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柱今天也想被祓除:第6章 chapter6

- 编辑:网页上传 -

头柱今天也想被祓除:第6章 chapter6,作者:寞寂

“呲啦”一声,兔子咒骸被恶鬼毫不犹豫撕成两半。

“啊啊!十分抱歉!”

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蠢事,炭治郎手足无措地看着碎了一地的布偶残害,下意识看向站在一边的白发咒术师。

“我会想办法赔偿的!”炭治郎朝着夜蛾正道猛一鞠躬。

尽管现在的他……

好吧,身无分文。

夜蛾正道还没发话,沉默地为自己“惨死鬼手”的咒骸默哀,站在他身边的五条悟终于是忍不住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

他毫无形象地倚着柱子,甚至忍不住想上手拍拍夜蛾正道的肩膀。

“怎么样,我就说你会喜欢上这孩子的吧。”

如此赤诚纯净的灵魂,别说是咒灵了,即便在人类之中也是极为罕见。

五条悟背在身后的手悄咪咪冲炭治郎比了个大拇指,忍不住在心里偷笑。

他早就想这么对夜蛾做出来的那些咒骸了!

夜蛾正道没搭理他。

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沉默着取下了墨镜,大厅中央的少年正一脸忐忑地站在原地,神情惴惴不安。

方才那股从恶鬼身上蔓延开来的、仿佛是凶蛮猛兽一般肆虐,几乎能让人牙齿打颤灵魂发抖的气息如同潮水一般褪去,一丝踪迹也无,就好像方才不过是他们的错觉。

没有墨镜的遮挡,恶鬼的形象更加清晰明了倒映进视网膜深处。

炭治郎还在为自己毁坏了咒骸不安地站在原地,瑰红色的鬼瞳紧紧盯着地面不敢四处乱看。

他脸上的斑纹在阴影下更是颜色深暗,远远看去就像是恶毒诡谲的诅咒,牢牢攀附在纯净无暇的灵魂之上,张牙舞爪。

——如果忽略那些不似人的特征,这孩子简直就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比人,更像人的咒灵。

夜蛾正道擦了擦墨镜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良久,他叹了口气,戴回墨镜的时候镜片和镜框之间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允许你在高专就读。”

“好耶——!”

原本还算是沉重的气氛一瞬间被破坏得干干净净,五条悟一点都没觉得此刻两人看他的眼神有什么不对。

他毫不吝啬地冲炭治郎竖起大拇指,“我就说你一定能通过的嘛。”

“嗯……”

接受到这样毫不加掩饰的称赞,炭治郎难得脸上有些发烫。

他不太好意思地挠挠头,瑰红色的眼瞳像是浸了蜜,折射出烛火柔暖的光辉。

“五条老师,很感谢您。”

“还有夜蛾校长也是,很感谢您能够接纳我。”

炭治郎眯起眼睛笑。

在这样一个陌生的时代,能够遇到这么好的人,并且得到他们帮助。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令他心怀感激。

夜蛾正道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受到来自咒灵的谢意。

“走啦走啦。”

白发咒术师像是没事人一样,揽着炭治郎就要往外走。

“这里可没什么好玩的。”

“诶、等等……”

炭治郎反应不及,被勾着脖子往外带。

这其实是一个相当不舒服的姿势——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

成年的白发咒术师简直高得离谱,放在一般的房子里都快要捅穿天花板。他手长腿也长,炭治郎又比他矮上许多,导致五条悟不得不可怜巴巴地勾着腰,尽可能缩手缩脚才能够得上少年的肩膀。

炭治郎也绝对不好受。先不说就算是五条悟缩手缩脚尽可能想要配合他的步调,炭治郎也几乎没有被这样亲密地揽着肩膀走过。光是那不断窜进鼻腔的、人类身上的甜美气息对他而言也足以是一场煎熬。

然而即便是这样难受别扭的姿势,五条悟依旧没放手,几乎是圈着人往外走。

“悟——你记得给他讲讲注意事项!”

白发咒术师举起手在空中挥了挥,至于有没有真正听进去,那就不得而知了。

****

“那么接下来呢,我要带你去你之后一段时间的住处。”

“诶?”炭治郎艰难地偏过头问,“是宿舍吗?”

“嗯……”五条悟只是捏着下巴,故意拖长鼻音,故意逗得炭治郎心里好奇得痒痒。

“为什么你会这样觉得呢?”

“我之前有听虎杖君说过,高专的学生是要住在宿舍里的。”

炭治郎偏了偏头,大人的胳膊刚好隔着他耳上的花牌挂坠,蹭的脖颈根部一阵阵发痒。

“说起来,我还没有住过宿舍呢。”炭治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眨了眨眼,“还是有一点期待的吧。”

虽然在紫藤花之家,还有受伤的时候住在蝶屋疗伤都有和同伴们一起生活过,不过到底还是和宿舍有很大区别。

“是这样啊。”五条悟了然地点点头,“也难怪。”

“不过很可惜,你和悠仁他们不一样,并不是住在宿舍哦。”

“你看你看。”就着这样别扭的姿势,五条悟伸出手,试图给恶鬼讲道理。

“虽然现在差不多证明了你的无害性,但是果然还是不能让人完全放心吧?”

“如果让你一个人住到宿舍里面,周围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同学,万一你失控的时候伤害到他们,那可就不好了。”

“啊……这么说也对。”满腔的兴奋忽然间熄灭,炭治郎愣了愣,随即了然地点头。

他也清楚自己的情况。清醒的时候都不能保证自己能不能控制住鬼的本能,更何况是睡着之后呢?

万一在睡梦中鬼的本能占据上风,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那他即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那我应该……”住在哪儿呢?

“所以——”五条悟猛地在他耳边一拍手,“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你以后,就和我住在一起吧!”

“诶?!”

炭治郎目瞪口呆,炭治郎脑子里一片空白。

“老师那里的条件可是要比学生宿舍好了不知道多少哦!”

尽管学生宿舍的条件绝对说不上糟糕。

“而且有我随时看着,可以避免你失控嘛——老师我可是最强的咒术师。”

“还是说——”五条悟故意凑得离炭治郎很近,好似下一秒两人的鼻子就能碰到一起。

“老师的气味很糟糕,你不想和我住在一起?”

“怎、怎么可能!”炭治郎涨红了脸。男人温热的鼻息在脸颊上铺开,甜丝丝的气味顺着鼻腔直冲大脑,熏得他脑子里一阵飘忽。

“五条老师的气味——!”

突然间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蠢话,炭治郎连忙捂住嘴,瑰丽的鬼瞳东看西看就是不敢看五条悟。

虽然不知道为何白发咒术师身上萦绕着浓郁的甜腻香味,就像是他曾经在店铺里问到过的那些香甜美味的糕点一样。但这样的味道绝对不可以被称为是难闻。

炭治郎并不是多么嗜甜的人,以前家里偶尔买过的糕点也大多都是分给了弟弟妹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闻到白发男人这样的气味,他总是控制不住嘴里分泌唾液,食欲一勾一勾地轻轻挠他的灵魂,想要吞噬咒术师的血肉。

“五条老师,你靠得有点太近了。”

炭治郎捂着鼻子,闷闷说道。

他忍不住在想,如果放在以前,五条老师这样的体质应该就是被称为稀血的存在吧?

终于满足了某种恶趣味,恶作剧成功的某位无良教师从善如流把脸挪开,只是长手长脚依旧牢牢圈着炭治郎。

“刚好从这段路过去能够见到惠他们。”

“怎么样,要不要先去认识你未来的同伴?”

未来的同伴……?

炭治郎刚刚想开口,忽然脑子里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

他下意识往天上看去,今天确实是个好天气,虽然他们来的路上厚重的云层挡住了阳光,不过现在云层散开,阳光透过微薄的云层,稀稀洒洒落在地面上。

炭治郎脸色一变。他迅速扒开五条悟围在他肩膀上的胳膊,二话不说直接躲进路边高大林木投下的阴影里。

他小心翼翼避开偶尔透过茂密的树叶投下来的微弱阳光,神情忐忑看着面无表情站在原地,偏过头看他的五条悟。

很奇怪,明明白发咒术师的视线被眼罩严严实实遮挡,他却依旧能感受到对方强烈到根本无法忽视的视线,目光灼灼落在他的身上。

“抱歉。”炭治郎抿了抿唇,轻声解释。

“我想,我应该是不可以接触阳光的。”

鬼,是不能,也不配站在阳光下的。

五条悟站在原地没说话。

隐藏在眼罩之后的苍蓝眼瞳微微收缩,五条悟忽然想起来前几天刚刚见到这孩子的时候,那飞蛾扑火一般拥抱日光的决绝姿态。

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蹭过眼罩,带来一阵细细密密的瘙痒。五条悟无声叹了口气,然而开口却又是和往常一样的语调。

“这样的话,炭治郎在这里等我一下吧。”

“啊,不要乱跑哦。”

然后一瞬间就没了人影。

“哇啊!”炭治郎抽了抽鼻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小路。

“好神奇!”他忍不住惊叹。

明明空气中还残留着五条悟特有的气味,然而人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这边。”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炭治郎猛然一抖,差点没收住尖锐的指甲,一拳打过去。

——虽然,他也必不可能打的中就是了。

五条悟丝毫没有把人吓了一跳的自觉。

他伸出手,银白的发丝在稀疏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亮晶晶的光芒。

炭治郎低头。

是伞。

颜色漆黑的,好像能吸收掉所有阳光,牢牢将人隔绝在热烈阳光之下的伞。

“这样的话,就不怕阳光了吧?”

贴心地为炭治郎演示现代的伞怎样开合,五条悟指了指前方,示意炭治郎继续往前。

继续往前走吧。

在伞的庇护下,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99%的人还阅读了:

魔君食肆:第9章

师傅就要黑化了:第10章 狗头保命

我为表叔画新妆:第6章 006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