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玫瑰:第12章 尘埃里的玫瑰

- 编辑:网页上传 -

荒原玫瑰:第12章 尘埃里的玫瑰,作者:蜀七

章厉失踪了。

至少在别人眼里是这么回事。

柏易原本想跟着章厉一起走,毕竟他的任务目标是章厉,这个县城对柏易来说没有一点吸引力,然而章厉就那么消失了,大概是半夜悄悄走的。

而他唯一留给柏易的是一枚黄金戒指——女款,而且一看就是婚戒。

这大约是柏易母亲留下的东西。

柏易把那枚戒指收了起来,他这几天都守着手机,等待任务短信。

“霍哥也不知道厉哥去哪儿了。”陈俊翔蹲在台阶上抽烟,他皱着眉,吐出一个烟圈,用与年龄不符的悲伤表情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着。”

既然任务目标现在没了踪迹,柏易也只能暂时在这个小县城待着,等发现了章厉的踪迹后再离开。

章厉不见了以后,来台球厅找茬的都是柏易在处理,他除了记账以外还抽空教陈俊翔拳脚,只不过没有章厉收拾残局,那位霍哥很快就知道柏易也是个好手,偶尔也会来台球厅和柏易说几句话。

渐渐的,柏易在这个县城也有了一席之地。

霍哥很器重他,大部分时间柏易都待在台球厅,只有偶尔的时候,霍哥会让他陪着自己去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

钱越来越多了,柏易却没有花钱的地方。

他的名气在县城里也越来越大,出门走动,也会有不认识的人叫他一声柏哥。

还有小年轻半路拦住他,想认他当“哥哥”。

过了没两年,霍哥大约是觉得再这样下去就要困在这个县城里了,于是想要去省城找点事情做,他这些年有不少积蓄,但他在县城有面子,去了省城别说强龙不要,他连强龙都不算。

霍哥想去省城开酒吧,就铆足了劲去钻研省城的人脉。

为此他半年里带着柏易去了十次省城。

他也乐意带柏易去。

跟身边那些五大三粗的兄弟们不同,柏易的外表很能糊弄人,他文质彬彬,进退有度,不像是个跟班,更像是个老板,而且他懂很多东西,会品酒,会看画,甚至还会打高尔夫球。

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霍哥觉得自己似乎也变得洋气了起来。

更何况柏易很能打。

而且知道轻重,绝不会把对方打出什么问题,连轻伤都没有,只会让对方暂时失去行动能力。

于是柏易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霍哥身边的一把手。

霍哥还是有点生意头脑的,他花了三年时间,把酒吧开成了同城连锁,在省城开了六家酒吧,一家比一家大,应酬也越来越多,在省城的“富人区”买了一套别墅。

不过他也没有亏待柏易,柏易自己选了一套市中心高楼的夜景套房,没事干的时候他宁愿待在这个“家”里看看影碟。

通货也确实膨胀的越来越厉害。

五年前手里能有一万可用资金就算有钱了,现在省城的房价已经涨到了一平方一万。

看样子还会继续涨。

陈俊翔也成了柏易唯一的朋友——毕竟柏易不怎么拒绝别人,而陈俊翔又会死皮赖脸的凑上来,更重要的一点是,陈俊翔大约是唯一一个愿意和柏易一起寻找章厉下落的人了。

柏易倒了两杯茶端到沙发旁,这套房子是两百多平的复式,欧式装修风格,柏易不喜欢,但也不算讨厌,但陈俊翔喜欢的要命,他喜欢一切夸张的装饰和修饰,柏易收到的类似胸针般的礼物,稍微繁复点的都被他转赠给了陈俊翔。

陈俊翔现在踏踏实实把柏易当哥。

没有柏易,他可能一辈子都出不了县城,柏易在省城站稳脚跟之后把陈俊翔也接了过来——他总需要一个能说话的人。

陈俊翔虽然跳脱,但并不是一个大嘴巴。

“厉哥还是没消息。”陈俊翔一口就把茶喝了个干净。

五年时间过去,陈俊翔从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少年变成了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他依旧喜欢笑,笑的时候眉梢高挑,不过头发不再是乱七八糟的颜色,变回了沉稳的黑色,穿衣打扮也趋于普通。

陈俊翔把一张照片从上衣兜里掏出来:“但找到了武叔。”

柏易把照片拿起来,低头看去。

——章武。

他都快把这个人忘了。

照片上的章武比起五年前像是老了十岁,他看起来像个老人了。

不如意的生活让他迅速衰老,两鬓已经斑白,脸上也满是皱纹,他的身体佝偻着,仿佛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再也直不起腰来。

“他跑到宏江市,听说因为躲债不敢用自己的身份证,只敢去□□工。”陈俊翔剥了个橘子,橘子甜而酸的清新气味在屋子里弥漫开来,陈俊翔的手肘搁在膝盖上,他笑了笑,“结果被人骗光了钱。”

五年时间,足以天翻地覆,改变人的一生。

陈俊翔看了眼柏易,发现柏易面无表情,又说:“他又去找当地人借钱,后来还不上,被打断了一条腿,现在靠捡破烂和要饭过活。”

“厉哥当年因为他走投无路。”陈俊翔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来,“结果他还是混成了这副模样。”

大约是章武惨成了这样。

所以章厉曾经的付出就忽然变得没有一点意义。

陈俊翔说完后就低下了头,把橘子掰了一半递给柏易:“柏哥,吃点,这橘子甜。”

然而柏易没有回答陈俊翔的话,他还在看照片。

陈俊翔在柏易看不到的地方咬紧了牙根。

他跟着柏易五年了,还比不上只在柏易身边待了不到一年的章厉吗?

最初的时候,他确实也想念过章厉,但也只是最初,毕竟他和章厉也没什么过命的交情,甚至不算是知心朋友。

然而章厉走后,他就成了柏易身边唯一的友人,柏易温柔又大方,而且很照顾他。

甚至愿意把他带到省城来。

章厉在陈俊翔心里早就淡的连影子都没了。

他之所以愿意一直帮着柏易找章厉,只是因为他这样做柏易会更看重他。

在心里,陈俊翔巴不得章厉一辈子不要出现。

章厉不在的时候,他就是柏易身边的独一无二,谁都知道柏哥看似温和,但不会和人过于亲密,除了陈俊翔以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去过他位于市中心的房子里。

陈俊翔忽然咧开笑容:“柏哥,要不然去宏江市看看?”

柏易把照片收到柜子上的文件夹里,他站在沙发旁边,五年时光并没有让他多增加一条皱纹,他看上去依旧跟五年前一样,现在看上去和陈俊翔都像是同龄人。

“不了。”柏易没准备在章武身上浪费时间。

陈俊翔的拳头放开,松了一口气。

“那……厉哥……”陈俊翔吃了一瓣橘子。

柏易揉了揉晴明穴:“再找吧。”

陈俊翔把橘子吞进肚子:“我今晚住这儿?我车借人了。”

柏易:“带干净的衣服和睡衣来了吗?”

陈俊翔笑道:“带了,我还能不知道柏哥你的规矩?”

“行。”柏易点了点头,“床单被套你自己换一下,就在衣柜里。”

陈俊翔笑嘻嘻地趴在沙发上:“知道知道。”

关上房间的门,柏易靠在衣柜上,他手里拿着的手机从摩托罗拉变成了另一款翻盖手机,这依旧是做任务的手机,只是手机自己变化了形态,更符合手机的更新换代。

只是无论再怎么变,手机里也没有出现任何一条新短信。

章厉离开前说会给自己写信,然而一直以来柏易都没有收到过。

可能是因为章厉忘了,也可能是因为他柏易还没有重要到那个程度,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章厉写不了信。

无论哪一种可能,对柏易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与此同时,寂静的办公室里,黑色短发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手里也拿着一张照片。

下属站在他的身侧,大气也不敢出。

不过跟柏易手里的那张照片不同,这张照片上的人并不是一身狼狈的章武。

而是柏易。

在明亮的大堂内,照片上的柏易穿着黑色的西装,头发梳向耳后,脸上带着从未变过的笑容。

男人的手指珍惜的滑过照片上柏易的脸庞,滑过柏易的嘴角。

但他的动作忽然一顿。

在柏易的身边,还站了一个人。

并不怎么起眼,或者说,只要有柏易在,所有人都不起眼。

可男人还是看到了这个人,这个人紧贴着柏易的手臂,眼睛紧盯着柏易,专注,认真。

“这是谁?”男人指着那个人的脸。

下属咽了口唾沫:“姓陈,叫陈俊翔。”

男人没有继续说话,他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这张脸也很眼熟,但他却并不记得。

下属紧张道:“章总,下午三点还有一场会。”

男人——也就是章厉,他没有理会下属的话,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剪刀,小心翼翼的,堪称笨拙的把柏易从这张照片里剪了下来,然后动作温柔的放进了一旁的相册里。

下属更紧张了。

没到这个时候,他都觉得眼前的人不是他熟悉的章总。

而是另一个人。

看起来更温柔。

但是也更可怕。

99%的人还阅读了:

当丧尸遇上小僵尸:第61章 无妄之境的修炼

(网王)也许可以爱:第15章白鹭更

嫁给残疾皇子后:第8章 自作自受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