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平生憾:第50章 春来将迎

- 编辑:网页上传 -

[快穿]平生憾:第50章 春来将迎,作者:暗夜尽头

再次读进小世界,李妍马上尝到了对比的滋味,浑身上下的零件都好像重装了一样,一时之间竟完全动弹不得,只刷了满脑子的“好惨”。

仔细一品。

胳膊疼。

脑袋晕。

身上还有好几处钝痛。

想到那温柔小姑娘的哭诉,这大概又是被她那没人性的丈夫狠狠毒打了一顿,从这还没睁开眼就连绵不绝的疼看来——挨的打绝不轻。

李妍挺了一会儿只觉得越来越痛,在心里咬牙切齿,这何止不轻啊,重的离谱。

其实如果她不过来,贾迎春也会在一个多月后病逝,而病根儿就是这回伤得太重又没能好好养伤,这才落下的。

毕竟迎春弱质纤纤,从小到大拿过最重的东西也没一个板凳沉,挨过最重的打还是小时候奶娘拧的,而那天杀的孙绍祖却是个武将家里出身的,武艺如何尚待斟酌,但人高马大,拳头也有醋钵儿大,就是个一般年纪的男人挨上这么一顿也得哭爹喊娘,何况是她,如今被那莽夫不知留力的一番拳打脚踢,如何受得住呢?

一个太狠一个太弱,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而且孙绍祖对着她打的时候又不挑地方,就连脸上现在都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模样别说是家里的正房奶奶了,连个体面点的丫鬟都不像。

嘴角疼的好像撕裂了,浑身的伤口都在扯着神经扑通扑通的跳,受了这种苦根本按捺不住的就想要立刻以牙还牙。

孙绍祖。

你――完――了。

虽然未曾谋面,但不耽误李妍把他写上心里的死亡名单。

这人都算不上渣男,上次遇到的段正淳那才算勉强算个渣男,他根本就是个人渣,无可救药的那种。

想一想她这才刚过来,基于身上挨打留下的后遗症就已经开始想着报复了,直面了施暴过程的贾迎春又该多惨呢?

对家暴是不可能不鄙视的,她鄙视坏了,而且李妍自己生活的年代家暴罪早就跟故意伤害一样制裁了,家庭关系也不是什么伤害普通公民的理由,从她出生以来还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欺凌老婆的混蛋,更觉得人家贾二姑娘惨,这到底是嫁了个什么玩意儿啊?

贾迎春的尚且年轻的一辈子,已经被她自己跟李妍交代了个明明白白,所以对于当下的情况,李妍也算很了解了。

而且看过背景故事的她可能知道的还多点。

就当下环境来说,迎春嫁到孙家其实是低嫁过来的,家里曾经是超品的国公,敕造府邸还在那儿放着呢,这家世比起这个丈夫来……有权有势到不知道哪儿去了。

然而不幸的是她是被亲爹赖了五千两银子“卖”过来的。

不管迎春的父亲到底有没有二重考虑,这个理由还是很有存在感的,孙绍祖打起她来还要骂这事儿,每每把迎春伤心的私下默默哭泣。

更惨的是,听意思她们娘家还正好是江河日下,以前连奴才都能威风八面、仗势欺人的门第,现在正经主子们却连给出嫁女撑腰都做不到了。

迎春也回家哭诉过,不管是婶娘还是嫡母都不管不顾,顶多就是跟她一起掉一掉眼泪,别的根本就想不出什么法子,还要劝她忍气吞声讨好夫君,说些什么“既然已经嫁过去了,也只能好好把握住姑爷的心……”

这种话真的是叫人抑郁。

然而这时候的女子也就只有这么些想头了,时下的想法就是“嫁人就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好的坏的你摊上了也没办法——毕竟你都已经投胎了,就改变不了了。

或者说选死选活,这个你还能勉强选选,就是这么绝望。

迎春没的话反驳,就只能一日一日的如此忍受着丈夫的混蛋。

孙绍祖好色如命,又为人残暴,一旦叫他不顺心了,就拳打脚踢骂骂咧咧,有时候连个说得过去的理由都没有,即使她这样针扎不出一声儿的面人儿都撑不住了,过来还不到一年,已经把原本丰润秀美的姑娘磋磨的不像个人样。

这回挨打也一样的冤枉,李妍从她那儿得来的记忆里说道,就是因为孙绍祖的一个妾――甚至都没有妾的名分,是孙绍祖从外头赎回来的一个姐儿,会弹会唱会讨好他,这段日子正在心头上疼着呢,这家里又从来没个尊卑的,于是这个新来的仗着宠爱就要对正头娘子挑衅起来了,路上遇到大丫头绣橘,看她是迎春的丫鬟,就故意上去碰瓷,说是叫这丫头撞着了,逼着绣橘被罚跪不说,还对着孙绍祖添油加醋,那人对迎春素来是没尊重的,一听就心头火起,过来踢开门就是打。

可怜迎春平白无故的受了此难。

她算个什么正经奶奶呢?要立威还不如对几个正受宠的通房立,那几个的体面倒比她大多了!没享过一天的尊重,却为这个虚名受苦,实在可怜!

弄得直到现如今了还躺在床上熬着,身边除了一个从小跟到大的绣橘外,别无他人伺候,屋里也没什么装饰,整个又小又空,还不如她在娘家还小的时候那间跟姐妹们分配来的小抱厦来得宽敞。

已经是带入到此等恶劣生存条件下的李妍就只剩下心疼——疼贾二姑娘,也疼自己。

幸好她工作之初就早有心理准备,至今为止也一直端着没放下过,否则一下子从一派掌门,徒子徒孙争着孝顺的自由舒畅状态,换到这鬼环境……

心态都崩了。

整理记忆调整心情的,好歹是融合好了,正好喉咙里都干的发疼了,她也就不再想些有的没的,努力扯动眼皮,好容易才睁开了眼睛,嘴唇翕动着发出点声音,“水……”

正一边抹眼泪一边用小炉煎药的绣橘敏锐的听到了这声音,抬头就看到床上的自家姑娘伸手要水,赶紧冲过去,对上李妍睁着的眼睛,高兴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姑娘念了一声佛,激动地说着,“我就知道姑娘吉人自有天相,早晚会醒的!”

已经嫁人了照例不该再叫闺中的称呼,陪嫁丫鬟也早该改了,只是那孙绍祖待迎春极坏,绣橘看在眼里,自迎春从娘家哭诉回来后,她便仍唤姑娘,也说不清这称呼是不屈服还是怀念了。

绣橘喜了好一下,幸而想起自家姑娘渴了,又忙着快去倒水给她喝。

李妍被绣橘扶起来,靠着她半坐着,因身上实在难受,眉头一直轻皱着,绣橘端着一茶碗温温的清水,递到李妍嘴边,口里还说着,“该姑娘此时醒呢,这水烧好可有一会儿了,正凉的可入口了,姑娘正好喝。”

这时候哪还听得到她的絮絮叨叨,李妍只顾着赶紧润润那好似干裂的喉咙,贴着碗口急的好像八百年没喝过水一样。

绣橘就这么随着她的力道慢慢的喂完了这一碗水,李妍也终于缓过来了,把碗递给绣橘,又被扶着缓缓躺下了。

她平躺在床上,侧过头来,看绣橘把碗放下就让她坐过来,跟自己说说这几天怎么了,她其实主要想了解下这几天孙绍祖那人渣是有啥新动态——了解你的敌人,战斗的必备素养。

至于那个挑事儿的新欢,不是不想收拾她,只是从迎春的记忆里看,孙绍祖的新欢保质期还都挺短的,厌了之后虽然还不至于跟受气包正妻一样挨往死里的打,但也没轻没重就是了,她记得曾经还有个刚诊出有孕的通房仗着肚子打扰他寻欢作乐,被狠狠踹了一脚,还没说出口的孕事直接被结束了,后来的情况就真不比迎春强了。

当然了,她还想知道贾家现在怎么样了,还能不能赶上最后一波云里雾里糊弄这混蛋的机会……不行的话她就打算走卑微暗算流了。不过这事问绣橘肯定是不成的,迎春回家诉苦失败之后,连她的丫鬟都被禁止出入府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养忠犬不如养忠龙[娱乐圈]:第20章

(海贼王)红莲赋:第31章 番外——魔灵回忆录

南来北往:第213章 烦躁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