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遇上偏执狂[快穿]:第2章 暴君VS国师

- 编辑:网页上传 -

暴君遇上偏执狂[快穿]:第2章 暴君VS国师,作者:墨水芯

木锦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幅场景。他悄无声息的坐在围墙上,看着那石阶上的孩子正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穿着的标准的皇子服饰。

服饰上的纹绣本身华美非凡,只不过穿着他的人身材过于瘦弱。反衬着那衣服宽宽大大的,倒像是偷穿了别人的衣服一般。 

对方如此瘦小又弱不禁风的模样,甚至让人看不出他是一个已经年满八岁的孩子。虽然已经在识海中通过系统转播看到过莫琸很多次。但是真正的见到了穷奇在这个世界中的模样,木锦还是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他知道,心上人在这个世界世界中过得并不好,非常的不好。 

虽然贵为皇子,却因为是外族女奴所生,出身低贱。父皇不疼爱,母妃不怜惜。所以在宫中,实际上没有任何人真正的将他放在眼里。

看着他所居住的偏僻的寝殿,以及独自坐在石阶上却没有任何的宫人在一旁侍候着,便知道这位三皇子的地位究竟如何。

不过好在那些宫人看只有莫琸在,便躲懒溜走,才给木锦创造了机会。

故意弄出了些声响,果然很快就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莫琸被突然的响动吓了一跳,赶忙站起身来。环顾四周,很快就发现了坐在高高的围墙上面,悠哉的摇晃着双腿的木锦。  

下意识的瞪大了双眼,莫琸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围墙上的少年,一身白色的道袍,发如泼墨。琼鼻樱唇,眉目如画。此刻,那对圆圆的猫眼正望向自己,笑眯眯的弯成了新月。

是仙童吗?莫琸心底生出了这句话。只是若不是仙人,人间真的有如此好看的人吗?

莫琸说不出更多可以形容对方的词汇。他只知道,对方是容色比的过他在宫中见过的任何一位美人。不娇魅,却能让人移不开眼。  

然而,在宫中生存多年,即便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也是保有着高度警惕的。所以很快的,莫琸便清醒了过来。

眼中的惊艳一闪而逝,便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对着木锦皱着眉头低喝道:“你是何人?”

在莫琸观察着木锦的同时,木锦也在上下打量着莫琸。

双眸如星,鼻梁高挺,小小年纪便已经凸显出了精致的五官。这般近距离的看着莫琸,才发现原来对方的眼睛是透亮的浅琥珀色。或许是由于他母亲的出身,所以五官显得更加的立体,带了一些异族特有的风情。 

受到穷奇神魂的影响,莫琸的样貌自然会同穷奇有所相似。只是现在面色蜡黄,又十足瘦弱。再加上年纪尚幼,才遮掩了对方的风华。但是长大之后,对方的姿容依旧可以想见。

此时此刻,看到对面的小孩儿装作老成质问自己的模样,只让木锦觉得可爱异常。

知道这深宫生存艰难,只是没想到对方只是的小小年纪便已经如此戒备周遭的人和事。心中升起了一丝酸涩,木锦对莫琸的笑容又温柔了几分。

翻身从那围墙上一跃而下,走到了莫琸的身前。

木锦现在在这个世界里也不过只有十四岁的年纪,却已经比莫琸要高上了不少。看着对面的小孩儿即便是仰视着自己,依旧气势不减,木锦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赞许。  

微微弯下腰凑了过去,对着莫琸的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说道:“你知道崇明真人吗?”

“你是说国师?”莫琸闻言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木锦身上的道袍,心下有了一些猜测。毕竟崇明真人的名号整个西陵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国师时常进宫面圣,只是从未听说他身边会跟着些什么人。

有些疑惑的打量着木锦,莫琸不确定道:“你是玄清观的人?”  

木锦点了点头,轻笑道:“我是崇明真人座下的弟子木锦。小孩儿,你叫什么名字?”

“你,你不认得我?”莫琸听到木锦的话,不由得有些惊讶。

想着对方既然是国师的弟子,能被带入宫中,一定十分被国师看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自己居住的寝殿内。要知道,这里在皇宫中可是极为偏僻的。

看着对面小孩儿眼中的疑惑,木锦又怎么可能猜测不出他心中所想。心里一乐,木锦佯装苦恼的扫视了一圈四周。对着莫琸无奈道:“我说小孩儿,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师傅本来让我跟着一位公公下去休息,可半路上我们走散了,我迷了路。这要是等师傅出来,发现找不见我,一定会责怪我的!”

听到木锦的话,莫琸仔细观察着对方的神色。看到他的眼神坦荡没有丝毫的心虚,便已经信了八成。

想到这人跳脱的样子,莫琸怎么看怎么觉得一定是他自己贪玩儿走丢了,才迷路跑到了自己这里。

没想到崇明真人德高望重,竟然会教出如此冒失的徒弟。要知道在这宫中随意的乱走,万一到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或者惹恼了什么人,可不是一件小事。

想到国师大人在西陵的地位,帮助这个人对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坏处,莫琸便帮木锦指了路。没想到自己指完了路,对方却没有马上离开。反而大喇喇的坐到了刚刚自己坐着的石阶上,拿起自己放在地上的那本书翻看了起来。  

只是当木锦真的看清楚了书上的内容,他的心里却不爽了起来。

怪不得刚才小孩儿看书看的那般吃力,书上的内容都是一些刻板教条的大道理。表述又晦涩难懂,应该是要上了年纪的人才能看的书籍。

这书上的内容,明显就不适合八九岁的孩子用来学习。

现在的莫琸不过还是个孩童,又没有良好的基础,只怕连里面的内容都看不懂。更何况,就算是看得懂,读这些满是浮于表面的仁义道德的书,都要把脑子教坏。

不过联想到小孩儿在现在的境遇,木锦心中却也清楚。哪怕他的母亲伶妃没有失势,但毕竟她不过是个异族女子,在朝中毫无根基。其他宫妃只需要同家里知会几句,还不是由得莫琸在书房和校场里被人揉扁搓圆。想必太傅对于三皇子莫琸的教导也不过是应付了事。  

甩了甩手中的书籍,木锦转头对着一旁的小孩儿询问道:“这书上的内容,你看得懂?”

莫琸听到木锦的话,涨红了脸,却一把抢过对方手里的书。瞪圆了眼睛气哼哼的看着木锦,显然被对方说到了他的痛处。  

这些书,他自然是看不懂的。只是心中的骄傲让他不甘于在他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弱势。

书里的内容太傅也没有明确的教过,只是带着他诵读上一遍之后便让他背诵这书里的段落。每每教考学问答不出,太傅还总要摇着头,说他愚钝。明明就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在治学上还如此没有天资,也难怪会被人瞧不起。

想到了这里,莫琸的眸子愈发的黯淡。

木锦感受到了对面小孩儿情绪的低落,知道是自己的话让对方难过了。

第一次见面罢了,木锦懂得循序渐进的道理。连忙身手揉了揉莫琸的脑袋,轻笑道:“长得这么可爱,别一天哭丧个脸!”

“来,哥哥给你个好东西!”说罢,他便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纸包,放到了莫琸的手里。

莫琸听到木锦的话,有些好奇的打开了手里的纸包。发现里面放着几块香香白白的点心,有些疑惑的看向木锦。就见对方神神秘秘的对着他小声说道:“这可是牛乳糕,特别好吃!”

“师傅他老人家最喜欢吃牛乳糕了,我好不容易才我背着师傅偷偷藏下的。现在都给你!算是你给我指路的谢礼。等下次我再有机会进宫,再给你带别的好东西!”  

说完之后,木锦似乎还有些不舍得的看了好几眼那包糕点。像是没忍住一般快速的捏了一块塞到嘴里,然后不等莫琸反应,便一个闪身翻上了围墙。笑着对对方挥了挥手,纵身一跃离开了这里。

莫琸呆呆的望着木锦消失的方向,过了许久才低下头,拿起了一块牛乳糕。

鼻翼间钻入了清甜的香味,让他的肚子忍不住咕噜噜叫了起来。想到午间的饭食又是那些腻死的荤腥肉类,连一点儿清粥小菜都没有,莫琸就觉得心中憋闷。  

那样的饭菜,每次他吃的稍微多一些,就会胃中鼓胀难受。所以自己大多数时候只能忍着饿,或者勉强吃下一些。此刻的他早就已经饥肠辘辘,自然而然的垂涎起了面前看起来格外可口的糕点。

虽然宫里设计下毒是常事,但是刚刚那个人自己也吃了一块,所以应该是没事的吧。

莫琸再怎么有城府也不过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他终究忍耐不住心中的渴望,将一块糕点放到了嘴里。

香甜的滋味瞬间便在口中充盈,不会过于甜腻,口感又格外的软糯。莫琸只觉得,这是自己吃过的最好吃的点心。美味的糕点很好的平复了他饥饿的胃,让莫琸的整个肚子都舒坦了起来。

99%的人还阅读了:

一世安宁:第8章 别亦难

论提瓦特大陆与斗罗大陆的兼容性:第11章 011

斗罗同人时空之箫:第33章 凤尾鸡冠蛇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