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比丘尼先生今天又穿越了:第32章 横滨

- 编辑:网页上传 -

[综]比丘尼先生今天又穿越了:第32章 横滨,作者:越夏夏夏

织田作虽然是接过八百的钱领养的他,但坚持原则只取一部分,于是八百每个月手里的零花钱都快赶上他们一个月的生活费了,也自然偶尔可以奢侈一点。  

比如现在,他在料理店包了个小包间请太宰治吃饭。

太宰治,这个人是真的有毒,又或者孟婆给的汤确实已经过期不知道多久了。

第一次和太宰治正面对峙是在他十七岁,对了大半年,到太宰十八岁的时候,他已经整整用了七次孟婆汤——没错,七次,现在理论上即将成为第八次。

孟婆汤用了那么多,可是每隔一段时间对方还是会发现点问题,搞出点破事儿,让八百不得不再次让他忘掉不该知道的东西。

要狠心点说,就是这个还没到武装侦探社的太宰治不配得到耐心和这么多过期孟婆汤。可惜在第七次之后,故事忽然朝着熟悉的方向发展,让快控制不住自己下狠手的八百不得不再把给未经社会的小年轻一顿毒打的计划往后拖一拖。

太宰忽然觉醒了奇怪的属性,对殉情起了执念。到今天,他新一次发现真相之后没搞奇怪的事情咄咄逼人,而是借此要挟他体验快乐殉情。

“殉情?你不怕我对织田作做什么了?”

“本来是想在意一下的,刚刚一瞬间又觉得我问你这方面事情的画面很熟悉,所以想通了。”

太宰治埋头扒着螃蟹,看那架势是要一个人吃完一整盘子。八百觉得自己有理由怀疑对方只是被螃蟹迷惑了双眼,想绑定一个长期饭票。

八百慢吞吞地吃着寿司,为了避开料理店的监控他现在还是小孩子的样子,抢吃的肯定是抢不过太宰的:“你要不要注意一下措辞,殉情不太好吧。”

“啊,反正不是我们俩都不会死吗,试试有什么不好的。”

“我还是小学生,而你已经是成年的老人家了。”八百悠悠道,“你不能,至少不应该对我起这种邪念,小心被警察敲门哦。”

你个看起来比织田作还大的人装小孩装上瘾了,也不知道谁才是老人家,不要脸不要皮,厚颜无耻就无敌是吧。太宰蘸了口蟹膏又吃下去一根蟹腿儿,用关爱傻儿子的语气回答:“放心,我们只有殉的是伟大的友情,来,为忘年交干杯。”

“?”

话说了这么多,太宰治终于想通了还是让八百很欣慰的,因为他现在不是很有精力管太宰——距离五个小孩和织田作死亡的日子不远了。

八百简单利用占卜配合太宰的人脉查了一下,事情好像是和一个什么叫mimic的东西有关,再深入就查不到了。好在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随着日期的推进,八百终于能隐约窥探到他们五个小孩具体的死法了。

和火光有关,死在一个狭窄逼仄的环境里,周遭充斥着刺鼻的皮革味。

八百对于这个环境并不熟悉,他思前想后良久也没猜出来这是什么地方,好像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他们被人掳走关在某个地方,可是那股味道又是什么?

不管怎样,先警惕对待外人总是没错的。他一个人盯不过来,自然可以叫上别人一起。

等到了占卜得出的事发当日,八百久违地抽了一签。急急如律令——小吉:三天晒网成泡影,一日捕鱼心莫急。

渔家何止一日三天,千锤万凿方有用武之地。此签有苦。却是苦尽甘来,能出人头地,扬名立万。诸事以长计议,事业、财富、姻缘、健康、出行,切勿心急。

这个签文是什么啊,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八百还没来得及思考个中缘由,召唤出的式神倒是已经到了,白发的少女坐在窗台看着八百笑:“啊呀,我已经看见了胜利的预兆。”

“百目鬼……?倒是确实适合盯梢。”八百打量着少女,“你认识我吗?”

他跟百目鬼不管是哪个世界都不太熟,原本的平安京里那个少年百目鬼的风评就不算好,因为爱好猎奇才算是出了点名,才让八百听过他的名讳。

百目鬼撑着下巴,表情里满是调笑。奇怪的眼睛在她身后转圈圈,一股子图谋不轨的味道。她装模作样地回想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您可是玉藻前大人的恩人,我怎么会不认识您呢?所以说您要我帮什么忙我哪有不帮的道理,当然是为您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了。”

这真是就差把虚伪两个字写在脸上了,八百懒得跟她虚与委蛇,干脆了当地把事情跟他解释了一遍。百目鬼能看到人心的声音,跟八百对视数秒之后就大概清楚了“陌生人”的定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今天织田作要带五个小孩出门,八百本来想劝,想想世界线还是会收束,又有百目鬼帮忙看着,所以就收回了想说的话。

车开远了,他一瞬间感觉有什么想法划过了脑海。

八百变回了原本的样子,他踩着俊足追在织田作的车身后。百目鬼藏在车里的眼睛窥视着发生的事情,又传到八百的脑海里。

什么都没发生,他们在谈笑,车开到一半停下来,织田作似乎是下车要买什么东西。八百稍微放下心来,他握着法杖,站在高楼顶处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沉睡许久的御灵忽然有了动静,孔雀似乎有些焦躁,甚至试图冲破封印现形。八百有些疑惑,放出了孔雀。挣脱阴阳术的御灵低鸣着,不安地围着八百转圈,像是要暗示他做些什么。

“役灵……?你是让我用役灵吗?”八百理解了孔雀的意思,“你不提我都忘了我还会这个了,役灵会对他们造成伤害,有百目鬼在,不必用这个。”

再不用,就来不及了!

占卜在瞬间铭刻出死字,百目鬼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了八百脑海里。他心底一沉,放出许久不用的幽灵鬼使,那鬼使竟然将百目鬼的眼睛作为敌人依附了,而幽灵鬼使暴露的视野与百目鬼所传递的信息完全不同——

没有一片和谐,刚买的车里,小姑娘有些嫌弃地用手掌在鼻腔附近扇动,似乎忍受不了某种难闻的味道。逼仄的空间、刺鼻的皮革味……那不正是他们现在所在的汽车之中吗?!

糟糕,得让他们赶快离开那里!

织田作确实离开了车,五个孩子在车里,不知道死亡与自己近在咫尺。爆炸,要来了。车里的温度越来越高,车门却被反锁,小孩子的躯体是无论如何也打不开那道生门。

温柔的飞鸟划过天际,在破碎的星轨之中,有人来了。

赤之流火将八百整个人染为血一般的红色,赤色的长发散落开来,他整个人融进了火焰里,代替爆炸拥抱住了五个孩子。

“不用担心,没事了。”

*

八百并不是一个容易愤怒的人,或许过往他对很多人类冷漠过,却没对式神正儿八经发过脾气——但此刻他的怒火几乎比车里的爆炸还要大。

阴阳师的法杖抵着少女的脖颈,厉声质问:“百目鬼,你做了些什么?”

“你不觉得那些孩子的眼睛很漂亮吗?”百目鬼完全没有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而展露出半分惊慌,“还是说阴阳师大人您竟然对人类心软了?您已经忘记被人类杀死的无数次了吗,我还以为您召唤我就是为了做表面功夫杀了他们呢。”

“?”

“不是吗,难道您忘了,您和玉藻前大人会走到一起,不正是因为你们都同样仇视着这些虚伪丑陋的人类——”

你别说,我还真忘了,什么什么就虚伪丑陋的人类,你看起来怎么都比他们虚伪,至于丑陋?他们那么可爱,哪里丑陋了,你这么多眼睛白长了啊?要不是八百反应快,用赤之流火制造出一个小结界,那点爆炸时间连复活占卜都来不及套!

被百目鬼这么一说,八百倒是稍微冷静了下来。往日里召唤来的式神或多或少和人类亲近,或者至少看在八百的面子上不会为难人类,习惯了这一点之后八百都快忘了还有那么多对人类不太友好的妖怪了。

真不该召唤百目鬼,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失算了。

“我没那么多闲心思跟你计较了,你走吧,就当我没召唤过你。”八百头疼,“快滚。”

看到你就来气!

*

八百租了民宿,把这几个小孩带去安定下来。五个孩子活下来了,他们的星轨却是八百从未见过的模样。断裂处还是断裂着,可是现在他们的命运已经跨过断裂继续向下行进了。

啊,这……

不管怎么看他们的命运都和织田作没有交集了,肯定不能送他们回去了,可是织田作那个撕心裂肺的样子看着也是着实让人难受,感觉他马上就要去跟搞事情的人拼命了。

嗯,先送这几个小孩去孤儿院吧,还得花点孟婆汤在他们身上,未来的路,就看他们自己走了。

至于织田作……

复活占卜,走起!

99%的人还阅读了:

快穿之太后金安:第37章 四福晋吉祥

高塔公主[西曼]:第8章 Chapter 7

诱捕焰火:第1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