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第15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第15章,作者:时素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沈浪翘课拉着楚星辞打游戏。

短短几天的时间,在沈浪的带领下,楚星辞玩遍了市面上爆火的几款游戏。

作为一个曾经的高考状元,没能影响到学渣沈浪,反而让对方带偏,开始沉迷游戏。

楚星辞有些惭愧。

但,游戏是真香,尤其对从来没接触过游戏的他来说,玩游戏真的太上头了。

他用的手机是最新款,最高配置,打起游戏来丝滑顺畅,一点都不卡顿。

两人操纵着英雄入侵对方野区,抢了对方的红buff,还配合地打了一波小团战,收割了对方的三个人头。

准备离开野区的时候,看到最后还剩了一只猪,楚星辞两个技能杀了那只猪,敌方野区彻底被他扫荡一空,堪称雁过拔毛周扒皮。

沈浪看得啧啧称叹。

几天前,楚星辞还是个连英雄技能都不了解,己方敌方都分不清的纯菜鸡,可这才过去几天,楚星辞走位预判蹲人,已经玩的比他都六了。

刚开始沈浪还能装装大佬指点楚星辞,结果一个星期没过,他在楚星辞面前已经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咱家蓝刷了。”沈浪看了眼楚星辞开局五分钟,六个人头,零伤亡的战绩,果断把蓝让出,“你去拿蓝。”

“你去帮我打蓝。”说完这句话,楚星辞藏进了草丛中。

沈浪一看这架势就感慨,不知道敌方哪个英雄又要倒霉了。

他晃晃悠悠去蓝区打蓝buff,打到一半,看了眼楚星辞的位置,正好目睹一个满血小鲁班被楚星辞单杀。

啧啧啧,真惨。

这一局小鲁班已经被楚星辞蹲草丛里阴死三次了。

可怜的鲁班,估计现在看见草丛都要有心理阴影了。

接下来果然是这样,鲁班看到草丛都是小心翼翼绕着走,看见楚星辞更是耗子见了猫一样,立马掉头逃跑,根本不敢正面对上。

不到十五分钟,游戏结束。

沈浪看着手机界面上的胜利,叹了口气:“说真的星辞,跟你一块打游戏,我都快自闭了。”

他从初中玩这款游戏,玩到现在技术也算不错了,可楚星辞这根本不是人,游戏水平进步速度快得吓人。

“你真的在打游戏上太有天赋了。”

楚星辞退出游戏,伸了个懒腰,道:“你想多了。”

沈浪还以为他准备谦虚一下,哪知下一秒,就听见非常欠揍的一句话:“我不仅仅是打游戏有天赋,我干什么都有天赋。”

“靠!”沈浪气的扔了手机,作势要掐死楚星辞。

然后悲惨发现,竟然连打架,他都打不过楚星辞,被人残暴镇压,然后浑身的痒痒肉都遭了殃。

沈浪哭笑着求饶。

闹了半天,两人才作罢,楚星辞掏出了课本准备写作业。

没人陪着打游戏,沈浪无聊的慌,拉着楚星辞东拉西扯,话痨的很。

楚星辞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他,一心二用,也不影响手上写作业。

“星辞,你这个打游戏的技术真的可以,再练一练,说不定可以当主播去了。”

“主播?”楚星辞停下笔,疑惑地看向沈浪,“主播是什么?”

沈浪一脸惊悚:“不是吧,你连主播都不知道?就是手机上做直播啊,游戏,唱歌,吃东西,连写作业都能直播。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逗我玩呢?”

“没逗你。”

他是真不知道,以前的他手机就是一个九十九块钱的老人机,只能打电话发短息。他连游戏都没有接触过,更别说主播这种新时代的新职业了。

因为忙于生计,放学了就要打工,没有时间交朋友,连从别人口中听说的渠道都没有。

沈浪像是看见了活化石,跟他科普了半天直播行业。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门槛低,上限高,能赚钱。

一番解说下来,楚星辞心动了。

上辈子,他的高中时期过的太贫瘠,除了学习就是没有止境的打工。

这辈子重来一次,他不用像上辈子一样那么累,见到新奇有意思的事,他都想要尝试一下。

而且,因为上辈子的经历,虽然他不缺钱了,但总是对赚钱这件事感兴趣。

“我刚才就随口一说,你不是真的要当主播吧?游戏主播看起来不错,实际很累的,一款游戏每天玩,一天少说直播四五个小时。最重要的是,游戏直播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很多大主播都是有人背后捧,没人捧出头很难。”

“我也没准备直播游戏,或许,刷题怎么样?”

他喜欢玩游戏,但那只是有兴趣的前提,真让他天天玩,怕是没几天就会反感。

他做不到天天玩游戏,但可以一整天刷题不带停的。

“刷题?学习主播?好像确实有人做这方面的直播。”

沈浪琢磨了一下,兴致冲冲地给他出谋划策:“刷题这种在直播平台做不合适,你得去b站。”

又是一个新名词,楚星辞依旧疑惑。

沈浪解释:“B站是一个视频平台,贼有意思,里面专门有一个学习区,正好合适你。”

说着,还直接帮楚星辞下载了B站,点进学习区让他参观。

等到放学的时候,楚星辞已经大概了解了B站这个平台,也坚定了要直播的事。

他行动力非常强,决定之后,立马开始准备:“正好放学了,等我几分钟,咱们一块去书店逛一圈,买几套题。”

“你放学不是要跟顾恒打球?对了,顾恒人呢?”沈浪粗线条,这时候才发现他一整个下午都没见到顾恒。

“他请假了,一两个星期之内回不来。”

“这样啊。”沈浪凑过来跟他说悄悄话,“说真的,这些天我以为顾恒转性了,以前他也是,顾家有意锻炼他,早就交给了他一些家里的产业,他自己又不愿意上课,除了开学毕业,基本上不来学校。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学校待了这么多天,我都奇怪呢。”

沈浪这么一说,楚星辞就想起了,原著中也描写过,顾恒见到女主之后,就被女主吸引,刻意留在了学校里。

女主在一班,男主要高二才会转学过来,整个故事也是从高二开始的,顾恒也是高二才开始跟女主有了接触。

难不成顾恒这段时间留在学校,是因为提前见到了女主?

可这段时间顾恒基本上都跟他在一起,哪有机会见到女主?他自己都还没见过女主呢。

原著中,顾恒作为反派,最后的结局惨的一批,顾家破产,他自己因为做了太多违法行为,直接被男主送进了监狱。

如今顾恒是他的朋友,他自然想帮顾恒避开既定的悲惨命运。

只要顾恒不喜欢上女主,那就什么都好说。

等顾恒回来,他一定要多多留意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楚星辞收回思绪,跟沈浪一块去了附近了书店。

书店开在学校附近,最不缺的就是各种试卷真题。

楚星辞挑了一套高一测试题,一个科目一本,高一没分科,买了一套就是九本。

厚厚一叠,塞进沈浪怀里,楚星辞又开始挑高三的试题。

沈浪看不懂:“这些题不都一样吗?你这是挑什么呢?”

“挑难度。”

他高三那年,题做多了,简单的试卷扫一眼就没兴趣,只有那种又难又偏僻,稀奇古怪见都没见过的题才能让他有做的兴趣。

没想到的是,这家书店还真让他挑出了两套难度极高的题。

两人抱着一摞书,去结账。

“星辞,我现在特别想快点到月考,看看你到底能考出多少分。”

楚星辞一沾到学习的事,就处处透着一股学霸的气息。

但学霸不都是夜夜挑灯苦读吗?

楚星辞陪着他逃课打游戏也就算了,现在还打算开辟副业,当个up主,哪有学霸的样子嘛。

沈浪现在就是好奇,非常好奇,月考楚星辞到底能考出什么样的成绩。

“别急,到时候让你看个够。”

两人到了收银台结账。

老板接过两摞书,一看最上面的两本题,立刻笑道:“同学运气不错啊,一挑就挑中了我们店里最难的两套题。我可给你提个醒啊,不知道多少高三学生买了这两套,最后哭着回来退货的。”

“哭?”沈浪稀奇。

作为一个学渣,他完全理解不了那些学霸的世界,还能被几道题给难哭了?

老板信誓旦旦:“你别不信,这套题在我们书店待遇超群,其他书做过就就不能退了,但这两套,只要你有一道题没做出来,就能退。”

“不过小同学你考虑考虑,钱花了可以退,但可别让这套题在你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老板以为这么一说,楚星辞多少有点犹豫。

结果话音刚落,他就看见楚星辞双眼亮了起来,非但没被他吓到,反而兴奋激动得不行。

“不用考虑,我买了。”

老板乐了:“行,给你结账。再多说一句,这题没答案,就我手里有一份,你要全做出来了,到我这对答案,正确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后我这整个店里的书,你随便拿,免费。”

“老板,记住您说的话啊。”

“就怕你到时候哭着找我退钱啊。”

付了帐,两人出门。

沈浪提醒道:“再去买个手机支架把,不管是做直播还是做视频,这些东西都少不了。相机,收音设备什么的等你有了起色在买,现在一个手机就够了。”

沈浪话音刚落,就迎面对上了班里的小眼镜和一个陌生同学。

小眼镜赵尹航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俩,见到他俩怀里的书,那眼神瞬间变成了嘲笑,隔着眼镜都藏不住。

几人没有说话,擦肩而过。

沈浪皱眉,很不满:“他刚才那什么眼神?我这个学渣不配逛书店?这个赵尹航,从来不跟咱们F班的学生接触,只跟一班的玩,刚才跟他一块的那个就是一班的,也不知道自以为是的什么劲儿。”

“他爱怎么样,跟咱们无关,走了,这附近没卖手机支架的,先回宿舍放了书,打车去购物广场。”

两人把刚才的插曲抛到脑后。

另一头,沈浪和楚星辞刚走远,赵尹航就跟身边的朋友嘲讽:“那个楚星辞你见了没?真他妈蠢,题都不会买,高一生竟然买高三试题,还是最难的那两本,说出去不怕让人笑掉大牙。那题可没有答案,我看他做不出来抄什么。”

“楚星辞?就是第一节课就作弊的那个?”朋友是一班的,听班主任宋莉说了好几次这件事,对楚星辞的印象仅停留在作弊上。

“可不是,听见刚才沈浪的话了没,楚星辞竟然还想做直播?他会什么?直播卖脸吗?估计还做着一夜爆红的白日梦呢。笑死我了。”

朋友附和:“F班那些什么都不会的学渣,除了仗着家里作威作福,也就只能走这些歪门邪道了。”

他们一班的大部分学生对F班都没有什么好感,一群只会投胎的二世祖罢了,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

他们心里看不上,但F班的学生们却是不好惹,他们也不太敢表现出来。

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可以嘲讽F班的点,男生掏出手机,把今天看到的事发到了一班学生群。

学生群里此时正热闹着。

楚文迟在群里发了几张家里的照片。

楚家得花园洋房建于民国时期,内里的景致装饰,都有民国时期的韵味。

他的卧室又是除了楚父和楚奶奶之外,最好的一个房间,采光好视野好,还有一个大阳台。

从这里拍出来的照片,不用加滤镜,那质感布局,美的都像是电影画面。

照片一出现在群里,学生们全都羡慕嫉妒开了。

一班也有些家境不错的学生,家里住别墅。

但这年头,有点钱的不都住别墅,有什么好稀奇的。

偏偏是这种历史遗留下来的,极富文化底蕴的花园洋房,一看就是民国时期社会名流的居所,现在有钱都买不到的地方。

班里的学生有钱的没钱的,一时间全都羡慕不已,微信聊天界面充斥着赞美羡慕拍马屁的话。

楚文迟洋洋得意,发了一条信息:【大家要是喜欢的话,周末可以来我家玩。】

群里瞬间炸了锅。

【这种房子很多都是文物,想花钱都进不去的地方,楚文迟你真的太好了。】

【真的可以去吗?会不会不方便?】

楚文迟发了个笑脸:【当然不会,我和大伯住一起,不过他周末也很忙,不怎么回家,不会打扰到他的。】

众所周知,楚文迟的大伯是观海酒店的楚董。

这句话一出来,好多家境不错的学生,没准备去他家的学生也心动了。

群里正热闹着,和赵尹航一起逛书店的男生,把刚才遇见楚星辞的事情发到了群里。

一部分学生立刻开启了对F班学生的嘲讽。

楚文迟盯着男生的发言,笑了。

他正愁最近没有抹黑楚星辞的机会,结果机会就亲自送到他手里了。

他拨通楚父的电话,结果响了半天,都没有人接。

一连拨了两次,都是这样。

楚文迟正疑惑呢,结果房门突然被推开,一群人涌了进来,开始搬他卧室的东西。

“你们干什么?”楚文迟端出少爷架子,怒喝。

那群人去像听不见一样,自顾自把卧室里他的衣服书本往外搬。

“谁准你们动我东西的?”楚文迟茫然且愤怒。

但,没人搭理他。

门口走进一个穿着燕尾服的外国男人,金发蓝眼,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语调不缓不急:“注意,不要把房间里原有的家具搬走。”

楚文迟瞪着眼上前质问:“你什么人?”

男人转头,目光平淡地看向他,优雅道:“表少爷您好,我是楚先生雇佣的管家,从今天开始,我负责这个家里的衣食住行,一切事务。”

“那你赶紧让这些人滚蛋,弄坏了我的东西,你这个管家也得给我滚蛋。”

管家轻轻蹙眉,摇了摇头:“我终于知道楚先生为什么要雇佣我了,有您这样的亲戚,简直是这个世上最糟糕的事情。”

“我觉得您需要明确一些问题。”

“首先,您没有资格命令我。”

“其次,您要明白,在这个家,您只是客人。”

“最后,作为客人,您没有资格住在这间卧室。”

闻言,楚文迟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懵到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99%的人还阅读了:

(全职高手)枪王背后的厨娘:第1章

学乖:第17章

女配不合格gl[穿书]:第2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