已经醒了,我们现在回去吗?”小翠跑出来就看到了一个脏兮兮的女人抱着她的梦中情人慕容羽哭。悄悄的凑到同样惊疑不定的南宫悦然身边,酸溜溜的说“小姐这是怎么了?那个抱着三王爷是什么人?这是出了什么事?”

咦咦?胖丫醒了?难道胖丫本人在我离去后竟然再次回来了?那她和二少爷以及小菊之间会发生什么呢?抱着慕容羽的颜夕微微侧了脑袋,准备听听那边是怎么回事,只是小翠忽然换话题了,而且还没有换回来的准备,算了,胖丫回来了就回来了吧,总之她现在是疯婆子,以前的二少爷什么的都和她无关了,转回注意力,抱紧慕容羽。

南宫悦然摇摇头:“不知道。”

刘公子不知道为何,此时对救了自己喜欢的人的人的情况,有些幸灾乐祸,但是他的性子软,只说:“三王爷似乎遇到了麻烦。”

旁边围观的人,说出了他的心声:“似乎是被他曾经玩弄的女人找上了门,哎,男人都以风流为自傲,可总是难以做到风流不下流,将人家姑娘都弄疯了。”

“这种人最可恶了!”

“这个人似乎是三王爷啊!天啊,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颜夕听着围观群众的话语,喜不自禁,嘴角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只是察觉到被自己抱住的人身上传来的阴风阵阵,嘴角笑容僵住,她差点忘了慕容羽可是冷酷绝情的家伙,不知道自家这样诬赖他,会得到什么样的报复,嘤嘤嘤,她现在后悔可不可以啊!

慕容羽皱眉,目光冷冷的看了眼议论纷纷的人群,众人立刻四散而开,一哄而散。而后低头看了眼怀中的颜夕:“放开。”声音寒冷的像是要冻住人一般。

颜夕整个人僵住了,牙齿直打颤,碰撞的喀喀喀作响,她也很想放开,但是她浑身软软无力,当真是动弹不了了啊!吸吸鼻子。她可以期盼,慕容羽也会欣赏自己的淡定从容、不畏惧他上位者的气势吗?“我可怜的小爪子啊!你咋就说动手,就动手了!”颤巍巍的举起软塌塌的爪子,手腕关节的骨头都已经碎了。

慕容羽顺势一把推开颜夕,无情的睥着颜夕:“谁派你来的?”现在父皇正对太子不满,想要更换继承人,难不成是有人为了抹黑他的名声而派的人?

颜夕捧着自己的手,闻言一愣,眨巴眨巴眼睛,虽然不明白慕容羽说这话的意思,但是……抬头看看南宫悦然明显对慕容羽退去好感的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了她报复作者的伟大理想,她拼了。

颜夕握拳,深吸一口气,转身再次扑向慕容宇,但在对方释放出杀意的目光下没敢在抱住对方,抖啊抖的伸出手捏住了慕容羽的衣角,“亲爱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为了你未婚怀子,被父母撵出家门,被村长抓住侵猪笼,虽然孩子没有了,但是我终于是要饭来到了你的身边,你当真不能这么对待我啊!”

慕容羽皱眉,抽出被颜夕抓住的衣角,看了看很多走过来又走过去的行人,若是没记错这些人已经来回走上十多趟了,他们的眼睛总是悄悄的向他看过来,沉思片刻,冲着半空一挥手,两个深蓝色劲装的男子出现了,对着慕容羽抱拳行礼:“主子。”

南宫悦然看到忽然出现的两人,目光浮现敬佩。颜夕目光闪闪,哇唔,这就是传说中的暗卫吗?果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慕容羽瞥了眼颜夕,没有感情波动的说:“此女子似乎有疯症,带她去找她的家人。”

什么找家人,你那眼神分明是在看死人的好不好?喂喂!你们架住我是什么意思?!颜夕抖了抖,欲哭无泪的看了看驾着自己的两位冷面暗卫,刚想要开口呼救,就被其中一个侍卫用汗巾塞住了嘴巴,被拖走了。

颜夕看着渐渐远处的南宫悦然三人,立刻投去求救的眼神,女主发挥你苏的高贵美好的人格吧!

南宫悦然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三王爷……她似乎……”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愣头青年横冲了出来,拦住两位侍卫,呼哧呼哧的看着二人。二人也看着他。颜夕也纳闷的眨巴眨巴眼睛。

青年终于喘过气了:“你们要带我阿姐去哪?我阿姐是疯子,她还怀着孕的时候被负心汉给抛弃了,孩子在侵猪笼的时候没了!她就疯了啊!不管阿姐做了什么,你就饶了她吧!你看她多可怜啊!”

全中了竟然全中了!天啊!这是走了什么运啊!感叹着好运气的颜夕和两个侍卫一起转头,却撞上慕容羽怀疑的目光。

慕容羽眼中的冷色加重:“带下去。”,两个侍卫立刻实行。

颜夕恍然了一会,痛恨的看向青年,你要不要说得这么详细啊!还跟她胡编的一模一样,你这不是向大家说“我们就是窜供!我们都是背诵的同一个稿!”,说他们不是演戏,她都不相信!果然慕容羽怀疑了吧!

小翠双手捧心的冒了出来:“我就说三王爷怎么会走出这么没品的事情。原来是遇到了一个疯婆子,”

南宫悦然露出两个小酒窝,走到慕容羽跟前:“三王爷,原来真的被你猜对了,方才我竟然还怀疑你……”

南宫悦然低头尴尬一笑,两朵红云飘浮在脸颊,看得慕容羽心口被重重撞了一下,冷漠的眼眸划过柔光,淡淡的说:“无妨。”对着两个侍卫摆了下手,两个侍卫立刻扔下颜夕,“嗖”得不见了。

颜夕差点摔落在地。被青年青年一把扶住,一顿猛摇晃:“阿姐你没事吧!没事吧?没事吧!”。颜夕双眼冒星星,露出傻笑:“呵呵呵,星星好漂亮。”,星星散去后,眼前出现了一个雪白的裙摆,顺着裙摆抬头,对上了南宫悦然那清丽无双的面容,女主那善良的能要人命的气场大开。

南宫悦然露出两个小酒窝:“你没事吧?”转头看向青年,“你有为你阿姐找过大夫吗?”

青年摇头:“我们没钱。”

颜夕以为南宫悦然会说“我府中有位东方神医,我带你阿姐回府治疗吧!”,立刻拿出口中汗巾,“好啊好啊!”

同时间,南宫悦然扭头对慕容羽说:“三王爷可能好人做到底,帮他们找个治疗疯症的大夫?”

颜夕欢乐的笑容收起,转而猛烈摇头:“小姐你家不是……”对上了慕容宇审视的目光,立刻装傻卖疯的扑过去:“亲爱的!你我的娃子没了,呜呜呜……”哼哼!我恶心的你不敢收留我!

慕容羽低头望着南宫悦然的面容:“正好有位药谷的神医来为本王的母妃治病,来人带这两人回王府。”

两个消失了的侍卫再次出现,一个架住青年,一个架住颜夕,朝着着王府而去。

被拉走的颜夕悲愤的瞪着南宫悦然:我都被解救出来了,怎么就又落入了虎口,女主我恨你!眼珠一转,开始发疯挣扎:“我不要去,我不要去,你们放开我!谁来救救我啊!”扭头看着一脸感激的青年:“弟弟我不要和他们走!你快带我回家吧!”

青年一脸激动的看着颜夕:“天啊阿姐你认识我了!果然跟着王爷走是对的,瞧,阿姐这都能认人了。”

颜夕脸部扭曲,憋屈了半天,吐出:“你个二愣子!你会后悔的!他们把我们拖回去,绝对没安好心!”

二愣子再次激动:“姐姐你想起我的名字了!”

“……”颜夕翻白眼,赶紧让她再次眼前一黑,再次重生吧!再悲催也悲催不过这次了!谁来告诉她,这个二愣子青年是怎么养活自己和他姐姐的啊?!没被坑死简直是世间难得的奇迹!

南宫悦然担忧的回望着颜夕:“这个人病得很重,不知道你说的那位名医能不能治好她。”

“东方大夫是药谷的大弟子,医术很是高明。”慕容羽认真的说。

南宫悦然扭头看向小翠。小翠也看向她,凑近小声的说:“小姐,那个东方大夫是不是住在咱们府中的那个东方大夫啊?”,南宫悦然沉默了片刻:“似乎是的。”,二人对视片刻。

慕容羽好心的说:“南宫小姐可以随时来看她。”

南宫悦然微笑应下。

半时辰后,王府地牢,阴冷阴冷的,小小的铁窗只有暗淡的光线照入,只有两站油灯照明的牢房昏暗潮湿。二愣子抓着栏杆不断喊叫:“你们这帮子可恶的下人!你们王爷请我们过来是要给我阿姐治病的!你们竟然敢欺上瞒下!你们快将我们放出去!”

颜夕裹着发霉的被子望着的二愣子,缓慢的摇摇头,你个二愣子当真是真正的二愣子啊!你有见过请人回来看病是用拖的吗?这明显就是抓犯人的方式啊!

二愣子叫得嗓子都沙哑了,奈何人家三王爷府中的下人物似主人型,就是淡定的不搭理。颜夕掏了掏“审美”疲劳的耳朵:“弟弟你别喊了,回来安分的坐着吧。”

“阿姐我对不起你,竟然误信了奸人,害得阿姐和我一起受罪。阿姐可怪我?”二愣子抽抽鼻子,无视颜夕一头乱发在昏暗中形如恶鬼的模样,坐到颜夕身边。

颜夕脸红了,因为这事其实是她惹出来的,而二愣子更是被她害的,围着被子扭了扭,大度的摸一摸二愣子的头:“没事,姐姐不怪你。”呜呜,这话说得怎么这么心虚呢。

王爷书房,慕容羽望着书桌上惟妙惟肖的女子画像,神情有些愣然,他竟然在无意识当中将南宫家五小姐的模样画了下来,脑海中浮现出今日和南宫悦然的相处情景,抿直的嘴角微微抿出柔和的角度。

一个深蓝色身影出现,慕容羽快速回神看向他,侍卫低头禀报:“王爷,经属下调查,二愣子和他那疯癫的姐姐确实是从京城边缘处的乡下逃来的,且他们所说的均属事实。”

慕容羽皱眉,余光瞥向桌上的画像,沉思了片刻,淡淡的说:“将他们安排在客房,等东方大夫再为母妃看病的时候,带他过去。”顿了顿,“南宫小姐若来看望她,放行即可。”

99%的人还阅读了:

死对头每天都在黏我:第15章

身世曝光后,我联姻豪门了:第15章

女纨绔[穿书]:第15章 太娘炮了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