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阿哥是团宠(清穿):第20章 新西兰

- 编辑:网页上传 -

十四阿哥是团宠(清穿):第20章 新西兰,作者:小米罐子

第二十章新西兰

“朕惟化始宜家,协赞必资乎贤媛,道崇治内助宣……尔贵妃钮祜禄氏,阀阅名宗,柔嘉惠质,宅哀恪慎,勤夙夜而无违,秉性谦冲谨言,动而有则,早持躬于礼法,四德偕臧,夙禀训于诗书,六宫咸誉,慨芳规之遽谢,宜褒美之有加,特以册宝谥曰温僖贵妃。”

这是罗协以十四阿哥的身份经历过的第一场丧礼。

依礼,应辍朝三日,大内以下、宗室以上、三日内咸素服,不祭神。康熙改辍朝五日,这是他唯一给了谥号的贵妃,丧礼克尽哀荣。

贵妃所生皇子截发辫、摘冠缨、成服,至大祭日除服,百日剃头。

行初祭礼,用金银定七万、槠钱七万、书段千端、槠帛九千、馔筳三十一席、羊十九、酒十九尊,设仪仗,齐集行礼。

礼制严苛,跪一天吃不上几口,宫外已是冬日里的寒风,雪还没下,但已经冷冽得很。罗协如今有德妃和四阿哥护着,他和十三两人都是在还算暖和的大殿里,夜里守着他也还能偷偷躺在四阿哥怀里眯眼一会儿。

可罗协看着前头十哥披麻戴孝的身影,眼里总是觉得有些模糊,十一岁失母,无论在哪个时空,都引得人心里头难受。

以后,他在后宫便是孑然一身了,除了一个和大家共享的皇帝父亲。

贵妃没了前这些日子自然会一一会他打点,安排好自己的身后事,将能为儿子考虑到的每一步掰碎了,能和他讲上一点是一点。但她到底还是走了。

只要身子还能撑着,罗协便尽力跪得端正,这是他身为兄弟的一份诚心。

此刻,他便是十四阿哥胤禵。

待一切礼毕,他们兄弟缓缓走在宫里。

天阴沉沉,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十阿哥小脸发白,一身蓑笠白衣,望着天轻轻道:“十四弟,你的纸鹤很好,回头闲暇你教我叠吧。”

“嗯,好。”罗协点头,没有多言,跟着他一起望着天。

他听见系统告诉他敦郡王又加了好感度的声音,内心却没有一丝喜悦的情绪。

灰蒙蒙的天开始洒落白色的小花,雪,一点一滴,缓缓往下落,落地无影踪。

初雪,陡增哀戚。

罗协知道,这代表十阿哥开始不一样了。

他会一步步从那个和九阿哥一样机灵活泼、开朗勇敢、可以说无甚心机的出生尊贵的十阿哥,变成往后史称扮猪吃老虎第一的胤珴,以此藏起心性和智慧,最终在八阿哥集团倒台的时候,他还能保住自己一丝血脉和尊严。

这便是帝王之家。

*

罗协回去便又发了一场高烧。

四阿哥气笑了:“春天来了,打雷你发烧,冬天来了,下雪你也发烧,合着你是水做的,打雷你怕响,下雪你怕冰啊?”

这回是罗协自己遭不住这帝王之家的霸气,还真赖不得别的,他好歹神色清醒,双颊带着病态的酡红,拉了一下四阿哥的衣袖:“哥哥你别气了,什么药弟弟都乖乖喝。”

四阿哥叹着气也软了:“知道你乖。只是要再乖一点,连那些药便都用不上喝了,不是更好?”这到底是吃了真性情的亏了,这六岁的小身子哪里来那么多同情心,自己都顾不好,还去同情别人。

虽然这个别人亦是他不舍的十弟,到底他才没拦着十四总往永寿宫里跑,自个弟弟有多治愈,他心下了然,好歹养了他快一年,这点纵-容还是有的。

“弟弟小嘛,我答应哥哥,往后一定强身健体,活蹦乱跳到哥哥厌烦。”罗协语气轻巧,内心却是严肃的,天家无情,他需要一个够用的身子撑起他的谋划。

“又尽胡吣,好了,躺着快睡吧,等你好了,哥哥答应给你一个惊喜。”四阿哥替他掖了掖丝绸白玉兰缠枝绣被。

罗协喜得差点又爬起来,胤禛是何等死板的人,能从他嘴里说出“惊喜”二字,那必是好东西,被四阿哥一把按回去附加威胁的眼神,罗协立马绽放暖暖一笑:“弟弟一定很快很快养好。哥哥放心。”

四阿哥摇着头,看着十四入睡了,才轻巧带门出去,下令道:“苏培盛,养得差不多了,就让他们送过来吧。”

“是。”苏培盛低头称是,那些小家伙过来,往后这府里又要更热闹了。

*

罗协恢复精神去上书房进学的白天,被九阿哥缠着交画缠了一天,烦得不行的他下了课跑得比兔子都快。

一头冲进四阿哥府邸时候,他敏锐察觉有什么不一样。

直到清楚的呜咽声再次响起,罗协两眼亮晶晶:“狗叫!是小狗叫,苏培盛,哥哥府里来了什么宝贝?”

何有术一把上前:“苏哥哥报了信给我,让主子回来就到甫有亭那去。”

先前凫水那亭子后来胤禛取名“甫有”,罗协跑出仿佛没有一身厚重冬衣的速度,看得后面的十三一愣:“可以啊十四,你真才不露啊。”

罗协以前就一直想养狗,家里长辈对宠物毛发过敏,只能养没毛的乌龟过过干瘾。这穿越了,虽然十四这些兄弟一个个也都跟真实人型犬似的,但怎么能跟真的能rua的狗狗们相比。

在天家,无论对任何事物付出感情都是危险的事情,但罗协无所畏惧,他一个护不住,还有上头十一位哥哥呢,目前是没有这么多个能护着,但将来一定会有的。

“慢点,他们又不会跑。”四阿哥在后面出声,脸上仍是宠溺的笑。

贵妃娘娘病了之后,有先见之明,他便亲自挑了几只狗崽子养了起来,几个月过去了,送过来正好。

正是最好玩又康康健健的时候。

等他走到的时候,只见十四抱着一只奶牛黑白相间色的哈士奇,十三则是在追一只奶黄奶黄的柴犬。

四阿哥微微一笑,果然跟他预料的一样,还有一只浑身雪白的萨摩耶是他看中的,另外一只同样雪白雪白身型娇小的蝴蝶犬是准备送给四福晋的。

“既然选中了,就给他们取个名字。”

十三茫然:“啊?这就选中了。”

“是的,以后你们要用心养好他们,都才几个月大,可别只是一时好玩。如果觉得不能胜任,那便交给四哥给你们养着,你们偶尔来看看即可。”

“我要我要,这只,就叫新西兰。”罗协一把搂住奶牛色哈士奇,哈哈,一见他就像见着自个儿哥哥胤禛一样,长得贼凶,实则温柔护犊子得很。

“新西兰,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怪好听的。”四阿哥评论。

是个风景很好盛产牛-奶-奶-粉的南半球国家,嘿嘿。罗协心想。

选择困难户十三皱眉:“都好想要啊……”

罗协胳膊肘捅他:“还看不出来那边一对同色是哥哥早就准备好的,小心嫂嫂给你眼色使,这柴犬好啊,傻傻的和你好搭。”

“竟然说我家巴图鲁傻,我就等着你家新西兰产奶。”

“嘿,你怎么知道新西兰产奶,可惜他和你们老东梅一样,都是公崽崽。”

十三一愣:“什么老东梅?”

“不要什么巴图鲁了,到处都是勇敢无畏,怪烦人的,就和我家新西兰对称,老东梅多好。”罗协一边躲避十三的追赶,一边对着胤禛道,“哥哥,你们的我也想好了,就叫中北菊和青南竹,新老中青,东西南北,梅兰竹菊,和谐吧?”

“免了。这两只我已经点了名,你嫂嫂过目了的。回头给你们侄子侄女的取吧。”这十四取名第一个还好,后面这三个可就不敢恭维了,还不如麦兜呢。

“看,哥哥同意了的,十三再揍我明儿个你只能看三字经和千字文的画,麦兜的你看不着了,喜羊羊和熊出没的,你也别看。”

四阿哥闻言,先是好奇一问:“什么三字经千字文?”

“什么喜羊羊熊出没?”十三同时出声。

“是这样的,九哥打算出版,你知道他想弄的这事肯定能成,我心想,这纸画到底只是博趣,不如四书五经也画出来,更称礼部的意,哥哥觉得?”

四阿哥沉吟:“是个好主意,怎么你不自己来,要冠老九的名头?”

“如果哥哥要,就给哥哥了,但这种出头的事,吃力不讨好,我都不肯,哥哥就更不肯了。”

四阿哥斜眼睨他:“什么时候心眼这么多了,看不出来,可别把你家新西兰养歪了。”

“什么呀,弟弟都是跟哥哥学的,保护自己嘛。”罗协这些主意自然是盘算许久的,难得跟胤禛交了底。

“我要喜羊羊,熊出没。”十三在旁继续喊着。

“你一个小老虎看什么羊啊熊的,给你画个两只老虎,要不要?要不要?”

四阿哥看着两兄弟又开始日常追打,果然宠物什么的,适合治愈,这入冬后笼罩在京城的阴霾,好歹挥去了一丝。

前头四福晋过来喊他们用膳,抬头和松了一口气的丈夫对上了眼,她温柔一笑:“爷,用膳吧。今天包了几屉肉包和酸菜包子,他俩最爱吃了。”

“来了。”四阿哥回以温柔对视,一手牵了一个,“别闹了,去屋里换下衣裳。”

十三和十四跟看着还怯生生的狗崽崽们告别。

“这汤是额涅赏出来的东阿阿胶,冬日进补合宜,炖的乌鸡,一碗没放天麻,十三怕那个味……”四福晋上前仿佛絮絮叨叨,实则熨帖三位爷的心。

“他不爱就不放可不行,下不为例。”四阿哥看着十三道。

十三不敢否认,只是鼻子一皱,又被罗协伸长了胳膊打算揍了……

*

宫里新丧,今年的春节便没了以往的气氛。

罗协每天还是写写画画,跟德额涅撒娇、和四阿哥互宠,和十三互怼,课闲之余逗逗新西兰和老东梅。

这两只品种好像互换了似的,柴犬比哈士奇都凶,萨摩耶和蝴蝶犬相亲相爱,一如狗设。

但他家的新西兰真如奶牛一般,懒得动。

柴犬一向温顺蠢萌,可老东梅机灵得不像话,每每都偷偷欺负新西兰。

可新西兰就仿佛看着孩子捣乱一样,慈祥地看上两眼,就闭眼继续晒冬日暖洋洋的太阳。

要不是那天,几只天鹅的闯入,罗协都以为自己真的养了头奶牛呢。

天鹅因为瞳孔特殊,在他们眼里,他们和人类一般个头大。

所以几只狗狗根本不在他们的眼里。

有一只黑天鹅一见柴犬就狂追,这时候哈士奇一马当先,冲了上去……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漫 那些脑残的时光:第133章 静灵神秘

[猎人]嘿,那位乘务员小姐。:第2章 通往购物的车票

[火影/HP]当忍者的魔法师:第2章 Chapter.00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