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食肆:第9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魔君食肆:第9章,作者:SISIMO

“师父,走了这么久也累了,不如在这里吃碗面吧。”抱剑青年朝着背后的马车说。

马车的青布帘被掀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往那面馆半旧的招牌上看了一眼,觉得这店看上去还挺朴实,应当不会太贵,这才点点头,“好,既然大家都饿了,就先吃点东西吧,刚好旁边就是长风客栈,海生去定上两个房间,海平去看看这面馆有哪些吃食。”

“是,师父。”

忍住心中的雀跃,梦海平赶紧从车上跳下来,朝着面馆跑去。

他知道“梦海平”这个名字令人无力吐槽,他原本当然也不叫这个,只是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个才十岁出头的小小少年,不知道为什么昏倒在山下,他又没有原身的记忆,被湖剑派掌门梦之舟捡到之后,被取名梦海平。不过再怎么样,梦海平总比梦海生好听,梦海生听起来和梦见海参似的。

“阳春面……真的是阳春面!”梦海平看着挂在墙上的“菜单”,明明白白写着,“阳春面一碗十文”,一下子竟然有种要哭的感觉。

他看向正在一旁奋力揉面的三乌,因为店面不大,三乌一个人既做厨师还要招待客人,阳春面做起来又不麻烦,所以三乌就在一旁做,面对着摆得整整齐齐的四张八仙桌。

不过现在时间还早,店内并没有客人。

“兄弟,阳春面?”梦海平小心翼翼地说,仿佛在对某种暗号。

三乌茫然地看着他,“是啊,阳春面,十文一碗。”

“……你的面为什么要叫阳春面?”

这是个好问题,成功让三乌愣住了。

他没想到有人会问他这个问题,于是诚实地回答,“阳春面就是阳春面,为什么要有为什么?”

梦海平都被他的回答搞糊涂了,“你的阳春面不是你取的名字?”

“当然不是了,它原本就叫阳春面。”

“那是谁教你做的阳春面?”

三乌立刻想起君上教他的答案,“我祖上就一直做阳春面的啊,自然是家传的做法。”

梦海平一瞬间就变得无比失望。

家传?难道是多年前曾经有一个老乡穿越到这个世界来,留下了阳春面的做法?

这应该是可能性最大的了,这少年明显不像是穿越者的样子。

梦海平一边失望着,一边对三乌说:“那来四碗阳春面吧。”

“好嘞。”

睚斐到店里的时候,恰好看到一张桌子上坐着的四位客人,正是梦海平师徒四人。

这应该算是开张的第一笔生意,所以睚斐理所当然地多看了四人几眼,尤其在三乌悄悄将方才的事传音给他之后,他更是直接朝着梦海平看去。

怎么回事,这又是一个穿越者吗?

事实上这四人之中梦海平算得上格外显眼,他这剑眉星目英俊潇洒的长相真的非常侠客风范,如果将身上这灰扑扑的粗布衣衫换了,简直是标准武侠小说主角的模样。

与他相比,其余那一老一少两个男子就显得非常平庸了,反而是四人中唯一的女孩子长得清丽秀雅很有几分美貌。

“十文钱一碗,还是略贵啊。”梦之舟感慨。

梦海生实话实说:“这里毕竟是洛城不是我们齐县,这等价格已经是很便宜了。”

性格稍活泼些的小师妹梦海月笑起来,“是呢,旁边的客栈里也卖吃食,我看到那粗面馒头都要卖三文一个,这面馆的面虽无多少配料,但面却是细白好面。”

他们说着话,等三乌上面,唯有梦海平略有些神不思蜀,他虽也饿得咕咕叫,但此时陷入回忆中,竟是忽略了火燎一般的饥饿感。

睚斐仔细观察着,很容易就判断出这师徒四人的经济状况不怎么好,大约是除了一人一把的长剑之外,几乎再无多少余财了。

看来这个穿越者混得可不怎么样啊。

自从和李清远一起生活了十年之后,睚斐早已经没了碰见“老乡”的激动了,他相当淡定地观察着这个新老乡,心想一般穿越者身上的故事总会比较多的,不知道这位又有什么奇特的成长轨迹。

而他观察着梦海平四人,那边四人的视线多多少少也落到了他的身上,尤其是那位俏丽的小师妹,偷偷摸摸瞥着睚斐,竟是自己脸红了起来,举止都刻意文静了许多。

只是瞧着身上陈旧的粗布衣衫,再看睚斐那质地极佳的长衣和一看就贵得很的皮裘披风,一时间十分自惭形秽。

四人与睚斐到底素不相识,睚斐又是一派富贵公子哥儿的模样,他们自也不好上前搭话,只各自坐着。

就在这时,三乌那边面做好了,一股奇特的浓香开始在室内飘散开来,连刚才心不在焉的梦海平都被这香味吸引,忍不住动了动鼻子。

“好香啊。”梦海月忍不住说。

梦海平看向三乌端过来的面,清透似水的面汤,里面是整整齐齐码放着的细白面条,面上撒着些许青翠好似翡翠段儿的葱花,青青白白,干净分明。

“真是清汤阳春面啊……”梦海平想着,拿起筷子轻轻拌了一下,而身旁三人早已经“呼噜噜”地开吃了,吃得那叫一个喷喷香,让梦海平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才夹了一筷子面送入了口中。

只是第一口,就差点让他热泪盈眶!

或许没有人可以理解,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差不多六年了,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现代世界的美食,他以为这辈子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食物了。

或者即便是这个世界有真正的美食,他也不可能吃得起,因为整个湖剑派上下穷得都快当裤子了!

谁知道今天,这一口阳春面,竟是令他感动到几乎要呜咽出声。

十文钱的阳春面啊,让他整个人仿佛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一缕缕四人瞧不见的烟气朝着三乌的方向汇聚,显然这四人的食欲被完全勾了起来,而其中又以梦海平的食欲最为强烈。

……这吃过好东西的和没有吃过好东西的食欲水平,果然是不一样的。

而室内这飘散的食物香气很快就引来了其他食客,尤其近期洛城中的汪老爷子要过大寿了,不少江湖人匆匆赶来,恰好就住在隔壁的长风客栈,偏偏长风客栈的吃食实在是不行,这些江湖客正饥肠辘辘想要找地方吃饭呢,出门就闻见了阳春面馆里飘出来的香气。

“嘶,这面瞧着不错,十文倒也不贵。”

“就是清汤寡水的,瞧着不顶饿啊。”

“十文钱一碗面,还是精细面,难道还指望给你添点儿肉吗?”

“确实瞧着太过清寡了些,老板,你这儿卖些其他的吗?有些卤下水也好啊,这么一碗面怎生吃得饱!”

三乌听到问话摇摇头,“我这里只卖阳春面。”

“行,那给我来一碗吧,面多一些!”

“你这厮怎地十文钱还想吃一锅面不成?我看这小老板也只是做做小本生意,就别为难人家了。”

“说的是。”

“哎,那不是梦掌门吗?梦掌门,这面滋味如何?”

梦之舟呼噜噜将面汤都喝了个一干二净,才回道:“好吃!好吃!我还不曾吃过这样好吃的面!”

“哈哈哈,这老梦!替人家老板吹嘘可以,却不必吹得这般过头吧?”

江湖人多性情豪爽,听到梦之舟这般夸赞,不禁哄堂大笑起来。

这厅中本来只有四张八仙桌,梦海平师徒四人占了一张,睚斐独自坐在角落那一张,其余新来的那七八个江湖客恰好坐了另外两张,倒是没有来和睚斐挤,事实上睚斐那通身的穿着气质,与这整个大堂里的其余人都显得相当格格不入。

而他斯斯文文慢慢悠悠地吃那一碗加了特殊“料”的阳春面时,那边儿梦海平师徒四人早已经将面吃干净了,恨不得将整个碗都舔一舔。

一碗吃完,四人只能起身,恋恋不舍地离开,三乌收拾了碗筷,这桌子又能接待旁的客人。

睚斐看着梦海平的背影,这位老乡的食欲……很好吃啊,比李清远那家伙的好吃一百倍!

果然,那些乱七八糟的欲望吃了会消化不良的,唯有食欲是真的香喷喷。

他的视线还盯着梦海平那宽阔挺直的背脊,别说,这位老乡不仅给他贡献了美味的一餐,这长相身材真的是挺极品啊,不愧是练武的人,帅就一个字。

却忽然一道白影闯进视野,直接将梦海平全然挡住了,再瞧不见了。

“你怎么又来了。”一见这人睚斐就没好气,“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

一路给他制造好天将他送到吴州洛城了,怎么这家伙还没回九重天去?

来人自是一身白衣如雪的苍渊,他一进来,室内直接又静了一瞬,仿佛这人只要出现就自带消音效果。

他坐到了睚斐的对面,然后认真地对三乌说,“给我来一碗阳春面。”

三乌:“……”眼巴巴地看着他家君上,给这家伙做吗?

睚斐眯了眯眼睛,顿了一下才朝着三乌点点头。

很久以前,苍渊偶尔是会吃万宝食肆做出来的食物的,这些人间至味睚斐很喜欢,苍渊这等上仙却并素来反应平淡。

这家伙挑剔得要死,睚斐觉得他要不是生来就是仙族,恐怕早就饿死了。

不多时,那几个江湖客的面上了,这边苍渊的面也上了。

然而给那几个江湖客装面的碗是正常的店里的青花大瓷碗,给苍渊装面的碗却和睚斐的一样,看来没什么特别,只是寻常白瓷碗的模样,实则是真正的琼渊玉碗,筷子是用龙仙木所制,原就是万宝食肆里一贯备着的。

苍渊看着这碗筷十分自然地拿起来吃了,睚斐却是怔了一下。

他差不多已经完全忘了,早年他在万宝食肆花心思给自己备下特制的碗筷碟盘酒杯汤匙时,特地还备了一套一模一样的,专给苍渊用。

譬如睚斐的碗筷上,在筷尾碗底,印有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斐”字,苍渊那套就印有“渊”字,彼时在睚斐看来这是一种细节上的浪漫,不过那时苍渊从未在意过。

“现在让三乌将他的东西都扔了感觉也太着痕迹了,再说了,这些东西贵得很,才不扔呢,先让他用着,等昔日我回了魔界,想办法托人将东西卖出去。仙君苍渊用过的东西想必会很好卖的,毕竟在仙界苍渊的迷弟迷妹一大把。”

这样想好了之后,睚斐咬着筷子,不再去计较碗筷的事了。

反正他不吃亏,以后……都不会再吃亏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师傅就要黑化了:第10章 狗头保命

我为表叔画新妆:第6章 006

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第11章 被天凉王破的哥哥(1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