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人间恶道:第23章 肆意恩仇

- 编辑:网页上传 -

修人间恶道:第23章 肆意恩仇,作者:野有死鹿

寒风凛凛,敲打着窗子,家家户户门庭紧闭,一辆马车疾驰而来,驾车的男人身穿黑色棉袄,里面是件利索的短打,黑发扎起泼墨一般甩在身后,薄唇紧抿,龙睛风目,神情比这天色还冷。

马车里的人好像跟他说了些什么,引得这人探头过去听,‘吁——’了一声,驾马慢慢停下。

一双骨节分明手掀开了厚厚地门帘,邵日宛穿着白色的兔毛大氅,探出身来。

魏长泽将手递给他,让他跳下车,邵日宛另一只手中还抱着一支金色的小手炉,回头道:“下来吧。”

方胜刚露出个脑袋便叫道:“好冷好冷好冷!”

邵日宛也顽笑的催促道:“快跑快跑我们进屋!”

魏长泽便将马车牵引到路边拴好,让这二人先进去客栈里头。

昨日还好好的天气,今天忽然变了脸色,大雪飘飘洒洒落了一夜,恨不得冻死人,赶了两三天的路,这才入了秦安。

邵日宛在门口为他撑着门帘,道:“快进来。”

魏长泽长腿一迈跨了进来道:“等我做什么。”

方胜像个小大人一般和帐房周旋:“我们可是要住很——久的。”

帐房看着他觉得可爱,逗道:“住得久那就更贵了,占着我们房子我们怎么租给别人?”

方胜道:“不能这样,我们不住你也找不到别人!”

“话不是这么说的,”帐房捏着胡子笑道,“这些日热闹非凡,你们来得早还好,再过两日这房子可是有市无价的,怎么也不愁没人住。”

方胜憋了半天,回头告状道:“大师兄!”

邵日宛摸了下他的脑袋,对帐房道:“来三间。”

帐房笑了声,道:“三两。”

价钱确实涨了,天极门的事真得闹得热闹了。

魏长泽随意道:“这城里人倒是少。”

“还没到时候呢,”帐房道,“我猜你们也是为了天极门一事而来?”

魏长泽:“凑个热闹罢了。”

帐房叹道:“天冷喽。”

大厅里坐了些一看便是修炼人士,个人特色都很鲜明,一看便知谁是什么修什么的。

邵日宛道:“我们也坐下吧。”

三人找了个靠着火炉的位置,要了些饭菜。

店小二在一旁等着。

魏长泽几度欲言又止。

邵日宛一抬眼,淡淡地道:“说。”

魏长泽:“……就一壶。”

邵日宛想也不想:“不行。”

魏长泽有些尴尬,拿手挡着嘴背过店小二,小声道:“喝完我便不出去了。”

邵日宛勉强道:“再来一壶烧酒,温好送来。”

魏长泽得寸进尺道:“凉的吧。”

邵日宛眼神一扫,警告的看了他一眼,对店小二道:“温的。”

魏长泽:“……”

店小二记好了招呼道:“得嘞。”

方胜比划着道:“想要那个酒糟丸子。”

魏长泽没好气道:“还想要什么。”

“要一个也无妨,”邵日宛笑道,“只尝尝便好。”

“……”魏长泽哭笑不得,“你讲讲理吧,做人不要太偏心。”

邵日宛只做不理,方胜得意地冲他做了个鬼脸,鼓起脸来皱巴巴的。

魏长泽一巴掌就给糊了上去。

这一桌子人正闹得欢,背后忽然传来一男声道:“魏不忌?”

魏长泽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李舒。”

邵日宛顺着去看,这男人似乎比魏长泽还高了一些,长发规规整整的盘起扎好,眉飞入鬓,穿着不俗,浑身有一股难言的气质,似雅痞又似成熟。

李舒走过来,问道:“这位……便是你那师兄?”

邵日宛便站起来回礼:“在下邵日宛。”

“李舒,”那人道,“久仰久仰。”

邵日宛拉过方胜,道:“还不问好。”

方胜便站好了,规规整整地报了个礼:“真人好,在下方胜。”

李舒笑道:“这孩子有趣,谁家的?”

魏长泽随意道:“我儿子。”

李舒:“你放屁。”随即捏着方胜的脸蛋循循善诱道:“你是哪来的?”

方胜含糊不清道:“清明山。”

李舒便一扇子敲到魏长泽的脑袋上,道:“说了四天便回,师父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魏长泽懒散道:“回去作甚,我惹了些麻烦,怕让师父他老人家气着呢。”

李舒没好气道:“你若回来我还至于大冬天的从塞外赶过来,你以为这是谁的活儿。”

“要点脸,”魏长泽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二人这头说着,邵日宛便笑着道:“坐下吧,你可是一人来的?”

李舒顺杆爬,自己拽了个椅子坐下,道:“一个人,一个人。”

魏长泽神色淡淡,似乎不怎么为遇见故人欣喜,也不怎么反感。

邵日宛只好替他寒暄,问道:“可是刚来?这天儿不好,也是一路奔波吧。”

“昨日到的,”李舒笑道,“塞外早已大雪封城,中原到还好些了。”

邵日宛:“郑老可还好?近日有些忙,都没再问候。”

“好着呢,”李舒道,“能吃能睡,一顿能吃三碗。”

邵日宛:“……”

小二端了餐盘过来,一一摆好,爽快道:“客官,菜齐了。”

邵日宛道:“等等,再点些。”

李舒道:“不必了不必了,这些就挺好。”

小二最后将一小壶酒摆到了魏长泽面前,等着他们吩咐。

李舒忽然:“哈哈,这是你的?”

魏长泽:“……”

李舒道:“天老爷哟,你缺钱?”

魏长泽:“……滚。”

李舒举起那小壶酒大笑着对邵日宛道:“这人在塞外把烧刀子当水饮,到了中原忽然转了性了?”

邵日宛淡淡地道:“是么。”

“少说两句吧。”魏长泽咬牙道。

邵日宛道:“是我要的,今儿天冷只想暖暖身子,你们故人重逢,便多要些吧。”

李舒跃跃欲试:“既然如此,小二,你们这可有什么招牌酒品,要烈。”

方胜抬眼看了一看邵日宛,总觉得有些胆怯,又看了一眼魏长泽。

魏长泽深吸了一口气,缓慢的用手扶额捏了捏。

李舒这边并无知觉,点了两大坛酒水,又要了些下酒菜道:“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邵日宛笑道:“我不碰酒,你们二人来吧。”

“为何——”李舒诧异地问了一声,忽然恍然了,“我倒忘了,您修剑道。”

邵日宛道:“正是。”

李舒叹笑道:“不忌和尚也有如此正经的剑修朋友,当真是奇了。”

饭菜上齐,李舒打开酒坛倒了两大碗,爽快道:“你我二人竟然千里之外也能重逢,倒也都算命大了,来干一杯!”

魏长泽隐晦地看了一眼邵日宛,拿起碗里一时有些犹豫。

邵日宛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把酒糟丸子夹给方胜,道:“你不想吃么,尝尝如何。”

魏长泽举起盛酒的海碗,两只碗碰在一起溅出酒水,干了个底。

这一顿饭方胜吃得惴惴难安。

魏长泽和李舒显然都是酒罐子了,两大罐子下去也没见个醉,邵日宛对方胜道:“你吃好了便上去吧。”

方胜便把筷子放好,对李舒道:“真人,我先上去了。”

“好好。”李舒笑道。

只剩邵日宛陪着这两人磨。

李舒拿扇子一敲一敲地点着太阳穴,道:“你来天极门是要做什么?”

魏长泽道:“受人之托。”

“多管闲事,”李舒调侃道,“你何时也如此婆婆妈妈了。”

魏长泽道:“郑千秋叫你来这做什么,他不是一向不爱掺合这些事情么。”

李舒闭着眼叹道:“今时不同往日了,秦安法会明年便要举行了,符修派不出什么人才来,我来探探低。”

魏长泽并不接话。

李舒便看着他道:“你这人。”

魏长泽道:“喝好了?”

李舒只好笑着摇头。

魏长泽道:“喝好了便上去吧。”

李舒叹着笑着重复了一遍:“你这人啊。”

三人起身,往楼上走去,邵日宛本担心他俩喝多了出事,现在看来都是老油条,步履稳健,御剑都没问题。

他今天确实有些气,却不能让魏长泽在朋友面前落了面子,也就忍住了。

李舒的房间在左手边,三人上了楼梯便分开,邵日宛也不理魏长泽,转身便进了自己的房间,忽然被按住了门。

魏长泽轻声叹道:“哎呀,别生气。”

99%的人还阅读了:

继后(清穿):第5章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第15章

(全职高手)枪王背后的厨娘:第1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