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淡风清:第17章 离伤

- 编辑:网页上传 -

云淡风清:第17章 离伤,作者:回味的妖

曾经最想见到的人却是现在最极力回避的人。

若瑾朝着湖边踱去,每一步都在想着等下该说的话。

胤禩,一直在身边微笑默默付出的男子。从此,转眼随即成路人。

湖边的那个人,仿若站了几个世纪般久远。沉寂的面容,更古不变的神态,空气在他的周遭凝结,冷清的可怕。

“我以为这辈子我可以。”面对若瑾的脸上挽上一朵笑靥。“我以为我可以的。”声音淡了下去,写不完的对白,梗塞在喉间,没有答案。

手抚上他的眉间,有一丝凉意。惨淡的笑,嘲笑着自己的软弱。

“你到底还是跟了他。”没有推开她的手,贪恋着属于她的柔软,哪怕这是最后的痴迷。心空洞着,等待什么去填补。而如今,唯一能够治愈他的人,却即将远去,远到自己只能仰望的高度。

“我。。。”若瑾发现什么也说不了,纵使心里多么想告诉他,这不是她的选择。

“当天晚上四哥就去求皇阿玛赐婚,他从没开口求过什么,这次是那么坚决。”要是自己早开口就好了,只是,一直在等什么呢?等待她可以记起他?

“总有一天,你会记得我。”

寂寞如斯,如影随形。

苍白的面容,只为记录你的一切,你的笑你的泪,你的痴你的悲。

双手无力地垂落,她承认,被她现实打到原形毕露。原来,她是多么软弱,多么不堪一击。

浮生若梦,不过只是一场盛大的玩笑。

嘴角牵出一抹微笑。明明伤心,明明难过,却要在你的面前,强装欢颜,退到你看不见的角落,独自落泪。

“胤禩,再听我唱首歌,可好?”

两眼相看无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童话。

瞬间,悲凉,落成一地的尘埃,喧哗无声,流光无痕。

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

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

天堂原来应该不是妄想

只是我早已经遗忘

当初怎么开始飞翔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

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

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

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

这次,是真的回不去了吧。

但请允许,允许她可以保留这份爱恋,直到永远。

但请允许,允许他可以守着她到最后,亦如前世。

-----------------------------------------------------------------------

番外: 胤禩的前生今世

它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镜妖,它的年纪已经老到不像话。

它没有名字,一直到遇上她之前。

她叫它小瑾儿,那原是她养的猫的名字,自从猫咪离家出走后,就成了它的名字。

每天,她对着它梳妆。

每天,她对着它自言自语。

每天,她对着它笑。

每天,她对着它落泪。

每天,她对着它叹息。

每天,她对着它温柔的喊小瑾儿

每天,她对着它,说着对爱人的思恋,她叫他君生,生生世世永不离弃。

她是下人眼里的小姐。

她是外人眼里的富家千金。

她是员外夫人眼里平步青云的资本。

她是君生眼里的瑾儿。

她是世人眼里遥不可及的一个梦。

她的美,她的才,她的一切,神圣不可触碰。

可在它眼里,她只是若瑾,只是一个叫做白若瑾的女子。

它在她的温柔中沦陷,甘心只做她的小瑾儿。只要能每天看到她,比什么都重要。

活了几百年的它,第一次有了想到守护的人。

留在她身边,就够了。

今天的她特别的美,身着犹如红莲般鲜艳的衣裳,美到不可方物。可是为什么,她眼里的决绝让它害怕。

直到,看到她在眼前自尽,原来这是她披红衣做他人新娘的日子,对方却不是君生。

直到,看着摇晃的凳子被踢翻在地。

直到,屋外丫鬟嘶声竭力的呼喊。

直到,她的笑靥永远地停留在一个冰冷的角度。

直到。。。

它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她香消玉殒。

化作一行清泪,顺着镜沿缓缓流下。

将自己二分之一的灵力植入她的体内,幻化成一朵妍丽的红莲,与她相生相融。

另一半的自己,带着对她的记忆,轮回转世,受尽狱火的淬炼。生生世世,凭着那朵红莲标记,找到她。

它只愿做她的小瑾儿。

这一世,他是大清帝国的皇八子,胤禩。

生的极美,零碎的记忆让他继续寻找那朵红莲,不知原因的寻找,似乎只有找到了,他才能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爱上任何人。

直到遇到若瑾,毫无预警地给她取了若瑾这个名字。

从此,扎根于心。

寺院一游,他才发现,他的那朵红莲,早在她体内化成一颗七窍玲珑心。

这世的她,仍旧愈生愈美,与前世的她,愈发相像。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他在等待,等待她能够记起他的一天。

可是,我终于变成了你喜欢的样子,为什么你却已经不在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重生之堇色景年:第13章 Chapter13

凤栖香:第35章

凤飞翩翩兮,四海求凰(gl):第19章 秋狩二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