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飞翩翩兮,四海求凰(gl):第19章 秋狩二

- 编辑:网页上传 -

凤飞翩翩兮,四海求凰(gl):第19章 秋狩二,作者:木爻木大

待白缨反应过来,身后的骑兵已少三分之一,敌人非常聪明,选择由西进攻,此时正值日暮方向,强烈的日光让自己很难睁开眼睛,白缨不明白,一盏茶的时间前,他们还围猎着一头硕大的野猪,而现在一切反了过来,倒是自己的战士不断在少。他发号口令,让还剩下的人在姜鹤之身边围成一个椭圆型。可是这些精锐依然挡不住从西飞来的箭矢,不断的有人倒下,所有人都不敢停马,白缨回首看了看姜鹤之,虽然面色颇为凝重,可是这位主君倒是没有乱了阵脚,想来之间之前所谓的御驾亲征倒不是做做样子。

“白卿!什么情况?”姜鹤之也拔出腰间的剑,抵御着飞来的箭。

姜鹤之也觉得奇怪,分别自己是猎人,可是就那么一会的时间,自己却成了猎物一般。

“臣不知,恐是遇到刺客了。”白缨抽了一下马鞭:“殿下放心,臣舍命也会安全送您回去。”

话虽这么说,可是姜鹤之看着身边陆续倒下的骑兵,难免也有些担心,自己虽然多次亲征,但是却从来没有上过前线,现在自己却是真真切切的置身于箭羽之中了。

姜鹤之加快速度,并驾在白缨身边吼道:“往树林走。”

“树林茂密,恐其有诈啊殿下。”

“此时就不要用骑兵的思维行事了,走为上!”姜鹤之埋怨了一句,驾着马带头往树林中骑去。骑兵打仗,算是攻无不克,可是却最怕遇到出奇兵,而往往对付骑兵,就是在树林中,第一马不能快奔,快攻之势便没有了。第二树多林茂,容易藏下陷阱。

还没有跑进树林,箭雨便停止了,看来已经跑出了他们的攻击范围,此时姜鹤之减缓前行速度,让所有人跳下马去。只是让乌鹰带着群马往密林中跑去。

众人找到了一处深草丛先藏起身来。

“殿下,怎么办?”

姜鹤之喘了口大气,她轻轻抬头又往西边看了看,隐约有追兵过来:“先清点下有多少人。”

白缨往身边扫了一圈:“加上末将,总共六人。”

“六人?!”姜鹤之有点无力,每队一百骑,居然只剩下六人。若是势均力敌姜鹤之还有信心可以小胜,可是以刚才的箭雨之势力可以估算到对方也应该在百人以上。

姜鹤之静下来一想,这围场中竟然身藏百人,而这百人均是以刺杀自己为目的,不由的一阵恶寒。以古子笙的推测,姜城暂时不敢动手杀她,更多的可能性是先杀王后,引起浮东地区与符国的争端,然后再做舆论迫使自己下台,可是如今却迫不急待的动起手来,这种在围场里埋伏刀斧手的行径,可谓胆大至极。

“殿下为何笑?”白缨看姜鹤之在沉思中却笑了起来,不解的问。

“若老头子一开始就这么胆大包天,我怕是还能与他们共谋。看来这次是与渝庆搅到了一起,竟然这么快就向我动手了。”

白缨命人上树先看看情况,又跟着说道:“确实没想到,我一万骑兵布防,也被钻了空子。”

其实除了白缨的骑兵,另有一万步兵在周边守卫。

“这布防也是在围场附近,谁能想这寒天冷地野兽密布的的棕松原会埋伏这么多人。”姜鹤之把长剑扔在旁边,从左右鞋边拿出自己常用的短剑和匕道。

树上的士兵打手势表示敌人渐近,树下六人也需要早做准备。

白缨此时也握住□□,又突然想到:“殿下,绍大人呢?”

本想回答说留在王后身边,可是又想到白缨是白萦的哥哥,姜鹤之只是说道:“大帐那边。”

而此时就算有着绍不韦的大帐边,却也不并不太平。

常乐面前的两个死人,或者说两个将死之人吧,他们用尽身体里最后的一丝力气想挣扎起来,可是也只是轻微的抬了下头,又摊在了地上。

绍不韦对常乐的反应还是很满意的,至少这位深宫中的公主只是吓蒙了,而没有发出刺耳的尖叫。

“照顾好王后。”绍不韦对李嬷嬷说道,又对常乐行了一个礼,便又准备退出帐去,此时他只觉得姜鹤之将他留下也是十分正确的,因为古子笙笃定会发生的对王后的刺杀还是发生了,可是他正要掀帐出门时,接迎冲进来两个黑凤。

这样失礼的行为让他有些皱眉,而且身为黑凤怎么能如此冒失:“何事?”

“骁骑将军姜延忠、千牛将军姜延恒阻断了回栖鹏的路,正带兵往围场赶来。”

带兵之事不在黑凤的管辖内,绍不韦让他迅速转告围场的守备官,以做准备,又转头向另一位黑凤:“还有更急的事?”

那黑凤卫看看稍稍安稳的王后,一脸纠结,最后只得走到绍不韦边上,压低声音说:“大王遇刺了,现在下落不明。”

绍不韦只觉得脑子里跟铁打了一样,自己从打小就守护着的君主,一直没出过事的姜鹤之居然遇刺了,而且还不知踪迹。

常乐看着平时气势威武的绍不韦此时居然面色发青,又听到刚才说有叛变,想来第二个黑凤禀报的事情更为严重,于是问:“绍将军,究竟怎么了?”

这个孔武的男人,眼神竟然暗淡下来“大王...遇刺,现在....下落不明。”

常乐两眼一热,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淌。

那个今早还好好的,在马上意气风发的姜鹤之,怎么这才日落就说遇刺了,那个被扇了耳光也不气的人,那个在疯马上能紧紧护着自己的人,那个与她穿着同样礼服执手而笑的人,怎么就这样遇刺了?常乐无法相信,只要见不到姜鹤之的尸首她就不能接受这个遇刺的结果。

“下落不明?”常乐对着报告的黑凤说道:“没有确认大王生死。”

“没,回报的骑兵只说路上遇到伏击,白大人命他回来报信,白大人跟着殿下最后往树林里跑去了,其它就不得而知了。”

常乐尽量让自己能冷静下来,虽然死人这种见血的事让她恐惧万分,可是毕竟是一国公主,辛国虽弱,但充斥着权利的地方就有着阴谋和争斗,她并不是没有经历过风浪的人,叛乱与谋杀在哪个国家都一样,何况是历史最长久的宗主国,常乐几乎自小便在这样的故事中长大。

“叛乱可是姜城。”稳定好情绪的常乐朝绍不韦问道:“现在形式如何?”。

对于常乐的突然的镇定,绍不韦倒是颇为吃惊,也就恭敬的回复道:“骁骑将军姜延忠,千牛将军姜延恒皆是姜城出仕,叛乱可以认定是姜城所为。军事我不懂,但已让人传命给棕松守备官,让他早做准备。“

“守备多少人?黑凤卫多少人?来敌多少人?”

“守备步兵一万人,我部两百人,现均在大帐附近驻守。”虽然不知道常乐要做什么,可是现在看她镇定不输男子,也就详细作答:“姜延英的鹰羽营、姜延忠的猛牛营常备士兵应该各是八千人,如果他们倾兵出击,那便有一万六千人。”

“和大王一同狩猎的各位大人现在有情况吗?”

“臣马上安排人去查。”绍不韦给身边的黑凤使了眼色,又觉得常乐突然转乱为静,还对兵力有所关心,虽然觉得颇有奇怪,于是问道:“王后可有安排?”

“我和大人一样,不懂兵事,其实也无安排。”常乐突然放低了声音,又少了一分底气,可是沉默了一小儿,又说道:“我自小在宫中长大,逼宫之事也遇到过一次,只是鉴于到皇家体面,这事渐渐被隐匿了起来。那时我父皇被软禁在承天殿,而我与母后刚好在东宫便躲过此劫,父皇被软禁后,太子自然就成为众矢之的,可是我长兄依然以少胜多救出了父皇。”

“那需要臣下怎么做?只有救出殿下臣自然肝脑涂地。”

绍不韦始终一介暗卫,所学之事,所做之事不是守护君主便是暗杀行刺,调兵遣将领兵杀伐可以所完全不懂,若说是为姜鹤之去死,倒是他与黑凤们极其愿意之事。

常乐咬了咬嘴唇,虽然心生一计可是却不敢胡说,毕竟自己长在深宫,如果要让自己调兵遣将,她还是没有这样的自信的,可是她记得当时被逼宫时形式跟现在很像,太子兵行险招,对外宣称皇帝已死,而后洋洋洒洒写了千字缴文,一时之间所剩不多的兵士与天平百姓同仇敌忾斗志激昂,出乎意料的杀了叛军首领救出了皇帝。只是此时要做的却不是宣布姜鹤之以死,却是另行其道。

99%的人还阅读了:

明月照花颜:第29章 妖怪窝

精灵国基建指北:第19章 林间密会

娱乐圈之多洛莉丝是个小仙女:第86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