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烫(影视签):第90章 千字锁

- 编辑:网页上传 -

烟花烫(影视签):第90章 千字锁,作者:十八子墨

沈嘉落去澳洲,阿瑟心情郁闷的跟着去送机。沈嘉落越是高兴,阿瑟就越是黑着脸,他不晓得这丫头怎么那么高兴,就因为澳洲有一堆金发碧眼的帅哥?

“小丫头,你就那么舍得我?”阿瑟在沈嘉落进登机前拽着她问,知道沈嘉落真要去澳洲,阿瑟的第一个感觉是他的生活乐趣没有了

“有什么舍不得,又不是一辈子不见面?”沈嘉落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离别感觉,她听说澳洲的龙虾需要好几个人合吃才能搞定,所以龙虾成了她的第一目标,

“我要是给你个机会折磨我,而且还能折磨一辈子,你还走不走?”阿瑟挠着头发,拉下脸低声下气的跟沈嘉落商量。

“切,有这么好的机会?鬼才信!”沈嘉落不以为然,她才不信阿瑟会突然变成慈善家。

“嫁给我啊?”阿瑟含糊不清的说着,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没意思,就算要嫁,也是你嫁给我!”沈嘉落的表情完全没有阿瑟预料的惊喜,她数着前面排队的人,“一个月内,你要是不去澳洲看我,我就跟当地的帅哥同居!如果心情好的话,我还会再找两个情人。”

“打住!你一小丫头,怎么说话那么没谱儿啊?”阿瑟不满的瞪着沈嘉落,想着这丫头是不是又在言语上吓自己。

“敢说我没谱儿?好,你等着……”沈嘉落的眼睛开始在大厅里四处张望着,然后她突然朝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跑过去,“哎,我想亲你,行不行啊?”

“呵呵……”帅哥不停的笑着,他想不明白眼前长得象洋娃娃一样女孩子会真的亲他。

沈嘉落突然抱住金发碧眼的帅哥,亲了人家脸颊一下。帅哥也愣住了,不过眼神还是带着惊喜。似乎很期待沈嘉落的下一个举动。

“哎哎哎!我真怕了你了!你给我过来!”阿瑟的脸都绿了,他拉着沈嘉落往登记处走,“行了行了,祖宗,我答应你,我每个月去看你一次,每次在那儿住一周,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上飞机了上飞机了……”

阿瑟推着沈嘉落进登记处,刚才被沈嘉落亲的帅哥这才如梦方醒。飞快的跑过来,冲着沈嘉落喊:小姐,你的联系方式……

“NO联系方式!”阿瑟一把拽住外国帅哥,像送瘟神一样朝沈嘉落挥舞着手臂。

“我只是要她的联系方式……”帅哥还不太甘心。

“我是她的虾子饼(husband)?你还要不要联系方式啊?”阿瑟的火儿大了起来,帅哥的领带差点儿被阿瑟拽断了。

“NONONO……”外国帅哥一脸疑惑的转身跑开,不晓得阿瑟刚才为什么不拦着沈嘉落。

十八想不明白小歪为什么拽着她就走,而且一路上,什么话都不说。这跟之前的话唠形象完全不带,十八甚至怀疑小歪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事儿了。

“你搞什么啊?”十八想甩开小歪的手臂,无奈那小子的力量大的惊人。

“去烧烤店啊?快点儿!”小歪像拖小死狗似的拖着十八,他还挺激动。

“都要拆了,去干嘛啊?又不是没给你钱……”十八想不到小歪去烧烤店的做什么,她东西收拾了一半就给不死不活的拽出来。

烧烤店的方向传来轰隆声,小歪更加快了脚步。十八也跟着跑起来,穿过烟尘飞舞的大街,他们在烧烤店门口对面的街边停下。烧烤店正在被拆除,推土机前面铲子所到之处,轰然一片的倒塌。

“真的拆了?”十八呆呆的被拆成废墟的烧烤店,开始怀念做生意时候的油烟,还有孜然味道,啤酒瓶子撞到一起发出的哗然声音。

“十八,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悲伤,还真是想哭两声……”小歪感慨的看着烧烤店发呆,他扭头看着十八,“这是我做的最久的一样工作,如果说梦想是长期坚持的玩意儿,那这儿至少是我目前坚持最久的梦想了,我发现我还挺文艺的,你掐我两下,我顺便哭两声,也算功德圆满了。”

“你,你简直就是……”十八差点儿就被小歪气乐了,她心里也不太好受,烧烤店虽然没让她实现当有钱人的梦想,但也是一种特别的经历。就是在这里,十八认识了廖翊凡,虽然这个男人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走吧,再看下去,我真成文艺青年了。”小歪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又跟一阵风似的拽着十八走开。

当十八和小歪的身影消失在路口拐角,廖翊凡从对面快餐厅里慢慢走出来。他看看被拆成废墟的烧烤店,又看看十八和小歪离去的方向,迟钝的给自己点了支烟。

“如果你不是他的她,或许……我们真的会成为朋友。”廖翊凡从大衣口袋里拿出锦盒,用力掷向对面的废墟。

告别了小歪,十八独自在大街上逛了很久,一直逛到华灯初上,她突然很怀念拆成废墟烧烤店。越是简单的东西,也许就越靠近幸福。所有的美好都禁不起太认真的琢磨,琢磨久了,你会发现什么都不像你所能想象出的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十八在电影院门口停住,梁朝伟和张曼玉主演的《花样年华》的剧照,被影院门口绚烂的灯火映衬成无意识的假象。入场的人流不停的撞到十八,她不自觉的走到电影院门口。

“请自己看一场电影,然后悄无声息的散场?”十八想起自己给Sannio的稿子里设计的小说人物,她冲动的跑到售票口买了一张电影票。

小说写的或许都是梦想,也可以理解成一种愿望。但不管愿望多么的支离破碎,但总会有一种很特别的生命游走其中,所以别人才会跟着喜怒哀乐。如果从自己的文字里看不到希望,为什么不去别人的故事里找点儿希望呢?

电影很好看,苏丽珍百变的旗袍秀,即便张曼玉什么台词都不说,只要把所有的旗袍都穿着走一遍,其实电影就可以宣告结束。周慕云手指间的寂寞,像正常电影的音乐,总会在固定的地方响起,一遍又一遍。

十八闭闭眼睛,影院门口的强光让她的眼睛有些疼。散场拥挤的人流把懒于走路的带到门口的台阶处,十八从台阶上往下看,看着人群从拥挤趋于疏散,再慢慢消失不见。

十八伤感的把视线转向别处,然后她意外的看到木羽竟然也站在台阶上往下看。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到对方,两个人都愣住了。

“来看电影?”木羽首先打破沉默,朝十八慢慢走过来。

“哦,偶然路过这儿,找不到写东西的感觉,所以,所以就……”十八尴尬的解释着,并不想承认主动看电影的事实,一个人看电影太寂寞。

“我真是对不起你,我们在一起那么久,好像没请你看过电影。”木羽叹了口气,他真的觉得自己很失败。

“也没什么,我们又不是正常的……交往。”十八犹豫了好久,非常小心的选用这样一句话来表述两个人的关系。

“也是……很多东西,可能真的不在我们能掌控中。”木羽并没反驳十八的表述,只是加了句感慨。

“你……回家吗?”十八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木羽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依然是没有电话,没有短信,没有解释。

“恩,今天需要回去。”木羽给出肯定答复,他抬头看向远处,“我们走走吧,不说什么话也行。”

木羽先走下台阶,十八不说话的跟在后面。电影院门口的人群已经散去,《花样年华》的剧照透着古色古香的怀念。

99%的人还阅读了:

海怪:第6章 吾家有娇女

[综]原谅:第44章 主君的太阳·六

我竟然不是人了!:第21章 人形前往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