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第12章 相处

- 编辑:网页上传 -

念奴娇:第12章 相处,作者:攻玉鹤鸣

“荒唐,简直荒唐!果然是小门小户出身,上不得台面。”司马睿将纸笺狠狠掷在地上。

司马修上前,将之拾起。

是二叔的来信。

将信仔仔细细看完,诧异:“陛下要御驾亲征?”

梁王能打败众多的反叛者上位,自然不是什么庸才。事实上,他心思诡谲,狡猾多疑,且是行军打仗的能手。

但什么事都讲个名正言顺,本就是他理亏在先,好好安抚未必不可以平息下来的事情,他反倒大张旗鼓追讨起来。

“可见嘴里的礼贤下士都是做戏。安稳久了,可算露了本性,狂且,狂且!”司马睿痛骂

他向来追求文雅,辱人的话不肯轻易出口,如今口沫横飞,沾在了精心修剪的胡子上都没注意,可见是气狠了。

“父亲息怒,”司马修将信笺放回桌上。

他虽然聪慧,但毕竟年龄小,未经世情,只知道睡人妇是辱人的事情,缺乏对“绿云”这件事本身的感触,倒没有自己父亲那样激动。

皱眉道:“如今洛阳城的情形越发复杂,二叔的意思,是他外放,叫父亲回京。”

司马家总要有一个人留在京里的。

“哼,”司马睿不屑地甩袖:“他且外放,我也不回去。这大魏国能存活几年还是未知数,我们都离得远,正好图个清静。”

司马修心知说服不了他,也不再多劝。

君子不立于危墙,不回去,也有不回去的道理。

*

向小寒手里握着毛笔,心思已经不在纸上,本来就软哒哒的字更是一笔画出了天际。

一张又毁了,md,她好想要瓶修正液,一大瓶的那种。

伸手想去把这张揭过。纸已经被旁边的人抽走了。

向小寒瞪眼,他不是在旁边看书么?什么时候挪过来的。

司马修端详着手中歪歪扭扭的字,挑眉道:“阿玉这两日心不静。”

“这个,”向小寒眼珠转了转:“我师父批评我了,我心里难过。”

她说的煞有其事,却瞒不过早已将她性子摸透的司马修。他将纸放下,只看着她,也不说话。

向小寒心虚。

她也不是八卦,她就是突然想起来,这个好睡人qi的癖好她好像在某篇专门盘点皇帝毛病的文章里面看过。这哥们儿最后好像命运不太好,重要的是,他还坑别人啊,听说有几个臣子被他坑的可惨了。

然鹅她忘了那个皇帝是不是这个,那几个被坑掉的大臣又是谁,只记得好几个有名有姓的人物。

司马家离得这么远,应该不会有关系吧。

正想着呢,就听到司马修慢条斯理地开口:“父亲不久就要调任洛阳,阿玉最近可提前做些准备。”

她猛地抬起头来,正对上那双好整以暇的眸子。眼里的震惊都来不及藏起来。

“阿玉果然是听说了什么。”

“没有。”向小寒拒绝,她就恨自己这七情上脸的毛病。

不过这时候再否认也晚了。

之前贴身侍人小桃在她耳边说梁王为了讨好前朝皇帝,将自己的六个女儿全嫁了他,六女共事一夫云云,就被司马修抓住打了板子。

这下看躲不过去,权衡之下,向小寒果断选择了卖队友:“杜小娘子告诉我的,她听她爹娘谈话,说洛阳有人造反。”

反正他不可能去打杜小芸的板子。

司马修坐着不动。

向小寒投降:“好吧,还说梁王那啥……”

司马修:“……”

他叹了口气:“闲言污秽过耳不入,我有一本经,一会儿让人送来,阿玉先最近先默这个。”

向小寒捂着胸口:“我就是听了个八卦,并没有往心里去啊,好吧好吧,那个,可否先抄一半?”

司马修:“……,可以。”

他一会儿还要去书房,不放心地叮嘱了几句,才带着人离开。

向小寒一个人坐在案几前,老老实实练字。

她其实明白,司马修是为她好。

比起各种技能,这里更看重的是德行。

她以前的英语老师就常说“you are what you read”,一个人常看什么,常听什么,就会不自觉的长成什么。

但是这太难控制了,尤其是在那个教育泛而不精,父母忙着工作,信息无孔不入的时代。

她有一个大学同学,没事的时候最喜欢拿手机看各种骇人听闻的社会新闻,没过几年身上就充满了阴暗和戾气。别人回避和她交往,她自己也整日泡在各种聊天群里,不愿再与现实接触。

现代教育没有那么这么细致,这里的大家教育,确是注意到方方面面。

她自以为活泼开朗,心里阳光,却也不知不觉沾染了自己都不知道的浮躁。

来这里后每日读书习武,整个人都沉静不少。

*

司马修出香雪园没几步,就遇到了自己的庶妹。

“问兄长安。”身形纤细的小姑娘柔柔向他行礼。

司马修侧身避让,他很早就被司马睿带着身边,有自己单独的院子,而几个妹妹跟着各自的姨娘,平日基本不出院门。

从小到大,见面不过寥寥数回,说不上什么话,实在不怎么熟悉。

只模糊记得这妹妹似乎名“兰”。

看她走路的方向,问:“可是来找阿玉?”

小姑娘点头:“屋里待得闷的慌,来找表妹说说话。”

女孩子的确是需要伙伴,自己忙,阿玉常常一个人太孤单了些,有个人陪着也好。

司马修点头,又关心道:“天寒,妹妹当心着些。”

也没别的话。

司马兰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

万般滋味涌上心头。

只等那人影转过垂花门,彻底消失不见,才转身进了院子。

有人来找自己玩儿向小寒是很高兴的,招呼侍人去拿好吃的来招待。

司马兰端端正正坐着:“冒昧拜访,打搅妹妹了。”

见下人端了糕点上来,只拿了一块儿,象征性地轻轻咬了指甲盖大小。

这么久,向小寒也对这里的审美有点了解,简单一个词概括,仙气。

要瘦,要弱不胜衣,要白,要白的像刷了漆。

她几次跟着卢氏出去,见到的闺秀不管是不是长这样,都在往这个方向努力。

司马兰无疑是比较成功的一个,七八岁,就有林妹妹的姿态了。

“说什么打搅不打搅,我正无聊,你就来了,可不是刚刚好。”

向小寒的事情当初虽然闹得大,但是后来该封口的都被封了口。卢氏治家严谨,像司马睿的妾这种非核心人物是不知道真相的,司马兰也只当她是真是来拜访姑母的表姑娘。

偶尔会来找她玩儿。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闲话。

司马兰从小被姨娘拘着,规矩严,怕叨扰向小寒,没坐一会儿就起身告辞。

向小寒起身相送,走到门口,就看到小桃捧着个匣子进来,朝她行礼:“姑娘,大公子院子差人送来的。”

她打开,果然是那一本书。她翻了翻,不太长,但是生字简直多的眼花缭乱。像“斶”这样千奇百怪的。

学完她真的可以去考古了。

司马兰在一旁抿唇轻笑:“可见大哥关心妹妹。

向小寒:“……”

*

司马兰回了院子,屏退下人,独自躺在床上。今日见到哥哥的情景在脑海中回放,她第一次见大哥主动亲近一个人,心中难过:

“若是都一样便罢了,偏偏不一样。表妹便是母亲家的也只是表妹,我是亲妹妹,为何亲的是她,疏的是我?”

*

向小寒点了蜡烛,趴在那里,将不会的字单独抄在一起。只待问了人后,标注上拼音,注释。前面已经积累了很多,她理了理,按首字母排序,做成了一本简易的字典。

她的父亲是基因学博士,在科学领域小有所成,将来还会走的更远。却从不因自己的成绩骄傲自满。四十多岁的年纪,依然保持着单纯求知的心和聆听的能力。

不管对方是谁,年龄长是幼,什么学历,只要懂得自己不懂的,他就愿意虚心去听去学。

什么东西一旦上心,就会认真去钻研。

这是一种“谦卑”,所以这么久,夫妻恩爱,朋友相亲。

向小寒某一方面来说,继承了这种品质。

这就是为什么她明明被一个实际年龄比自己小的人管着,却只是象征性地讨价还价,没有死命抵抗。

99%的人还阅读了:

烟花烫(影视签):第90章 千字锁

海怪:第6章 吾家有娇女

[综]原谅:第44章 主君的太阳·六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