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志龙之权世界里的她(GD):第10章 ★○9●☆

- 编辑:网页上传 -

权志龙之权世界里的她(GD):第10章 ★○9●☆,作者:一朵静静Daisy

回到家,母亲满心欢喜问她这次怎么样了,她摇摇头,轻轻的关上门甩开鞋,重重的扑在软软的床上。

断绝着与他的信息,身边却还是会听到他的名字他的事情……她只能逃只能沉默,因为她怕,怕他过得很好,更怕他过的不好……因为怕所以躲避,像躲避球那样逃离……

手机响起,看着陌生的号码,心里突然紧张激动乱七八糟的心情涌入心头…每每看到这样的陌生号码她都会如此,她怕是他打来的,她更怕是空欢喜一场,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机贴入耳旁“喂”。

“还记得我吗”

不是他,她不由的嘴角透出自嘲的苦笑,也许她太拿自己当根葱了……

“您是”她调整着情绪。

“林书阳”

“您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

“恩”?

“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可以吗”电话那头传来谦和的声音。

“额”

“你别误会,我只想和你单纯的交个朋友”他解释道。

“哦,这样啊”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那下午我去接你,一起吃饭,就这样,不见不散”。

嘟嘟嘟嘟,还没等回绝,就听到挂掉电话后忙音的声音。

看着手中的电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

“木木..木木”朵朵不知何时来到店里,用手在她面前摇着。她如梦初醒,呆呆的看着她。

“怎么了?没事吧你”也许是她呆滞的样子,引得朵朵一脸纳闷。

“朵朵,能帮我个忙吗” 她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这个皱着眉头的女孩,脑海中不禁出现了很好的主意。

“什么忙,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朵朵拍着胸口信誓旦旦的说。

之后,她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通。当然没有说关于他的事情,甚至于从没跟任何人提过他的名字,即使是眼前这个跟她从小玩到大的闺蜜。

每天莫名其妙的傻笑,每天没有源头的哀伤,每天没落的情绪,都因他每晚的一个电话。以至于朵朵一直认为她网恋了。这丫头好奇心很大,曾一再问过她为什么,她只是摇摇头或是笑笑作为回应。

朵朵知道她的脾气,若是她不想说,亦是把她放到古代严刑逼供,也是问不出的。可是这丫头的好奇心写满了整张小脸,她也只是无言的笑着,对不起,关于他,她想埋在心里,直到有一天她会笑着告诉她,曾经她深深的爱上了一个男孩子,可是到那时候也不会说出他的名字。

“就这个啊,没问题,我还以为什么呢”朵朵失落的坐在了椅子上,随后又伸出没有二头肌还要硬挤出二头肌的胳膊“等着吧,她叫这小子看看本姑奶奶的厉害”!

“恩,那全靠你了,朵大侠”她装出一脸崇拜像,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哈哈哈哈哈”朵朵煞有其事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晚霞透过布有雪花状的落地窗,斜斜的直射到屋内的地面上,朵朵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木木,你走吧,我看着就行”。

她看了看表,指针已经到四点了“恩,那我走了啊”说着,拿起放在柜台下的包,又不放心的说“要是发生什么事情,马上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恩,好啦好啦,晓得了”说着不耐烦的推她到门口。

“还有还有,别忘啦锁门”她把住门框又添了一句。

“嗯嗯嗯嗯,再啰嗦小心真的会变成老太婆,路上小心,拜拜”。

“恩,拜拜”。

游魂似的走在路上,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溜达到了繁华街段大型购物中心,融入在这人来人往的行列当中,来这里闲逛的大多都是情侣,看着他们形影不离的背影,越看越寂寞,低头看了看没有人牵的双手,回味着他那时握着她手的温度,紧紧的握紧,习惯性的揣在衣兜里。有时也会反省着自己是不是真要找个人来代替他在她心中的位置。

广场中心,广告语很有吸引力的响起,抬头看去,大大的荧屏上正放映着各种广告,夜幕降临,路灯亮起,许久,站在荧屏下的她却自嘲的笑了,什么嘛,还是忘不了他,还在期待荧幕上会放他的广告,其实只要一个瞬间就好,却痴痴的站了那么久,就为了能看他一眼。虽然很努力,努力忘掉你,可是她的心却还没有放弃你。低下头,往人群最热闹的地方挤去,只为了能让自己也能沾染到他们的快乐。

他还好吗?变了吗?想过她吗?他的身边从不缺女孩子,也许现在他和那个她很快乐吧,希望她能懂他,不要让他再次受伤了。

手机响起,看着那串今天上午打来的号码,还是硬着头皮按了接通键。

“喂”

“为什么要躲我”?

“我没有躲你”。

“那你为什么不赴约”!

“我好像从始至终没有答应过你吧”。

“好,那我郑重的请示,李木木小姐,明天能和我吃个饭吗,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想和你做个朋友而已,如果你有什么不放心,可以把你的好朋友也一同带上”。

“好吧,我答应你”。

“好,明天我去接你们”。

挂断电话,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这个男人,也许只是因为他身上有他的影子,也许是这个男人并不坏,又或许这枯燥的生活许久没有一丝新的变化了吧。

回到家,母亲已经做好了饭菜,吃着可口的饭菜,心里却在想他现在有没有吃,喝着暖暖的汤却再也没尝出浓浓的味道。

早早的来到店里,灌好水为这些饥渴的花朵们细细的浇灌。

“您好,我想买一束花”一个男生声音从她背后悄无声息的响起。

转过身,眯着眼睛,一个长相秀气的小男孩,微红着脸,略带羞涩。

她饶有趣意的问“送给谁呢”?

“一个女孩”他吐出女孩俩字时,脸越发的红,像极了那时的他。

她背过身,心中大概有数,手中麻利的选着要用的花枝。

“是给喜欢的女孩吗”她有意调侃他,故意说道。

“额。恩”好一会他才回应她。她用粉红色的花纸扎着花束,也许是这个男孩的初恋吧。

“给”她把花递给了他,只见男孩眼中闪过惊诧。

“多..多少钱”说着就要拿钱包。

“不要钱的”。

看着男孩脸上的疑问,若有所思的望着男孩捧着的鲜花“‘happiness ’是这束花的名字,就当是我对你们的祝福”。

“谢谢姐姐”看着男孩骑上单车奔驰的身影,再一次觉得初恋的美好。希望他们能够被爱神眷顾。

‘Happiness’ 白色玫瑰周围星星点点的雏菊花作为点缀。

【一直都在默默守望你,直到他们彼此真正拥有幸福的那天。】

显然她等不到那一天,也做不到。

当他捧着一大束的黄色玫瑰来到她的店里,门口的风铃叮叮当当的响着,她错愕的看着他,接过他硬塞给她的玫瑰。

朵朵笑道“木木本来就是花店的老板,你还送她花,你是不是真的没什么可送的啊”。

她轻拽了一下朵朵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多说话。

她抱歉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我只是想着女孩子都喜欢花,黄色玫瑰的话语又代表友谊”面前这衣冠楚楚的男子尴尬的笑着解释着。

这个男人绅士的为她拉开椅子,这是她第一次坐在这么高级的餐厅里吃饭,朵朵家境很好,所以她显得落落大方,不像她对这里充满着那么多的新奇和不自在。

在餐厅里,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一味的向牛排较着劲,她觉得好庆幸,旁边有叽叽喳喳的朵朵在调节这尴尬的气氛。

回家的路上,朵朵和她走在一起,说这个男人又多金又绅士,让她考虑考虑。她却解释说,只是朋友而已。

朵朵在一旁点着她的额头说着她傻,那么好的男人跑了多可惜,要不是已经有了男朋友了,她早上了。

她调侃的说“你家金豪能放过你啊”。

“那家伙才不敢呢,我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朵朵傲娇的抬着脑袋,一脸嫌弃的样子。

几日的相处,林书阳这个男人走进了她的生活里,当然是是单纯的朋友关系,隔三差五的去喝喝茶吃吃饭,聊聊天,当然她还是对这个男人心有芥蒂,不曾说着自己的心事,而面前这个男人也好像隐藏着秘密,欲言又止。

母亲以为她和这个男孩子有了进一步发展,不时的催促叫她把这个男人带回去给她瞧瞧。

她一面推脱着,一面庆幸幸好有了这个男人,终于不用应付父母去相亲了。

原本嘈杂的城市随着黑夜的降临,变得逐渐安静下来,但就在这种寂静的深夜里,却还有一些地方响着嘈杂的舞曲声与这陷入沉睡的城市格格不入。

原本安静的呆在枕边的手机此时变得吵闹不休,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紧张的神经再次紧绷,一瞬间的胡思乱想,但在看到来电人的时候舒了一口气“喂,朵”...耳边响起震耳欲聋的舞曲声,犹如那晚他的那通电话。眉头微皱“朵朵,你怎么了”?

“木木,我”....

“这么漂亮的小姐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啊,有什么烦心事跟哥哥说说啊”

“你们是谁啊,别碰我”听筒那端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奸笑和朵朵强力的挣扎声。她心顿时慌了“朵朵,朵朵你怎么了,朵”...电话那头已变为忙音。完了,一定是碰见流氓了,她急忙套上外套,拿起手机准备出门“木木,这么晚干嘛去”母亲听见开门声被惊醒,在屋内问道。

“妈,您睡吧,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她冲屋内喊道。

狂奔在马路上,不知道现在朵朵在哪个酒吧,不过,朵朵经常去的只有俩个,只能赌一把了,可是假如找到了,单枪匹马的也不是对手啊!可是找错了,朵朵的安危就又多了一重危险!要不报警?不行,如果真出什么事情,那朵朵这辈子就完了。

对了,给金豪打电话,她慌忙的拨通了金豪的手机号码“喂,金豪,我是木木。朵朵出事了,你赶快出来”!她着急的说着。

“什么,那傻丫头不会真的做傻事吧?她现在在哪?哎,今天真不该跟她吵架”金豪的自责,让她心头一紧“我也不清楚在哪,应该是她常去的那俩个酒吧,这样,我们分头行动”!

“恩,好”

她犹豫着拨通了他的电话,多一个人也好比多一层危险要好的多“喂,书阳,我是李木木,那么晚打扰你真的不好意思,可是朵朵出事了,你能帮我吗”

“好,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赶过去”

挂断电话,她赶紧拦车赶去离她家最近的酒吧,嘈杂的舞曲声,震天动地的从喇叭里传输过来,感觉整个人都压抑的喘不过气来,到处都是在舞池摇摆的人,晃动的灯光惹的人眼晕,巡视一圈,没有!莫不成在单间!天啊,想起朵朵将要面临的遭遇。

她急忙上楼不顾挨骂不挨骂,未经允许,私自一间一间的打开门来看“不要,混蛋”熟悉的声音,是朵朵!脑袋一热,不顾一切的打开门,俩个男人围着衣衫不整的朵朵“木木”朵朵见到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冲进去拽开围在朵朵身旁的俩个流氓,把朵朵抱在怀里“没事吧,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她四处查看朵朵的伤情,直到看到朵朵摇头,她稍稍松了口气,本想趁他们出神之际逃出,没成想她太天真了,那俩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对视一笑“原本一个妞她们兄弟还嫌不够分,这倒来了个自投罗网的,哈哈哈”一个三角眼的男人用那猪蹄般的手,在她脸上来回磨蹭,她一把打开了他的手,他吃痛的摸着手,色眯眯的看着她“这小娘们性子还挺烈”说罢过来一把手把她搂住,眼看油猪嘴要亲过来,她一鼓作气把他推到,从没发觉自己竟有这么大的力气,这也许就是书本上常说的人类遇到危险时激发的潜力吧。

那男人气急败坏的站起身“臭□□,敬酒不吃吃罚酒”她看情形不妙,督见桌上的啤酒瓶,一把打碎,瓶底处漏出锋利的玻璃碴,那俩个流氓显然惊呆,她拉着吓得早已瘫软的朵朵,用酒瓶威胁着他们,一步一步挪动到门边,看到胜利在望,她自卫减弱,忙开门,却全然没发觉那俩个流氓见她把酒瓶放下,冲了上来“啊”朵朵的一声喊叫,让全然不知的她感到了危险,她看着快要冲上来的流氓,转身一把把朵朵推出了房门“跑”这是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被气急败坏的流氓用酒瓶打中脑后,瞬间失去意识晕在地上,隐约间像是做梦又像是真实发生,她看见了他,虽然只有那么模糊的一眼。

醒来时,眼前一片雪白,睡得正香的朵朵趴在床边,真是个傻丫头。想要起身,头却痛得很,摸着头上缠裹的纱布,里三层外三层,十足的像个粽子“木木,木木,还认识我不”趴在床边的朵朵此时已经醒了,用手在她眼前乱晃着,她伸手拦住还在晃的纤纤玉手,开玩笑说“你再晃,我又要晕了”!

“死木木,臭木木,还有心情开玩笑。你知道你昏迷的这几天,吓死我了,以后再也不许做这么蠢的事情了,听到没!!对了,光顾着高兴了,我去叫医生,你等着,别乱动”朵朵抹掉眼角的泪珠,跑了出去。

经过医生的诊断,并无大碍,再过几天就能出院了。

“我说朵朵,你那天为什么独自去那么乱的地方喝酒啊”她瞅着正在给她削苹果的朵朵问道。

“嗨,因为金豪呗,我看见他跟别的女人逛商场,还有说有笑的,我气不过,就上去给了他一巴掌。他就跟她吵,我越想越生气,就”。

“就去喝闷酒”?她打断了她“不是我说你,人家金豪也是个男人,就算再不对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打他,再说你听人家解释了吗”?

朵朵摇摇头“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为了给她买‘恋爱一周年’的礼物去的,他带着的那女孩是他表妹,是帮他选礼物的”。

“哎,你丫,真是急性子”她无奈的叹口气,这丫头还是那么气盛啊,同时也为金豪默哀。

“不要说她了嘛,人家知道错了啦!她跟他道过歉了”朵朵嘟着小脸,气鼓鼓的样子。

她笑了笑,转移了话题“话说,她怎么来到医院的”其实这件事才是她比较在意的。

“你那天不是把她推出去了吗,她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求救,可是音乐声那么大,那有可能会听见我的声音,再说,即使有人听见也不见得会管,我想要报警,可是衣服被撕烂,也不知道手机掉到哪去了”朵朵说的唾沫横飞“后来,我寻摸着不远处厕所旁的拖把,我当时就想拿起拖把想去救你,可刚想冲进屋,可却被一个男的叫住了,你猜是谁”。

她耸耸肩“警察”?朵朵摇摇头表示不对“金豪”朵朵手臂交叉,划出叉叉的符号,她无奈的摇摇头,表示猜不出来“是...”谜底刚要揭开,病房的门却被推开,是林书阳,朵朵站起身把他拉到床边“是他啦,你知道他多勇猛吗,冲上去就把那俩个人打飞了,但是那俩个流氓太奸诈”朵朵会意他递上水果,当他把水果放在床头柜的时候,她督见他藏在衣服里的手臂上缠了厚厚的纱布。

“谢谢”她想起那天情急之下,给他打过一个电话,没想到救了她的竟然是他,看着他的眼睛,昏迷时的幻觉再次出现,也许那晚看到的影子是他吧。

“好点了吗,前几天我来看你时,你还在昏迷”。

“医生说过几天就能出院了!你呢,没事吧”她的眼睛落在他的手臂上,担忧的问道。

只见他把胳膊往后一藏“啊,皮外伤,小事小事”。

“谢谢你,还连累你受伤了”她愧疚的看着他。

“没事,朋友嘛”他淡淡笑着,认真的样子。

受伤的这段时间,父母在她身边忙碌着为她做着各种的汤,机缘巧合之下,母亲终于遇见了她一直吵着让她带回家给她的这个男人。

头上的白纱换了又拆,拆了又换,终于留下了一点小小的疤痕,朵朵对此还好一阵的愧疚,她不介意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这天朵朵来到花店,手里还拿着一张大大的海报“木木,木木,我又喜欢上了一个明星”!

给花枝浇着水的她头都没回,调侃着她“你这丫头不怕金豪吃醋啊”!

“切,就那可恶的家伙”朵朵一脸无所谓。“哈?还说人家可恶,明明是你上次误会人家的,人家大半夜还担心的跑去找你呢,多心疼你啊,还不对人家好点,小心哪天真跑了,哭都来不及”她恶狠狠的恐吓她。

“呸呸呸,乌鸦嘴”朵朵赶紧朝地上煞有介事的吐了几口口水。都什么年代了,还封建迷信呢。哎,这丫头。“还有啊,你说你都喜欢多少明星了,哪个时间能长过半年的”!

“不一样的,这个肯定是最后一个”!

“哦,什么人有这么大的魅力啊,能把她们的朵朵大小姐迷的都能说出这句话来”她笑着,装作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他啊,是个很有才的人,不信你看,长的帅唱歌好,而且还会自己作词作曲”朵朵小心翼翼的打开海报。

“哦,谁啊?我倒要看看”停止浇花,转身走向朵朵,随着越走越近,平摊在桌子上的海报越来越清晰,停滞不前,本以为凝固的心又开始剧烈的跳动“木木,木木,你怎么了”?

“哦,没”感觉不是他,再次确认,是他,他比以前瘦的太多太多,原来有些婴儿肥的他此刻已经在他脸上消失不见,是太累了吧,肯定又不好好吃饭吧,海报上他那冷峻的眼神,让她感觉好陌生。

“我跟你说啊,他五岁时就出道了,十三岁就被YG的老总挖掘,后来十九岁就出道了,后来....”朵朵兴奋的介绍着他的历程,也许是时间洗刷了那段悲惨的历史,也许是作为粉丝对他的痴迷,她丝毫没有提起那段黑历史。看着海报中的他,她知道如今的他不仅红遍韩国而且也红遍亚洲甚至连海外也知道他。可为何缺少了一种熟悉感?

朵朵停顿了下“木木,你脸色有点不太好呢”?

“没啊,听的太入迷了”醒过神来,把目光从那张海报中抽离,看着朵朵,笑着回答。

“哈哈哈,是不是也爱上他了,可惜啊,人家有女朋友了,网上还传了很多照片了呢”朵朵笑着,转眼又变得失落起来。

“那就好”她自言自语的说着。

“什么”?对她这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话,朵朵再次疑惑。

“没,没”她赶紧打着马虎眼。转身假装修整花枝去了。

听说,现在的你过的很幸福!那她是不是真要放弃这段自作多情,甚至有些作践的单恋了呢?

99%的人还阅读了:

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第11章

咸鱼大佬在历劫:第93章 想死你了

快穿之签到系统:第3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