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也许可以爱:第15章白鹭更

- 编辑:网页上传 -

(网王)也许可以爱:第15章白鹭更,作者:什锦糖

“呦,樱,我终于找到你了呢?”

温和的话语在安静而空寂的豪华机厢内响起。

夜樱睁开双眼,看见坐在对面的美丽女子,瞳孔在瞬间微微放大。

“更?”她张张嘴,吐出了这么一个名字,似乎很是不确定,语气有些迟疑,“你竟然……”

“我竟然还活着,是吗?”白鹭更微笑,眼神中是一如既往的温柔,长长地发丝披散在身体两侧,浅浅的唇色让人心动,“樱想必没有料到我还会活着吧,在当年那么惨烈的被枢一把捏碎了心脏,吞噬了能力之后。”

“不,”夜樱摇头,怀念地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你还会记得我!”

听了她的话,白鹭更沉默了,显然也觉得这不是个好话题,片刻后,才淡淡开口:“真的很令人惊讶,再次见面的时候,枢他竟然完全不认识我了。还有我问他,樱在哪里,他却反问,樱,那是谁?真是不可思议,他竟然全部忘记了,连你……都忘记了。”

“嗯,都忘记了。他说,他不认识我。”夜樱微微叹息,笑道,“我当时竟然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他,我是你的妹妹,是你的未婚妻。我是真的说不出来!你看,我现在就是一个人类,而他,身边已经有了别人。”

白鹭更听着少女平平淡淡的声音,似乎很平静的叙述着,可是,身为当年一起长大的纯血统的吸血鬼,知道当初所有的她,怎会不知道这番平静的背后,曾有着多么鲜血淋漓的悲伤和绝望。

“樱,你还有我呢!”她靠近少女坐下,像很久很久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凑上去轻轻吻了吻她的面颊,笑,“即使他忘记了你,也还有我!其实也好啊,他把你给忘记了,我才有机会是不是?”

“更,你果然还是这样,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和表情开玩笑,当年你就是这样,才让枢把你给杀掉了!”夜樱拍开她,责备道,“当年,那件事情到现在我都在害怕。”

“当年啊,那不是杀死,枢只是把我封印了!他只是希望我在你长大并且嫁给他之前,不要再出现罢了。”白鹭更摇头,为她解释,“只是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竟然会沉睡千年,枢会忘记一切,你又成了人类?”

“更,你不要问,好不好?我不想提这些。”夜樱阻止她,眉间有着浅浅的忧伤。

“好吧,不提了!那你想现在意大利做什么?这个应该可以问了吧!”

“我去找我的老师啊,她是此次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的评委,我准备去看看。”夜樱微笑着看着放在一边的琴匣。

“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白鹭更面露奇异的神色,“如果是那里的话,你很有可能会遇见枢,蓝堂家的男孩子也会去参加这个比赛,而枢多半会去看的。”

“蓝堂家?枢?去就去吧!”夜樱无所谓地道,“反正我现在就一普通人类,他们哪里会在意。只要你不要有事没事在我面前转悠,做出一副我们很熟的样子就好。”

“呐,樱,你可真是狠心啊!竟然这么说。”更白鹭更一副受伤的样子。

夜樱好笑地看着她,压低了声音道:“会微笑着威胁人,刨开人胸膛的白鹭家纯血,竟然还会说别人心狠。”

“切,真是没趣,当年那个笑起来像蔷薇花一样的少女哪里去了!现在的你真不可爱!”白鹭更抱怨。

“谢谢夸奖,我一直觉得对于你来说,我不可爱,反而比较安全。”夜樱很愉悦地道。

下飞机的时候,白鹭更看着除了一个琴匣,身上就带了个随身小巧挎包的夜樱,奇怪地问:“你的行李呢?”

“行李?那种东西不是有国际快递吗,带着多麻烦啊!”夜樱拍了拍琴匣,“我的所有随身必备物品,就只有这个!”

“嘛,我现在才有了人类的有钱人与我们贵族是不一样的感觉!”白鹭摇头,“一觉醒来什么都变了,真是不习惯啊!”

“不习惯可不成,你必须要赶快习惯起来。”夜樱笑,“好了,在这里我们可以分手了,记得啊,不要给我惹麻烦!”

白鹭更看着少女笑着奔向来接机的欧洲男子,微笑,樱,你这样的逃避,可是不成的,你总得去面对现实的。

枢的态度,他忘记的原因,你怎么可以不去过问?

这样忧伤着微笑的樱,可不是她所喜欢的那个女孩子。

所以啊,樱,也许你会怪我吧!

但,我一定会把你从哪个壳中拉出来的,这也是我答应过那位殿下的。

“Caspar,今天怎么有空来接我?”夜樱看着眼前深蓝色眼眸的男子,打趣道,“我听说,你最近在带一个乐团的练习。Abigai告诉我,这支乐团里可都是平均年龄20岁的年轻才俊呢,想来你应该很忙才是!怎么会想来接机的?”

“哎呀,最近被那些孩子闹得有些头痛。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几乎全部都是没有乐团合作经验的小鬼,竟然要在组织在一起,还偏偏一个个都骄傲的厉害,非得要好好打击一番才能听话!”Caspa双手插在口袋了,随着人流网外走去,“什么才俊啊,与夜樱你比起来差太远了,真该让他们看看才是。要不……”

“免了!”夜樱笑着打断他的话,“你少让我去做坏人。我这还没有正是踏入音乐界呢,要是先为了你得罪了一帮未来同伴,可就不值得了。”

“可是,我真的很头痛呀!”Caspa苦恼道,“夜樱你就不可以帮帮忙吗?稍微打击他们一下吧!”

“你这一招去骗骗那些对着你吹萨克斯时尖叫的小女生还差不多,我嘛,你就算了吧!”夜樱毫不留情地道,“要知道,我认识你七年了呀,还不知道你吗?连Orchestra der Deutschen Oper Berlin都在你手下吃过闷亏,至于些没经验的少年,你会怕他们?”

“哎呀,夜樱你这么早熟的心理可不太好。那些孩子个个都比你大,你这么少年少年的称呼他们,真的很奇怪呢!”Caspa走到自己蓝色跑车前,很绅士地为夜樱拉开了车门。

“嘛,反正无论你怎么说,我就是站在舞台上的小提琴公主,这一点不会有人否认的。”夜樱看他一眼,扬起下巴骄傲的微笑,“这是实力的证明,我只承认他们在舞台上的表现,不会承认他们的年龄!”

“啊,真是毫不留情,果然不该让你和Abiga那样严肃的人接触过多的!”Caspa发动了车子。

“不,Caspa你说错了,我可是因为被Abiga收为弟子,才有机会认识你的呀!”夜樱很好心地提醒他。

Caspa抚额:“夜樱,我想说,你真的不可爱!”

“谢谢夸奖,这句话,我今天听第二遍了。不用你再提醒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嫁给残疾皇子后:第8章 自作自受

[综我英]本文设定有些怪:第77章 第一回合,第五场比赛

珍爱生命,远离男主:第22章 白马寺七日游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