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HP]当忍者的魔法师:第2章 Chapter.00

- 编辑:网页上传 -

[火影/HP]当忍者的魔法师:第2章 Chapter.00,作者:狗尾巴葱

毫不意外的,哈利又被成年人亲自送回家了。

这次的成年人还不是别人,是大名鼎鼎的风影大人——的手下。

哈利在前面带路,男人落后两步跟着,几个高矮不一的男孩快步跑着从后面赶超他们,又扭过头来,冲哈利做鬼脸。

哈利低着头只管走路,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男孩们自知无趣,却又不愿意就此放弃,领头的孩子王眼睛一转,喊了一句:“捡来的野种!”

哈利脚步骤停,抬头望向他们身后的街角,道:“母亲,今天医院下班怎么这么早?”

几个男孩脸色巨变,尤其是领头的那一个,脸瞬间就惨白得跟肩膀上挡风沙的纱巾一个颜色了。

“我我我什么都没说!”他慌乱地澄清着,一边扭过头去打招呼,一边试图岔开话题,“阿姨好!今天天气真好,阿姨再见——”

他发现自己背后一个人都没有。

即使知道是被骗了,这一出还是让男孩们倍感丢脸,也没了再找哈利麻烦的心思,很快三三两两作鸟兽散。

哈利则继续泰然自若地领着男人往家走。

一大一小到了家门口,哈利把墙角的一块碎砖挪到门前,站上去,踮着脚用脖子上挂着的钥匙开了锁。

为防风沙,村里的建筑都是以碉堡的造型建造的,墙壁很厚,窗户小而高,即使是白天,屋子里也很昏暗。

等男人跟进屋子,哈利关上门,熟门熟路地点了油灯,又把地炉的火生起来烧水,俨然是一副小主人的姿态招呼客人:“坐一会吧,我母亲应该快下班了。”

捧着他泡好的糙米茶,一路沉默的男人终于开口了:“你父亲呢?”

哈利喝了口水,闻言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我出生前就在战场上牺牲了啊,你不知道吗?……我以为你们之前查过我们家的户籍档案了?”

在被送回家之前,他在风影办公室门口坐了小半个小时,期间文职人员们抱着大大小小的卷轴文件夹进进出出,不是在查他的家庭情况,还能是风影大人突然工作狂附体非忙公务不可了么?

他的反问堵得男人一愣,紧接着,望着他的目光愈发意味深长了起来。

哈利没少被这种看怪物的眼神看过,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完全不在乎男人对他的评价会是‘早熟的小孩’还是‘聪明的怪胎’。

两个人又断断续续地聊了几句话,大门被推开了,一个瘦弱的身影被风沙裹挟着跨了进来:“我回来了。”

哈利跳下椅子迎上去,唤:“母亲。”

女人摸摸他的头,淡淡地应了一句:“小飒。”

母子俩的互动客客气气,说不上疏离,却也没有一般家庭的亲切热络。

这一幕被旁边的男人看在了眼里。

发现屋子里多出的第三人,女人并没有多诧异,扭头问哈利:“他送你回来的?”

“是。”哈利应,顺便介绍了一下男人的身份。

女人点了点头:“知道了,你先回房间去吧。”

哈利听话地回到屋子里端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给(身体上的)成年人们留出谈话的空间。

他不太好奇男人会跟他的母亲说什么,这半年来,他被各家的成年人们送回家过,他们会跟他母亲说的无非是‘这孩子总被欺负’或者‘这孩子又说怪异的话了’。

内在已经五十岁的外来的灵魂,注定他生来就无法与别的孩子一样。

成年人早就丧失了儿童的学语天赋,他初来乍到时足足花了一年的时间熟悉这个世界的语言体系,在目前的身体年龄将近两岁时才开口说出第一句话。

在这之后,他因为现有的三观与这个世界的主流完全相悖,没少说出过自认为正确而实际上过于惊世骇俗的反|动言论。

人类是群体动物,本能中排斥不合群者,他表现出的诸多与众不同为他招来了住在附近的同龄儿童的歧视。他们都知道他父亲早逝,发现他的母亲也忙于工作很少看顾他后,便愈发肆无忌惮,一开始的取笑挤兑日渐发展成暴力霸凌。

他懒得跟一群小屁孩较真,不过也不会傻到干站着任由别人欺负,一旦发觉苗头不对,他就会往附近的成年人跟前凑,适当示弱卖惨。

成年人们其实也对他喜欢不起来,不过毕竟不是任性妄为的孩子,不会感情用事。出于‘道义’和‘责任’,他们多少都会伸出援手,然后把他送回家,跟他母亲抱怨上两句。

哈利胸有成竹,以为这次就跟之前发生过的那么多次一样——最大的不一样,大概是他这次是在尊贵的风影大人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被告的状比平时更严重一些吧。

然而他错了。

他听见外面乒乓一阵响,像是杯子或者什么东西倾倒在了地上,然后是一声怒吼:“他当然是我的孩子!”

他的母亲显然很生气,音调生生拔高了八度,即使隔着一扇门,也尖锐到有些刺耳:“他是我的孩子——我亲生的孩子!”

听清楚这句话的内容后,哈利一点都不意外门外的动静了。

从他逐渐能理解这个世界的语言开始,他就没少听邻居背地里偷偷议论他的身世。大家都说他母亲曾经有个孩子,得了重病死了,过了几天,他母亲从村外捡回了另一个孩子,那就是他。

他当然也怀疑过谣言的真实性,他来到这个世界时,这具身体已年满一岁,他没有亲历过分娩;而他们母子俩长相并不相似,关系也一直不咸不淡,始终没有相依为命的母子的亲密。

从他这边看,这不难理解——在他的观念里,他这个母亲的年纪比他还小。哪怕抛开年龄不论,上辈子五十年都没有过母爱概念的他一夜间突然多了个亲生母亲,也实在难以良好代入角色。

可从他母亲的角度看,这就很不正常了——面对着自己血脉的传承者、跟早逝的丈夫的唯一联系、怀胎十月后受痛分娩的骨肉,哪个母亲会不想亲昵自己的孩子呢?

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她想要拥抱乃至亲吻他,他会欣然接受,就跟所有这个年纪的孩子会做的一样。

可是她没有,一直以来她对他做过最亲密的举动,是伸手摸摸他的头。

如此一想,很难让人不对他们的血缘关系产生怀疑。

这点疑虑并没有存活很久,就在一场突发事件中不攻自破了。

那天邻居家的孩子喊哈利“外面捡回来的”,被哈利的母亲听到了。

这位一向虚弱、忧郁的女人突然间便发了狂,眼底凝聚不散的悲恸被怒火取代。她冲到邻居家门口,歇斯底里地嘶吼,一遍又一遍强调,她的小飒就是她亲生的孩子,直到把邻居家小孩吓哭,邻居亲自领着孩子出来道歉为止。

……就像被说破了现实后的恼羞成怒似的。

哈利当时这么想,紧接着,他听着门外因过于激动而有些沙哑的女音,又因自己内心的阴暗产生了些微愧疚。

他可以不适应,可以不接受,但千不该万不该质疑一颗母亲的真心。

母爱也许就是这样吧?纯粹、执着,又偏激。

不管邻居是不是真的信了,反正哈利再也没过怀疑过他——确切来说是他的这具身体——不是母亲亲生的。

结束短暂的回忆后,哈利不由自主地开始留意外面的谈话。

他设想着那个男人会提及他不是亲生的几种情况:也许是‘你的孩子一直被别的孩子欺负,你还不管不顾,难道他不是亲生的吗?’;也许是‘你就放任这么小的孩子独自在家?有你这么当母亲的吗?’;对了,还有可能是‘我听见邻居的孩子们喊他捡来的野种,这是什么情况?’……

如何想象都不如耳听为实,哈利悄悄地把门拉开一条缝,竖起耳朵偷听门外的谈话。

“……我知道,夫人,你只有这么一个孩子,舍不得他,但这是风影大人亲自下的决定。”

“就……难道就非他不可吗?他很小的时候就跟我说过,他不想当忍者,他的性格也的确不适合这行。村里那么多孩子,跟他年龄相似的也不少,为什么偏偏是他?”

“风影大人说了,这孩子是他见过最有潜力的。依我看来,风影大人的眼光不会错,这孩子确实很合适。”

“我不同意!是普通的忍者也就算了,那种身份……那种见不得光的存在……你们是在要他的命啊!”

“不,夫人,你错了,在这种年代,尤其是战场上,最不值钱的正是普通忍者的性命。他也许无法像其他人一样在战场上杀敌,扬名四方,但他做的贡献会是最大的。”

“那有什么意义呢?他的存在会令人忌惮,使人厌恶,最终不得不像蛆虫一样死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夫人,他不一定会死,只要他真的像他表现得那么聪明,他完全可以在他想的时候全身而退。而且,在任务开始之前,他会受到最好的教导和培养,直至做好准备。”

哈利越听越觉得不妙,大脑飞速旋转起来,却始终想不到合理的解释。

在他思考的间隙,他的母亲送走客人,站在门口发了会呆,转身回来,把他喊了出去。

“今天风影大人到托儿所探望,提问你问题了?”女人这么问。

哈利老老实实地点头。

“你告诉他说,你惜命,无论如何也不想死?”女人又问。

哈利又点头,张了张嘴,想补充上一两句说明,想了想,也没什么好说,便没有出声。

他的母亲直直盯着他的眼睛,神色怔怔的。

她真的很喜欢这双眼睛,时常会这么望着它们出神。哈利猜测,自己的眼睛很像她已故的亡夫,能让她短暂从沉重的现实中脱离出去,重返曾经那些无忧无虑的甜蜜时光。

“那位大人说要我去做什么?”他大着胆子提议,“不答应不行么?”

女人僵硬地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没用的,我们没有选择。”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颓然地坐到椅子上,把脸埋进手掌里,身心俱惫,精疲力竭。

第二天,风影的手下又上门来了。哈利的母亲难得没去上班,她牵着哈利,把哈利和装了些他个人物品的小包裹一同交到男人手里。

哈利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从家里带走,住进了一间半封闭式的集体宿舍。

跟他同住的还有十多个男孩女孩,都比他大,但最大也没有超过五岁,一张张小脸上带着与年纪不符的成熟,打量他人的眼神透彻得令人胆颤。

他们似乎是村子的重点关照对象,每个人都各有自己单独的指导教师。哈利的老师,就是当初把他接来的那个男人,自称‘虎’。

哈利好歹有五十年的阅历,即使没人跟他明说,他没两天就从日常的学习内容里推断出了这培训班存在的意义。

——他们这些孩子,在被当作未来能够安插进入他国、窃取情报或离间人心的间谍培养。

很离谱,很残忍,可……非常合理。

孩子向来是天真无邪纯净澄澈的代名词,人们对于年幼的儿童是没有什么戒心的,年纪越小,越适合在谍报战中作出贡献。

战争并不给他们长大的时间了。

想明白这点后,哈利又陷入了迷惑。

间谍嘛,做的是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勾当,理应要挑选那些乍看之下非常平凡的个体,以便完美融入各种环境,不会在行动开始前就被识破,揪出来干掉。可是,他完全不满足‘普通’、‘泯若众人’的基础条件。

虽说他长相不出彩,灰发灰瞳也不惹眼,但他这一年多下来的表现,实在是有些过于标新立异了。

哈利百思不得其解,某次上课时,终于忍不住问了虎老师:“究竟为什么……会选中我呢?”

“因为你不敢死。”虎老师看着他,眼神深邃,意味深长,“为了不死,你会千方百计地活着,哪怕是用他人的性命垫脚,哪怕是硬生生从地狱里爬出来。”

99%的人还阅读了:

[三国]白甲苍髯烟雨里:第14章

万人迷攻的桃花之路:第56章

我是月城雪兔(综漫):第86章 萧狱的过去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