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曲速归来:第4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国师曲速归来:第4章,作者:素长天

京城进入了戒严状态,大街小巷全是卫兵,各个城门口驻守着专职护卫皇城的执金吾,城里张贴着悬赏刺客的通缉令,然而并没有人知道拿走龙雀刀的刺客长什么模样,其余混淆视线的刺客女官都被就地杀死——并非不想留活口,而是她们想尽办法自尽了。这种精锐刺客抱着死志,自杀的方法有无数种。

城区内的百姓却对此麻木不仁,因为这不是都城第一次闹刺客,左不过都是贵族们的事儿。

从春宴上溜走后,褚襄就住在客栈里,幸好当天春宴出事,否则真要他作诗,还真的没法弄了。

风雅,在乱世里,不过是附庸风雅。

窗外的气氛仍然依旧,仿佛完全看不出来局势的紧张,街边的小摊小贩依然热闹非凡。褚襄坐在桌边,难得无事可做,彻底地清静——星际舰队很久才会回一次地面,他几乎难得见到真实的蓝天,而且,即使休假也是通讯器不离手,随时待命,像现在这样无所事事,褚襄真的觉得有点迷茫。

身为一位舰长,他肯定不可能再做一个攀附权贵、写些庸俗诗词的“名士”,再穿回去显然不太可能,大宇宙有着无数种因缘际会,但逆转时间的能力依然只属于更高维度——如果真有更高维度的生物的话。

茶水喝完了,太空里只有营养液,现在这粗茶喝起来也很有滋味,褚襄准备下楼再要一壶,这就是科技等级不够带来的麻烦了,没有无线通讯啊。

他打开房门,赫然发现一个店小二正站在门口。

“呦,小的估摸着您屋里茶水没了,就给您送来了。”店小二憨厚地笑了笑。

古代客栈服务态度这么一流,堪比五星级酒店?

褚襄不动声色地接过那壶茶,直接就倒了一杯,他晃了晃有些浑浊的粗茶,展颜一笑,风光霁月。

“您——”

店小二话没说完,褚襄一扬手就泼了他一脸的茶叶,然后扔了茶壶转身就往楼下冲。

没跑两步身后传来狼嚎般的惨叫——那茶里下的毒也太多了点,迎面洒进眼睛肯定不是什么好受的事,褚襄满心腹诽,这什么年代啊,下毒能不能走点心,工业水平根本做不出无色无味的□□,还敢下那么足量。

这一番折腾的动静不小,楼下有不少喝茶吃饭的客人,褚襄下楼跑到一半,忽然意识到那些人并不单纯——几个正在吃饭的汉子举着筷子却半天都不夹一口菜,横看竖看都是刺客一伙的。

褚襄有些哭笑不得,这些蹩脚的三流刺客一眼就被看破,完全比不了春宴上的精锐,随即他又想到,幸亏不是精锐,不然就现在这跑两步就能喘死的体质……

楼下不能走,褚襄在入住之前,早已习惯性侦查过整个客栈,没有AI的全息扫描,他肉身扫描过一整遍——职业习惯使然,在成为舰长之前,褚襄出身特种部队,经常执行潜伏任务。所以危急关头,褚襄迅速判断,他不可能穿过前厅,后门也未必没有人手,倒不如直接——他直接从一楼半的窗子翻了出去,落地勉强掉在一堆麻袋上,所幸毫发无损。

喘了两口气,褚襄难免觉得憋屈,这究竟是谁,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还要杀自己?

窗子直接临着街道,街道上就有铁卫。

春宴上,褚襄听说了自己“跳湖”的经过,与一个叫韩枫的人赛诗没比过。生死攸关,褚襄哪辈子都不是会轻贱性命的,而且,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被人扔了下去,是不是跳下去的,这绝对不会弄错。

——早就被盯上了,而盯上他的理由倒也不是没有,长公主钦定的天衍城四公子,四个年轻的名士,不说地位问题,每个月长公主府里要发例钱的,而且,做个美名传天下的名士是为了什么,大部分人不还是为了走上仕途、荣华富贵吗。

四公子里——褚襄嗤笑了一下,这么土的称呼,和电视剧里的套路一毛一样,各种四大xx、六大xx、八大xx的组合化套路,幸亏,28世纪的同袍们不会知道自己这段黑历史!在这四个人里,褚襄知道自己是最好搞掉的,另外三人在都城也算出身名门,只有自己,是外来人。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谁要搞掉他。

那个赛诗的韩枫?

等等看,或许是,但真是他的话,是不是太傻了点,搞死一个自己上位,傻子都知道是他了,所以很有可能寒枫也是个棋子。

乱世,比乱世更乱的是人心。

整个纸醉金迷的都城天衍,到处流窜着受雇于不同势力的杀手,各方势力藏在各自的代理人身后,谁都想在这即将端上餐桌的美味蛋糕上切走一块,天下在权力者眼中原本就是游戏的奖品。

铁卫仍在追捕刺客,但更多的却被调遣四处,追捕民间义士,早有对当朝不满的有志之人意图起事,却碍于铁卫手中的钢刀,无计施为。

褚襄从客栈逃到街上,他故意选择有铁卫在的地方,古代的暗杀手段虽然比28世纪少,但自己的防御方法也没那么多,倒不如让杀手和铁卫黑吃黑。

客栈里的刺客应该是没想到一个文弱书生忽然有了这么强的战斗敏锐性,在街上根本没有布置人手,褚襄很容易就甩脱了困境。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前方传来一阵骚乱,褚襄本想避开,但赫然发现,骚乱中心的人他都认得。

那是一家妓馆,一个五大三粗的妇人正拉着一个瘦小的女孩往里拖,铁卫路过尖叫不休的女孩,只冷眼看着,并未有任何动作。

那个看似瘦小,却有一股子执拗蛮劲的女孩,正是二妮。

妇人哑声怒吼:“你这死丫头,生你养你大恩大德,要你回报的时候你不乐意了,你可有为你哥哥考虑,可有为为娘我考虑?”

二妮的脚钉子一般钉在地面上,她摇着头,像个小疯子一般叫道:“不去,我不去!你咋不自己去卖的!”

“混账妮子,找打!”

妓馆的人也抱着肩膀,在一旁谈笑风生,看着这出闹剧。

“这丫头三天逃跑了五次,要不是你还找到给我们送回来,我还以为你要卷我们的钱跑了呢!”

那妇人憨厚地笑道:“不能不能,绝对不会的。”

正当此时,一个人喊道:“住手!”

妓馆的人正想说一声多管闲事,却见人群里走出两人,为首那人非常惹人注意——那人一张脸比馆里花魁都好看。

街上的人不认识他,但是缇衣铁卫都清楚他是谁,西唐国主蓝珏虽然不是都城贵族,铁卫那里却不能不认得重要人物,于是看戏的铁卫急忙向他行礼:“唐国主,让您见效,妓馆在抓逃跑的卖身女而已,并无大碍。”

“这女孩自己分明不愿意。”杨丰说道。

“这位大人啊。”妓馆老鸨谄笑着说,“一个丫头片子,她家里人都收了我的钱了,哪能轮到她做主,没训好的野丫头乱了您的兴致就不好了,要不您二位进——”

蓝珏看都没看她一眼,杨丰怒目而视,那老鸨就自己无趣退了回去。

老鸨拿得出卖身的契约字据,就算是西唐国主,也不能破坏成交的交易,若是都城贵族,老鸨或许害怕一些,但毕竟是外地封国的国主,过两天人不在都城,鞭长莫及,也不怕什么。

蓝珏看了看一身狼藉的女孩,道:“我把她买下可行?”

他又问二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女孩警惕地看着人群,像是一匹小野狼正和猎人对峙。

老鸨:“这……这可能……”

“你难道还怕我们国主不给钱?”

“不不……”老鸨讪笑,“丫头进了馆,将来也是荣华富贵,她自己都未必愿意跟您——”

老鸨的话再次被打断,这次,人群里走出一位相对文弱的公子,不同的是,小野狼一样的女孩瞧见他,立刻变得像一只翘起尾巴的猫。

二妮啊了一声,妖星两个字憋了回去,没在人前乱喊。

褚襄:“我也喜欢这个孩子,而且我认得这丫头,她会愿意和我走的,不然您让给我好吗?”

他根本没和老鸨说话,直接就问了蓝珏,妓馆老鸨也知道,这个女孩是留不住了。

蓝珏还没说什么,二妮已经蹿到了褚襄身后,一双手紧紧地扯着他的袖子,一副死都不撒开的样子。

于是见此情景,蓝珏点头:“可。”

人命在这都城从来不值钱,一个花样年纪的女孩,只买了十五个玉钱,比褚襄一身衣服都便宜。他果断领了女孩,蓝珏见状,竟然抢先一步扔出钱财,兀自走了,褚襄有意喊他,但他走得太快,铁卫也没有干预,只剩老板唉声叹气。

一时冲动,就买了个女孩,褚襄领着她走出几条街,给女孩买衣服的时候才觉得很不是滋味。

他问:“你怎么被卖到那种地方?”

二妮小心翼翼抱着新衣服,满不在乎地说:“爹娘要给哥哥说亲,妓馆的人找上门说动了他们。”

妓馆的人找上门?褚襄打量着二妮,这丫头不算丑,但……也不至于好看到被登门求取……

“妖星!我以后就跟着你了?”

褚襄想说,你是自由的,你可以去任何地方,但看着小女孩期待的表情,就改成了点头。

褚襄:“你几岁了?”

“十四啦!”

十四,看身量,也就十岁,想来营养不良很久了。褚襄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后脑——十四啊,多好的年纪,这个年纪的女孩,在28世纪的最大烦恼就是今天的作业有点难。

生逢乱世,命不由人。

“你怎么不跟那个一看就是大贵族的人走呢?”

二妮眨着眼:“有钱人都不是好东西,我可不信他是一时好心想救我,谁知道他要做什么!他们大冬天热得开窗,而我们下城区没钱卖煤炭,冻死了不少人……呃,妖星,我不是说你不好,你是例外,你是妖星嘛!”

褚襄失笑:“别,我怎么在你这儿就成了妖星,你以后要是跟着我,就换个称呼。”

女孩很认真地思考了好半天,说:“人家说了,妖星在天上是荧惑星,那我要叫你荧惑吗?”

褚襄无奈地想着,我又不是火星!我倒是驻守过火星基地……

“你叫我哥哥吧。”他说。

99%的人还阅读了:

荒原玫瑰:第12章 尘埃里的玫瑰

当丧尸遇上小僵尸:第61章 无妄之境的修炼

(网王)也许可以爱:第15章白鹭更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