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一个直男穿书成了女三之后:第197章 情蛊

- 编辑:网页上传 -

当我一个直男穿书成了女三之后:第197章 情蛊,作者:桃言夭夭

禁足的日子过得很快,言千语就这样安安心心过了好几日。

她除了没出府之外,什么事也没耽误。

反正该吃吃该喝喝,过得还是十分惬意的。

画作也没落下,还一连恶补了先前无心续写的话本子。

说到这话本子嘛,她就想到自己东巷里的那间书肆关门这么久了,她都没找到打理的人,实在是有些烦恼。

她不是没想过找百里芜珩要个人,但他的人吧,用是好用,就是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些。

是以她也就作罢,只能另想他法。

唉,手里边没人,真是不太好办事呢!

此外,还有一事让她有些不安。

就是最近的百里芜珩有些奇怪。

每次他夜间来时,状态都有些疲惫,而且她看得出来他在极力遮掩此事。

更让她起疑的是,百里芜珩每次都拐着弯地问她身体可有不适之类的话。

一次两次她还当他只是没从上次遇险中缓过来,但次次如此,她就不得不察觉到不对劲了。

尽管他问得隐晦,但她又不傻。

更为关键的是,百里芜珩自上次她被抓之后,便再也没碰过她了。

嗯,就算跟她躺在一张床上,他身体明明烫得要命,却克制着一动不动。

这种作风,就挺不符合他的。

所以,她断定这人肯定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莫不是她的身体出了问题,所以他不敢碰?还是说他的身体出了问题?

不行,她得试试!

于是,当晚在百里芜珩自凉夜中来时,她一把将人抵在了墙壁上,二话不说就吻了上去,手还非常顺利地扒拉掉了他的腰带。

正当她要进一步动作之时,百里芜珩果断伸手制止了她。

尽管他的身体早已是燎原之势……

“阿语,不可……”

百里芜珩在她耳边沉沉呼吸着说道。声音嘶哑,身体的欲望分外明显。

“百里芜珩,你是不是想始乱终弃?”

言千语靠在他的肩头,微微喘息着说道。脸上是还未褪去的红晕。

此时此刻,她虽不至于因此慌乱,但总还是因他的不坦诚而有些不快。

“阿语,我……”

百里芜珩心下纠结,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与她解释。

谁知下一刻,言千语微微抬头,轻轻吻在了他的喉结处。

百里芜珩不由得身躯一颤,霎时僵在那里不知所措。

若不是理智还在,他早就把她压至身下,欺得她带着哭腔软语求饶了……

而对百里芜珩的身体反应,言千语很清楚,但她却不知道他为何如此。

他有事瞒着自己!

“王爷这是不行了?”

于是,言千语又凑到他耳边轻笑着说道。

嗯,激将法。

“咳,最近诸事繁多,的确有些累了。”

百里芜珩干咳一声,道。

至于言千语突然换了对自己的称呼,他也无暇顾及了。

而言千语表示真是佩服他睁眼说瞎话的本事。

“既然如此,那王爷就请回吧。”

言千语唇角一勾,故作哀伤道。

她倒要看看这厮能装到几时。

“也好。”

谁知,百里芜珩就此推开了她,捡起地上的腰带,整了整衣裳,当真一副要走的模样。

“你若现在走了,明日我便去太子府。做侧妃也好,妾也好,都行。”

言千语气极,背过身去,一时口不择言说道。

“阿语,你敢!”

正准备离去的百里芜珩一个闪身来到了言千语跟前,双眸里满是愤怒和痛意。

他虽然知道言千语无论如何不会去给太子做什么侧妃什么妾的,但听到她这么说,他莫名还是慌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即便太子看不上我,陈家也是不错的。你也知道,陈家小公子与我青梅竹马,待我亦是极好,我若嫁过去……唔……你……”

言千语继续激他,似笑非笑地说着,只是话还没说完,便被早就气得不行的百里芜珩俯身堵住了双唇。

但她现在不乐意让他亲了,使劲挣扎起来。

凭什么他想亲就亲,想要就要?

哼!

然,任她如何反抗,百里芜珩这次是死活没撒手。

直到嘴里弥漫起一股血腥味……

“阿语,你答应过我,永远不会离开我的……”

百里芜珩抬手擦拭着言千语唇角的血迹,气息不稳地说道。

“你不是要走么?走了就永远不要回头!”

言千语愤愤地推了他一把说道,但是却一点都没推开。

“阿语,别这样,我……”

百里芜珩轻抿嘴角,仍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舌尖传来的疼痛让他心下慌乱。

他的阿语会不会真的不要他了?

可是他该怎么跟她说呢?

“百里芜珩,我看起来是不是很笨?”

他还没了清楚,言千语率先问话了。

百里芜珩知道她这话并不是表面上的意思。

“阿语很聪明。”

但他也只能如此无奈回道。

“哼!那你还瞒着我?是因为觉得我太聪明了,就想着让我冒险去查证吗?”

言千语冷哼一声,偏过头去恼怒道。

闻此,百里芜珩一愣,随后轻轻叹息一声,伸手将气鼓鼓的某人扭转过来。

“阿语,我只是没想好怎么跟你说。别生气了,可好?”

“事情不说清楚就想让我原谅你,不可能!”

“阿语可否再给我些时日?”

“不行!”

“阿语……”

“叫啥都不好使!”

“本王错了。”

“态度再好也没用。”

言千语如此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态度,百里芜珩表示很头疼。

“阿语身体可有不适?”

于是,他又直接问了这个每日必问的问题。

“嗯?怎么又是这个?”

言千语狐疑地看着他。

百里芜珩却深深叹了口气。

“你可还记得前些日子那个西域之人?”

“嗯哼。”

“他是巫族人。”

“巫族人?!”

言千语瞬间瞪大了眼眸,一下子仿佛想到了什么。

“他说在你身上种了情蛊。”

百里芜珩眼里闪过痛惜和恨意。

“情,情蛊?什,什么时候的事?难道就是我被抓到七星楼那次?”

言千语则霎时懵了,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但她还是即刻想起那日遇见的那个人。

“是。”

百里芜珩肯定回道,眸光复杂不明。

“确,确认了吗?”

言千语哆嗦问道。

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叫她如何能不害怕?

百里芜珩感受到了她的颤抖,不将禁她抱得更紧了。

“前两日我让灵清大师来给你瞧过了。”

沉默片刻后,百里芜珩回道。

之前他就是怕她担忧害怕才一直瞒着她的。只是她现在既然想知道,也起了疑心,他也不好再瞒她。

而言千语听他这话,心下了然。也就是说,她的身体里现在住着一只恶心的虫子了。

至于是灵清大师是何时来给她诊的脉,已然不重要。

“可有解?”

言千语稍稍定了定情绪,开口问道。

“有。阿语别担心。”

百里芜珩肯定答道,还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以示安慰。

但言千语知道,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99%的人还阅读了:

三生三世桃花依旧:第112章 成玉番外

迫害妮妮真开心[综英美]:第16章

我在文野的存活天数:第40章 系统维护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