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三小姐的直播间:第6章 劝学

- 编辑:网页上传 -

欢迎来到三小姐的直播间:第6章 劝学,作者:风荷游月

第六章

第二日,卫弥月起得有些晚了,才刚洗漱好换上一件鹅黄色苏绣鸟纹春衫,外头的下人就进来说马车已经备好,大少爷和大小姐等人已经在门口等着。

卫弥月不好意思让人久等,早膳都没来得及吃,吩咐兰绘和金芽拿好她的书和笔,就往大门口赶去。

卫府门口停着两辆华盖马车,马车旁站着三个人。

最中间的一位穿着玄色织金锦衣,修眉俊眼,如一株挺拔的青竹,正是卫弥月的大哥哥卫晏旸。

另外两人一个穿着天青色柿蒂窠纹锦袍,一个穿着宝蓝色忍冬纹锦袍,皆是遗传了卫家人的好相貌,生得龙章凤姿、丰神飘洒,是卫弥月的二哥哥卫韵白和三哥哥卫星辰。

三人正在说着话,卫弥月牵裙快走几步来到他们跟前,朝卫晏旸熟稔地唤了一声:“哥哥。”

然后再看向卫韵白和卫星辰,犹豫了一下,叫道:“二哥哥,三哥哥。”

卫星辰将手中的折扇收起,疑惑地“嘿”了一声问卫弥月道:“三妹妹,怎么你叫大哥便是‘哥哥’。喊我和二哥,便叫得如此生分。”

卫晏旸没等卫弥月说话,将卫星辰隔开,腾出马车前的地方,下人搬上来一个用来上下马车的脚凳。他眉峰不动,“叫你一声三哥哥已是抬举你了,你浑身上下哪里有像哥哥的样子?”

“……”

卫韵白在一旁看笑话,哈哈一笑。

卫家的这四位爷中,卫晏旸遗传了大爷卫青临的聪颖多智,而又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他十六岁便中了举,次年没有参加会试,多准备了一年。书院里的先生们最看重他,认为他来年定能金榜题名,光耀三松书院的门楣。家里的老太太和郁氏都将他当眼珠子一般疼,就连一贯严厉的卫青临,对着他态度也会柔和几分。

同卫晏旸相比,二少爷卫韵白就显得相对普通些,但才学搁在普通人家里也是极优秀的。最气人的当属三少爷卫星辰,旁人在书院里结交的都是有志之士,将来在仕途上或许能为自己提供一点帮助。偏他只结识那些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终日花天酒地的纨绔公子。三天两头就翘了书院先生的课,外头欠了一屁股风流债,可他嘴甜,能把死的说活了,教人气也气不起来,所以老太太除了卫晏旸之外,格外偏疼的就是他。

三人同在三松书院念书,在此之前已经两个月没回府,这回是因为卫弥月生病,向书院先生告了假才回来的。

卫弥月听了卫晏旸的话,倒是也没有反驳。

不只是因为卫星辰只比她这具身体大了两岁,而是“二哥哥”和“三哥哥”这俩哥哥都是堂哥,是二爷卫齐明的嫡子。卫弥月穿来不久,其实与他二人接触不多,大哥哥卫晏旸好歹在她养病时常去看她,对着卫韵白和卫星辰,卫弥月稍显生疏也是自然的。

而且原主与他们本也不多熟悉。

卫弥月牵裙踩着脚凳上马车,想了想,还是回头叫了一声:“哥哥。”

底下,卫晏旸、卫韵白、卫星辰都停了动作,朝她看来。

卫弥月微微弯起眼眸,像一只计谋得逞的小狐狸,看向卫星辰道:“你看,我若是都喊哥哥,你们岂不是会分不清我在叫谁了?”

“……”

那边卫晏旸也稍显得无奈,过后,从侍从手里接过缰绳,翻身上马,叮嘱了卫弥月一句道:“马车里有准备的糕点,料想你应该没吃早膳,路上垫垫肚子。”

说罢,一紧缰绳走在前头,后头的话是对着两位弟弟说的。“别磨蹭了,再下去到书院时天都亮了。出发吧。”

卫星辰紧随而上:……难道是他在磨蹭吗!

*

兰义书院和三松书院位于城郊西堂山上,从卫府骑马过于大约两刻钟,乘马车就更慢些。

马车上,卫弥月拿了一块糖三角咬了一口,烫烫的糖馅儿从被咬开的小口流溢出来。卫弥月伸出舌尖舔了舔馅儿,舌尖被烫得麻麻的,过一会儿才忍不住又小心翼翼地吃一口。

她和卫繁絮坐同一辆马车上,卫盈心和卫盛兰坐在后头那辆马车上。

方才他们在马车外说的话卫繁絮也能听见。马车平稳前进,卫繁絮一边叮嘱卫弥月吃慢点儿,一边面色不豫道:“你那三哥哥|日后说什么话,你少理他便是。他就是个唱戏敲铜盆,不着调的人。蔻蔻,你莫要被他给带坏了。” 

卫弥月若有所思,忍不住问道:“三哥哥既然无心考科举,为什么还会答应去书院呢?”

卫繁絮不假思索,“因为兰义书院里世家姑娘多,与三松书院离得又近,可不就正中了他的下怀。”

“……”

行吧。

卫弥月没想到原因如此简单,虽不解卫繁絮为何似乎对卫星辰多有抵触,但也没有多问。

大约半个时辰后,马车来到西堂山下。

卫晏旸他们先将卫家四位姑娘送到山麓的兰义书院,这才各自骑了马前往山腰的三松书院。

卫弥月以前看小说时也会看到女主角上学堂念书,当时只觉得很有意思,然而当自己坐在课堂,看着面前翘头案上摊着的繁体竖排、从右往左读的文言文书本时,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偏偏今天早晨还要小试,由教课的先生当堂提问前阵子学过的古文。 

卫弥月自打穿越过来后就在养病加直播,原主前段时间学了什么连一眼都没看过……偏生她还对这段内容一点记忆也无。

这就相当于假期玩了一个夏天,开学第一日老师突然开口:“下面我们先来做个摸底测试。”

吓死人了!

先生先抽了几个世家千金背诵《荀子》以及翻译句子意思,几位跟卫弥月差不多大的姑娘都答得上来。

卫弥月听她们背的东西都跟天书似的,正担心自己答不上来会不会很丢人,先生喊到“卫三姑娘”,问她:“荀子《劝学》中‘积土成山,风雨兴焉’后三句是什么?”

“……”卫弥月怔了一下,从善如流:“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先生瞧着挺满意地点了下头,“你来说说这段话讲述了什么道理。”

卫弥月思索了一下,把高中语文所学的东西都调动出来,就这段话发散了一篇三百字“学不可以已”的小论文。

先生颇感意外,表扬道:“卫三姑娘生了一场大病,竟非但没有荒废学业,反而进步颇深,思想透彻有深度。值得所有人学习。”

“……”

卫弥月方才完全是凭借潜意识回答,连《劝学》是什么内容都还没想起,下一句已经自动对上了。

事实证明,十二年义务教育诚不欺人。

得语文者,得天下!

……

大概原主之前在课业上并不怎么出头,被先生赞扬之后,反而收获了几道目光。

就连卫繁絮下课之后也来问她,言语中不无惊讶与欣慰:“蔻蔻,你生病之前《劝学》只学了开头,你是何时自学后头的内容的?”

卫弥月这才隐约猜到,原主之前应当是不怎么引人注目的,学习上也是中庸水平。她开始反省刚才是不是不跟原主差别太大了,惹人生疑,面不改色地敷衍说:“前几天只能在床上躺着,太无聊了,我就把落下的内容都看了几遍。大姐姐,这篇文真难懂,我琢磨了好几遍才琢磨明白是什么意思。”

卫繁絮闻言,自然再没有任何怀疑,捏捏卫弥月的小脸蛋说道:“生着病还能将这篇文章自学完,我就说蔻蔻天资聪颖,只要肯学,一定不比任何人差的。”

再说卫家的人里,就没有那天资平庸的。

卫弥月不好意思说她会这篇文章是因为高中的时候这篇文言文后面标着醒目的【熟读并背诵全文】……

在卫繁絮的鼓励式教育和殷殷期盼下,勉强地点了一下头。正好一上午的课业结束,到了吃午饭时间。书院的西跨院给女学生们提供了午膳,用完饭后,还可以在东西厢房或者暖阁里头休息一会儿。

有的贵女们家里头没有准备食盒,便会在西跨院用饭。有的贵女们家里人想的周到些,便会让小厮晌午送饭过来,或者早已准备好食盒,在西跨院的偏室同相熟的姐妹一块儿吃饭。

卫弥月属于后者,兰绘一下学就把卫晏旸跟前的小厮送来的饭菜提了过来。卫繁絮被几个与她关系好的世家女喊去一块儿吃饭了,卫盈心和卫盛兰不知去了哪里。卫弥月领着兰绘走进西跨院,想找一间没什么人的房间做直播。

她开播的频率是两天一次,今天恰好轮到开播的那一天。

卫弥月先前还在琢磨她的直播间该怎么吸引粉丝,闺房的东西看完了,卫府又不敢太过招摇。正好这三松书院的布局也很雅致,粉墙黛瓦、假山贴墙,而且这会儿大家应该都吃完了午饭,正在暖阁或者偏室里头午休,外头几乎没什么人。卫弥月灵光一闪,支走兰绘回去学堂给自己找一样东西,大着胆子打开系统,点击【开播】选项——

陆陆续续有粉丝进来,卫弥月一边提着食盒朝前走,一边挥手跟观众打招呼。

“嗨。今天带大家参观一个书院,这里是西跨院,是提供给学生休息和吃饭的地方,应该算是食堂吧……”

直播间一开始的人不多,但也有几条熟悉的粉丝发的弹幕。

【阿翘今天瘦了吗:蔻蔻中午好鸭!蔻蔻今天的古装打扮也好美啊,可以分享衣服店铺吗>3】

【一个普通仙女:前面醒醒,你缺的是同款店铺吗,你缺是主播这张脸啊hhh】

【Kayla_:主播是在景点吗?书院叫什么名字?我的天,抱柱和廊庑保存得太好了,看起来像刚建不久一样】

【恭喜发财88888:为什么蔻蔻总能找到这些充满古韵的地方】

【大白(●—●):前面,我也想问,这确定是书院吗?不是主播家、里、一、部、分?】

……

卫弥月正好看到这条弹幕,顿了一下,翘起嘴角轻笑道:“虽然我也想让这里成为我家一部分,但这确实是书院,而且只招收勋贵世家的千金们。我刚从前面的学堂出来,正打算吃午饭……”

一边说一边走,卫弥月来到一间偏室的隔扇门外。偏室内安安静静,没有人声儿,卫弥月便以为里头没有人,伸手放在门上,推门而入。

然而,她看清里面的场景后,脚步蓦然一僵,眼眸也微微放大了些。

屋里不仅有人,而且有不止一个人。

就见刚才还跟卫弥月一块儿上课的三个姑娘正坐在斜对着门的暖榻上,面前摆着青瓷小茶盏和几碟点心,看样子正在闲聊。其中一位靠窗的姑娘正在为另外两个姑娘分茶,手臂半抬,将汤花均匀地舀到每个人碗里,做得既细致又熟稔。对面两个姑娘正脑袋挨在一起看一幅山水画儿,左边那位看到某一处,伸出染着凤仙花汁的指甲点了点,轻声和身旁的姑娘讨论。她右边的姑娘眼睛虽在画上,注意力却不断被茶几上的糕点吸引,自以为不动声色地伸出手悄悄拿了一块仙豆糕。

她们的动作放轻了,是因为卫弥月看到碧纱橱里有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正躺着休息。难怪刚才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卫弥月在原主脑海中搜不到对这几人的印象,只知道右边穿若草色折枝月桂纹襦裙的姑娘是靖安侯的女儿。

此时,三人听到开门声,抬头,齐齐朝门口看来——

与此同时,系统的摄像头一直跟随着卫弥月的行动调整拍摄角度,现在正好对着室内,将她身前这几位穿襦裙、梳垂鬟分肖髻的姑娘们一并拍入直播间中。

这会儿卫弥月直播间里的粉丝已经来了一半多,人气值将近三万,因为眼前这一幕,人气值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往上涨。

【是霏霏呀:啊???女德班???】

【CYAN233:什么情况,怎么她们也穿着古装】

【匿旅人:是我穿越了还是主播要玩个大的2333】

【退堂鼓演奏家:u1s1,这几个小姐姐颜值还都挺高的】

……

卫弥月与屋内几个姑娘面面相觑。

与落针可闻的房间相比,卫弥月头顶闪闪发光的半透明光屏,聊天框里,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一条接一条,不断地跳出新弹幕。

99%的人还阅读了:

你好,鲛人先生:第54章 他的反映

[快穿]虐渣gay之旅:第51章 来自学生的报复

[主K]隽永弦歌:第3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