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香:第35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凤栖香:第35章,作者:八煲粥

于曼舞才说:“母亲为何不换个角度想想,若当年那陆玉愁就进了府,父亲哪里还会对他们母子愧疚有加?而她既进了府,她的儿子不就是母亲的儿子,还不是您要他抄经尽孝,他就不得念书识字的么?”

她摇了摇头,叹气道:“女儿说句不中听的,母亲一念之差,便叫这对母子在外逍遥快活了二十几年。”

于曼舞心想,若是换作了是她,定是要把人接进府中,才好使出万般手段磋磨那贱人孽种,而不是放任自流,又不肯赶尽杀绝。

真是妇人之仁。

于夫人神情大恸,嗫嚅着嘴唇道:“我儿,你不懂,若是她进了府,你父亲眼中哪里还看得到我们母子三人……”

“母亲!”于曼舞高声打断了于夫人,“嫡庶有别,父亲堂堂二品大员,如何敢做出那等宠妾灭妻之事!还是你非要等到陆家被翻了案,陆氏拼着合家冤屈求今上赐婚、入府做了平妻,将我们三人挤到偏房去,你才能幡然醒悟?”

于夫人浑身一震,胸口气得发抖。

过了许久,她阖了阖眼,长纾了一口浊气,口中道:“我儿说的有理,就依照你所说的办!”

于曼舞亦是心中落下一块大石,点了于夫人院子里两名得用仆妇,并她自己的奶娘,井井有条地吩咐说:“此事宜早不宜迟,便劳烦周嬷嬷并我那奶兄跑一趟,需得挑准了陆追出门访友之日,以父亲之名纳了陆氏,攻心为上,切莫用强。”

周嬷嬷连忙应下,自是出去叫儿子找人盯紧了陆宅,又去管家那儿支使了些财物布帛,选了良辰吉日遣人上门拜访不提。  

于曼舞解了自家近忧,心下便松快了几分。

她见于夫人仍有些闷闷不乐的,就挽了挽母亲的小臂,笑语晏晏:“母亲莫再为这些不值当的事儿烦心了,不是说好了今日要去大相国寺的浴佛斋会,还不赶紧叫门房套好马车去?”

于夫人被女儿娇态惹得憋不住愁绪,无奈刮了刮于曼舞的琼鼻。

道:“你啊你,真是女大不中留,怕是你自己急着去见那冯家公子吧?”

于曼舞一跺脚,扭来扭去不依道:“哪有!本就是母亲与国公夫人约好的,哪里有我的事儿……”

“好好好,是为娘想见那冯世子,也是为娘相中了他做我的好女婿,这还不行么?”于夫人总算笑了起来,“罢了,便是为了我儿,今日我也得打起精神出门去。”

于曼舞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手,喊了人进来服侍母女二人整装梳洗。

要说于大姑娘对冯家公子,倒是颇有几分真心实意。

她父亲是天子近臣,母亲是勋贵之后,出身本就不俗,人更是生得美貌,从小琴棋书画俱是名师教导,打理后宅更是一把好手,当然自视甚高。

因此早早选定未来夫婿的人选,一是丽妃之子、如今尚未娶妃的六王爷,二是郑国公府的世子、与她自小相识的冯妄,这两人亦是这一辈中最为出色的,并称为“神都双壁”。

但于指挥使之职位毕竟过于敏感,嫡女自然不适合许给皇室中人,除了入宫为妃。

因此,于曼舞甫一及笄,便早已瞄准了冯妄的世子妃之位。

京中闺秀本就少有能与她争锋者,年岁相近的顾容兮定了江南陈家的公子,美名远扬的姜彦彤作茧自缚,剩下的向云莺母家有瑕,其父又不及于指挥使位高权重,算来算去与冯妄最相衬的,还是她于大姑娘。

只是,有一点始终不好。

那就是冯家豪富,于曼舞的嫁妆却衬不起这份豪富,因为于夫人心中,最要紧的却是儿子。

再有,就是于夫人的这个儿子,于曼舞的胞弟于边,着实有些不成器。

莺飞草长,绿柳成荫。

春日的芬芳尚未褪去,初夏的新杏已是结了果,正是游玩踏青的好时候。

或许是天公作美,这日恰好万里无云、天朗序清,微风袅袅熏得游人也醉,合该约上三五好友,小饮几杯冰镇过的果酒。

不过这日既为佛诞,自然是要去城中各大佛寺的浴佛斋会讨些浴佛水,而不是去城南的清风楼打上一壶明月流溪。

做为京中最大的寺院,大相国寺的浴佛斋会总是最叫人趋之若鹜的,几乎集结了城里泰半的达官显贵,往往需得提前写了斋会的帖子,一一安排妥当信众与会后念佛吃斋的时间段,才能将人错开、又不失条理庄严。

至于平头百姓,则大多数没有能够进后院吃斋的,多是讨一碗香甜的浴佛水,燃上三柱清香,再随心添些香油钱,便也罢了。

于指挥使乃是天子近臣,所以于家人自然无需挤在前院,但因于夫人在内宅中耗费了不少时间之故,他们来得就有些迟了,因此停车下马颇耗费了些功夫。

还是于边摆出了纨绔子弟兼锦衣卫的派头,将一辆皇商家的马车给掀了,这才叫他们先下了车。

等到于夫人协同女儿于曼舞进了院中,那另一名与之相熟的贵妇人来得较早,却是吃完了斋饭,准备打道回府了。

那夫人夫家姓张,官至洪胪寺卿,自己是个能说会道的。

见了于夫人便问:“秀儿,今日你家怎生来得这样晚?”

于夫人笑了一下,说:“出门前不小心被一个小丫鬟污了裙子,稍稍耽搁了一会儿,没成想又遇上了官差纵马急报,在保康门集市附近停滞不前,却是没赶上你们那一拨斋会了。”

张夫人摆了摆手,撇了撇嘴道:“别提了,幸好你没有赶上,否则见了冯家的老封君搓磨儿媳妇,场面上可是尴尬得很。”

于夫人一听“冯家”,就打发了一双儿女暂避,挽住张夫人问:“我记着那位后娶的国公夫人可是一等一的伶俐人,这是做了什么才叫老夫人当众给她难堪?”

张夫人抿了抿唇,左右张望了一眼,方悄声答道:“似乎是老夫人许了他们家二姑娘一门婚事,国公夫人却是如何都不肯应下的,也是稀奇。”

这一老一少的两位国公夫人,说来都是闺阁中的豪杰,一个不仅做了今上的乳母,更生了那样一位贵妃女儿,一个则是从商户女一跃成为侯门妇,谁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偏偏,这都不是简单角色的两人,挑了佛诞这样重大的日子,在满京城的女眷面前杠上了。

虽说冯老夫人在身份上具有天然优势,可冯夫人却是能屈能伸,从来在人前都将婆母伺候得妥妥当当的,反倒凸显出了老夫人未免有些不慈。

但无论如何,总归是让外人瞧了国公府的笑话。

于夫人深知女儿曼舞的心事,当下追问道:“冯二姑娘的婚事?不是说冯大姑娘马上就要入宫了,怎么冯老夫人这个节骨眼儿操心起了旁人去。”

张夫人讪笑,“理是这个理,可谁又知道人家关起门来做出了什么事儿,左右我生的那几个讨债鬼都成了家,却是无甚干系。”

听了这话,于夫人更加心神不宁,匆匆辞别了张夫人,又寻机与于曼舞说起了此事。

可惜于曼舞虽然聪颖,却不是个能掐会算的,自然看不出冯家内宅发生之事,到头来反倒是要托了不成器的于边,叫他暗中留意一些。

于边可有可无地应了。

只不过顺口讹了他娘三百两,说是要打点去用。

等他走了,于曼舞不免要说:“母亲如此纵容边儿,早晚要惹出祸事。”

于夫人叹了口气,“我何尝不知,可你兄弟在外做事,难免真有银钱不趁手的时候,反正我们家又不缺钱,何苦紧着他,左右今后也是他的。”

于曼舞攥了攥手中丝帕,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母亲说得是。”

于家并不缺钱,于夫人的娘家更是豪富,可这也将他们这些人的眼界养得过高了,总觉得于边不过是手头散漫了些,又不曾做什么杀人放火的恶事,出得了什么错?

内宅之中唯有于曼舞一个时常忧心,于边是一块扶不起的烂泥,尤其是与陆追相比,可她更多的是考虑到自己嫁入国公府后的依仗,又因母亲对胞弟多有偏心之故,并不是十分上心。

至于于禁,锦衣卫里头的事务十分繁忙,他对于家中妻子儿女的感官又十分复杂,近些年再想管教唯一的嫡子,却已是有些迟了,只得将其安排在自己麾下盯紧,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毕竟于大人心心念念的,本就不是这个儿子,是龙是虫,倒也没有太多在意的。

反是于边本人,原先因不知于禁与陆玉愁之事,仗着自己是他老子仅有的儿子,很是无法无天,后来知晓了陆追的存在,才对他娘指天发誓了一场,说是定要继承于指挥使的衣钵,不叫人欺负了去。

又顺手叫了些下九流的,将那外室子整治了一番,这才稍稍尽了兴。

却没想,那外室子这般好运,竟是被季鸾手底下的一个小旗官给救了,又为一群锦衣卫的子女做了私塾先生,倒让于边不好再派人去找麻烦了。

不过于公子倒也没有如他娘那样地憎恶姓陆的,确切地说,是他从不将对方看在眼里。

但这并不代表着,当他们狭路相逢时,于边会放过一个折辱陆追的机会。

保康门附近的庙会街上,于边一挥手,他带着出门的四名于府家丁,就将摆着书画摊子的陆追给围了。

“好你个小骗子,总算叫我给逮着了吧!”于边双手抱臂,歪着嘴笑,“上一次你忽悠你大爷我,花了五十两买你为本大爷画像,没想到一转眼就不见了人,这会你要么双倍退钱,要么就以身抵债——看你这细皮嫩肉的模样,卖去南馆该值不少钱吧?”

99%的人还阅读了:

凤飞翩翩兮,四海求凰(gl):第19章 秋狩二

明月照花颜:第29章 妖怪窝

精灵国基建指北:第19章 林间密会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