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之真谛(吸血鬼日记):第34章 鱼死网不破

- 编辑:网页上传 -

血之真谛(吸血鬼日记):第34章 鱼死网不破,作者:米舀舀

大卫.伯纳诺日夜期盼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但是却不是朝他所预料的那样发展。眼看着那个东方女孩,如复仇女神般步步逼近,原本从容不迫的心态终于有了一丝慌乱。

这个死老头,怎么还不出现!都什么时候了,不是说好自己吸引住全部的注意力,他便趁机对他们一网打尽吗!

大卫不停地四处张望,期待着老头如救世主般的出现,拯救自己已明显掌握不了的生命。可是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大卫的心渐渐沉到了谷底。原来,我的利用价值在刚才终于被榨得连渣都不剩了……

不过老头曾经给自己留下了一个致命武器,再三交待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能使用,可是现在,简直就是性命攸关的当头,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大不了就和他们同归于尽!反正索菲娅再也活不过来,而自己这种半人半鬼的生活,更是苦不堪言。有了底气的大卫稳稳地止住了脚步,揭开了自己头上的兜帽,怨毒地盯着司马天。

“果然是你!”司马天原本就冰冷的脸蛋此刻更像是铺上了一层寒霜,不久前只会惊叫呼救的普通人,转眼之间便成为了幕后黑手的又一枚棋子。可恶!绕来绕去,不管自己多么接近,可是接近的却始终是被他利用的工具!什么时候,自己才可以揭开那下棋之人的真面目!

“如果你能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我会让你死得没得痛苦。”在司马天的眼里,他早已是个死人。

“哈哈哈……就凭你?”大卫反正全都豁出去了,不怕死地挑衅道。

回答他的是两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大卫甚至连对方的身形都没有看清,便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对,就凭我!”司马天勉强克制住了自己想要把他折磨至死的冲动,自从小绿进入到凝血珠后,第一次,就在刚才,仿佛在冥冥中有了一丝感应。那是一个画面,一个一闪即逝的画面。纵然没有完全捕捉清楚,不过司马天却可以百分百肯定,假如刚才自己真的那样做了,必定会后悔终生。

大预言术已经开始运作了吗……

司马天认真打量起陷入半颠狂状态的大卫,都说人会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爆发出无限的潜力。看来,吸血鬼也不能幸免。

脸上挨了两下,大卫却毫不在意,只是手心里紧紧拽紧的六芒星铁片,生生地扎进肉里,丝丝鲜血顺着细小的伤口慢慢地布满了整个铁片。处于疯狂中的大卫并没有发现,体内越来越多的血液叫嚣着,争先恐后地想从那道细小的划痕处奔涌出来。

“我小看你了,不错,太不错了!不愧是伯纳诺家族的下任族长,终于让我看到了一丝族长的风范!”如果可以选择,司马天绝不会拿他家人的性命来威胁。

这句话在大卫听来,却犹如一盆冰水从头浇下,略显吊滞地盯着司马天,似乎想不通,一个人怎么可以做到如此恶毒的地步!

对,自己怎么忘了,她并不是人!

想到父亲对自己的期望,想到伯纳诺家族延续了上百年的辉煌,大卫只觉得浑身发冷,自己一死倒是痛快了,可是父亲怎么办?家族怎么办?

“如果你可以保证今晚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走出去,那不妨鱼死网破。可是如果你不能确定的话,你认为,你们伯纳诺家族可以承受吸血鬼复仇的怒火吗?你认为,伯纳诺家族还能够继续风光吗?你能够确定不会被灭——族——吗?”

“魔鬼!”大卫愤懑地怒吼出这两个字,便心灰意冷地想把铁片给扔得远远的。是的,他保证不了,他不愿意做家族的罪人!

奇怪的是,铁片就像是被一股吸力给紧紧地粘在了手心,无论他怎么甩也甩不掉。而此时铁片的异常,终于让他发现自己怎么突然间变得虚软无力。如同大病初愈后的虚弱,仿佛全身的力气,精力被吸得空空的。

大卫惊恐地看着自己握着铁片的右手,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地往外流,而铁片就像是个无底洞,不管量有多大,速度有多快,都一滴不剩地吃干抹净。

不就是一块有点小厚的六芒星铁片吗?它吸收的鲜血去了哪里?这根本不是大卫现在所关心的问题,因为他已经没有多少血可以去浇灌了。

“不……”随着大卫这一声绝望,痛苦的呐喊,他整个人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而他手上的铁片却越来越亮,猛地发出一道道强烈的银白光芒,射向四面八方。

司马天看着大卫在不到五秒的时间内,毫无征兆地变成了一具干尸。预言术中看到的场景难道真的不能避免?

不再犹疑,一边冲着杰米大喊,“带上艾琳娜,快!我们快离开这里!”一边抱住了达蒙,按照印象中的最短路线往外掠去。

直到冲出伯纳诺家的古宅,来到了空旷的地面上,司马天仍然不敢相信自己一行人的好运。大卫死亡的时候,一股异常邪恶,阴冷的能量却在逐渐成形,在大预言术的熏陶之下,司马天感觉到如果对付那股能量的话,连一分的把握都没有。

是自己还不够强大吗?

杰米带着精神状态不佳的艾琳娜先行返回了,司马天则和达蒙去了自己平时修炼的地方——那个躺了两百年的大坑。

“怎么,还是无法接通?”达蒙比司马天更着急,斯特凡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现在这种时候,如果不是出了事,怎么可能会关机!

司马天继续把手腕向达蒙的嘴边送去,“再多吸一点,不然你体内海量的马鞭草,得哪年才可以完全消失啊。”

见他还想反驳,便立刻用手死死地堵住他的薄唇,“只要你再吸一点,我立马回头找找看。如何?”

达蒙反抗得更加厉害了,好看的眉眼全部皱到了一起,无奈这种无声的抗议对于某人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便睁大了那双琥珀般透明的眸子,一脸可怜的望着她……

司马天终于缴械投降,不再强迫他继续吸血。温柔地擦拭掉他嘴边的血迹,动作无比缓慢,末了,在他唇上轻轻印下一吻,“亲爱的,我很快回来。”

可怜的达蒙随即陷入了今晚的第三次昏迷之中。

就在司马天他们刚刚离开的时候,老伯纳诺的房间里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和司马天刚好相反,她是为了清洗掉自己今晚侵入的记忆,而现在这位神秘人却是向伯纳诺灌输了太多的记忆,比如大卫.伯纳诺是如何惨死在以一个东方女孩为首的吸血鬼手里。为了增加真实性和说服力,他并没有加多少油添多少醋。

此时沉睡中的老伯纳诺,随着植入的记忆越来越多,试图抵抗这恍若真实的噩梦,无奈他全身早就被人稳稳地固定住了,只有脑袋,还可以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吁……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做点这种小事也累得够呛……”借着窗外微弱的灯光,神秘人树皮似的老脸赫然一闪而过,原来他就是放了大卫大大鸽子的老头。

老头看着脚边失去知觉的斯特凡,半是安慰的自言自语道,“还好,总算能有个交差的东西了。总比老太婆好,功亏一篑还丢了性命!说来说去,都怪大卫那个白痴,被人家一唬,竟然连仇都不想报了!该死!死得好!可惜了我费尽千辛万苦找来的怨灵,只差最后那一点点怨气,便可以凝聚成形了,偏偏毁在这最后一步!”

阴戾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老者,喃喃道,“你可别让我失望啊……”便不再停留,扛着昏迷不醒的斯特凡破窗而出,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司马天并不知道大卫最后的不忍,犹豫,这才解除掉了最大的危机。虽然六芒星铁片生生吸光了他的血液,但是最最关键的,冲天的怨念,却在自己的一番威胁之下,大卫被迫压制下去了。所以,任老头千算万算也想不到,当初选中的看似完美的棋子,居然能在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萎了。

司马天不过片刻便重新回到了这个让她永生难忘的地方,重生后第一次失去亲人的滋味,让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尝。摒弃掉杂念,慢慢放出自己的意识……

逃脱前一刻那挥之不去的危机感,总算让司马天学乖了。况且现在也不怕打草惊蛇,便坦坦荡荡地控制着精神力往伯纳诺的大宅蔓延。

小心谨慎的司马天先是快速地略扫了一遍,确定没有异常后,才一寸一寸地进行地毯式的精神搜索。

没有……还是没有……

电话依然无人接听。

司马天不想放过一丝的可能,便再次潜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司马天一无所获地出现在了刚才的地方。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艾琳娜刚刚脱困,那边斯特凡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烦燥地敲了敲脑门,大卫死得那么彻底,这最后一条线索也断了,该怎么找到斯特凡呢?

正当司马天愁眉不展之际,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熟悉的气息正在靠近,心里一甜,却继续装作无所察觉的样子。果不其然,下一秒便被人从身后紧紧搂住了。

“没见到你之前,我甚至想过,斯特凡出事也就罢了,但如果连你也不知所踪的话……”达蒙说着说着竟有些颤抖,“我不想听你那些所谓的解释,两个人的力量总归会比一个人强。相信我,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司马天鼻子一酸,转过身去直接用嘴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

劫后余生的亲吻比平常的甜蜜更多了一丝炽热,两人吻得激烈,迫切,难舍难分。粉碎掉重重阴谋之后,我们还能相拥在一起,真好。管他什么世界末日,只要我们还在一起,我们的世界将永不停止转动!

两人的眼泪混杂在一起,顺着脸颊缓缓地滑入仿佛粘在了一起的嘴唇里。都说人类的眼泪是咸的,可是此刻来自不死一族的眼泪,却是滚烫的甜。

月亮也被羞得躲进了云层里,广袤的夜空中闪烁着无数耀眼璀璨的星星,见证着两人逐渐升华的爱情。

半晌,达蒙不得不停止了这美妙的一刻,自己愈加粗重的呼吸,现在可不是正确的时候。顺势把她揽入怀中,嗅着她发间微甜的芒果香,终于平静了下来。

司马天微眯着双眼,享受着今晚难得出现的温馨时刻。达蒙的紧张,担忧,恐惧,通通都是因为自己而起,甚至远远超过了对斯特凡的关心。自己何德何能啊!他虽然是一个异类,却配自己刚好;虽然有那么一点点邪恶,可这毕竟是正确的“食物链”;虽然小气,爱吃飞醋,不过自己就更没上诉的权利了,因为严格说起来,自己比他还过分。

这样一个完美的吸血鬼,是我司马天的!

短暂的温存过后,司马天不得不面对现实,伤感地说道,“我们待会取回珍娜的遗体后,你帮我带给瑞克好吗?我暂时不想回去。”

达蒙暗地里一声叹息,“好,阿拉瑞克这边我来解释。走吧,天快亮了。”

今年的万圣节在很多人看来,歌照唱,舞照跳,有多疯就能玩疯的节日。但是珍娜的死亡,斯特凡的失踪却给司马天带来了沉重的压力,这次就是吃了一个敌暗我明的大亏。看来,今后再也不能随性而为之,积极主动地去揭开幕后黑手的真面目,才是现在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第一大事。

在司马天反省的同时,刚刚驶入瀑布镇境内的里斯本一家四口,却是兴致高昂,对即将在这风光秀丽的小镇上展开的新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一股淡淡的银白光线,伴随着车厢内轻快的乡村音乐,悄悄地钻进了年纪最小的格蕾丝.里斯本的体内。

99%的人还阅读了:

八扇屏:第148章 叛逆

灵魂摆渡bg听说你没吃药:第10章

见江山:第19章 凛霜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