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结婚现场[快穿]:第14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空降结婚现场[快穿]:第14章,作者:少说废话

样式老旧的公交车上,黑发青年正慌乱地用手帕擦着额头,可那血迹就像印刻在眉心一般顽固,平白让他漂亮的小脸上多了几分妖异。

“要过来坐坐吗?”

嗓音嘶哑地开口,一位坐在窗边的老婆婆慈祥地看向青年,她似乎得了重病,喘气的时候像极了坏掉的风箱。

尊老爱幼是Z国人都知道的传统美德,池回扶着栏杆,果断且迅速地摇头:“不了,您坐。”

虽然他是很想找死,但这种一看就有猫腻的陷阱,除非原主的人设是傻子才会上当。

“唉……”

听到青年拒绝了自己的要求,那老婆婆嘴角绷直,变脸变得十分迅速,其他乘客对两人的对话毫无反应,只是眼神贪婪地盯着池回不放。

唯有那穿着立领风衣还戴有帽子的司机还算正常,他一言不发地闷头开车,从池回的角度看去,对方的侧脸很是年轻。

极力忽视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青年东张西望地在车厢内找着行车路线表,可令他感到惊讶的是,这公交的车厢非常干净,别说是路线表、就连那些本该贴满的广告位也空空荡荡。

他们都知道自己要去哪吗?

见唯一和自己说过话的中年汉子在闭眼睡觉,青年只得心惊胆战地冲司机开口:“请问,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

没有回答,公交车上无人说话,池回甚至听不到发动机该有的轰鸣声,明知自己上了贼船,他却还是装模作样地提高音量:“我要下车!”

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原本安静的乘客忽然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起来,那声音又尖又细,听着便让人心生厌烦。

暗红的天空下,44路公交车仍旧高速地向前飞驰,繁华的城市被逐渐抛在身后,司机目不转睛地将车拐进浓雾中的小路,活生生把公交开出了赛车的架势。

好冷。

牙齿上下打颤,青年再也感受不到属于S市夏季的炎热,这种阴冷和霍时遇给他的印象类似,后者却从不会让那寒气伤到自己。

所以,这车里坐的都是鬼吗?

似乎是为了印证青年脑中的猜想,平静到诡异的车厢内突然骚动起来,被“钉”在座椅上的乘客们面露焦急,纷纷伸长了胳膊向池回的位置抓去——

“要过来坐坐吗?”

男女老少的声音交汇在一处,层层叠叠地让人害怕,随着年轻司机脚踩油门的举动,他们忽地显露出原本狰狞的死相。

富态的圆脸不再,最开始对池回发问的老婆婆瞬间消瘦,乍然看去,她就像一具被人皮裹着的矮小骷髅;

还有那一直和其他乘客不同的中年汉子,他侧身看向车外,额头上赫然是一个血淋淋的大洞……

黄泉将至,百鬼显相,这些本不该被普通人看到的画面就这样再清晰不过地展现在青年眼前,不知从哪来的胆量,青年倏地倒退几步,而后用劲全身力气撞向车门。

“噗。”

如同泡沫碎裂般地声音柔柔响起,青年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轻轻松松便跌出了那扇看似坚固的前门。

正打算让自己受伤被抓的池回:……???

余光扫了眼那被生魂“撞开”的车门,年轻司机微微侧头,将视线集中在虚空中的一点:“鬼王大人。”

浓重的黑雾凝聚、暗色的霜花蔓延,夹杂着令万鬼畏惧的威压,身着黑袍的鬼王凭空浮现,先前还张牙舞爪的乘客们,全都在下一秒乖得像个鹌鹑。

“鬼新娘……”想起先前那生魂的身份,年轻司机面露不解,“您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他拉回阳世?”

以鬼王的能力,对方根本不该让青年踏上这辆公交。

曾经觊觎过小新娘的乘客们被鬼王挥袖打散,座位上只剩下那个最聪明也最识趣的中年汉子,轻轻拂过自己毫无褶皱的左袖,鬼王大人面无表情:“他没有喊我。”

明明都说好了,下次再遇到危险时,一定要先喊他的名字。

然而,从车祸发生到现在,青年一次都没有想起过自己。

不知道鬼王和他家的新娘在玩什么情|趣,年轻司机似懂非懂地点头,完全不在意对方毁了自己今天的业绩,载着唯一的乘客驶向地狱,爬满霜花的44路公交车上,转瞬便没了鬼王的踪迹。

如果他没记错,那鬼新娘掉出去的位置好像是个墓园来着?这么一番连惊带吓,那青年还真是有够可怜……

——握紧手中的方向盘,年轻司机如是想到。

*

暮色四合,“可怜”的池回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一排墓碑之间。

不知名的小虫躲在草丛中有气无力地哀鸣,黑发青年狼狈地从地面上爬起,只觉得自己的后背被撞得生疼。

猜到自己不会受什么重伤,池回便没有让0527动用积分提供保护,从口袋里掏出信号满格的手机,他发现自己竟真的从阴间回到了现实。

【这黄泉路好没牌面。】

不满地吐槽,池回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用来照明,昏沉的暮色中,白日里那些微笑着的遗照都齐齐变得诡异而又可憎。

在这样黑暗寂静的环境中,一切恐惧都会被无限放大,青年手脚发麻不敢再向前,只得哆哆嗦嗦地拨通了报警电话。

“嘟——嘟——嘟——”

危急中的等待往往会令人感到痛苦,一次、两次、三次……电话迟迟没有被接通,害怕占线声会招来脏东西的青年,只得不甘心地将它挂断。

眼前的墓园荒凉凄清,连个值班守夜的门卫都没有,发觉某度地图没办法定位自己的所在,青年只能无头苍蝇似的在墓园里打转。

【这次我就选择被冻死好了。】

认真敬业地走到小腿酸痛,池回随意找了块墓碑较少的地方坐下,虽说S市夏夜的温度极高,可墓园里总会有些“意外”发生。

况且这具身体,的确感到了一股渗入骨髓的冷。

【那是你家夫君的气场,】扫描出一道正在默默释放冷气的熟悉黑影,0527暗自憋笑,【霍时遇来了。】

牢记约定的池回:【……我记得我没有叫他?】

【可他还是来了。】推算出鬼王能在不动用能力的前提下骗过自己的扫描,0527仔细地将数据加密保存,准备在脱离世界后汇报给局里。

可他还是来了。

听到0527客观地陈述事实,池回双手抱膝,心里不是滋味地泛着酸软。

按理来说,除去煞气、不必担心失控的鬼王,早已不需要再护着他所谓的妻子,对方近来屡屡犯险,说到底都是为了自己这个人而已……

藏在暗处瞧着青年将头埋下,误以为对方在哭的鬼王眉头一蹙、再绷不住冷脸,他刚想现身救人,便听到耳边那道像是从远方传来的、微弱的呼唤——

“霍时遇。”

那是他留给小新娘的印记,只要对方叫了自己的全名,鬼王大人就会有所感应,黑雾无声弥漫,池回很快就看到了那垂落在自己脚边的衣摆。

“你怎么才来。”

恶人先告状,黑发青年委屈巴巴地抬头,声线里还带着一丝明显的哭腔,他轻咬下唇,要哭不哭的模样格外可怜:“霍先生,我害怕……”

常言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尽管早就在心里想好了该如何惩罚对方,可当霍时遇真正站到青年面前的那一刻,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软下了心肠。

俯身用左手穿过青年的腿弯,鬼王一把将自己的小新娘抱起:“都是为夫的错、是为夫来迟了,不怕了好吗?”

托着对方后背的右手轻拍,男人柔声安慰着怀中被吓坏的青年,他将周身的寒气收敛,小心地借用夏夜的温度提高自己的体温。

发觉对方攀着自己肩膀的手指果然收紧了一些,霍时遇不动声色地放任青年向他贴近:“怎么不说话?为夫不会让你出事,娘子要信我。”

信你才有鬼!刚刚是谁暗戳戳地躲起来欺负人?

背后被撞伤的淤青钝钝地发痛,池回情绪一来,也顾不得对方的恶趣味,立即噼里啪啦地掉起了金豆子。

0527目瞪口呆:【……先前被刀捅也没见你哭成这样。】

会哭的小孩有糖吃、会哭的池回有鬼王疼,从没见过青年这般委屈,鬼王大人一叠声地诱哄劝解,几息之间便带着青年瞬移回了老宅。

迎来主人的宅院灯火通明,半点也不见往日的清冷阴森,注意到自己被对方轻巧地放在了床上,脑内拉响警报的池回立刻闭嘴,却还是止不住地打了一个小小的嗝。

温馨且暧昧的气氛瞬间被毁,鬼王无奈扶额,又轻轻在青年眉心点了一点:“你呀。”

平日里看着最爱犯怂,可时常“威胁”对方的霍时遇却知道,青年骨子里其实很有韧劲,便是在自己床上,对方也从来没哭得这般不顾颜面。

思及此处,男人看向自己手指的眼中霎时多了几分戾气,池回顺着对方的视线偷瞄,就看到先前那抹怎么都擦不掉的血迹正呈水滴状悬浮在霍时遇的指尖。

温凉如玉、还带着那么一点点薄茧……

呸呸呸!

拼命甩掉脑中不和谐的联想,池回亲眼看着那滴鸡血被冻成冰块、而后又被黑衣鬼王冷笑着捏碎。

“噗——”

周家别墅中,跪在香案前的周梅猛然吐出一口血来。

99%的人还阅读了:

血之真谛(吸血鬼日记):第34章 鱼死网不破

八扇屏:第148章 叛逆

灵魂摆渡bg听说你没吃药:第10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