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第6章 【6】

- 编辑:网页上传 -

娇宠:第6章 【6】,作者:小舟遥遥

【第六章】

翌日清晨,外头天才蒙蒙亮,床帷间的云黛便起了身。

梢间守夜的琥珀听到里头的动静,很快睁开了眼,“姑娘是要喝茶,还是如厕?”

“琥珀姐姐,我醒了。”里头轻轻答道。

琥珀看了眼天色,赶紧踏着鞋,披了件外衫进了里间,果真瞧见灰蒙蒙的光线里,小姑娘规规矩矩坐在床边,一双眼眸亮晶晶的,是完全清醒的状态。

“还不到卯时,姑娘怎不多睡会儿?”

“要给夫人请安,不能贪睡……”云黛细声道。

两年前,沈家来了位老姑奶奶,好似是陪着孙子来肃州寻什么差事。那位老太太在沈家住了三日,便端着长辈架子对云黛指点了三日。一会儿指责云黛贪睡懒惰,不知早起给长辈请安,一会儿又说云黛手脚不勤快,她自家孙女跟云黛一般大的时候,早就准备好全家的饭食了。

后来奶娘将这些话转述给沈忠林,第二天,那位老姑奶奶便被“请”出沈府,她气得嘴都歪了,在门口骂骂咧咧好一阵才走人。

虽说国公夫人心善,但云黛想着人在屋檐下,还是得勤谨些,免得遭人背后说嘴。

琥珀虽不知内情,但也知道姑娘还拘束着,想着到底才住进来,不适应也正常,便解释道,“夫人向来睡到辰时才起,有时伺候国公爷起身后,还会继续躺会儿,所以姑娘您不用起的这般早。”

云黛“啊”了一声,有些无措,“那我、我……”

琥珀笑道,“既然您醒了,那奴婢给您打水洗漱,再让红苕和翠柳去厨房取早膳来。待用过早膳,那会子再去请安也差不多了。”

云黛松口气,“那就有劳琥珀姐姐了。”

*

用过早饭,天光也大亮,窗外的腊梅花幽香阵阵。云黛闲着没事,趴在窗口盯着梅花发呆。

等到琥珀掀帘进来,说夫人已经起身了,她连忙从榻上爬下来,整理好衣裳,随琥珀一道去请安。

乔氏那边才梳洗好,便听丫鬟来报,清夏轩的沈姑娘前来请安。

“这么早。”乔氏将一枚紫玉雕云纹玲珑簪插入漆黑发髻,温声道,“快将人请进来。”

云黛很快入了内,见着乔氏,规规矩矩蹲了半身,“云黛给夫人请安,夫人万福。”

“好孩子,难为你这么早过来。”乔氏从梳妆镜前起身,上前牵过云黛的手,亲切的走到榻边坐下,“昨夜睡得可好?”

云黛道,“有劳夫人挂怀,昨夜睡得很好。”

乔氏看着她微肿的眼皮,心里叹了声,面上却不说破,只问道,“可用过早饭了?”

“已经吃过了。”

“那你再留着陪我吃些,你太瘦了,还是得多吃些。”

云黛知道乔氏是好意,她心里也是想与乔氏多多亲近的,便应了下来。

很快,端着早膳的丫鬟们鱼贯而入,摆了一桌。

二爷谢仲宣和三爷谢叔南也来到归德院给乔氏请安。

云黛与他们见过礼,心下不免好奇,怎么不见世子爷?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乔氏解释道,“你大哥哥在你前头来的,他每日在我门口作个揖,便与国公爷一道出门了……你大哥哥现下在陇西军营里当差,跟着国公爷学习军中事务,每日早出晚归,是咱家的第二大忙人。等开了春,二郎也要去郡学读书了。三郎年岁还不够去郡学,当下是在我娘家的家塾与表亲们一道读书……”

说到这,她看向云黛,“好孩子,你在家中可读过什么书?”

云黛先是点头,后又摇了下头,“从前是哥哥带我识字,后来哥哥忙着参军之事,就没空教我了。我父亲本想给我寻个先生的……”

见她停下没继续说,一旁的谢叔南追问,“然后呢?没寻到合适的?”

云黛咬了下唇,“然后打仗了,父兄都要外出,家里没人,不好让外男入府。”

谢叔南觉得奇怪,“那就请个女先生呗?我外祖家就请了两个女先生。”

云黛一听,脑袋埋得更低了,讷讷道,“女先生不好找,而且月钱也高……”

谢叔南还想说话,被谢仲宣塞了块糕点,“吃你的,怎这么多问题。”

乔氏看了眼两个儿子,再看云黛,“你三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嘴巴碎,也不知是像了谁,你甭理他。”

云黛看着谢叔南嘴里鼓鼓囊囊塞满的模样,有点想笑,尽量憋住了,只道,“三哥哥性情活泼。”

“是,国公爷经常说他活泼过头,像只猴儿。”乔氏笑道,又敛起笑容,正色对云黛道,“好孩子,你可想读书?若想的话,便与你三哥哥一道去文庆伯府读书。”

文庆伯,是皇帝给乔太傅追封的爵位,现任伯爷是乔氏的父亲。

云黛闻言,眼睛微微睁大,稚嫩的面容难掩惊喜,“我可以么?”

“可以!怎么不可以,一句话的事。好了,便这样定下,等你出了热孝,就与三郎一道去伯府读书。”乔氏扭头对谢叔南道,“三郎,你可得照顾好妹妹。”

“读书有什么好的,无趣极了。”谢叔南撇撇嘴,“不过她既然想去,我就罩着她呗。”

乔氏弯起眼眸,给谢叔南夹了个豆腐皮包子,“这才是哥哥的模样嘛。”

用过早饭后,谢仲宣和谢叔南先走了,乔氏将云黛留下说话。

“我算过日子,等到三月,你也出了百日。那会儿春暖花开,正好办场春日宴。”

云黛面露茫然,“春日宴?”

乔氏两根手指捏起掐丝珐琅的香炉盖,将一枚小巧的脱花香丸添在云母制成的隔火片上,轻松道,“就是聚在一块儿赏赏花,品品茶,玩些斗草投壶的小游戏。届时陇西各府的女眷都会来府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她们都见见你。”

云黛的表情一僵。

各府女眷,应该都是些大官家的夫人贵女吧?那她要见那么多人,跟那些人打交道?

乔氏看出她的紧张,将香炉盖放下,宽慰着,“别怕,一场宴会而已,往后这样的大宴小宴还多着呢,习惯就好。”

云黛强装镇定的点头,又说了会闲话,她与乔氏提起晋国公之前送到沈府的两箱厚礼。

她之前打开看过,一箱是价值不菲的锦缎,另一箱是满满当当的金银。

“夫人您和国公爷愿意收留我,给我一方庇佑,于我已是莫大的恩情。这两箱谢礼实在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这是国公爷对你父亲的感激,既送出去了,断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见云黛一脸坚决,乔氏略一思忖,“不过你院里没有库房,那两箱东西放着没人保管也不妥……这样吧,我先替你存着,就当存嫁妆了。”

云黛还想再说,乔氏伸手点了下她的额头,“就这样定了,你再推辞,我就当你有意与我生分了。”

乔氏都这般说了,云黛也不好再推辞,只好应下。

从正房出来,她径直回了清夏轩。

奶娘在门口盼着,见云黛是和小丫鬟红苕一道回来,随口问道,“琥珀姑娘呢?”

“夫人有些事交代琥珀姐姐,留了她一步。”云黛将身上的白底缎面斗篷取下,交给丫鬟妥善挂好,自去榻边倒了杯热茶喝。

奶娘将小丫鬟遣出屋内,没了旁人,她凑到云黛身旁,关怀道,“请安请得怎么样?”

云黛将早上的事都说了一遍。

奶娘抚着胸口感慨,“好啊,看来国公夫人真是个菩萨心肠的好人,姑娘您有福了。”

云黛放下手中的白瓷茶杯,又与奶娘说起春日宴的事,“奶娘,我有些害怕。到时候宴上来的都是些大官夫人和大家闺秀,我什么也不会,我怕给夫人丢人……”

奶娘道,“姑娘别怕,这不还早着么。只要这段时间您好好学规矩礼仪,等到那日,定能应付过去。”

云黛有些不自信,但见到奶娘满脸鼓励之色,深吸一口气,眼中也露出坚定之色。

她一定好好学规矩,绝不在宴上给国公府丢人。

***

是夜,月明星稀,万籁俱寂。

乔氏与晋国公并肩躺在床上,聊起云黛来,“她昨日回去还悄悄问琥珀,没叫我母亲,我会不会生她的气。今日还不到卯时她便起了,生怕给我请安请晚了。唉,这孩子太懂事了,懂事得让人心疼。每次一看到她那双眼睛,我这心里就涩得很。”

晋国公阖眼道,“她父兄都是忠义之辈,这样家庭教出的孩子不会差。她刚到府里,肯定多有不适,她又是个心思敏感的……还劳夫人多多费心,好生照顾着。至于咱家三个小子,我也会叮嘱他们。”

“无须你说,我自会上心。”

静了片刻,乔氏又问道,“你可给秦州沈氏写信,知会他们族长了?”

“去秦州送信的人回来了,还打听到不少消息。”晋国公翻了个身,语气也变得严肃,“其实完全没必要知会秦州那边,我派去的人查到,沈忠林十六年前便与沈氏决裂,沈家宗谱上也剔了他这支的名。”

乔氏惊诧,“脱宗离族可是大事,沈忠林是因何缘故?”

晋国公道,“说是为了个女人。”

这下乔氏更好奇了,手肘撞了下晋国公的胸膛,催道,“别卖关子了,快说呀。”

晋国公这才道,“那女人姓柳,唤作月娘。是永丰二年,沈忠林从牙行买回来的。那一年朝廷不是才与突厥打了一仗吗?河西不少百姓流离失所,那个柳氏八成也是个流民,被人牙子拐来秦州卖。沈忠林当时将人买回去,是因他老娘病重,需要个女人伺候擦身换褥。”

乔氏闻言,忍不住发散思维,“然后买回家了,俩人一来一去,互相看对眼了?”

晋国公笑了下,“对是看对眼了,不过还没这么快。最开始沈忠林只是可怜那柳氏,并没其他心思。不过据说那柳氏生得花容月貌,惹得族中一干浪荡子弟觊觎。其中一人为沈氏族长之子,趁着沈忠林去山里打猎,偷翻过墙,意图侮辱柳氏,幸好柳氏拔了把剪子防身,才没让歹人得逞。”

“还好还好。”乔氏松口气,又怫然啐道,“族长之子怎是这般禽兽不如的东西!”

“夫人莫动怒,听我继续说。”

晋国公道,“柳氏虽保了清白,但经此惊吓,沈忠林家中老母病情加重,没多久便撒手人寰。沈忠林去族里讨说法,却被搪塞回来。族长之子更是拿钱要跟他买下柳氏。沈忠林不答应,族长之子怀恨在心,对他百般刁难。后来有一回喝醉了酒,又闯入沈家,意图不轨……好在沈忠林及时赶了回来……新仇旧恨加一块,沈忠林将那歹人痛揍一顿。”

“打得好,这等奸恶淫邪之辈,实在可恶。”乔氏喝彩。

“那族长之子被打断了一条腿,沈氏族长怒不可遏,要用族规治罪沈忠林,除非他磕头认错,并把柳氏交出来。沈忠林郁气难咽,怒而与宗族决裂,带着柳氏逃离了秦州。之后,俩人来到肃州结为夫妻,沈忠林身手好,脑子活,投军之后表现不错,一步步做到八品校尉。柳氏也先后给他生下一子一女……只是她福气薄,生云黛时没挺过来……”

说到这里,晋国公颇为唏嘘,将身旁的妻子搂得更紧了些,“夫人,这些年你辛苦了。”

“有你这句话,我也值当了。”

乔氏长长的叹了声,“女子生产本就是过鬼门关,唉,这柳氏,明明都苦尽甘来了,可惜了……好在这沈忠林还是个重情义的,听说他一人养着一双儿女,又当爹又当娘的,这些年也没续娶。”

缓了缓,她又道,“听说沈忠林的大儿子,今年才十五,与咱们阿缙一般大。”

为人父母,简直不敢去想自己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该是何等撕心裂肺的痛。

晋国公声音低了下来,“嗯,是个很英朗的小子,浓眉大眼的,我见过一面,有些印象。若人还活着,好好培养,没准又是一个将才。”

床帷间一时沉默下来,夫妻俩都知道,人死了便不再有什么如果。

良久,还是晋国公打破了静谧,“斯人已逝,多说无益,还是珍惜眼前人。夜也深了,睡吧。”

乔氏往自家夫君怀中靠了些,怅然的闭上了眼。

她想,以后要对孩子们更好些。不论是三个儿子,还是这回新添的女儿。

99%的人还阅读了:

天后有个红包群:第13章 无所畏惧

隐凤朝阳:第21章 到家

[阴阳师+剑三]我住在大江山:第13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