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第12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小豆蔻:第12章,作者:不止是颗菜

明檀走后,宝殿重归于寂。静室之中茶香袅袅,只是手谈再难继续。

慧元大师面上还是挂着浅笑,温淡道:“既难心定,王爷不必勉强。”

江绪不理,举棋欲落,可棋悬半空,方才那位明家小姐繁琐冗杂世之罕见的择婿要求又在耳边响起,眼前棋局似都散作一团,毫无走势章法。

他未再勉强,将黑子落回棋罐,起身背手,淡声道:“改日再向大师讨教。”

慧元大师望着他利落离开的背影,捻了捻白须,但笑不语。

-

自宝殿祈愿出来,明檀胡乱走了一段,总算绕回到眼熟之地。

素心与绿萼已经寻了她好一会儿,忽然瞧见她,忙迎了上去。

“小姐,你去哪儿了,吓死奴婢了!”绿萼急道。

素心也紧张道:“方才问了斋堂的小师父,小师父说,小姐遗食,去了小佛堂自省,可奴婢与绿萼去小佛堂也没找到小姐。”

“无事,迷路罢了。”明檀云淡风轻,“我另寻了宝殿,反正自省一事,不拘何地,心诚则灵。”

她如此心诚,想来佛祖定然不会怪罪,说不定还会保佑她觅得如意郎君。

嗯,正是此理。

明檀:“对了,你们寻我,自己可用了斋?”

“无事,奴婢不饿。”

“没用,奴婢饿了。”

素心与绿萼两人同时应道。

“……”

这两人的性子打小便是南辕北辙,这么些年也没从对方身上多学分毫。

“时辰未过,你们快去用吧,我在附近赏赏花。”

为防素心搬出“岂有让主子等奴婢的道理”此类规矩,明檀还补了句:“我想静上一静,别来烦我。”

素心再不敢出言推拒。

见绿萼拉着素心进了斋堂,明檀舒了口气。左右无事,她缓步闲晃至放生池边,背着手,伸出脑袋往下张望。

早春二月的风温柔和煦,吹过池面,泛起清浅涟漪,水上倒映出的倾城容色也随涟漪轻晃。

明檀左照照右照照,委实是有些替梁子宣感到可惜。未施粉黛未着簪钗都如此楚楚动人的一张脸,他梁子宣竟生生错过了。

而且他错过的不止这么一张脸,他错过的可是一位往后几十载与同僚把酒言欢时能引以为傲的绝世好夫人!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谁攒了八辈子福气最后能娶到她这么好的女子。哎,只恨她不能分.身,若她为男子,必要排除万难,奉以红妆十里求娶于自己。

明檀这边在池畔顾影自怜着,倒没发现放生池对面的梅林,正行过两道暗色身影。

“王爷,沈小将军深夜方可入城,明日会亲至王府,向您汇报东州与绥北路的交接事宜。”暗卫跟在江绪身后,低声回禀最新得到的消息。

江绪步子未停,声音很淡:“昨日不是已至禾州,为何今夜才入城?”

禾州与上京相接,官道便捷,且此次沈玉一人轻骑回京,正常情况下,最迟不过今日晌午便可到达。

“属下不知。”

暗卫自觉惭愧。依路程来算,今夜入城确实是有些慢,可他接收到的消息,的确如此。

江绪倒也没再多问。

只是还未走出梅林,放生池对面便传来一道熟悉男声:“檀表妹!”

江绪停步,转头望去。

暗卫也下意识往对面望了眼。

暗卫:“……”

他知道沈小将军为何深夜才能入城、明日才能来见王爷了。

“表哥……你怎么会在这儿?”明檀回头,见到沈玉,着实有些意外。

沈玉还未卸甲,一看便是风尘仆仆赶路而来,清俊面庞被晒得略微发红,额上还蒙了层浅浅的汗珠。

“我今日回京,途径茶馆歇脚,听人说起表妹你与令国公世子退婚了,回府又听阿画说你来了灵渺寺避风头,便忙赶了过来。”

……?

避风头。

倒也不必说得如此直白。

沈玉察觉失言,又忙道:“此事并非表妹之错,表妹无需太过伤怀。”

明檀避而不答,疏离却不失礼貌地反问了句:“表哥前来,是否有什么要紧之事?”

呃…没有。

沈玉倾慕明檀已久,当初将沈画送至侯府寄居,便对明檀一见倾心,奈何佳人早有婚约,他从无机会表露心意。

此次回京,还未入城,他就听城外茶馆有人说起明梁两家退婚,那颗平静的心陡然雀跃起来。

为着尽早见到明檀,他传书给王府暗卫,说深夜才能回京,明日才能向王爷回禀东州交接之事。

待他急匆匆赶回靖安侯府,才知明檀为了避风头,一早便来了灵渺寺祈福,他实是按捺不住,连沈画都未知会又赶了过来。

沈玉来得匆忙,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想好正当理由。然他与沈画不同,少年心性,又是行军打仗之人,不在乎什么守礼婉转。

既是找不到理由,他便索性直言道:“我来是想告诉表妹,我倾慕表妹多时,只不过表妹早先与令国公府定有婚约,且你我之间身份有别……如今表妹既已退婚,一时也难定亲,不若嫁我可好?此番东州大捷,王爷定会禀明圣上为我升阶,虽仍与你侯府嫡女身份相距悬殊,但我一定会再立军功,将来为表妹请封诰命的!”

沈玉一口气说完,双眸发亮,还径直从腰间解下玉佩递给明檀。

明檀闻言先是一怔,后又被递玉佩的动作吓得退了半步。

“小心!”沈玉怕她落水。

明檀按住池边石桌,忙阻止道:“别动!”

待与沈玉保持了一丈远的距离,她才定了定神,问:“表哥可知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

见明檀既无欣喜又无羞怯,沈玉有些无措:“我…我这不是在向表妹求亲吗?”

“表哥这不是在向我求亲,是在陷我于万劫不复之地。”明檀稳声出言道,“求亲需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此简单的规矩,想来表哥不会不懂。表哥所言所赠,我若受了,说得好听些是两情相悦私定终身,说得难听些,是为私相授受不知检点。”

沈玉懵了。

明檀又道:“表哥既知我来寺中祈福是为避风头,就理应知晓,阿檀如今一言一行皆是如履薄冰,表哥但凡于阿檀有三分礼重,都不至于贸然来此,诉此情衷。”

沈玉:“未事先知会独自前来,是我鲁莽了,但表妹,我……”

他慌忙解释,明檀却径直打断道:“既知鲁莽,便请表哥速速离开此地,阿檀自会当今日从未见过表哥,也未听过什么求亲之言。且,阿檀于表哥无意,绝无可能嫁与表哥为妻,请表哥日后切勿再提。”

“……”

无意、绝无可能、切勿再提。

跟在江绪身后的暗卫不由为沈小将军捏了把汗。

这明家四小姐,真可谓是杀人诛心。

果不其然,沈玉自听到后半句起,神色霎时灰暗,眸中光彩也黯淡下来,解释的话堵在嗓子眼,再也说不出口。

适逢素心与绿萼用完斋来寻明檀,见到沈玉,两人还有些惊讶,正想行个礼,却不料明檀越过沈玉,直接吩咐道:“走了,回房抄经。”

素心与绿萼齐齐应是。

跟着明檀走出一截,绿萼忍不住好奇回望。

沈玉仍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儿,半晌没动。

绿萼:“小姐,表少爷怎么在此?”

明檀气得说不出话,没应声。

等回了屋,绿萼又悄声道:“奴婢瞧着,表少爷似乎对小姐有意呢,从前表少爷便……”

明檀一记眼刀子嗖嗖飞过去。

绿萼仿佛被这刀子抵住喉咙,识趣闭嘴,再不敢多言半分。

大约在明檀三人回到厢房的同一时辰,站在放生池边的沈玉挪了步子,略显僵硬地往寺门方向回走。

躲在树后偷看了全程的小丫鬟,也悄悄从另一条小道离开。

这点动静自然逃不过暗卫眼睛,暗卫提醒了声,可江绪没理,反而忽然吩咐道:“去查查明家四小姐,查她两年前的踏青节,是否去过寒烟寺。”

几次三番遇见这位明家四小姐,不是只闻其声便是只见其影,并未认真看清此女长得哪般模样。

今次看清,虽不知为何未着那五马车的衣裳,然明眸皓齿,靡颜腻理,确乃难能一见的美人。端看样貌,先前的祈愿都显得没那么过分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发现此女样貌有些熟悉。

-

厢房内,让江绪觉得样貌有些熟悉的明檀越想越气,沈画虽然不怎么讨人喜欢,但还是个有脑子的精明人,怎么会有个这么没脑子的哥哥!这哪是倾慕求亲,分明是想要她的命呢!

可偏偏她又知道,沈玉只不过坦率直言,并无坏心。就是这般才让人生气,不能责怪不能教训,只能自己生生闷着!

不行,她要择的夫婿定不能如沈玉一般,行事莽撞随心所欲口无遮拦,此等夫婿日后如何能护她周全?

想到这,她匆忙起身,对着铜镜整理了下仪容,又带着素心寻回了之前祈愿的宝殿。

她端正地跪在蒲团上拜了三拜,双手合十碎碎念道:“佛祖在上,信女阿檀之前未思虑周全,对择选如意郎君一事有一些仍须添补之处……”

偏殿静室内正在洒扫的小沙弥懵了一瞬,头皮发紧。这位小娘子的择婿要求,他平生只见定北王殿下堪堪满足。

……竟然还有?

99%的人还阅读了:

斗罗过场:第21章

斗罗之墨银蓝流:第13章 战大熊

暴君遇上偏执狂[快穿]:第2章 暴君VS国师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