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天:第10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撼天:第10章,作者:来自远方

阳光穿过云层,投射出点点金辉。

远山之间,浮云缭绕,云蒸霞蔚。

倦鸟归巢,走兽归林。本该宁静安详之际,数声巨响,悍然震动天地。

仙堕崖前,山虎、石豹大睁双眼,仰望半空中的李攸,骇然出不了声音。

噬魂藤现出本体,十余丈的藤身,史前巨蟒一般,昂然而立。

李攸立于藤上,手持一柄黑色巨剑,黑袍被风鼓起,周身环绕三色灵光,如巫神降世。

“去!”

黑色灵光暴涨,半空中陡然出现一只巨手,五指收拢,携万钧之力,砸向山崖一侧。

轰!

山崖颤动,瀑布断流。

轰!

砂石飞溅,乱鸟惊飞,百兽胆寒。

悬崖之上,赫然出现一枚巨大拳印,深达数米。

灵光消散,巨手由实化虚,李攸纵身而起,横托长刀,向悬崖猛然挥去。

刀刃雪冷,煞意-逼-人。

锋入山石,如裁宣纸,顷刻间划至山底。

轰!

又是一声巨响,山崖崩塌,巨石滚落。紧接着,刺耳的岩石-摩-擦声回响在山峦之间,让人耳际嗡鸣,头皮发麻,手脚冰凉。

“天!”

地动山摇,山虎、石豹再站立不住,双腿一软,瘫坐在地,神情愈发惊惧。

自懂事起,两人便同林间山兽打交道,猛虎狡豹都曾猎过。

敢同修士搏命,敢入山寻找李攸,冒死攀上仙堕崖,两人的胆子不可谓不大。然而,眼前一切已远远超过寻常人的承受能力。

移山倒海,翻天覆地。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此非凡人力所能及,便是修士,修为不高也难做到。

李攸所为,于两人而言,已同仙人无二。

两人对视一眼,心跳不由加速,目光愈发火热。

只要能从恩人处学得半分,何愁大仇不报,护不得族人?

不提山虎二人心情如何,李攸斩断半座悬崖,仍觉不满,收起长刀,祭出刚炼成不久的方砖。

“去!”

方砖飞至半空,不断增大,瞬息间已长达丈余,厚如城墙。

砖身上刻有金色篆文,映出光影,与日争辉,愈发炫目。

篆文并无法力,只是李攸一时兴起。不料以灵力雕刻,本就如书符篆。单拓下来,堪比金符。相比之下,马长老视作宝物的引雷符、烈火符,如同小儿玩具,不值一提。祸心符倒是略胜一筹,只可惜,没来得及用,就和马长老一并被压在石下,无法现世。

金光飞舞,包裹篆体,片刻后,竟如神火一般,爆起烈焰,熊熊燃烧。

此情此景,凡人看不出其中利害,寻常修士多会做赤火看待,元婴以上尊者大能定会骇然。

此火极为凶戾,堪比金乌真火,触之即伤,非太阴真水无法熄灭。

金丹中期之下,无元婴法宝护身,只要被这块板砖轻轻砸一下,轻者伤及气海,破碎金丹,重者定要身死道消,魂魄不存。

李攸压根不知,一时起意,炼出块板砖竟是法器,距灵器只有一步之遥。在大多数修士眼中,更是实打实的杀人凶器。

更甚者,旁人求也求不来的灵器,竟被他用来凿山取石,储备口粮,该说暴殄天物,人参当萝卜,亦或土豪就是任性?

板砖刚要砸下,李攸突然想起,此处还有旁人。

目及崖下,见山虎石豹瘫软在地,暗道幸好,立刻令噬魂藤将二人卷走。

“离远些,免得被石头砸到。”

噬魂藤分出一株,听命行事。

两头山鹿早知机退到一边,避到安全距离,仰视李攸的毁山运动。

山鹿为李攸开智,奉李攸为主。哪怕后者挥舞板砖对天道咆哮,也是举四蹄支持。说不得还要竖起鹿角助阵。

被雷劈?

有尊者顶着,不惧!

“起!”

板砖砸下,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本就残破不堪、摇摇欲坠的山崖,在巨响声中轰然塌陷。

烟尘骤起,沙雾弥漫。

水流卷着泥流,如滚滚泥浆,自崖断处汹涌奔出,很快汇集成一条大河。

河水奔腾,急流劈开山路,分成两条支流,不断冲刷两岸,将砂石卷入河底。

急流漩涡处,突然有数尾大鱼腾空跃起,鱼尾用力摆动,鳞片泛起银光,砸入水中,溅起无数水花。

李攸对河流大鱼都无兴趣,长袖一挥,将板砖同整座山崖一并收起。

与此同时,气海石子内不再是混沌一片,山崖拔地而起,瀑布飞流直下。虽无草地林木,却也带着勃勃生机。

在井底时,李攸偶然发现,气海中的金纹石子内藏玄机,竟可容纳万物。

山石河流,走兽禽鸟,树木花草,无所不包。

只要灵力充沛,气海不毁,堪比一个万千小世界。

李攸很是兴奋,之前担心的粮食问题,就此得以解决。

因他之故,崖上湖水聚拢灵力,长久不散。

湖水既能吸引动物,难保不会引来修士觊觎,给山下村人带来劫难。

慎重考虑之后,李攸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仙堕崖砍断,连湖水一并带走。如此一来,粮食不缺,问题顺带解决,何乐而不为?

突然出现这条大河,倒是出乎预料。若同湖水相类,他岂不是白忙一场。

收起最后一块山石,李攸落到河边。

河水清澈见底,沁凉袭人,以灵力探入,无丁点回应。

“还好。”

李攸松了口气,回身拍了拍噬魂藤,总算没有中途出现问题。

噬魂藤卷起叶片,比人腰更粗的藤身渐渐缩小,最后化为小指粗细,缠上李攸手腕。

藤身晶莹,几片细鳞藏于叶间。

山崖不复存在,山虎石豹愕然呆立,仍处于震惊中,久久回不过神。

见李攸行来,两人当即便要跪拜。

“起来。”

李攸招手,将另一株噬魂藤收起。

驭下的手段,他不缺。于眼前二人却没有必要。

性情耿直,年轻气盛,怀揣抱负,重情忠义,一眼可探究竟。

只要不生变故,当能培养成为心腹。

“你二人跟随于我,忠心即可,不必多行虚礼。”

“是!”

山虎石豹起身,恭敬立在一旁。

山风吹过,清脆石音萦绕林间。

两头山鹿并排拉着宝车,踢踏行来。

鹿蹄踏过山石,发出金石-撞-击-之声,铿然如有韵律,同山风相应,奏出一曲鼓音。

山鹿行到李攸面前,垂下鹿首,顺服讨好。

“你们倒是聪明。”

李攸抚过山鹿额心,指尖凝聚黑色灵力,分作细流,涌入山鹿体内,滋养灵脉。

转瞬间,鹿角又似锋利许多。

待灵光散去,两头山鹿发出阵阵呦鸣,大眼温润,愈发恭敬。不考虑狰狞利齿,锋利尖角,硕---大--体型,倒也十分可爱。

好吧,可爱两字确实有些违心。

看一眼日光,李攸道:“此间事已毕,上车,出发前往山城。”

“遵命!”

山虎石豹齐声应诺,系紧腰带,背起弓箭长刀,看到离地足有三米的车踏,不免露出为难之色。

无扶手绳索借力,这般高,如何上去?

恩人之意,应该不是让他二人跟车疾跑吧?

考验?却也不像……

宝车为噬魂藤枝蔓所化,通体碧绿,犹如绿翡。

四柱盘绕藤枝,似盘蛟龙。

窗槅侧门俱刻篆字,更显威严古朴。

车亭四角飞起廊檐,坠下透明山石。石间穿孔,以金线相连,白玉一般。风过,纹丝不动,更无半点声响。

立在车旁,两人绞尽脑汁,始终想不出办法。

跳上去?爬上去?

明显都有难度。

见此,李攸方知疏漏。取下车亭上两块山石,分别交予二人。

“收好,不要丢失。”

“谢恩人!”

两人依命,将山石贴身收起好。马上发现身体轻盈许多,力气也大了不少。

石豹轻轻一跃,已是超过五米。

山虎举起独臂,握拳砸在石上,磨盘大的灰石瞬间碎成数块。

“谢恩人!”

两人惊喜已极,脸膛发红,话音都有些颤抖。

李攸摆手,“上车吧。在外不必称我恩人。”

“是,尊者!”

尊者?李攸一顿。

罢,尊者就尊者,以他身份,倒也合适。

李攸飘然而起,两步踏入车厢。

车门合上,山虎石豹先后跃上车踏,前亭两柱飞出藤蔓,紧紧系在两人腰间。

待两人坐稳,不需挥鞭,也无需命令,山鹿和声长鸣,稳步前行。

慢步小跑,加速飞奔。

清脆蹄音回响山中,穿过林间,跃过草地,跨过河流。

离开山谷,摆动鹿首,八蹄生云,鹿角黑光闪烁,转眼间,华盖宝车已行至云中。

天如水洗,白云如絮。

苍鹰展翅,金雕旋空。

如此美景,只在梦中方可得见。

“啊!”

山虎石豹同被吓了一跳,惊呼出声。下意识握住腰间藤蔓,越攥越紧,生怕不慎跌落下去,摔得个粉身碎骨。

从此处下望,千刃山如一条墨绿色长龙,横贯苍炎极东之地。

龙首处,仙堕崖已不复存在,只有一条银川破开山间,奔腾冲刷而过。

“快看天上!”

听到惊呼,山石村老少聚到村口,仰望云中仙鹿宝车,不觉瞪大双眸。忆起日前猴儿酒,知是恩人出行,在村老带领下,俯身跪拜。

“谢恩人赐泉!”

“谢恩人造河!”

起身后,一名汉子道:“山虎石豹跟随恩人,应也在宝车之上。”

“穿云而行,能有这般造化,当真是了不得!”

“此等际遇,亦是我全村人之福。”

村前,一眼甘泉汩汩流淌。

山林间,长河支流蜿蜒而过,水中白花频起,鱼儿争游。

依靠泉水河流,山石村人定能耕田开地,猎兽捕鱼,丰衣足食,人丁兴旺。

“感谢恩人!”

村老未起,虔诚再拜。感激之声随风飞卷,天地可悉。

修士入道,是为逆天而行。

行恶必遭天罚,行善当记功德。

李攸所行,全凭本心,亦为真正了结因果。殊不知无心插柳,福荫两族。

山城传言的魔头,已成山石村人心中善仙。

移山疏河,贯通山脉,更造福山中走兽禽鸟无数。

随意之举,正为他铺平前路。最大的好处,日后天道再用天雷劈他,也需仔细掂量,九道是否该减为六道,强度也应打个折扣。

即使不愿,碍于规则,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如李攸这般行事不羁,仍摸一手好牌的家伙,天道也是牙疼。

山鹿拉着宝车飞速前行。

风刮过,犹如钢刀。

檐下山石突响,车亭笼罩无色光晕,堪堪挡住劲风。

光晕之中,山虎石豹冷静下来,抹下额头冷汗,知道不必害怕,好奇和激动渐渐占据上风。

“豹子,咱们是在天上?”

“是在天上。”

山虎想触摸身旁云朵,被光晕挡住,连忙收回手,憨笑两声。

飞在天上,当真是做梦都想不到。

“向西即是山城。当年族老带我进城,也只在外城西坊买过耕具。别说内城,连南坊都没去过。”

“我远远看过城主府的披甲卫士,很是威风!”

“这次……”

两人说话时,李攸斜靠车中,捏着一盏精致的石杯,静静思索。

车内空间极大,卧榻,屏风,矮几,皆为木石制成。

屏风上纹路天成,牡丹绽放,蝴蝶穿飞。

卧榻实为灵玉,是李攸从千刃山深处寻得。拇指大一块即可引来世人争夺,如今被用来造车,便是以国为鼎,财大气粗的五皇,怕也做不到。

矮几四腿,像一只俯卧的山猫。

几上摆放一套茶具,以山石打磨雕刻,异常精致。

李攸不食五谷,不饮茶水,车中偏备下一茶具,任谁都会觉得奇怪。事实上,他本人也在纳闷,这套茶具究竟从何而来。

当日,车做好,矮几雕成,一只茶壶,两只茶杯,忽然凭空出现。

观其花纹,无鸟虫鱼兽,只有花枝缠树,绿藤绕石,颇为精致小巧。

李攸难得起了好奇心,试着冲水。

谁知水刚入壶,立刻有水雾漫起。雾中饱含灵力,噬魂藤被其吸引,险些发狂。悬在李攸颈间的金珠也开始嗡鸣,直到壶水倒尽,雾气散去,怪象方才平息。

“怪事。”

李攸心惊,下意识想扔掉这奇怪东西。气海中的草籽突现急意,似在告诉李攸,不能扔,绝对不能扔,扔掉会有大麻烦。

“麻烦?”

李攸不解,出声询问,草籽却不再出声。

自紫色灵力出现,草籽似乎愈发精神,但有一点,说话总留一半,让听者很是不满。

转念一想,仙灵草理应不会害他。不扔就不扔,只要不倒水,应该没多大问题。况且,茶壶茶杯都是石制,隐含灵力,留下当做储备粮也是不错。

亏得这套茶具的制造者仍在巫界,否则,得知随法身一同消失的通天壶被当做储备干粮,李攸不说大祸临头,日子也不会好过。

山城

外城城门大开,两队披甲卫士鱼贯而出。

黑盔玄甲,手持玄铁长矛,俱有练气五层以上修为。

论单打独斗,遇到筑基修士,披甲卫士绝不是对手。然集合百余人组成战阵,金丹修士也会陷入苦战。

凭借千余披甲卫士,赵横才能坐稳山城城主之位。否则,仅是觊觎荒川古境的修真宗门,就足够他喝上一壶。

披甲卫士站定,立起长盾,砸出整齐钝响。

目睹此景,怀揣其他心思的宗门无不心中打鼓。

看来,山城的确不好惹。

赵横环视四周,暗自冷笑。

再观东方,一叶扁舟正悠然行来。

扁舟之上,白衣修士迎风而立,峨冠博带,端然行礼,朗声道:“白云山十六代弟子云霁,谢赵城主盛意,表宗门赴会,诸位有礼。”

声音温和,却如钟鸣,众人顿时心生凛然。

白云山,万年底蕴,人界道法之巅,果真名不虚传!

99%的人还阅读了:

网王女配你翻身了么?:第58章 玄海弱弱出场……

曹操原配不好当(三国):第30章 030

香火店小老板:第20章 小心思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