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爱生命,远离男主:第22章 白马寺七日游

- 编辑:网页上传 -

珍爱生命,远离男主:第22章 白马寺七日游,作者:明月不可求

萧问玉办事确实很靠谱,很快就查出了后宫之中暗中帮助刘世子绑架我的人,就是青嫔。

看来蔺妃还真的是有做狗仔的潜质。

青嫔本名贺飞柳,还有个亲生妹妹,嫁给了刘侯爷,而刘世子正是她妹妹的儿子,算起来她是刘世子的姨母。愿意冒这么大风险帮他,还真的是感情深厚啊。

我躺在床上听白鹭讲青嫔是如何如何被打入冷宫的,又是如何如何哭着求皇上原谅的,心想你都做出这种事,还指望别人原谅,岂不是在白日做梦?我若是真的出了事,定是要恨她入骨的。

我的腿将养了近一个月,伤口太深,张太医说等痂掉了是会留疤的,他给的药膏只能稍稍淡去一些,不能完全祛疤。我有些心疼自己,虽说疤是在小腿上,这里还不存在短裙这种能让我看上去腿长一米八的东西,但女孩子身上留疤,总归不大开心。

皇太后听说我把自己摔伤了,还特地来看过我,还把她寿宴上收到的那一套全新的当朝世家子弟画像图册那给我看,说是让我打发时间,顺便挑挑驸马。赵槿云已经被她赐婚了,我那几个皇弟都还小,能让她盘算着牵红线的也就一个我了,平日里给别人家的闺女儿子扯姻缘哪有给自己孙女扯来的有成就感?

这不,我腿伤刚好,她就拉着我到了城外的白马寺,说是白马寺的签特别灵验。

白马寺位于城外的白云山上,并不是上次我被绑去的那家寺院,现在想起来,那家寺院里一个和尚都没有,怕是座废弃的寺院。马车停在山脚下,我们得徒步上山。

我提着裙摆跟在皇太后身侧,白云山看着不高,爬起来可真要命!山腰上建了好几座凉亭,我们走一会儿便在凉亭里歇上一会儿。等走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晌午,我体力消耗太多,肚子撑不住了,一直在咕咕咕,像是里面住了只小鸽子。好在山顶风大,我这咕咕咕的声音想来没被人听到。

白马寺的僧人很是贴心,先是领着我们去了后院厢房,厢房里备好了一桌子菜。

我说的菜,它真的就是菜。

皇太后倒是对这里很熟悉,吃完饭就带着我往前院走,就跟逛自己家御花园似的,看来是白马寺的忠实粉丝。

一位穿着道袍的小僧人站在大殿门口,一手拈着菩提串珠在胸前合掌,“善信,请。”

我朝他颔首一笑。

神佛是种很神奇的东西,即便你不信神不信佛,进了寺庙后内心也会迸发出对他们的崇敬,我从前将这种崇敬归结为佛像造的太大了,在庞然大物面前人总是觉得自己十分弱小,就好比白马寺这尊我不得不抬头仰视的佛像。

上辈子我病了之后家里人时不时就要去寺里拜佛,还捐了上万的香油钱,我当时笑他们迷信,这会儿自己跪在佛像前,竟也不由得祈求神佛垂怜。

求我此生平平安安、无病无灾。

拜完后,一旁的小僧人递给我一个竹筒,我学着皇太后的样子,闭眼晃动手里的竹筒,将里面的竹签晃得叮咚响,最后……

不好意思,用力过猛,我把所有的竹签都晃出来了。

我尴尬地朝小僧人笑笑,他替我把所有竹签拾起,重新装回竹筒,再递给我。

皇太后以为我闹着玩,语气严肃地呵斥道:“念念,不得无礼。”

顿了下,语气稍缓,“心诚则灵。”

我最后摇出来一支上签,皇太后激动地攥着签子,给坐在门侧蒲团上的方丈解签。

“世间若问相知处,万事逢春正及时,”那老方丈笑着拈了拈胡须,“是个好签,夫人不必着急,这位姑娘的姻缘待来年开春自会有着落。”

这签文,识字的都看得出来,“万事逢春正及时,”说的不就是春天么?我看着那方丈把皇太后打赏的一锭银子收进袖子里,面露和蔼的笑容,黑,太黑了。

还不如把银子给我呢。

我要陪皇太后在白马寺住上七天,每日沐浴焚香、吃斋念佛。这样的日子对我来说是很难捱的,好在皇太后也知道我的性子,她允我在她抄写佛经的时候下山去玩,但是不能沾荤腥。

好叭,不能沾就不能沾,白玉瑰花糕它不香么?

我坐在一家茶楼里,点了一桌的糕点,有甜的有咸的,就着一壶上好的龙井享受着这曼妙的时光,就跟喝下午茶似的。

“萧世子提了剑就朝刺客追去,身姿潇洒,仅仅几招就把刺客生擒了,等他抓着刺客回去的时候,重华公主受了惊正捏着帕子哭呢,这美人一哭啊,梨花都要羞上几分!”

楼下说书人合上折扇,在空气中虚点了几下,茶客们听得兴致勃勃,底下有人喊:“英雄救美!重华公主芳心暗许,萧世子难过美人关!”

此话一出,引得茶客们又笑起来。

我抿了口茶,意兴阑珊地听着,他讲的是萧问玉和赵槿云初见的片段,我知道的可比他详细多了,毕竟当初是熬夜蒙被子里看完的小说。

只是没想到民间还喜欢讲他们的爱情故事,果然是男主和女主啊,就是不知道他们自己听到会不会羞红了脸。

“姑娘羡慕?”

我手一抖,刚拿起来的果脯又掉回盘子里,这熟悉的含着笑意的妩媚声音……

果然是那个南风馆的白爷。

我惊得整个人都往后一缩,好在有白鹭挡在我身前,不然我真怕他冲过来就搂我肩膀,太热情了,吃不消吃不消。

“姑娘怕我作甚?我又不会吃了你,”他掩唇又笑,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一根白净细嫩的手指,朝他身后一指,“想吃你的,在那呢。”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得见一个云白色背影,只是那肩后微微蜷曲的发尾叫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谁。

这不是齐国那什么王爷么?听说齐国使臣在皇太后寿宴之后就已经回国了,他怎么还在梁国?我疑问间就见他缓缓转过身来,正巧与我视线相对,他愕然,随即擒了抹笑大步走来。

“二公主好兴致。”他径直坐到我对面的位子上,从我手下的盘子里捡起刚才掉落的果脯。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震惊以至于一直没收回手。

“彼此彼此。”我手转个弯,想去拿桌角的红豆饭,却被一只指骨分明的手抢先端走。

我嗔视他。

“你爱吃甜的。”他扫视了一圈桌子上的吃食,不置可否地说出结论。

他端了红豆饭就起身要走,“这个送我,改日带齐国的甜点给你。”白爷跟在他身后一个劲儿地笑,一边走一边回头朝我眨眼,最后被他掰着脑袋带走了。

我愣神,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原来南风馆是他家开的啊!我摇着头,心下叹息,可惜了,长得挺俊一男的,是个断袖,不知多少姑娘要为此心碎咯。

99%的人还阅读了:

穿成强迫反派入赘的恶毒女配:第11章

我在蛮荒当霸主[穿书]:第5章:大陆第一萌幼

[综]无水的旅程:第31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