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绮罗:第16章 日沉

- 编辑:网页上传 -

河神 绮罗:第16章 日沉,作者:无祇

顾影清楚知道自己在做梦,一个又一个地接着,宛如没完没了的皮影戏。

梦的内容是她从小到大的往昔,一岁一个,这让她隐约觉得害怕,当梦做到今年份完,是会醒来还是……再也没有然后。

但是无论她怎么担忧,梦还是不管不顾地向前流转……

__

顾影喜欢郭得友。

除了郭得友之外的男的都入不上这小姑奶奶的眼。就算郭得友是个王八,她也要是蛇和他凑成个玄武

丁卯?

丁大少爷?

嗬,在她眼里丁少爷就是个冤大头。

丁少爷又是怎么看待顾影的?

他眼里的小神婆是个姑娘家,但是不是他喜欢的知书达理那一款,是相反的封建迷信代表,是好男不跟女斗的那个胡搅蛮缠的。

两个人相识是因为郭得友,往往是郭得友找丁卯拖着她这个小尾巴,又或者是丁卯来找郭得友都会见着她,总是三人行。

可也有例外的时候。

郭得友躲着顾影时候,小神婆就成天见的来烦丁卯。

没办法,她找不着郭得友找得着丁卯啊,说不好哪天郭得友就去在丁卯那呢。

虽然顾影整天疯疯癫癫的,可怎么说倒也还是个姑娘家;虽然丁卯有些骄矜,可到底骨子里还是有绅士风度的。

这两个对上,还能怎么着,当然是对她妥协啦。如同现在:

顾影很不客气给了丁卯一个肘击,故意不解发问:“嗳,少爷,你们有钱人不兴吃中饭的呐?”

他怎么总招她打啊。丁卯揉揉被戳痛的肋骨,没好气的可还是老实回答:“没有啊,照吃。”

进套了。顾影露出得逞的灿烂笑容:“那现在日头当午了你还不吃饭,等到什么时候啊,我都要饿坏了!”

就知道是这样。丁卯很无奈地妥协:“好好好,吃吃吃,这就带你去吃。”说着就要往前走去前面的茶楼。

可这般还不行,顾影拉住他的袖子不给他去:“嘿嘿嘿,去哪啊,那儿哪里配得上您这样身份的人哪!不如……不如上洪盛园吧,那儿的才够档次呢。。”

知道又要被敲一笔,丁卯也不恼,看着她耍滑头的样子无奈着无奈着还觉出几分可爱,不过,他也不能白被打一把秋风啊,脑子一转就想到了一个主意,可怀着“诡计”他却笑得越发天真烂漫,跟个凯子似的:“想吃扒肘子是吧。那就依你的,我请你吃上档次的!”

__

藏翠楼。

“不然我们还是去洪盛园吧。”

“你别介啊,这儿的东西不必洪盛园差。”

可没想到丁卯把自己带来了这儿,顾影本来还不想进的,硬是被脱了羊皮的小狐狸少爷连抱带拖给弄进去了。

而这一出老鸨也见怪不怪,从业那么久她什么风浪没见过,什么要求没满足过,只要有钱什么都行。而丁卯有钱,所以他自带姑娘来吃菜不合理也变合理要求。

顾影一开始还有些拘谨,可她什么性子啊,很快就缓过来,而且东西还真好吃呀,于是她又边陪着傻笑给丁卯边大快朵颐。

__

“这里东西好吃是好吃,不过下一次你可不许再带我来这了……”回家路上,顾影得了便宜还卖乖教训着丁卯,可丁卯也不答应,反而看着她圆滚滚的小肚子发笑,这可惹到小姑奶奶了,那可是柳眉倒竖,菩萨化金刚,她一把揪住丁卯耳朵,往他耳朵大叫:“听到没!不许笑!”

“聋啦聋啦!”可把丁卯震得,他连忙拍开顾影的魔爪,见她还要故技重施,又是连连道:“知道啦知道啦!下回带你去扒肘子!”

顾影这才洋洋得意放过了他,颇有些跟小姑奶奶斗你还嫩了些的意味。

__

丁卯他们三回来,已经是天擦亮,探得顾影已经如愿退烧,都松了口气。而松了这口气,压着的疲劳就压不住了往上冒。

相约休息好再来探望顾影,三个人就各回各家了。

离开前,丁卯最后一个关门,他又远远看了一眼仍在深眠的顾影才把门关好,走人。

这样的顾影安安静静的,可让他顺眼多了,可他还是喜欢她让他不顺眼的样子多一点。

__

“姑娘,姑娘,你停一停呀,停一停呀。”

是谁?是谁在叫唤她?

作完一场祭奠,正要下山,顾影就听得有人在自己身后叫唤,而且好像还是在叫她。

她奇怪地一回头,乍然看见一个红衣少年郎,正含着笑情意绵绵地注视着她。俊俏得邪门。

他还打着一把同样红彤彤的伞,作法时散的纸钱还没落地,纷纷扬扬的,有的就落下搁在那红伞面上,红红白白的,莫名让人心生诡异。

可她和他对上眼,纵然心生不对,却像喝醉酒了一样晕乎起来,思考能力变得迟缓,意识也渐渐开始模糊。

想动也不能,她眼睁睁看着那个男子走近自己,给自己展示了一小匣子的胭脂,又是同样的红。

打眼哪哪都是红,真叫顾影觉得眼睛都要被这艳色给刺瞎喽。

“你抹上肯定很好看。” 男子笑起来了,顾影看着就像那些经常出入藏翠楼的公子哥儿,就不是个好东西的样。

她该给他一拳然后溜掉的,可她还是不能动也无法出声,情绪里的害怕成分也因为迟钝而消减至湮灭。

浑浑噩噩的。

她又注意到了,伞面白色的纸钱落了下来,轻砸在胭脂面上,一下子就染得红透。

男子仍旧自顾自地说着话:“姑娘,你嫁人的时候也会那么好看的。”

甚至他还亲自上手去沾惹了小匣子的胭脂,然后为顾影上妆,油腻腻的膏体粘她脸上,随之是一股刺鼻的香味,像狐臭又混合了血气的腥甜味,两者都那么让她恶心。

可还有更恶心的是,男子拈起那张染红的纸钱,凑到她唇边,在他殷切的目光下,她居然真的如他所愿张口抿了一下那张“红纸”。

这不对啊!理智急切地向她告诫,如石子入水,扩散一层层波纹,却又搅散在暗流涌动的脑海里。

“你会永远那么好看的。”

意识彻底混乱的前一刻,顾影看到的是那男子饱含期待与羞涩的笑容……

吓得顾影出了一身冷汗吓醒来。

丁卯刚走进门呢,就看到顾影惊魂未定的样子直板板坐床上,不由喜道:“你终于醒啦!”

“你怎么过来了?”顾影看得是丁卯,顺顺气,问了一句,又是自言自语起来:“我怎么觉得我做了好多奇怪的梦啊,可慌得我。”

给丁卯开门的张神婆开了门之后就又去歇息了,跳了一晚大神着老人家到底受不住了,约好一起来的郭得友和岳绮罗也还没来,丁卯一个人在姑娘家的房间里到底有些拘谨。

他坐到屋里四方桌离顾影最远那张椅子上,复述前情:“昨晚你从山上下来就高烧不退一直昏迷不醒,你还记得吗?”

顾影闻言一脸迷茫,摇了摇头,竟是一点印象也无。

“快给我说说,发生了什么?”

“就从你下山说起吧……”

这般这般那般那般,丁卯跟顾影说了大概。

“照这么说,那妖精是要害死我做他媳妇?”顾影可惊讶了:“哎哟我的妈哟,光知道有虎噬人作怅,没想到还有狐害人作嫁的!”

“不过,也是看我长得俊俏吧。”怕着没几秒,顾影就没脸没皮在丁卯面前臭美起来。

丁卯看她这幅得意的模样不由喷笑,但在顾影怒视过来时候又马上端正回来,他迅速转移话题,故意逗她:“还吃肘子不。”

果然。

“吃!”应得可快了,这小姑娘就是这德行,大难不死又是没心没肺。

谁叫自己是个难得的大好人呢。丁卯无奈摇摇头,他还是挺情愿让自己吃亏一点让顾影保持没心没肺。

99%的人还阅读了:

兽世种江山[种田]:第7章 搬家

[霹雳]神降宝宝团:第187章 【啸龙居】

末世重生之累赘:第43章 黑色阴天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