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 那些脑残的时光:第133章 静灵神秘

- 编辑:网页上传 -

综漫 那些脑残的时光:第133章 静灵神秘,作者:吴梨

结果最终,这场战斗,还是没有打响。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凭染桐末那表现出的一贯平和,因着朽木白哉一句话就自顾自挑衅反而不符合她的风格。于是酒宴重归热闹,就连朽木白哉也在四枫院夜一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抿唇饮酒。染桐末捅了捅身旁的平子真子,“你方才想要说什么?”平子真子顿了顿,放下酒杯,下一秒哥俩好的大展手臂拥住了染桐末的肩膀,染桐末倒是不在意他这样的举动,“所以呢?”

“末,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浦原喜助?”

染桐末一怔,下意识扫了一下周围人们的视线,才暗叹幸好没有人注意到两人压低声音的对话。“所有人都说我过的轻松潇洒,其实不尽如此。我似乎总爱给自己找那些麻烦活,等醒悟时发现年岁徒增。‘不管是春温秋肃,还是大喜悦大悲愤,最终总都是回归历史的冷漠和理性的严峻。’我……”

“你又要讲大道理了。”平子真子耸了耸肩,“表示一下我无奈的态度,你继续。”

“是的,如你所说,我又要讲大道理了。【任何一个真实的文明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在心理上过着多种年龄相重叠的生活,没有这种重叠,生命就会失去弹性,很容易风干和摧折。】就如我,与你相比,我是理所当然的文明人。我会为一时的感时伤怀幼稚,也会因突来的危机而成熟。不同的危机在心头打架,有时会令自己苦恼。”

“所以,每个哲学家都是疯子,或者心理变态。”平子真子耸肩下着这样的定论,“你不该总是想的那么多,你会被逼疯,毫无疑问。你被自己的气压罩住全身,无端的感动,无端的喟叹,常常像个傻瓜一样木然伫立满目沧桑,一会儿满脑章句,一会儿满脑空白。”

“这听起来像是在骂我,你觉得我是疯子还是心理变态?好吧好吧我知道我说的那些话你都不爱听了,那么我们换个话题......”染桐末故作平常地扭过脸去不看他,平子真子却并未陪同她打哈哈,“是我不爱听还是你不爱听?”

“怎么我突然发现,你不像你了?”染桐末眨了眨眼,“往常的你,除了初见时,可没有那么咄咄逼人,到底是……”“为什么我会咄咄逼人?你真的不明白么,末!是我不像我了,还是你不像你了,至少不像你所伪装的那样悠然自得?”

染桐末嘴角微微抽噎,试图反驳却没能成功。

“这样下去,你会被逼疯。”平子真子无奈地双手捂脸,“虽然这不是我一开始想要和你阐述的问题,但是毫无疑问,相比较那个有关情爱的事,你的心理状况更值得我担忧。”你的心理状况值得担忧,你过目不忘的记忆让你记得所有人做的所有事,无论好还是坏;你尽量压抑的能力能够创造或毁灭世界;你的想法超出寻常,你意识到这里并尽量抑制。

【这样下去,你会被逼疯。】

“你说过的那个梦,你还记得么?你再次经历了什么?梦境还是另外的空间?你甚至掩饰不了内心的急躁,‘一句话能够挑拨的染桐末’,天啊你真的没看到四枫院夜一刚才诧异的眼神?如果不是知道你的身份难以复制,他们甚至会怀疑你不是染桐末。梦境,还记得么?那是潜意识……”

染桐末微怔,突然握紧颤抖的右拳放在唇际,近似恳求的语气,“停下真子,停下。”

平子真子双手放在她的双肩,“你看着我,你不能继续想下去了,你在刀魄殿中的时间太长了,我以为是有人治愈了你,可实际上你只是尝试自己治疗自己。十年前索性还有成效,但那远不是成功。你把所有那些情绪倾注全力封锁,十年后的如今你居然已经困不住它。是的,你在治疗,而还未治愈,别想太多,听着……”平子真子按住她的肩膀,两人之间的动作终于引起了他人的注意,京乐春水按住浮竹十四郎站了起来,“怎么了平子?”

平子真子挥了挥手,“浦原,你过来浦原。”他说着对京乐春水说道,“去叫风间,叫他过来,我**早该知道,一个人关在那个地方八十六年,八十六年。鬼知道她这几年又被该死的送到了哪里?志波海燕,你带着朽木白哉先走……不不不,你们先都离开。”他对着爱川罗武和六车拳西说道,后两人也知道在这里人多没有用,赶紧带着副队离开。

四枫院夜一冲着志波海燕点点头,“白哉走吧,改天再请你喝酒。”

********************这里是末隐藏剧情终于开启的分界线*****************

风间千景来时,看到了像缺氧的鱼一样大喘气的染桐末。她身旁是眼神复杂的平子真子以及渐渐露出了然神色的浦原喜助。风间千景当啷一声将手中的烟袋放在桌子上,扫过浦原喜助,“平子,你不该逼她。”“你我初遇时你这样对我说,那时我听从了,接下来几十年的平和我也以为你是对的风间,”平子真子看着她苍白的脸庞上弥漫痛苦,“可是该死的她又经历了什么?常人一个礼拜的闭塞都能疯癫,哪怕有你的陪同可她忍了八十六年,那些都能承受,我想象不出什么能够让她这样……再不让她说出来,她会疯的,你我、还有你浦原喜助这个始作俑者都明白,那是真正字面上的意思。”

风间千景走上前,注视着她涣散的眼和颤抖的手指,“是的,如你所说,她忍耐地太久了出乎了我的预料。她一个人在那里十几天就险些失控,能陪伴那样的她度过八十六年而让她不受影响的那个人就算有,也不会是我。”风间千景说到这里,几乎能够猜到什么。

“她用端庄掩盖惶恐,用柔和掩盖痛苦,那一切的前提是她拥有自信,她自信能够操控一切,也是这种自信让她掩饰至今。”浦原喜助终于开口说道,“而那份自信,正如她所说过的,深藏血液,而鲜少直白表露在外。”可她却直白的说着‘自诩静灵庭剑术第一’这种话像是寻求认同,可她如释重负般认为蜷缩在浦原喜助身后理所应当。这或许是证明她终于接纳了浦原喜助,但同时,这证明支撑她一切的自信开始垮台。

这并不矛盾,一切都分化两极。当过分自信自强,人称之为‘自负’,同时看起来似乎能将一切扛于双肩。而染桐末,虽然始终期盼能够有人陪她分担,但真到关键时刻却永远自觉冲在最前方,若让她逃避,只会换来她的嗤之以鼻。这一切,关于染桐末的一切,前者大抵关乎女人的柔软,而后者则必定源自染桐末的自信。

而如今,【支撑她一切的自信,开始垮台】。

“你们不该当着当事人的面讨论这种事情。”身后突然传来的陌生男声令三人一顿,平子真子和浦原喜助顿时提高警觉转身,风间千景却依旧叹了口气,“早该料到,也该到这里了。”

那份语气里掩藏着太多情愫,有的平子真子和浦原喜助能听懂有的不能,于此同时,那些哪怕听懂的,也有大半部分难以理解。为什么在放松的下一刻暗含失望,为什么在欢喜同时蕴藏悲伤。

“两位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我,我却不是第一次见到二位。再次自我介绍,我是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小姐的私人执事,换句话说,管家。”那个男人抬起头来,给人第一印象的是那一身在尸魂界绝对不合适的黑色执事服,接下来,是那张哪怕是男人也难以挑剔地俊美的脸。但那张脸给人的印象其实并不深,或许是他唇角的笑容太夺目。那里面饱含太多的深意,是虔敬,却更带讽刺。

“再次?”平子真子挑眉,“不幸的是,我有不错的记忆。”浦原喜助微微挪动脚步挡住来人望着染桐末的视线,也对着平子真子摇了摇头。

“不,平子。或许那正是你的幸事。”风间千景并没回头,但谁都知道接下来的话是说给谁听,“你,你们,就不能放过她?”

“你让我放过‘她’,谁又来放过‘她’呢?”塞巴斯蒂安这样说着,瞬移出现在染桐末身侧,毫不怜香惜玉地敲晕了她,“至少现在,这样,才叫放过她,不是么吸血鬼。”

“你这恶魔。”风间千景咬牙切齿看着眼前男人的动作,“你明白你在做什么?”黑衣男子还算轻巧地将女人推到浦原喜助怀中,“第一,你们的一切讨论再动听,她听不到有什么用?”

“第二,想想怎么解决她那梦靥的心魔,才是关键。我不在意,你们在意。”他拍拍衣摆并不存在的灰尘,动作是那样优雅流畅,说不出的好看。

“第三,吸血鬼,这一切的区别是你在跟我强调,所以,我‘明白’,你‘明白’么?”他将耳际垂下的黑发别回,血眸中流淌着灼人的熔浆。

“第四,”他说着走向居酒屋门口,却又回过头来,眼中不怀好意都快要溢出来,“你是不是活的太久了,所以什么都忘了?”

‘当啷’风间千景那桌上的烟袋下一秒杵在了塞巴斯蒂安面前,这是另两人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气急败坏,与之相比,连他与染桐末生气时的举动,都是小巫见大巫。

可是看到塞巴斯蒂安眼见毫不动摇就要走出大门,风间千景眯起双眼,“所以说,她此刻,是一个人了,终于?”

塞巴斯蒂安停住了脚步,却传来笑声,“你想看我此刻狼狈的模样,还是神情?”风间千景嘴角含着讽刺意味,“如果都是呢?”

“那不如,你去照照镜子?”

99%的人还阅读了:

[猎人]嘿,那位乘务员小姐。:第2章 通往购物的车票

[火影/HP]当忍者的魔法师:第2章 Chapter.00

[三国]白甲苍髯烟雨里:第14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