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鱼尾巴:第4章 Chapter 4

- 编辑:网页上传 -

[火影]鱼尾巴:第4章 Chapter 4,作者:Volantis

梦中琥珀被迫跟着佐助一次又一次徘徊在凶杀现场,现实里则持续低烧了好几天。

没日没夜照顾他的沙耶已经精力交瘁,但是好歹琥珀的体温正常了,只是仍旧处于昏迷中。

那天晚上出事时,刚睡下不久的雅也突然接收到一阵强烈紊乱的精神波动,他先让沙耶留在房间里,自己顺着波动越来越强烈的走势来到了儿子的房间——

琥珀小可怜紧闭双眼的脸上满是惧色,等到雅也心疼的抱起他的时候,终于撑不住的琥珀“哇”的一声开始哭的稀里哗啦的。

雅也不住地亲吻儿子的额头,沙耶刚披了一件衣服就听到儿子的哭声于是也马上赶了过来,和丈夫一起尽可能的安抚应该是做噩梦的琥珀。

然而直到好不容易帮他擦干眼泪,琥珀一直没有醒过来,像是陷在那个可怕的梦里,小嘴巴紧紧抿着,小眉头锁着,看得沙耶眼中的担忧和心疼都快溢出来了。

深夜里请了鹿岛久建先生。鹿岛一族是水之国有名的世代献身医学的世家,这一代里面最出众的就是鹿岛久建,大名日下部的身体状况也是由他负责的。

“有点像小儿惊厥,”鹿岛检查后判断道,“但是琥珀大人已经有七岁了,之前也从来没有发生过,我先给一些安定吃一下,之后还要做血、尿等检验。”

“真的非常感谢您。”医生来之前沙耶很慌张,现在总算稍微松了口气。

琥珀症状比较轻微,而且身份特殊所以并没有直接转到医院里去,留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另外安排了医护人员和仪器设备。

三天以后琥珀完全安定下来,在雅也的感知里儿子精神状态也趋于稳定,只是同样能感受到琥珀精神域在缓慢增长中。

“这下就能安心了?”雅也将儿子是在精神里发育中告诉了处于焦虑中的妻子。

沙耶捂着胸口缓缓舒了一口气,倚靠着丈夫终于能够轻松一点了,“还好没有生病,但是孩子一直不醒,做母亲的怎么能放得下心呢······”

“没事的,”雅也环着妻子的肩背安慰道,“这说明我们的琥珀在成长,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同样经历噩梦循环的佐助情况更加糟糕。

木叶名门宇智波一夕之间只剩下这么一个年幼的小孩子,孤零零躺在木叶医院里,备受心理还有生理上的折磨。

事实上,还有一个月左右他就要过七岁的生日了,然而注定了这个生日也是可怜又孤独的。

亲身经历亲族被害的场景化身噩梦,禁锢着如此脆弱的佐助。昏迷中的身体状况也不怎么好,琥珀那边只是轻微惊厥,佐助却经常半夜突发反复抽搐,有时伴随着肌肉强直,牙关总是紧咬着。

更危险的是,在护士稍不注意的时候会发生呼吸暂停,所以佐助身边总是离不了人。

今天是进入七月的第一天,佐助终于清醒过来,同一时刻远在水之国昭和神殿的中御门琥珀也从噩梦循环中解放。

仍处于虚弱状态的佐助趁着医护人员换班期间,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敏捷身手逃出医院,穿着病户服,光着脚丫子跑回了人死宅空,已成破败趋势的宇智波大宅。

等到查房护士发现佐助不见,上报的消息一直传到三代火影耳中的时候,还未满七岁的佐助已经自己整理好东西,用遗留的积蓄在木叶村西南角买了一间公寓入住了。

公寓和原本的宇智波老宅相隔两条街道,与佐助以前常去修炼的小树林也不过几条街巷的距离。

三代火影这边本来已经商量好为这位宇智波遗孤分配免费的住房和基础的生活费,一如村里其他失去父母亲人的孤儿们。结果醒来后一夜成长的佐助自己就安排好了一切,也拒绝了村子提供的生活费。

面对上门关心他的生活环境的三代爷爷,佐助面色平静,是这样回答的:“父母为我留下了足够生活的钱财,而且您也看到了,我能够很好的照顾自己,村里安排的住房还有生活费就给其他人吧,就我知道的,那个漩涡鸣人生活也不太好。”

三代原本还在仔细观察佐助这间公寓的内部细节,打理得很干净,所有家具摆设井井有条,冰箱里也准备了新鲜的蔬果,还有小孩成长所需的盒装牛奶。此时听到佐助提起鸣人,有点诧异的同时心情也变好了,叼着烟头微笑问:“哦,佐助认识鸣人啊?”

佐助脸上是一闪而过的懊悔,仿佛不该说出鸣人的名字似的。管理好表情重归平静后,对着三代好似不怎么在意地说,“以前遇到过,他好像总是一个人。”

三代爷爷已经体会到这个小男孩的傲娇了,体谅的同时也很高兴,温和道,“等到进入忍者学校,你们就会是同班同学了,要好好相处。”

佐助撇了撇嘴没有反驳。

这就是默认了,三代看着这些未来的“木叶”总是很和蔼有耐心的,接着嘱咐了小佐助以后应该怎么独立生活之后离开了。

而琥珀,说是解放,因为精神力的增长,被母亲沙耶强制按在床上继续养身体和被投喂。沙耶有时会给琥珀讲故事,让他看一些和文化课内容不一样的,更有趣的山河志或者游记。

通常琥珀听着听着,小脑袋一歪就睡着了,这时沙耶就将他的身体放平,盖上小被子,在他额头上印上一个吻然后拉上纸拉门。

沙耶加入夫家之前姓氏为水无月,出生水无月宗家。然而水无月一族宗家皆为神职者,掌权的,是分家的人,每一代的族长也是由分家中推选而出。

今天丈夫雅也带着弟子白鸟佐纪去了中央图书馆,沙耶则收到水无月族长的消息希望她回族里一趟。

这一天琥珀睡着以后,沙耶就出门了。

沙耶首先回了自己家里,看望过父亲母亲以后转道去了族长的宅子。

“美沙,美织,奈保。”沙耶向同样已经出嫁的几位同族打招呼,“我没想到你们都来了,是族长传的消息吗?”

“欸,我也是呢。”美沙是去年刚结婚的,今天穿的色留袖,已经开始有成熟女性的稳重感了,说话的腔调却还像是个小女孩儿。

“美沙!”奈保皱着眉头提醒道。

她是她们当中年纪最大的,人很好,只是总喜欢纠正其他人行为不当之处,作为朋友她们都已经习惯了。

美沙对着奈保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奈保眉头皱得更深待要纠正她时,美沙已经开始撒娇了。

“不用那么严厉嘛,我觉得美沙一辈子像小孩一样也挺好的。”美织打开小扇挡住唇角的笑意,显露出黑色的扇骨和金银扇面。

水无月一族常出美人,而且是黑发黑瞳的美人,穿上古典的服装都很好看,正如这里的这几位。

出面接待她们的是族长夫人,将她们带到小室里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又出去接待嫁入宗家的几位夫人了。

另一边,雅也还在中央图书馆里面,最近都在忙着修撰各岛史书——这是白鸟佐纪的老师,上一代“执笔人”堀阳人,在一座海中孤岛上发现的,与水之国现存的史书都不同,记载了更久远以前,可能是大陆那边所崇敬的六道仙人以前的史料。

然而98岁高龄的堀阳人没等到这个重大发现彻底破解就离开人世了,中御门雅也只好带着还没有出师的白鸟佐纪忙天忙地。

所以,当一切发生的时候,雅也根本来不及出现在妻子身边。

谁知道丧心病狂的水无月分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他们邀请了宗家所有嫁出去的女孩子、已经组建家庭的男人们,还有准备终生奉献给昭明神社的神职者们——也即是说,原本宗家出生的所有人。

然后是结界、伏击,最后是杀戮。

正在图书馆里修书的雅也一阵心悸,心慌难以自抑的感受直叫他感觉不对,然而在他反通灵至沙耶身边的时候,直面的是沙耶的贴身护卫,林檎雨由利,这位当代忍刀七人众中唯一的女性,将带着电火花的雷牙扑哧捅入沙耶胸口的画面。

严苛的契约同时反映在了雅也身上。

胸腔里的肺叶像被人拿刀子搅烂,强大的□□抗性让雅也仅是嘴角流下了鲜血,而不是像沙耶一样当场毙命。

□□的损伤当然不及心灵的重创,大脑一片空白的中御门雅也魔怔中亲手虐杀了凶手林檎雨由利。

可是当他抱着沙耶的尸体瘫坐在糊满血肉的榻榻米上,才看到不远处的沙耶曾经的朋友们,那些水无月宗家出身的美丽女性,一早已经被杀害了。

满身苦无的可怜人脸上,是扭曲的惊讶和惧怕。

沙耶······沙耶······

不对,琥珀!

99%的人还阅读了:

[刀剑]偏见:第42章

[天龙八部/主萧段、微复誉]擒龙(原著向,段誉重生):第13章】又被抱了

[综]比丘尼先生今天又穿越了:第32章 横滨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