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怪:第6章 吾家有娇女

- 编辑:网页上传 -

海怪:第6章 吾家有娇女,作者:汤问棘

“哥哥……”林豫兮揉着红红的眼睛,怀抱着小布老虎,走进了书房。

林方之正抱着腿,坐在竹榻上出神。林豫兮唤道:“哥哥,外面有客人来了。”

林方之猛然回头:“是那位何先生吗?”

“不是,”林豫兮摇摇头,“好像是一位大娘。”

林方之有些失望。不知为何,他很希望再次看到那位何先生。虽然他只来了一会儿,但却给林方之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好像他一出现,那些可怕的事情就会退散。看到他沉静而温和的目光,你就会感到如有初夏的微风吹走了深秋的凉意。

林方之说不上来这段时间自己是悲伤多一点,还是恐惧多一点。那天父亲的尸体运回来时,他闻声跑到门首。虽然大人们很快挡住了他,但他还是瞥到了一眼——只是那一眼,他便吓得要死,而且怎么也忘不掉了。那可怖的画面随时随地都占据着他的心,让他不时瑟瑟发抖。

那不是父亲。总是诙谐地笑着的阿爹,怎么会变成那样呢?

他曾听大人说,死者的魂灵会偶尔回到生前的住所,只有小孩子和猫狗才能看见他们。他相信那才是真正的阿爹,他一定还和以前一模一样。所以林方之每天都在书房里等待着——阿爹不是最喜欢在这里呆着吗?可是等了这么久,却从来没有等到他回来。

难道是因为他已经长大了,失去了见到鬼魂的能力了?但阿夏也说她看不见啊。

也许此刻阿爹正站在书房里,默默注视着他们。或者在装矮子、扮鬼脸想逗他们开心。可是他们却再也看不到他了。想到这里,林方之鼻子酸酸的,又差点哭出来了。

他看向妹妹。她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不知道在哪里蹭了几道灰。最近没有人顾得上管他们。许婆婆忙里忙外,还要照顾阿圆。母亲整日神思恍惚,消瘦得像一阵风就能吹走。没有人知道他和妹妹有多害怕,他们每天晚上都紧紧地抱在一起,才能睡着。

他看着妹妹脏脏的小脸,心里一疼。招手道:“阿夏,过来。”

阿夏乖乖地走到他面前。林方之让她背对着自己坐下,解开她的头绳,帮她重新编头发。她的头发软软的,林方之的小手轻柔而灵巧地在里面穿梭,很快就编成了两股小辫,然后将它们绾成了髻,用绳子紧紧束起来。

他本不会做这些的。但既然阿爹嘱咐他照顾妹妹,他就要把她照顾好。于是他自己琢磨了许久,试了几次,在扯掉妹妹好几根头发后,最终竟试出了给她梳头的方法。

可给自己梳比给别人梳要难多了。而妹妹笨得很,怎么教也教不会。于是林方之自己的头发没人能帮他梳,他只能把长长的头发随便扎成一束,垂在脖颈上,好不难受。

他拍拍阿夏的肩膀:“好了。走吧,我们去看看是谁来了。”

“嗯嗯。”阿夏牵着他的手,两人跑出书房。

=======

灵堂里传来惊天动地的嚎哭声。两个孩子相视一眼,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探着脑袋向里面窥视。

只见一个妇人背对着她们,正在灵前大哭:“林兄弟啊,你怎么就去了呢!抛下陈家阿妹,她们母子好苦啊!本想着一回京城就来拜访你们,没想到倒与你一别成永诀,世事难料,老天不开眼那……”

她哭得悲恸,但林方之却觉得有点好笑。他想起前日何先生来的时候,他只是站在灵前,静静地注视着灵位,但却让人感觉莫名的沉重悲伤。而这个女人让他想起以前看戏的时候那些哭天抢地的片段,大人们看得全神贯注,他妹妹却总是在旁边夸张地模仿那些伶人的表演,让他笑得前仰后合。

他目光从那大娘身上移开,看向一旁的母亲。母亲的神色依旧淡漠,看不出她对这人有什么看法。

妇人哭灵完毕,用汗巾一抹眼泪,换上一副笑脸,亲切地拉着陈翠的手,问长问短。然后她说:“阿妹,怎的不来找姐姐?可巧我昨日去商会周太太家喝茶,在门口见你家老许来求人带信,这才知道你家出了这样大的事。你要回淳州么?让我家老曾叫艘船带你们走运河呀,保证给你送到蘩县家门口。怎么你还怕麻烦了姐姐,也不来知会一声。要不是我遇上老许,只怕现在还不知呢!”

陈翠淡漠的脸上露出一丝感激:“以为曾大娘还在含州,所以不敢来府上烦扰。”

“我们也是刚刚回来,行李多,乱了几日。”曾大娘说,“既然现在回来了,你家的事就包在姐姐身上。你有什么难处,只管和姐姐说一声!”

陈翠道:“姐姐,我家的事,你大抵也晓得了。只怕连累了你们。”

“不会。”曾大娘斩钉截铁地说,“听说有人来过,不也没事……”

她说着,突然住了口。讪笑道:“总之就算掉脑袋,姐姐也一定得来看你。谁让你我相交这么多年呢?”

林方之在门外听着,只觉得奇怪——听这大娘的语气,倒像是和母亲熟识的。但为何自己好像对她没什么印象?

他正想着,母亲和曾大娘已一起走出灵堂。看见他和妹妹,曾大娘停下脚步,惊呼道:“这是阿夏和阿栩吧!哎哟哟,几年不见,长得这么大了。”

“还不快向曾大娘问好。”母亲说。

两个孩子行了礼。曾大娘笑道:“好伶俐的孩子,真好,真好。”

她摸出两块碎银子,硬要塞到他们手里。陈翠推辞不过,只好让孩子们接了。

两个女人走到正房说话去了。林方之摊开手心,看着那闪闪发亮的碎银,却觉得心里隐隐不安。

他不由得握紧了妹妹的手。

=======

陈翠万没想到,四年前随夫去含州做生意的曾大娘,竟然还惦记着她。实际她们只是因同乡关系而认识,来往过一段时间,也并非有什么深交。但此时她竟能登门吊唁,还一口承诺送她们一家回蘩县,这实在是出人意料。

陈翠本以为她是说客套话,但没想到她此后竟接二连三地来拜访,谈论回淳州的事情。连坐什么船,路线怎么走,派哪个心腹伙计照应她们,都一一计划好了。陈翠不得不确信她是真要帮忙,既惊喜又感动。面对这从天而降的善意,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我们看这曾大娘人挺热心。”老许夫妇也这么说,“而且好歹是娘子知根知底的朋友,应该靠得住!”

确实也是。比起向一个声名狼藉的陌生男子求助,当然还是依靠老朋友稳妥得多。陈翠寻思着要赶快去把银票还给何公子,然后卖了这房子作盘缠。曾家能让她带着灵柩随自家商船走,她已经谢天谢地了,万不敢再让曾大娘为她破费。

门外传来一阵喧哗,这是曾大娘又带着她的丫头小厮们来了。陈翠赶紧起身迎接。

走进院里,陈翠瞥见女儿正蹲在树下拿根小木棍挖泥巴。她本想呵斥几句,但曾大娘一行人已走了进来。

“哎哟,小阿夏。”曾大娘弯腰摸摸林豫兮的头,“自己一个人玩呀?”

“哥哥在书房里。”林豫兮抬头说。

“没家教的小鬼。”陈翠把她拖起来,头顶拍了一巴掌,“大娘来了也不知道叫人?”

“大娘好。”林豫兮这才叫道。

“哎呀呀,别打孩子啊。”曾大娘心疼地搂住林豫兮的肩膀,“都这么熟了,叫不叫又有什么关系。”

“这孩子,就是野头野脑的。”陈翠叹道,“要是有姐姐家小玉姐的千分之一,我也就省心了!”

曾大娘笑道:“我那囡才是个不成器的。这不,都十二三了,连个上门提亲的都没有。”

“笑话,那是你们看不上。”陈翠说着,和曾大娘走进屋里。

上了茶,两人坐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儿女的事。曾大娘家三儿一女,长子已经成婚,次子也定了亲。三女是个温婉娴静的小姑娘,陈翠想起就觉得满心喜欢。女儿家的婚事自然是要慎之又慎,十二三还没定亲,倒也不晚。

唯有曾大娘家老四,幼时生了一场大病,脑子烧坏了。陈翠四年前见过他一次,那时她正在吴家打牌,忽有一个枯瘦的小孩风也似地冲进屋里,浑身发出奇怪的臭气,口里呜呜乱叫。曾大娘气急败坏,也顾不得客人还在,起身就给追来的丫头们一人一个耳光,叫她们赶紧把他拖走。

现在那可怜的孩子也不知怎样了。曾大娘从不提他,陈翠也就不问。

曾大娘说完自家儿女,笑着问:“妹妹,你家阿夏吃茶了么?”

陈翠答道:“没呢。她爹总说她年纪还小,大些再说。”

“也不小啦。”曾大娘说,“六岁了罢?可以先订着,你也好安心些。”

“她爹新丧,过三年再看吧。”

“先订着,又不是成婚,于礼也没什么不妥。”

陈翠说:“暂时还没这个打算。”

曾大娘忽然微叹一声:“唉,妹妹,姐姐有句肺腑之言一直想对你说,只是有些唐突,所以不好说出口。”

“姐姐请讲。”

“你以后回了蘩县,一个人带三个孩子,有没有想过,日子该怎么过?”

陈翠默然。她眼下哪想得到回蘩县以后的事。她连京城都还迈不出去呢。

曾大娘见她不言,试探着说:“姐姐有个法子,只怕你不爱听。”

“你说吧。”

“当下权宜之计,不如给你家阿夏在京里说门亲事。就让夫家把她接去养大,将来你日子好过了,再回来相认不迟。女孩子早点去夫家,也有感情,将来长大成婚,也会更幸福呢。”

陈翠终于明白了。她就奇怪,世上怎么还会有一味热心助人的大善人,果然是无利不起早,曾大娘一开始就是冲着她家阿夏来的!

她想让她把阿夏嫁给谁?还用问么,只能是她家那……

陈翠毛骨悚然,立即打住曾大娘的话头:“姐姐,莫说了。我不可能把阿夏一个人留在京里。”

曾大娘大概早料到她会这么说,笑了笑,继续说道:“为娘的自然是不舍。但你想,女孩子早晚出嫁,现在只是早几年而已。如今就去婆家住着,还省却陪奁。况且阿夏有了归宿,你家阿栩回了蘩县,也好有钱读书进学,岂不是两全其美?”

陈翠气得哆嗦起来,她还是头一回听人把卖孩子说得这么动听!

曾大娘见她没反对,索性一鼓作气说了下去:“我今天来就是想同你商量。哈哈,我们曾家你也是晓得的,虽是小户人家,但在全天下也有四十家商号,两百条大小漕船。嫁过来的媳妇,绝对亏待不了。我是打心底里喜欢你家阿夏——好乖觉孩子!把她与了我家老四,我保证待她如亲女儿一般。”

陈翠勉强忍住愤怒,说道:“这不可能。”

曾大娘脸色变了。

“妹子,实话说吧,你是不是就是嫌我家老四身子不好?”她的言辞直白起来,“这我承认,我那孩子,是有一点儿不足。但你也得想想你家的情况啊。说句难听的,孩子爹出了这样的事,将来阿夏婚事上怕是有点难办。你要长远看看,与其让她跟你吃苦,还不如来我家……”

陈翠站了起来,胸口猛烈起伏。

“我陈翠虽不才,不至于卖儿卖女!”她喊道,“你请回吧,这事没得谈!”

曾大娘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哟,好大脾气。”她也站起来,冷冷地直视着陈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好吧,我好意来跟你提亲,何曾叫你卖儿卖女?”

“这好意还是免了吧,我们受不起!”陈翠说。

曾大娘怒道:“好,好。你既是这么固执,我也就不多说了。”

她气呼呼地走向门口。一只脚迈出门槛,又突然转过头来说:“你们一家,都是这样死清高!我倒要看看,凭你自己,怎么出得了这崇信门!”

陈翠气得发昏,想要骂回去,喉咙却如堵住了一般,说不出一个字。直到门外的声音去得远了,她才跌坐在椅子上,浑身发抖。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原谅:第44章 主君的太阳·六

我竟然不是人了!:第21章 人形前往

太子失忆后被我拱了:第5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