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主萧段、微复誉]擒龙(原著向,段誉重生):第13章】又被抱了,作者:袭以月

上辈子全冠清一来便是气势汹汹、咄咄逼人,可这次被段誉先这么一闹,气势上乔峰占了先,反而就顺理成章变成了乔峰质问全冠清道:“不知道全舵主一来就要捉人,可是有了十足的证据?”

全冠清回道:“谁都知道马副帮主是死于‘锁喉擒拿手’下,这本是马副帮主的拿手绝技,除了姑苏慕容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之外,再无旁人能以马副帮主本身的绝技伤他。”

乔峰又问:“你看过马大哥的尸体吗?是你亲眼认出马大哥死于‘锁喉擒拿手’的?”

全冠清立刻答道:“看出马副帮主死于‘锁喉擒拿手’并不是我一人,当时在场的兄弟都看出来了。”

乔峰皱了下眉,思索了片刻后问:“那么在场的兄弟有谁亲眼看到慕容复杀人。”

全冠清却哼道:“若是有谁能亲眼瞧见,怕也是早没了性命。”

乔峰听他话中有话,眼神不善。又见帮众中大多人神色有异,便已能确定帮里生了重大变故。

想到之前四位长老给全冠清使过眼色,乔峰不由问道:“传功、执法两位长老呢?”

全冠清道:“属下今日并没见到两位长老。”

乔峰目光灼灼,又问:“大仁、大信、大勇、大礼四舵的舵主又在何处?”

全冠清与乔峰对视了一眼,目光闪躲,不敢再看,只能侧头向西北角上一名七袋弟子问道:“张全祥,你们舵主怎么没来?”

那七袋弟子愣了一下,支支吾吾道:“嗯……嗯……我不知道。”

乔峰见那七袋弟子张全祥脸有愧色,说话吞吞吐吐,目光又不敢和自己相对,心中难免起了最坏的打算,瞬间怒喝道:“张全祥,你将本舵方舵主杀害了,是不是?”

杀害同门这可是重罪,张全祥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急忙惊叫道:“没有,没有!方舵主好端端的在那里,没有死,没有死!这……这不关我事,不是我干的。”

一听人没死,乔峰心中稍安,但也知道变乱已成,几位舵主、传功、执法等诸长老倘若未死,也必已处于极重大的危险之下,如今时不等人,不能再有任何耽搁。

心中转念只是一瞬间,乔峰同时厉问:“不是你,那么是谁干的?”

张全祥已经被吓得浑身发抖,目光求救般地向全冠清望去。

先是四大长老的偏袒,现在又是张全祥!乔峰心中明了,已想出手。但又怕在陈长老身边的段誉被人胁迫,立刻想给段誉使个眼色。

可一眼看去,段誉哪里还在陈老张身边,早跑全冠清身后去了,现在和他一起呈夹击之势把全冠清前后的路都给堵死了。

段誉立刻给乔峰眨了眨眼,仿佛早知他的心意,要配合他一起拿人。

如此危难关头,乔峰该是沉重的心情在段誉这小眼神中轻快了不少。不由笑起道:“本帮自我而下,人人以义气为重……”说到这里,猛的向后退一步,一抬手臂就抓中了向他主动扑来的全冠清,手中恰好正中了他的“中庭”和“鸠尾”两穴。

全冠清武功之强,不输于四大长老,可他却根本没察觉有人到了身后,而等他察觉之时就是被人狠狠一脚踢中屁股,其脚力之猛让他整个人向前扑出。

他完全措不及防,接着已被乔峰抓了胸口穴道。乔峰的出手极快,看似是在扶他,却是把内力打进了他的穴道里。这两股内力循着经脉直奔他膝关节的“中委”、“阳台”两穴。瞬间他就膝间酸软,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

段誉和乔峰这番配合可说天衣无缝,大家视线本就落在乔峰身上,能去注意段誉的人本就很少,然后段誉出脚之快,能看清动作的人就更少,就算有人看见段誉出脚,也先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然后就……就被全冠清跪地的事给吓蒙了。

所以,在场众人他们看到的就是全冠清突然扑向了乔峰,然后乔峰扶了他一把却没扶住,全冠清就直接跪下了。

乔峰对着跪地的全冠清说道:“你虽然知错,跪下求饶也是无用,生事犯上之罪是决不可免,不过眼下先不罚你,待我救出人来再慢慢行议处不迟。”说话间右肘轻挺,已撞中了他的哑穴。

全冠清这一跪一哑便知情况要糟,瞬间脸色惨白,但又听闻乔峰不立刻处决他,便知还有命在,只要他能拖延时间等到救兵……

全冠清眼中暗光四转,正思量重重,可突然小腿一痛,背后又被人踢了一脚,整个人再次向前扑去,脸也直接砸在了地上。

“哎呀!”段誉惊叫着摆好了一个要摔倒的姿势。他先假装被全冠清绊了一跤,一时站不稳就一脚踩在全冠清的小腿上。这一脚下去肯定是更加站不稳了,所以第二脚就狠狠踢在了全冠清的背上。如今手肘的位置也已经摆好,只要他摔下去就正好能磕中全冠清的后脑勺,这一记力道保证全冠清直接昏迷,今天就不用醒了……

段誉私心想要教训全冠清,所以这两脚踩得极重。他心中也已盘算好,只要今天没有全冠清这个巧舌如簧的坏东西在,那么等会儿之后他要对付马夫人和徐长老就更有胜算。

可是千算万算不如天算,段誉就保持着要摔倒的姿势被乔峰稳稳接住了……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环抱姿势,乔峰左手穿过段誉的后背,手指正好收拢在他的左腋下,而右手勾在了他的腿弯处。乔峰只双臂轻轻一用力,就把人稳稳的抱在了怀里。

场面一时间十分安静,众人都有些搞不清状况,只好全部直愣愣地盯着两人看。

段誉也是直愣愣地盯着乔峰看,大脑一片空白。直到乔峰出声问:“义弟你没事吧?”才顿时反应过来,一边挣扎着下地,一边急忙解释道:“我刚走路急,给全舵主绊了一下。”

“以后走路当心些。”看着段誉一下子红透了的脸,乔峰还能说什么?虽然他早看出段誉是故意为之,但想也应该是段誉要给全冠清吃点苦头,这是想帮自己出气呢。

真是孩子气!不过自己的义弟当然是要护着的。乔峰心中失笑,脸上却更加严肃,一身威武凌厉地气势更是压得众人不敢乱动,当然也不敢提段誉踢倒了全冠清之事。

乔峰知道只要控制住了全冠清,那就能稳住一半的局面。他走过去捏着全冠清的肩膀把人提起,让众人看到全冠清除了灰头土脸并无大碍后,就用了暗劲让他继续垂首跪着。这一番手脚做得极为隐蔽,是乔峰练了擒龙功之后才能做到的。

而在别人看来,就是乔峰拍了下全冠清的肩膀,全冠清自己爬起来了又跪着不动了。

这一下,四长老更是面面相觑,不敢再有异动。

段誉安静地站在乔峰身边,这次没能解决全冠清,不免心中遗憾,但让他再来一遍却是万万不行了。

先不说能不能成功,要是再让大哥给抱住一回,那他可真要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了。

段誉拍了拍自己滚烫的脸蛋,不再去想被乔峰抱起的尴尬画面,莫名的也不敢去看王语嫣的反应,只能再次把注意力放到乔峰身上。

乔峰正在安排蒋舵主带着没有参与反叛的兄弟们去救人,蒋舵主怕把人都带走会让乔峰受困于此自是不肯。

乔峰听了却微微一笑道:“这里都是咱们多年来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只不过一时生了些意见,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放心去罢。”

乔峰这番话说的真诚无比。段誉也打量众人神色,果然有些人听后露出了惭愧自责之色,而有的人却还是一脸不怀好意。

段誉真想对着这群人大喊“大哥是真心把你们都当兄弟的,你们今天赶走了大哥,以后丐帮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段誉心中气愤,但也无可奈何,只能暗暗想着,一会儿一定要保护好大哥!

乔峰吩咐完蒋舵主救人事宜后就命令众人原地坐下,突然想到了与西夏“一品堂”还有约会,便又再次叫住了蒋舵主。

乔峰道:“你再派人去知会西夏‘一品堂’,惠山之约,押后七日。”

“是,属下领命。”蒋舵主抱了一拳,心中虽然担心,但还是咬牙带了兄弟们离开。

只是这次他才走了几步又被人叫住。

“蒋舵主,你等等,你先等等!”段誉几乎是跳了起来。

蒋舵主回头,就见段誉飞奔过来。

蒋舵主惊讶问道:“段公子还有何事?”

段誉凑过去就是与他一阵耳语。

虽然段誉声音很轻,可在场几位内力深厚之人都能听清他说的话。

“我常听人说西夏那个一什么堂的人凶残蛮横不讲道理,一不顺心就要打要杀的!兄弟们若冒然前去说要改日再约,保不准对方一恼之下就会……对兄弟们不利,我觉得你还是让人离着远些告诉他们,最好是写封信远远的用箭射过去,或者包个石子丢过去。虽然有些不光彩,可眼下还是先保护兄弟们的性命最重要!”

上辈子去改约的兄弟就是被西夏的人给杀了,这次段誉不想再眼睁睁看着有人白白送命,可又怕自己说出的话会遭到老天惩罚,斟酌着用词,以一番推测的口吻说出来,没想到居然还真是可行。

蒋舵主离去后,段誉就一脸欣喜地走到乔峰身边坐下。心想他终于可以确定一种能改变大哥命运的办法了,只要是顺势合理的推测和引导,那就不会遭到老天惩罚。

“笑什么呢?有这么开心吗?”乔峰不解段誉的好心情从哪儿来,但是看着他一脸笑,不由心中也跟着安定平和起来。

当然开心了!我知道该怎么改变大哥你的命运了!当然这些话是不能说的。段誉看了一下周围,立刻道:“嗯,我很开心,虽然现在局势看起来有些紧张,可是蒋舵主能接受我的建议,我就觉得大家还都是一条心的。”

段誉这番话说的四大长老瞬间就神色尴尬起来,纷纷心想,连个外人都那么关心我们丐帮的兄弟,可我们自己人却彼此不信任还差点斗了起来,这实在是惭愧。

乔峰当然知道他这话是说给谁听的,心里顿时又热又软,对看段誉一脸乖巧的样子,不由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你真心实意为我丐帮的兄弟考虑,大哥实在感激。”

“我们兄弟之间,无需如此客套。大哥你为人侠义,我相信你领导下的丐帮兄弟肯定也是个个英雄豪杰,必然不会听信那些恶徒挑拨陷害之言,这中间肯定是有误会,等一会儿把人救出来说个清楚,大家依然是好兄弟。所以大哥的好兄弟也是我的好兄弟,我当然要为丐帮的好兄弟们考虑啦。”段誉笑颜灿烂,说的话也是如稚子般单纯。他帮丐帮的人就是因为他相信他们是乔峰的好兄弟,所以他也把丐帮的人当成好兄弟。

没有其他原因,就是这么简单。可也就是这么直白简单的一番话直接羞得四大长老低下头,只觉老脸都要挂不住了。

而乔峰心中对段誉的喜欢越发加深,段誉的每一句话都直戳他内心,此刻他只觉能有段誉做兄弟,真是此生无憾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比丘尼先生今天又穿越了:第32章 横滨

快穿之太后金安:第37章 四福晋吉祥

高塔公主[西曼]:第8章 Chapter 7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