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就要黑化了:第10章 狗头保命

- 编辑:网页上传 -

师傅就要黑化了:第10章 狗头保命,作者:沧娆

“澜儿?”

洛水也惊奇道:“小师妹?”

夏微澜尴尬得无地自容,将头深深埋在地面上,恨不得现场挖个洞立马钻进去。

她终于明白高中同桌冒死翘课去网吧打游戏时,班主任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背后的心情了——

那简直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死不足惜啊!

“澜儿你怎会在此?”

曦栾盯着浑身狼狈的夏微澜,眉头微微一皱,面色说不出好坏。

他正准备俯身将她扶起,夏微澜一个鲤鱼挺身爬起来,双膝跪地,向前艰难匍匐几步,死死抱住曦栾的两条大腿,埋头嚎啕大哭:“师傅啊!!呜呜呜……徒儿总算找到你了!!你不在的日子徒儿好难过好伤心好想您啊!!”

那眼泪流得宛若决堤之水,哭啼之声不绝于耳,大有气震山河之势,闻者纷纷抚帕拭泪。

吃瓜群众:“好感人啊……”

“谁说不是呢……”

“师徒感情太好了……”

“这么好看的师傅换我我也喜欢……”

“说得也是……师傅真俊”

“也不知是哪家儿的俏郎君,可有婚配。”

“我得赶紧回家让爹娘打听打听。”

夏微澜:???

重点是这个嘛??

请冷血的颜狗们给她这个还凄惨坐在地上的可怜小娃娃最后一丝丝怜悯吧!

颜狗子们,劝您善良!

曦栾长袖一拂,墨发微摆,低头问道:“找我?”

他默不作声地想把脚抽出来,却发现丝毫动弹不得,夏微澜实在抱得太紧实了。

“嗯嗯!”

夏微澜狗腿地点头,又生生挤出两行泪花,抬头看着自家师傅英俊的面容,脸不红心不跳,文绉绉地措辞:“师傅一去数日,虽说师叔待徒儿很好,可是徒儿还是很想师傅!因为太想师傅了所以便求了师姐带徒儿出来寻你。如今一见师傅,徒儿心底好生欢喜啊!”

曦栾叹了一口气,将夏微澜扶了起来,眉眼柔和:“先起来说话。”

咦?美人师傅居然不生气?

夏微澜利索地站起来,盯着曦栾那张万年不变的帅脸看,的确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

曦栾迎着夏微澜的打量,落落大方,安抚道: “是为师疏忽了,只是事出过急,未曾告知你,你惶恐不安也在常理。”

他将一面巴掌大的青鸾铜面镜放在夏微澜的手心,温和道:“这是传音镜,只要注入少许灵力,便可同师傅千里传音了。”

哇!这么厉害?

夏微澜惊叹无比,拿过这传音镜翻来覆去地看,镜身背面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青鸾鸟。这不就是相当于古代的手机嘛!

夏微澜拿着传音镜心里欢喜,对着曦栾甜甜一笑:“多谢师傅!”

曦栾扫了一眼四周,疑惑道:“你说你同思瑶一起下山的,她人呢?”

“小师妹!你在楼下干嘛呢!吵吵嚷嚷的!”

说曹操,曹操到。

曦栾话音刚落,二楼便传来一阵脚步声。林思瑶的声音跟着传出来,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曦栾抬头,林思瑶水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二楼栏杆处。

“师妹!你怎么还不上来!等下晚上我们还要去城东放花灯就回去了,不然师傅发现了就糟糕了。你在下面和谁磨蹭那么久还——”

林思瑶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阵咕噜咕噜声,她手中的鸡腿就从滚下台阶,沾满了灰尘。

“呵呵……曦栾师叔,好巧啊好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遇见师叔……”林思瑶若无其事地打着哈哈。

“巧?”

曦栾一下子就笑了,眸子流光溢彩,低低的笑声从喉间溢出。

他目光从林思瑶转移到他的好徒儿身上,不疾不徐道:“师叔还以为,你们是专门来寻我的呢……”

“哪能儿啊!师叔整日神出鬼没的,我们哪能知道您在哪呀!”

林思瑶根本没看见夏微澜拼命给她狂使的眼色,眼珠子转了转,道:“今日我和微澜师妹是奉师傅之命下山采买东西的。”

夏微澜痛心疾首地抚额,猪队友啊!!猪队友啊这是!!!

洛水和身后的弟子忍不住抖着身子笑出声。

堪称大型打脸现场啊!真香.jpg

“如此说来,倒是师叔误会了”曦栾幽幽开口。

夏微澜刚刚才站起来的腿一软,径直又跪了下去。

————————————

这曦栾出门也有十来天了。之前他接到消息,说是又有魔修吸食壮年男子精气,为祸百姓。这害人的手法倒是和他之前在青芜城斩杀的梵姬颇为相似。

他带着洛水等人欲去斩杀那魔,不料却被那魔一路逃脱,逃至灵川城,魔息全无。

“师傅,咱们什么时候回道衍宗啊?”夏微澜趴在桌前问。

曦栾思忖片刻,道:“后天吧。”明日他再和洛水去搜查一下,看看是否还有那魔的踪迹。

夏微澜和林思瑶对视一眼,然后欢呼雀跃。

今日是灵川城一年一度的花灯节,往年的这个时候,灵川城的城主都会组织百姓举行一个盛大的花灯晚会。届时基本城内所有百姓都会聚集在灵川河畔,就着丝竹之声,一起放花灯,为家人祈福。也有很多适龄男女,借此互表心意。

渐渐地,花灯节就成为了灵川城全民参与度最高涨的节日。老者期盼一家乐和幸福;为父为母者祈盼孩子平安顺遂;青年男女祈盼年年岁岁,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林思瑶这回硬要这个时候拉上夏微澜出道衍宗,多半也是为了参加这个灯会了。

夜幕刚刚降临,灵川河畔便已聚集了许多精心打扮后的青年男女。

这姑娘大都身着华衣,粉颜铺面,珠玉作饰,衬得是人比花娇,娇羞玲珑。公子哥到没有这么夸张,但显然也是将头发束得整整齐齐,精心挑选了一身衣服出来的。

男男女女偶然对视,又猛地移开视线,掩面娇羞一笑。旁边的高台还未搭完,丝竹之声便悠悠响起,越过那河畔,缭绕过层层流水,直奔天上那一轮盈月。

河畔旁的垂柳上也挂满了彩灯,微澜起伏的水面上飘着各色彩灯,波光粼粼,缀着满天星光。

除了人满为患的灵川河畔,集市也是热闹非凡。随处可见有卖花灯和吃食的小贩。

夏微澜牵着曦栾的手走过热闹的街市,她放眼望去,朝来来往往的青年才俊一看,叹了一口气。

唉,果然还是自家师傅的颜值最高了。天天对着美人师傅这张脸,她以后怕是找不着如意小狼君咯!

“怎么了?为何叹气?”曦栾轻轻摸摸她的头。

夏微澜小脑袋一歪,叹气道:“师傅,你是不会懂的。”

我的难过你不懂啊!

曦栾好似觉得夏微澜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便也不说话了,抬头直视前方,朱唇玉面,眸中映着万家灯火。

“小师妹你看那边!”林思瑶指着一处摊贩大喊:“那边可以自己画花灯耶!”

夏微澜眼睛一亮,花灯DIY吗?她和林思瑶像猴子一样窜到小摊前。

摊位上坐着一介书生,摊上挂着各色纯色的灯,唯有暗角处刻上了精致繁复的花纹。夏微澜和林思瑶笑嘻嘻的凑上摊前,东看西看。

书生摊主停下手中的笔,笑道:“小友可是要买花灯?自制花灯,书情意,写福祉,祝亲友,表心意,应有尽有。”

旁边果然有不少人,得了花灯,便到一旁摆好的桌子上,提笔或写或画了起来。

“听说花灯可以给人祈福,我要给师傅写一个!给楚鸣写一个!还有好多好多师兄师姐都写一个!”林思瑶一把抓了好几个花灯,提笔入墨 ,兴致勃勃开始写起来。

夏微澜瞅着林思瑶那欢喜的模样,心地也雀跃,拿了两个花灯也在一旁“创作”。

写是不会写了,但是她是可以画啊!夏微澜喜滋滋提笔,在花灯上面画了一个狗头。

可爱中带着猥琐,猥琐中透着嘲笑,嘲笑里夹裹着些许憨傻,憨傻中连缀着几分睥睨天下的傲气。

是狗头本头无疑了。

夏微澜单手摸下巴,看着这个狗头,满意地点点头。

她又取了一个花灯模板,三两下收笔,在上面画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脸。

笑脸.jpg

嗯,非常像了。

夏微澜举着笑脸花灯转身问后面的曦栾:“师傅!你猜猜看徒儿画的是谁?”

曦栾皱眉,恕他直言,这鬼画符真的画的是人吗?

夏微澜咯咯笑出声:“师傅真笨!徒儿画的是师傅啊!”

曦栾:“……哦。”

他揉揉眉心,瞥见夏微澜旁边的狗头花灯,倒是来了兴趣,提着它朝夏微澜问:“这画的是你吧!”

“师傅……徒儿画的是狗……”

曦栾点头:“怪不得为师刚刚觉得外形和你不像。”

夏微澜心底赞同点头。

“不过却和你颇为神似,神采与你一致。”

夏微澜:“……哦。”微笑.jpg

她盯着曦栾手中,斜眼看她,眼神贱兮兮的狗头,眉头一皱。

她怎么觉得她在被动接受这只花灯的嘲笑??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夏微澜和曦栾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旁边的林思瑶早就弄好了花灯拉着

洛水不知道去哪里玩了。

夏微澜拉着曦栾决定把她画的那两盏花灯给放到河里去。

不管什么时候,两人走在街道上,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准确来说,应该是她家美人师傅的美貌引起了所有妖艳贱货的注意。

一个娇小姐面色羞红地提着花灯上前,扭着腰肢,步伐迈得风情万种,假装不经意的挡住她们。

哼,又是一个觊觎我师傅的小妖精!!看我孙悟空今日……今日不助你一臂之力!

虽然在夏微澜心底几乎没有女子可以配上自家谪仙美人师傅,但与其让曦栾到后面爱上女主,走上绝路,倒不如努力切磋他和哪位小姐在一起,断了他和女主的孽缘得了。

她能为师傅做的只有这些了。即使夏微澜提前知道剧情,可是她本事没有大到能够左右一个人的情感。尤其是最容易令人丧失理智的爱情。

夏微澜的目光落在对面小姐姐身上,她身高只到人家腰上,抬眸便对上粉色锦缎包裹下的窄腰,再往上是一阵波涛汹涌,酥香四溢。

好波!好波!!师傅有福了!

就是脸蛋嘛没有那么惊艳,却也是小家碧玉,清纯可人了!这样的女人才善解人意,温柔可人嘛!!

那姑娘双目含羞,面带飞霞,提着一盏做工精致的鸳鸯戏水琉璃花灯,看着曦栾秋波阵阵。

“道长~”

夏微澜的心也跟着酥了。

曦栾神色淡淡,礼貌开口: “姑娘可有何事?”

夏微澜恨铁不成钢:你清醒点啊师傅!!这么冷淡可是交不到女朋友的!

蓝田儿手紧紧着衣角,手心出了层层薄汗,将手中的花灯递了过去:“我我我见这花灯精致好看,想来与道君相配,不知道君……不知道君是否喜欢?”

“精致的东西自然受人喜欢。”

蓝田儿心中一喜。

“不过……”曦栾举起他手上的狗头花灯,无比自然道:“先前我已收了一个花灯,又怎么好再收姑娘的花灯……”

蓝田儿顺着他掌下看那有些晃动花灯,一看便是小孩信手涂鸦之作,竟宁愿拿来糊弄她,也不愿收下她的花灯。

“你你你……”蓝田儿羞赧得说不出话来,再看那花灯上画的不知是何物,好似成了精似的,斜着眼,仿佛在嘲笑她。

她脚一跺,袖子一拂,泪眼汪汪,转身就跑了。

夏微澜目瞪口呆。

夜风吹过,那狗头摇摇晃晃,斜着眼睛,正对着姑娘离开的方向,贱兮兮地笑。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为表叔画新妆:第6章 006

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第11章 被天凉王破的哥哥(1

修人间恶道:第23章 肆意恩仇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