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第5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强势宠爱:第5章,作者:赵十余

第五章

沈慕彦的这辆车顾盼曾经在她爷爷的车库里瞧见过。

爷爷爱车如命,没少往家里收罗限量款。记得有一回他订到一辆德国某品牌的建厂100周年纪念限量款时,还特意拉着她和她哥顾安南去车库来了一次360无死角的全方位膜拜。

那次的事情顾盼印象非常深刻,用她哥后来小声逼逼的话就是,老爷子就差让他们沐浴焚香提前三天吃斋戒来以表对那辆车的敬意了。

而那辆被他们兄妹膜拜过的车,就是和沈慕彦现在这个一模一样的那辆。

敢情爷爷那时候美滋滋的说“这车我打听了,国内订到的一共就两人,其中一个是我”中的另一个唯二,就是董善善的这位大哥啊。

想到这里,她对自己的新墙头又有了重新的认识,毕竟这辆车在她爷爷那里可是当成宝贝一样供在车库,一次都没开过。到了沈慕彦这里,却成了不太起眼的代步车?

顾盼默了默,吸着小腹,坐进了后排。

车子平稳上路,李迟做秘书的本领怎么样看不出来,但他现在当司机倒是挺像样的。

北城市中心的路段出了名的混乱拥堵,路上豪车遍地,所有人都有那么几分背景,所以大家车子上路,都带着一股子“老子是皇帝你们这群平民识相的就赶紧给我让开”的架势。

这也间接导致,这路上成百上千的豪车里,坐着成百上千的皇帝。时不时你超我一下我超你一下,在这里实在是太过稀疏平常。

而李迟在这种艰难的路况中,愣是开出了像上高速一样的均速平稳,试问这还不配得到一句夸奖吗?

一想到这里,顾盼又默默在心里点点头,嗯,不错,果然是她新墙头教导出来的人,手段就是比她那个吊儿郎当的狗腿子哥要强多了。

她端坐在一旁,脊背挺直,下巴微抬,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名门闺秀大气内敛的气质。

前排的董善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住的在心里骂自己胆小鬼没良心,都是因为她,姐妹才会被吓成这个样子!

同样着急的,还有驾驶座上开车的李迟。

他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几回后排的两个人,瞧见那二位坐的一个比一个稳,就差报名参加“谁动谁王八选拔大赛”了。

心里默默叹口气,在即将拐弯的路口,方向盘猛的向左一打。

像火箭一样被迫射到旁边的顾盼:“……”

这人真的是不禁夸,才在心里默默夸了那位秘书的车技,结果他反手就给她来了个逆向验证。

顾盼沉默一秒,想从容的找个支点撑着起身,却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扑在了旁边男人的跟前,眼前除了男人两条被西裤包裹着的紧实长腿外,找不到别的合适的地方。

顾盼深吸一口气,想向后蹭蹭身子,哪想车子此时正好压过减速带,车身一上一下间,她险些整张脸直接和沈慕彦的腿来个亲密接触。

她服了,原本她好好的想凹一个端庄人设出来,结果被这人模狗样的男秘书全给毁了。

顾盼在那一秒钟时间里面,脑子中几乎闪过了无数种报复行动,其中最靠谱的一条就是,花重金把人挖到他们顾家,她躲在顾安南背后,每天都列一整张折磨人的法子,把这个男秘书折磨的面如菜色,可怜的像小白菜一样,方能报他害她崩人设之仇。

可这想法还没来得及真正落实,顾盼就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一握。那人手指纤长,指骨分明,指甲也修剪的整洁干净,单从手来看,就不难瞧出对方平日的生活是怎样的养尊处优。

瞎想的时间没过半秒钟,她的身子就被旁边的男人以手臂着力,稳稳的扶正。

接着,沉冷且带着警告的声音,在顾盼耳边响起。

“李迟。”

李迟在驾驶座上一噎,以他跟在总裁身边的时间,当然猜得出来总裁叫他名字以及语气中的警告是什么意思。

他又郁闷又委屈,可又不敢多说,倒真的安安分分不再做多余的小动作。

而副驾驶位上的董善善则拽紧上车就系好的安全带,默默的在前排当着鹌鹑。

这鹌鹑看着怂,但实则心里还是很煎熬的。她一边觉得对不起姐妹让姐妹落入了大魔王手里,一边又怂的连从后视镜和姐妹对视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万一这对视之后姐妹跟她求救怎么办?要和她换位置怎么办?

她要是坐在后排挨着她大哥……

不行!绝对不行!她买的保险可没有“吓死”这个保项!她不能年纪轻轻就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想到这儿,她更加坚定的,目不斜视的看向前方。

————

两个人的距离因为李迟的一次“失误”而被拉近,后排中间的位置终于不再像是隔着一条银河一样了。

距离近了,那股若有似无的沉木香气稍加明显,顾盼这才确定,不是车里的香盒,而是这男人身上的味道。

顾盼表面镇静,但心里头又开始“呜呜呜”的开起火车——

呜呜呜果然是她看上眼的男人!这香水格调闻着都比别人高级多了!一闻着就能感觉到他十分有文化的样子呢!

如果她这番心理活动要是让她哥顾安南知道,估计又要狠狠瞪她一眼并附赠冷战两天。毕竟当初顾安南也喷了同牌子同味道的香水,愣是被顾盼羞辱了整整一天,说他好好一个大老爷们儿,没事装什么高知青年。

这沉木香谁喷上,谁就全身上下刻着“装逼”二字。

顾安南被小丫头说得一愣一愣的,第二天就把香水换了,换成了更清冽的冷杉香型。

除了近距离的闻到沈慕彦身上的香气以外,顾盼还暗戳戳的多瞄了两眼两个人相邻放着的两条腿。

按理说吧,两人的腿一长一短,腿围也相差甚多,而且最重要的是,顾盼底下穿的是短裤,白的晃眼。

沈慕彦呢,双腿都被西裤严严实实的包裹着。

就无论是长短胖瘦还是什么别的方面,两人的腿放在一起都完全没有什么可比性或者可关联性。

可到了顾盼眼里——

【啊!她和她的新墙头都长了两条腿唉,全球约有70多亿的人类,除去10%的残疾人,健全的人类只有63亿,而他们是这罕见的63亿人类中的两个,这是什么样感人的缘份啊呜呜呜】

顾盼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头不抬眼不瞧,也没看见旁边的男人缓缓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片刻,车子再次路过减速带,车上忽的一上一下,不止让顾盼回了魂,也让前排开车的李迟,吓得下意识咳了一声。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在后视镜里接收到了总裁平静却暗藏危险的眼神,他默默的在心里,抹了一把委屈的泪水。

-

李迟后来开车把两个姑娘都送到了沈家的老宅。

其实董善善早就自己搬去一个小公寓住,不回老宅很久了。但目前这状况,她也不敢多说啊。

所以很善解人意的,拉着顾盼就下了车。

外面大雨微歇,空气中的湿度很强,周围的草木清香混合着泥土味依附在空气中。一呼一吸间,倒是让人有种回归大自然的错觉。

是否回归大自然董善善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她终于可以跳下那辆让人窒息的车子了!

想到这里,她就恨不得给沈慕彦90度鞠躬再送他一首“一路顺风”作为这场见面的闭幕曲。

她抑制不住眼里的欢快,十分主动的说:“大哥,今天麻烦您了,您还要忙吧?我们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

沈慕彦没急着回,清冷的眼神平静朝旁边挪了过去,对准顾盼的眼睛。

顾盼明显感觉心里头的小鹿有要开第三次运动会的架势,表面上却依旧很矜持,绷着脖颈,像即将优雅谢幕的演员一样,朝沈慕彦点点头。

“谢谢。”

她的道谢沈慕彦也没立刻回应,隔了大概两三秒,他才冲两个姑娘点点头,接着说:“时间晚了,早些回家。”

后来那辆限量级的“代步车”开远后,顾盼还久久不能回神。

董善善心里头有鬼,生怕她姐妹反应过来之后手撕了她当盘菜上桌,于是先发制人,两步一跳跃的直接回了自家老宅,边走边头说不回的说:“盼盼你等等啊,我找司机送你回家!”

顾盼对她这番像是被鬼撵了的举动感觉十分莫名奇妙,可她整个人都还沉浸在刚刚才和新墙头近距离接触的兴奋中,所以也没太当回事儿。

顾盼名下有几套房子,过了十八岁生日之后,她哥更是大手一挥,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给她买了个带无边泳池的顶楼公寓做她的预备嫁妆。

但顾盼觉得自己年纪还小,爷爷奶奶又都退居二线闲着在家,她如果再不回去住,那别墅那边就真的一点新鲜气息也没有了。

所以沈家的司机问她地址时,她直接报了城西那边顾家别墅。

99%的人还阅读了:

国师曲速归来:第4章

荒原玫瑰:第12章 尘埃里的玫瑰

当丧尸遇上小僵尸:第61章 无妄之境的修炼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