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照花颜:第29章 妖怪窝

- 编辑:网页上传 -

明月照花颜:第29章 妖怪窝,作者:天涯牌草草

第29章

我摸了摸袖口了那张纸条,郁姐姐在上边嘱咐我将就吃了桌上的零食,怎么会又叫明颢赶回来呢?

中了钢刺的“明颢”慢慢恢复了原形,居然是只黑线仓鼠!钢刺里的咒语让小家伙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但我知道它还活着,没有哪个精怪脆弱到一锥子就扎死的地步。

我放松了一下紧绷的身体,从枕头下抽出一本小册子——《异物录卷四》翻到八十七页……鼠精,食气为上,食血为中,食筋骨为下。食发甲而化人,形无二致,其神也似……我对照着书上的记录,观察这只仓鼠。照先前的迹象来看,眼前这只应该是食人精气的上等鼠精。我提笔在一旁补充:普通的定身符对上等鼠精无效。

从寒潭脱险后,我开始学习妖怪的基本常识,不过今天倒是我第一次理论联系实际。做完记录,又复习了一遍后,我满意地在鼠精前打了个勾。

“姐姐,放我出来好么?”就在我把小册子放回枕头下时,一个小小的声音从门外飘了进来,声音虽小,却吓了我一跳。

我探头向门外望去,空荡荡一片,并没有人。眼角余光却瞄到门口一角有个小小的黑影。

“姐姐,放我出来好么?”又是一声,接着那个黑影扑腾一下进了门。

我惊得向后一跌,那黑影正是何欢送来的布包。

“咦,好香!姐姐准备吃它么?”布袋扑腾着向我的床靠近,在路过仓鼠时略略停顿。

“我不吃!”我吸了口气,平复一下惊慌的情绪,“你又是什么东西?”

“姐姐见过我的。”布袋说着几下扑腾到床前,“打开袋子看看就知道了。”

“我可做不了主,你还是等郁姐姐回来再说吧。”哼,小妖精,想骗我放你出来吧。我摸过一旁的软剑,看这妖精有什么把戏。

“放我出来吧,姐姐!等二姑回来我就饿死了!”袋子哀怨地叫起来。

二姑?郁姐姐?我一愣:“郁二娘是你二姑?”这袋子不过一尺见方,如何能装得下一个能说话的小孩?况且袋口还封得死死的。

“是啊姐姐,爹爹让我上二姑家呆几天。姐姐看,这是我爹爹写给二姑的字条。”布袋见我还没有反应,焦急地扑腾了几下,缝里塞出来一根极细的纸卷。我打开一看,决定冒个险,先打开袋子再说。

用软剑小心挑开了袋子封口,“噗”的一声,袋子里的生物突然就长大了。两只爪子探出来,有点费力地扒掉了袋子。“谢谢姐姐了!”坐在袋子里的小家伙拱了拱爪子。原来,就是那只偷腊肉的浣熊。外甥是浣熊,那郁姐姐是什么?难道明颢没有看出来吗?还是,因为我受伤了?我看了眼窗户,糊着纸,看不清外面。但也可以从透进来的光线看出太阳要落山了。

太阳快要落山了,明颢他们还没有回来……

我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姐姐是人吧。”浣熊眨眨眼睛,把握十足地说。

鼻子真尖。“那个何欢是你什么……人?”最后一个字我踌躇了一下。

“何欢?!”浣熊嚼着这两个字,恨不得咬碎他的表情,“他是我堂兄!就是他把我塞进袋子里的!”浣熊气鼓鼓地跺跺脚,一副吵输了架向家长告状的样子。

我赶紧揉揉太阳穴,头好晕!我怎么觉得这妖精真的把我当它姐姐了?

“山山又在恶人先告状了。”门口一阵吃吃的笑声,“要不是你偷完了郁姐姐家的鸡鸭又吃了三叔的腊肉,欢欢怎么会把你装进袋子?”

嗯?难怪我一天都没有听到鸡鸭的叫声。原来是它吃了!十五只鸡二十只鸭子……我低头瞅了眼它的肚皮,消化力惊人啊。我扭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样貌平凡的青年,正抱着双手,好笑地看着站在地上的浣熊。

“姐姐别误会!鸡鸭只是被我藏起来了,没有吃!”浣熊急急申辩。

“没关系!山山弟弟,那些鸡鸭我们做哥哥的已经帮你解决了。”窗户“嘎”地一声开了,一个脑袋从窗户外边探进来,喳喳笑着。说话间,身子跟道烟似的就飘了进来。窗户在它身后“啪”地关上了,“哎哟!”紧跟着一声惨叫,我一看,猛合上的窗户缝里夹着一撮焦黄色的毛。

“阿丘!你跑哪么快你存心的吧!”随着一声尖叫,又一团东西滚了来。

原来所谓妖怪是一窝一窝的。那个叫阿丘的,尖嘴猴腮吊梢眼,眉心还有道黑纹,估计是没变化好的遗留物。后边滚进来的那个就更过分了,连尾巴还在外露着,此时正龇牙咧嘴地抚摸它被压疼的尾巴呢。我就纳闷了,难道它刚才是倒着爬进来的?

“你是谁?”摸尾巴那个忽然发现了问题所在,一下子蹿到我面前,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狐疑地打量着我。没料到它的突然动作,我一个惊跳,屁股向后一挪后背就贴到了墙上。

“小妹别怕,阿流它眼神不好。”叫阿丘的笑起来鼻子一耸一耸的。“文渊兄,你怎么也来了?”后一句话是对着门口的青年说的。

“可不是二小姐嘱咐,就怕你们这些鬼崽子趁她不在溜进来吓走了她的房客呢。”样貌平凡的青年笑着,我这才看出他的眼睛是杏儿黄,说笑间,眼波流转如水,媚态横生。

“哇——”呆立在床边多时的浣熊终于哭了出来,“你们这些坏蛋赔我的鸡鸭!!姐姐!!他们欺负我!”

看着扑进怀里的小家伙我脸一下子黑了。拎起它的后颈把它甩到一边,我一直就不喜欢跟动物太过亲近,特别是这种滚了一身黑泥的野生动物。

“不好,快走!”阿丘刚要嘲讽小浣熊,眉心的黑纹突然跳了跳,他一手拽住阿流的尾巴就要往外跑。

“哟,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不喝杯茶?”郁姐姐的声音从楼梯飘来。阿流阿丘顿时僵直在窗前。

“二小姐。”

“郁姐姐。”

“……二……姑。”

郁二娘站在门口,眼睛波儿一转,不动声色地扫过了这一屋子妖怪,包括地上那只处于昏睡中的仓鼠。最后目光停在了窗口僵直的两个上。她优雅地将垂下来的发丝捋开,嘴角微微向上扬起:“阿丘——”

额上又黑纹的妖怪一个哆嗦,拉着更加僵直的阿流转过身来。只看了郁姐姐一眼,就打了个明显的寒噤。

郁二娘拿眼睛扫了走廊一圈,道:“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阿流阿丘捣蒜般的点头,一溜烟就消失了。

“二、二姑……”小浣熊战战兢兢地向床靠拢,油黑的爪子抓紧了床单。

“山山啊,二姑好久没有好好疼你了吧?”郁姐姐笑得如阳春一般,我的毛发也跟着立了起来,

而床边的小浣熊几乎要哭了,“二姑……您已经很疼山山了……”

“文渊,带山山玩去。”郁姐姐一声令下,门口的青年就乖乖地抱走了浣熊。

眼见本来塞得满满的屋子,不出半分钟就被她清了个干净,我头皮有些发麻。干笑着喊了声:“郁姐姐……”

郁二娘保持着温暖的笑挨着我床坐下了,摸摸我的脚踝,道:“别担心,你这脚再有七天就能好全了。”

“真的?”我一高兴把害怕抛到了九霄云外,拽住了她的胳膊。

“当然是真的。”郁二娘瞄了眼我的手,“小颜你不怕我是妖怪?”

我回过神来,头皮又麻了起来,干笑两声:“你要杀我的话早下手了,干嘛等到现在?”话是这么说,但是妖怪的心思谁把握得准啊!我也只能碰碰运气了。

“真聪明。”她赞许地笑笑,忽然眼睛黯淡了下去幽幽地叹了口气,“小颜,你还记得前几天问我为什么要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么?其实,并非我不想住在寨子里,只不过,我娘虽是人,可爹爹却是妖,寨子里的人不是防着我们就是想致我们于死地。偏偏娘又有不可伤人的遗言,我只得和弟弟搬了出来,躲在这荒郊野岭里。小颜,你可嫌弃姐姐?”她说着,美丽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哀伤的雾气。

犬夜叉的中国版?我拉着她的手认真地摇摇头:“郁姐姐你待我和明颢很好,要不是你们我命都保不住,我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

“小颜!”她激动地紧紧拉住我的手。

“咳咳”两声干咳,我抬头一看,子三哥哥和明颢站在门前。

子三皱皱眉头,表情极端复杂,“二姐,你又在编什么悲情故事那?”

“你还真是不懂配合!”郁姐姐撇撇嘴,眼里刚才还溢满的泪水瞬间就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典型的女王表情,美丽的高贵的傲慢的斜睨了子三一眼,“东西没买齐吧?”

子三扁扁嘴,没有否认。

郁二娘又扭过头,冲我媚笑一下,“还是小颜最乖了!”说着在我脸上轻轻一舔,就拖着一脸无奈的子三走了。

“今天出什么事了?”明颢一脸关切地打量着我狼狈不堪的衣裙。

“先别说那个,我问你,你早就知道郁姐姐他们不是人了对不?”我问。

“他们……是恩人。”

“这我知道。但你和妖精不是势不两立吗?”

“他们能治好你的伤。”

我一愣,明颢已经站起身来向走去,听见他低低的声音:“这样就好。”

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他好像又长高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精灵国基建指北:第19章 林间密会

娱乐圈之多洛莉丝是个小仙女:第86章

穿成嫁入豪门的炮灰受:第9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