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啼:第5章 三胞胎

- 编辑:网页上传 -

婴啼:第5章 三胞胎,作者:superpanda

被迫吃了穆济生给的,应笑有点食不知味,匆匆忙忙吃完面条便回到了生殖中心。

她下午的首个患者是老熟人孙红(第一章)。患者今年39岁,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二胎政策”开放以后她老琢磨“儿女双全”。这是孙红第二次到云京三院做试管了,应笑根据对方年龄、胚胎质量植入了两个胚胎,以提高胚胎着床的成功率。一般来说,对37、38岁以下女性,云京三院只会植入一个胚胎,除非已经失败两次,对40岁以下的女性,如果胚胎质量比较高,也是一个,如果胚胎质量不大理想,则是两个,对超过40岁的女性,一次性植入两个,因为基本不大可能俩胚胎都成功着床。

两星期前应笑发现孙红的Hcg值比较高,一直担心双胎妊娠甚至搞出三胎妊娠,于是千叮咛万嘱咐,叫孙红孕六周整的那一天来做一超。一般来说,孕六周的首次B超是为确定宫内受孕,而非宫外,同时确定胎心、胎芽——看一看胎心,知道宝宝是有心跳的,再量一量胎芽,知道宝宝长度符合天数,一切发育非常正常。这个也是生殖中心患者们的紧张时刻——有人只有空的孕囊,里面没有胎芽,也就是没有宝宝;有人是有一个胎芽的,然而没有胎心,说明宝宝已经离开妈妈了;还有人有胎心也有胎芽,然而胎芽大小不合孕周,胚胎发育并不正常,随时可能胎停流产。这些情况大概率是染色体的数目不对,母体自动优胜劣汰了。自然怀孕的患者们还能继续等一等看,因为她们可能并不清楚自己具体受孕时间,导致怀孕不足六周,可生殖中心并不存在这种情况,应笑可以直接审判。

云京三院生殖中心患者们的一超、二超全都是由生殖中心来进行的,都是阴超,三超以上才是腹超。如果患者顺利通过二次B超,就可“毕业”,正式成为妇产科的一名患者。如果还在云京三院,就去隔壁萧七七那,不过绝大部分的患者们则是从此各奔东西,因为云京三院的患者们来自全国各省各市,她们需要回到老家。云京三院是全中国不孕者的圣地,她们千里迢迢过来只是祈求一个孩子。每回送走毕业的人,应笑都有满足感。

孙红显得十分紧张。应笑拿过B超单子,给予安抚,同时说:“别紧张别紧张,我们马上就知道啦。”

应笑屋里也有B超机,不过对于患者首诊还有孕后一超二超医生一般还是习惯叫患者们去B超室。B超室有三百多万的特别金贵的B超机,精度极高。至于卵泡成长监测,则是患者自己根据约定日期去B超室的——B超室有专门用来监测卵泡的一块地方,患者可以挂当天某一位监测医生的号,也可以不挂,等随机分配,反正轮班卵泡监测的全都是副高以上的大佬。不过今年,应笑作为副主任医师的后备接受培养,偶尔也能上上卵泡监测。

孙红没说话,全身绷得像一根弦。

一看,应笑心就“咯噔”一下。

两个孕囊。而且,其中一个孕囊里面,两个胎芽正在生长。这孕囊有两个胎心,有两个宝宝。

“……”应笑紧紧抿着她的嘴唇,看了看三个胎芽。

都是好的,都符合孕周。

三胞胎……这是一个罕见情况,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只会出现一个胎芽。

见应笑有点紧绷,孙红明显也紧张起来,一个劲问:“应医生,没事吧?孩子没事吧?”

“……”应笑放下B超单子,铺在桌上,对着孙红,说,“孙红,对吧?你怀的是三胞胎。咱们植入子-宫的那两个胚胎都着床了,而且,其中一个分裂成了双胞胎。也就是说,其中一对是同卵的,另外一个是异卵的。看,这个是同卵的,这个是异卵的。”辅助生殖的胚胎是更容易分裂开来的。

“哎呀!”孙红听了非常高兴,“厉害厉害!这一下子填三口人!!!”

“孙女士,不是这样。”应笑说,“辅助生殖怀上三胎的患者们必须减胎。否则是非常危险的。”

听到这话,孙红明显愣了愣,“啊?”

应笑插着葱尖儿似的十指,微微抬着小巧的脸,望着她的患者,眼神认真,语气也认真,道:“人类就是单胎妊娠的动物。双胎、多胎都是特例。辅助生殖怀上三胎的患者们必须减胎。因为患者来做辅助生殖,本身说明,她的身体认为自己并不适合怀孕生子,我们是在逆天-行事,用技术强迫怀孕。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胎才是真正合适的,二胎就有一定风险,三胎……非常非常危险,不管是对孕妇还是对宝宝。而且,您年龄是39周岁,上回又是剖宫产,你即使是自然怀孕医生也会要求减胎的。”

孙红确认:“减胎……意思是……?”

“医生拿掉一或两个胚胎。”应笑说,“这个手术会由我们云京三院妇产科做。”

医生找到胎儿心脏,而后穿刺针就穿过孕妇的阴-道壁,准确刺入胎心部位,使得胎儿心脏骤停,必要时注氯-化-钾。这样子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开腹,也不需要打开宫-口进入子-宫,当然手术还是有着感染等等的可能性,但是云京三院减胎手术的成功率在95%以上。胎儿自己会被吸收,不需要多余操作。

“来,我给你指一指。”应笑点着B超单子,“你来看看胚胎位置。异卵那个有些挡住了,不好操作,同卵这对位置很好,我们可以一并减掉。不用二次手术了。”同卵双胞胎的并发症比异卵更多,如果只减单绒双羊其中一个,留下两个,那很有可能,单绒双羊剩下那个不但自己出现问题,还牵连到另外一个。为了保证活产率,生殖中心都是减掉单绒双羊那对双胎、保留单绒的单胎的。

“一次扎死两个孩子?!”孙红瞪着应笑的脸,手咣咣地砸着桌子,大声喊道:“天啊!你们真是够狠心的啊!你们不是医生,是杀人犯啊!!!如果两个都是男孩,我一下就没了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儿子啊!!!”

“……”应笑感到有些窒息,不过,她还是让对方重新起来,温和地道,“不是拿掉两个孩子,是确保一个孩子。孙红,你仔细听,三胞胎的自然妊娠大约只有万分之一,双多胎是试管婴儿最重要的副作用之一,国外好多IVF的诊所永远只放一个胚胎,不论患者年龄。胎的早产率只有10%,双胞胎是50%,三胞胎是90%,平均出生体重是3000多克、2000多克、1000多克。单这个还是美国的数字呢!她们身高比我们高!早产还有低体重都能导致很严重的健康问题,比如脑瘫……”单胎平均分娩孕周是38.6周,双胎是35周,三胎是32周,小于37周就是早产。

顿顿:“你今年是39周岁了,体型也不特别庞大,甚至有些偏瘦偏矮,真的真的撑不住的!会很早产的!你知道吗,而28周以下早产儿脑瘫概率是差不多15%,28到31周也有6点几还是7点几,20%三胞胎其中至少一个孩子重大残疾。”很多人想早产就早产,其实完全不是这样,超早产儿的后遗症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应笑叭叭说了一通早产儿的患病概率,肺部的、胃肠的、大脑的、眼睛的,等等,又说:“而且你这妈妈也很危险,这个年纪也不适合三胎妊娠或者更多!三胎妊娠可能贫血,也可能高血压、高血糖,这种通常都比较重、容易心衰、容易子痫……孕妇产后大出血的频率也是非常高的,这是产妇死亡主因,因为子-宫肌肉过度伸展,子-宫收缩就乏力了,你能明白吗?还有,你上一次剖宫产的,三胞胎有子宫破裂的风险!”

“你别吓唬我!”应笑还在努力,孙红便当场嚷嚷起来,“我最知道你们医生,就爱吓唬人!什么都往严重了说,就怕出现一点意外,怕我们连累你们!你们不怕造孽的吗,因为自己害怕意外就想杀死我的宝宝!”

她的口音有些难懂,但应笑还是听清楚了。

她要气死了。

但她还是努力挽回:“不是的,这是数据……”

“什么数据!”孙红撇撇嘴,不屑地道,“那不还有好好的呢吗?你们城里人太娇气,90后00后也太娇气!我们不像你们这样!我天天儿干活,连怀孕都没耽误!哪像你们,哎呀又要休息啊又要保胎啊~~~我身体比20岁的都好!你们天天这病那病的……我现在能一口气扛一百斤米上下楼梯,你们行吗?我连怀孕都撑不住?笑话!”

应笑真被这患者的蜜汁自信给弄懵了,她说:“人的身体不是这样的。咱们还是生一个吧……别一口气生三个了……”

“我马上就40岁了,这基本是最后一胎了!多子多福你听过吗?!”孙红教育应笑,“中国人讲多子多福!万一没了两个儿子,你负责吗?!”

我负个屁责。冷静了下,应笑说:“现在都讲优生优育了!”

“行了行了!”末了,孙红挥挥手:“我多吃点,行了吧?!”

“不、行。”应笑简直想翻白眼,“你多吃点更高血糖了!”

“不说了不说了,你这姑娘真是有病……”孙红下了B超床,要走了。

应笑当然不会同意,她想了想,也只能行缓兵之计,说:“好吧好吧,那咱们就保一保胎,行吧?你先住院,我开点药,保一保胎。争取顺利生产。”

孙红稍微犹豫了下,说:“那行吧。”

应笑想的策略是,自己先让孙红住院,然后继续劝她减胎。甚至……可以叫新生儿科NICU的医生们讲讲故事。他们肯定见过很多不健康的双胎三胎,他们说的孙红可能能听一听和想一想。

可新生儿科……emmm,应笑现在唯一认识的医生就是……穆济生。

天啊。

…………

把孙红给办进住院,应笑回去继续处理生殖中心大批患者。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应笑提前几分钟走,急匆匆往新生儿科那边儿赶。她打听过,穆济生今天不在门诊,而是在NICU那边坐办公室。

到NICU的大铁门外,应笑正好看见穆济生了!但穆济生显然没有发现应笑,他两只手全都揣在白大褂里,迈着长腿、直视前方,刷了一下医生的卡,而后拉开了大铁门,进去了。

“额……”应笑赶紧上去两步,按了按NICU铁门边上的呼叫铃,很快一个护士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喂?”

“我是生殖中心的主治医生应笑。”应笑赶忙答道,“我有急事找穆济生。”穆济生在NICU也不知道要待多久,应笑不想巴巴等着,可又不敢走,怕穆济生直接下班,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直接追进去好了。

几秒种后,大铁门发出“咔”的一声声响,应笑立即拉门进去。

她怕自己不够干净,并未进入NICU,而是站在屋子外头长长的环形走廊上,隔着玻璃找穆济生。她想,她招招手,穆济生就可以知道自己来了,她不用进去。再说了,NICU还蛮麻烦,所有的人要先洗手。

护士似乎是因为某小婴儿的肚子有严重胀气才叫医生过来看看的。

应笑只见穆济生戴上一副医疗手套,在婴儿的小肚皮的几个地方按了按,又戴上挂的听诊器,听了听,而后问了护士几个问题,又交代了护士一些东西,细心地将小婴儿的小衣服给穿了回去,打算走了。

没想就在这个时候,NICU两个婴儿同时大声哭喊起来。

护士登时手忙脚乱。

两个婴儿想喝奶了,可其他护士全都在忙。

理论上,云京三院NICU一个护士管三个婴儿,远远高于欧美国家一个护士一到两个,而且,婴儿太多护士太少,有时候都不止三个。不满月的小孩子们三个小时喝一次奶,因为NICU的小孩子太瘦太弱,一顿大概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而之后的拍嗝等等最长又要半个小时,也就是说,三个孩子得完美错开,护士才能连轴转地照顾过来。如果他们在喂一个宝宝时,另一个已经满月、按需吃奶的叫起来,就……满月了的小孩子是随时哭又随时闹的。

此时就是这样。

护士冲了二人的奶,却也只能先喂一个。

两个都很声嘶力竭,护士明显有些犹豫。

穆济生望了望,走到其中一个婴儿的保温箱边,动作娴熟地拿起来,又坐在了保温箱右侧一边的哺乳椅上。哺乳椅是护士用的,穆济生高高大大,两条小腿高出一截,他便伸出一条腿去,让大腿与地面平行,又把孩子轻轻柔柔地放在了大腿上。他的裤子蹿上去一截,露出黑色的棉袜子。穆济生左手扶着婴儿后颈,垂着眼睛,望着孩子的脸,右手朝着护士的方向轻轻一抬,掌心向上,动作优雅。

护士一愣,而后很快就意识到穆医生要搭一把手,赶紧递过去了一小瓶奶,放在穆医生的手心里。

穆济生便垂着睫毛,几根长长的手指头握着奶瓶,喂小婴儿。

那个孩子立即安静下来。

大概因为饿得急了,那个孩子大概只用十分钟便吃完了奶。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应笑竟然看得呆了。

这个男人……对小孩子真的温柔。

穆济生又让那小婴儿略略前倾,用骨节分明的拇指食指托起小婴儿的小肥下巴,无名指则托起对方一边腋下,左手按按婴儿的背,叫他挺直,而后拍了两三下,小婴儿就“嗝”地一下,打出一个好大的奶嗝。

应笑:“……”

神迹啊。应笑听过有孩子的好朋友说拍嗝好难。

穆济生又重新托起小婴儿的后颈,望着对方的脸蛋儿,嘴角一撩,笑了笑。

“……”应笑看呆了。

不过应笑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她赶紧趁穆济生抬头,拼命挥挥她的爪子,穆济生的目光一动,总算是发现她了。

应笑知道自己现在有求于人,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和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的深刻道理,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再次用力摇摇她的右手,跟穆济生打招呼。

穆济生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

不过很快,穆济生就也跟应笑相逢一笑泯恩仇了。他总不能继续置气。

他把手里的小婴儿转了90度,对着应笑。男孩长得白嫩漂亮,吃饱喝足了,露出笑。没有牙的小婴儿们笑起来是真的可爱。婴儿坐在穆济生结结实实的大腿上,穆济生垂眸,左手搂着婴儿胸膛,右手捉起一只胖手,而后轻轻抬起眼睛,自己望着应笑,也让婴儿望着应笑,拇指食指轻轻掐着他手里面的小胖手,也挥了一挥,回了应笑打的招呼。只不过,不是自己挥手,而是握着孩子的手,让孩子替他打招呼。

穆济生身材高大,婴儿却是小小一只。同时,穆济生那偶像明星一般的脸正好露出来。不知道是因为应笑,还是因为孩子,穆济生的两边唇角还挂带着一点笑意,两只眼睛清清亮亮。

“……”应笑只觉全身一麻。

啊,她死了。

不对,这是狗男人穆济生,别颜控。

应笑正想叫对方出来,她的手机就响了。

“……”应笑接起电话来,“喂?”

电话那头是住院部的小护士。

“应医生!!!”小护士着急极了,她说,“应医生您今天下午刚收进来的那个患者,叫孙红的……她跑了!!!”

“啊?”应笑傻了,问,“跑了???”

“对!”护士道,“她进来后跟同屋的几个患者聊了聊,发现对方全都是Hcg不翻倍才进来保胎的,好像,反应过来您是想把她忽悠来做减胎的了!就跑了!下午三点就不见了,她刚刚才给同屋的另个患者发了微信,骂了您!”

“…………”应笑只觉眼前一黑,她说,“我马上过去。”

99%的人还阅读了:

[快穿琅琊]江湖有鱼:第106章 陷害

“一忘皆空”的后遗症(hp)同人:第88章 80 Severus

清穿之带着空间收美男:第24章 参观空间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