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之情不重不生娑婆:第15章 一把支离骨,千般怅惘,作者:千山墨

次日,旭凤与润玉在魔界各处查探了一番。

但究竟穷奇躲到哪里,还是需要对于魔界地形熟悉的人来相助。

旭凤送了一纸书信给鎏英,她便赶了过来。

“二殿下这是未曾把鎏英当朋友啊!来了魔界也不提前说一声,”

客栈庭院内,四人都在吃饭,见她手里拿着鞭子,英姿飒爽的看着他们。

“这几位是?”

“我兄长,夜神大殿,锦觅,弦月仙子!”

鎏英抱拳对润玉行了一礼。

润玉对她点头一笑,以示还礼。

“不如请公主坐下,同饮一杯如何?”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四人各自坐下,一人一方,奈何上弦月慢了一步,不知落座于何处?

锦觅道,“上上,过来,挨我坐!”

“好”

待锦觅往润玉那边靠去的时候,却道旭凤往另一边扯去,“说过多少次了,注意身份,夜神大殿可是有婚约之人,”

“哎!轻点”锦觅被扯得往那边一倒,上弦月只的在靠近润玉的那边坐下。

“婚约?大殿何时有的婚约啊?”鎏英好奇问道。

上弦月也是听哥哥说过一回,后来也从未说起,哥哥定亲之人是谁?那时也并未计较定亲意味着什么?

如今再次听到,却让她心口陡然一闷。

定亲,她是知道其中含义的,话本子里说,凡是定过亲的男女,都是要成为夫妻的,哥哥与旁的女子成亲,就不会再对自己这么好了。

她的一颗心仿佛被浸入冰水之中,冷得刺骨,冻得瑟缩。

润玉面无表情的道,“乃是水神风神的长女!”

“可是我听说这水神风神四千多年来一直相敬如宾,并无所出啊!”

上弦月猛的抬头看向哥哥,眼里满是艳阳。

她这一颗心可真是忽冷忽热,忽高忽低,从如死灰之态到春暖花开。

鎏英问完之后,润玉不答,其他的人也是沉默,气氛有些尴尬。

“大殿,对不住,失礼了。”

“无妨,”润玉拈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这么多年来,这样的情况还少吗?早已习惯了,从小就有人告诉他,他是定过亲的,她是水神风神之长女。

那时候不懂,问过天帝,何谓定亲?

天帝说,是有一人会一生与他为伴,相互扶持,相度一生之人。

小润玉听了很欢喜,他喜欢与人为伴,有一个小女孩能够和他玩,可以陪着他一辈子,长大了还要嫁给他,多好啊!

那时候,他满心欢喜谢过天帝,他觉得这是父帝给他最好的赏赐。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去过洛湘府,他就想去看一看,他的小女孩到底出生了没有?

可是守门的侍卫不让他进,更是像看笑话一样看他,说,“这水神风神自成了亲,便从未住在一起过,一直相敬如宾,何来长女呢!”

小润玉摸了摸脑袋,“还没有出生吗?”他不知相敬如宾为何意?也不知如何才有孩子?

但他幼时仍旧多次的去问,问一问他的未婚妻可生了?

同样的回答,同样态度,持续了一千多年,同样的笑话,他也听了千百遍。

原来,父帝给的一颗糖,是从不存在的。

又何来的甜,不过镜中花,水中月而已。

他的一颗满是憧憬的心被吹凉了,无力了,他逐渐长大了,慢慢懂了,也放弃了。

上弦月侧头看着他被酒水润湿的薄唇,看着他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无比缓慢的摩挲着杯盏。

她不知道怎么了,就觉得心头一颤,似乎感觉到了他心头的忧伤,又伪装着无所谓与坚强。

“哥哥!”她小声的嗫嚅着,心里只想告诉他,“不要这样,不要悲伤好不好,月儿在,月儿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润玉抬眸看了她一眼,转开了话题,“稍后便请鎏英公主带我们去看一看魔界哪些地方,最易藏身!”

“好”

“凤凰,我可以一起去吗?”锦觅扯了扯他的衣袖。

“……”他正想拒绝,又看到锦觅好不容易好言好语哀求他,便答应了。

“你须时时刻刻在我身边,寸步不离!”

“没问题的,”

润玉看了他们二人的互动,下意识的暼了上弦月一眼,而她正好去看自己,被准确的捕捉到了眼神。

“哥哥,你放心,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嗯,不要乱走。”

“好”

……

魔界入夜之后,倒是很安静,只有偶尔的鬼魅惨叫从忘川河底传来,四处都是幽绿幽绿的光芒。

上弦月一个人坐在房间的桌子前,撑着脑袋发呆。

哥哥没回来,有点睡不着呢!

这时只听,呜的一声,魇兽直接穿墙进来了,一进来就四处扫了扫,似乎发现上弦月过后,直接走到她脚下,随意一趴就睡着了。

上弦月一笑,蹲下身子,摸了摸它圆鼓鼓的肚子,“阿魇,又贪吃了吧!”

她又摸了摸魇兽的脑袋,它就顺着上弦月的手温顺的蹭了蹭。

啵——

它随口吐出了一颗很大很大的梦,飘在上弦月面前。

她好奇的捧起来看了看,魔界的梦,会不会与天界的不一样呢!

她仔仔细细看了看,却发现这是,这是一个颇有故事的梦。

梦镜中一个书生,他独居陋室,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个美人来到他的家中。

又是一副才子佳人的故事啊!她有些无趣的摇了摇头。

然而纵使才子佳人看多了,却从未看过如此香艳的一幕。

美人惑了书生,书生抛却了道貌岸然的伪善,将那女子卷到云被里去了。

出乎意料,这怕不是什么才子佳人的故事,倒是狠毒蛇妖吸附男人精元的手段吧!

那蛇妖化做绝世美女,使劲了手段,给了那书生一场芙蓉帐暖,温香软玉,卸下防备竭尽全力沉迷于醉生梦死之中。

“美人,美人,你是要我死在你身上啊?”

那书生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怎么脱了衣裳就这样放浪不羁了呢!

他汗如雨下,春光满面,一个劲儿的亲着吻着身下的蛇妖。

上弦月看得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突然意识到自己怎么可以看这种东西呢!

她吓得将手里的梦球往前一扔,可是却还是能听到那书生的急促的喘息,与那蛇妖的叫喊。

上弦月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可以看,不可以看的。

可是,上弦月觉得那蛇妖怎么叫得那样舒服呢!一声高过一声的,一直说还要。

她偷偷的挪开一条手指缝,又挪开一条,便看到了裸露出的赤/裸的肩头,一条被子覆在他们身上。

起起落落,帘卷西风。

后来,那书生一声低过一声,逐渐不动了,趴在了那蛇妖身上。

那蛇妖推开他,□□的身子被同为女子的她都看得不好意思了。

蛇妖凑在那书生耳中,“就是要你死在我的身上,不然,我怎么收了你呢!”

那……那个蛇妖的前胸怎么可以那样……唔~

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就是小巫见大巫嘛!

她又看了看梦中,蛇妖穿了衣服,取走了男子的魂魄,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然后,梦便破碎了。

上弦月仍旧脸色微红的没有从那场突然闯入的春色的反应过来。

这,这就是话本子里说的夫妻之事吗?

男人真的没一个好东西吗?

她摇了摇脑袋,想要将那些对她来说新奇又有些排斥的梦镜赶出脑海,可是越想却越发清晰。

她最终只得出了一个结论,不,蛇妖错了,哥哥一定不会的,他是一个好男人。

可是,一想到润玉,仿佛就条件反射般,喘息声,娇喘声,断断续续的侵入耳中。

上弦月一想到哥哥的脸,为什么那些东西又跑出来了。

她更加慌乱了,心跳犹如擂鼓,面色恍若芙蓉,她用手摸了摸,烫得吓人。

不行,不行,她需要冷水清醒清醒,便一个劲儿的推开门往院子里冲,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将自己放到冷水里泡一泡才好。

可是,她一边往下跑,刚一下楼梯,没看到恰有一人上来。

砰的一下将上弦月撞得往后一倒,那人连忙一手拉住她向后倒的身子,一个转身将她接下。

上弦月只觉得腰间僵硬的手臂支撑着自己,她窘然的抬头。

“哥,哥哥……”

99%的人还阅读了:

拜拜,下一个更乖[快穿]:第9章 替身

异界求职纪[西幻]:第20章

穿越之青云通天路:第59章 尾声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