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绿茶给你看!:第6章 哥哥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就绿茶给你看!:第6章 哥哥,作者:五仁汤圆

说出这句话时,裴明霄只是单纯觉得自己配偶被欺负很挑战他的权威,而且昨晚车里姜宥什么补偿都没要,让他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但下属就不这么想了。

作为一名顶级特助,郭钊把总裁这句话翻来覆去嚼了好几遍,越咂摸越觉得情况不对。

——这两位结婚一年多了,裴总从没有过连续两天关注伴侣动态的时候。

难不成两人一架从车里打到了床上,感情反而打深了?

已婚男人郭钊深谙小两口床头打架床尾和的道理,把裴明霄侍候回家,立刻给老张打电话。

老张是银星安排在诺恩斯的眼线,为人圆滑,说话也特别圆滑:“哎呦喂郭领导,是哪阵风把您吹来啦?裴总他老人家最近还好吗,有啥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

郭钊头疼道:“今天姜先生去诺恩斯入职了,这段时间还要劳烦你照看着点。”

裴姜二人结婚前正赶上裴家老爷子过世,不能大操大办,订婚时闹的沸沸扬扬,结婚反倒没了动静。

所以除了豪门小圈子之外,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们已经结婚。老张愣是想了半天,才想明白其中关窍,“你说的姜先生,是姜家三公子?”

“嗯,是,”郭钊补充道,“别打扰他生活,勤盯着点就行,有必要随时向裴总汇报。”

什么?随时向裴总汇报?

不用经过郭钊?

老张立刻嗅到了“机会”的味道!

要知道,银星除了高层,很少能找到跟裴明霄打交道的机会,像他这种被派出来的,更是连总裁影子都看不见一个。

就算工作能力再强,领导不知道也是白扯,他最近正苦于怎么去裴明霄面前诉卧底之苦,顺便说说自己的功绩。

真是天上垂怜,他想吃饼,饼就自己掉进了他嘴里!

老张搓搓手,请示道:“内个......郭领导,你觉得我汇报的频率控制在多久以内为好?”

“你自己掌控,不过裴总最近每天都问我姜先生的动态。”郭钊暗示。

“好,我懂了,我一定以最认真的态度完成任务!”

不就是盯着总裁的小娇夫吗?没问题,他绝对连姜三少打个喷嚏,都赶紧向裴总汇报!!!

.

今天下午部长一直没回来,姜宥不好擅自安排工作,只能靠打王者消磨时间。

期间他拒绝了宋南柯的开黑请求,并送了他游戏拉黑一条龙大礼包。公子哥们轮番轰炸,找他晚上开游艇趴,也被他直接回绝了。

如果说昨天在麻将桌上那番表演依旧让人心生疑虑的话,那裴明霄本尊来会所接他,足够表明二人感情并未破裂。

估计大家从沈二那儿听到消息,又开始琢磨怎么通过他接近裴明霄了。

这是常态,姜宥朋友大多数是冲着裴明霄来的。剩下的要么不了解他出身,想和姜家合作;要么单纯玩得来,只有牌桌或赛车场才能碰到。

基本上都带着目的接近他。

等主角受回国,他真的一无所有了,最后身边能剩下的,只有宋南柯了吧。

姜宥短暂缅怀了宋南柯三秒,然后套上夹克,走出办公室。

员工们已经走的七七八八了,路过大厅时,有人叫他:“喂,小帅哥!”

是位圆脸大眼睛的女孩子,跟漫画《哆啦A梦》里的静香莫名相似。姜宥转向她:“你叫我?”

“对,你是实习生吗?如果不了解工作,需要人带一带,可以来找我!”

姜宥笑着点点头,“好,谢谢你。”

不想理宋南柯,又不愿跟别人出去玩,姜宥只剩下回家一个选项。

别墅院子已经打扫干净了,积雪摞在墙边,像一滩绵软的白色奶油。

姜宥依稀记起,爸爸妈妈还在世的时候,每到冬天都会带他堆雪人。爸爸是美术老师,出自他手的雪人活灵活现,比其他小朋友的好看一万倍。

他心思一动,正好不饿,没着急进屋,从背包里找出顶帽子扣上,也蹲在墙边认认真真堆起了雪人。

作为设计系学生,他美术功底比父亲强很多,堆出来的不是那种圆圆胖胖的,更像雪雕一些。

大概半人多高,“穿”着板正的西装,打着领带。

用小树枝描绘出了眉眼,仔细看,表情还带有几分微妙的刻薄。

......与这幢别墅的主人,某些角度好像有些神似。

姜宥越看越别扭......难不成这两天看渣渣霄臭脸看多了,下意识弄出来这么个玩意?!

他抬起腿,悲愤地准备毁尸灭迹,临到踩下去,又觉得一阵肉痛。

搞设计的都把自己作品当成孩子,他根本下不去脚!

对了!姜宥灵机一动,摘下鸭舌帽扣到雪人头上,然后点了支烟,吸几口插进雪人嘴里。

好好的总裁摇身一变,成了亚洲舞王——尼古拉斯赵四。

“四哥,你也是个体面人,”姜宥冷笑着拍拍它肩膀,“在寒风里好好享受吧。”

说完哼着歌起身,小梨涡里盛满了得意。

然而两分钟后,看着餐桌边好整以暇坐着的人,他的笑容立刻凝固在嘴角。

——不知道什么时候,渣渣霄竟然回来了,正等着用餐!

饭厅一整面都是对着院子的落地窗,他......看见自己堆雪人了吗???

一尬未平一尬又起,姜宥头皮发麻,打算采取回避战术,直接逃回房间。

可转念一想,好的绿茶是不会晾着男人的。

他的绿茶之路刚开始,不能就这么夭折在渣渣霄手上。

姜宥施展变脸绝技,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坐到裴明霄对面,“今天回来的好早呀!”

裴明霄显然不想在无意义的寒暄上浪费时间,皱了皱眉:“你吸烟了。”

姜宥拿碗筷的动作一顿——裴明霄虽经常应酬,但不喜欢吸烟、不嫖丨娼、没赌瘾,甚至每次应酬回来都处于清醒状态,很少有醉醺醺的时候,永远冷静,永远理智。

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姜宥自然尊重对方的生活习惯,想吸烟就在外面提前吸,等到家烟味也散的差不多了。

他没想到能在晚七点前见到这人,刚才便没顾忌太多。

而且他就吸了两口,哪知道裴明霄这都能闻出来。

“你鼻子真灵,”姜宥看似真情实感道,“跟南柯家的毛毛一样。”

毛毛是宋南柯养的狗,翻译过来就是裴明霄鼻子比狗灵,怎么听怎么不像夸奖。

生意场上打了太多机锋,这类小孩子过家家似的讽刺,裴明霄压根懒得理,撩起眼皮不咸不淡道:“谢谢夸奖。”

一拳垂在棉花上。

靠,姜宥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越回忆男人说话时微微扬起的眼尾越生气,越生气脸上笑的越纯良,拽过T骨牛排的盘子,噙着小梨涡举起刀——

切肉,使劲切肉,左一刀又一刀地使劲切肉!

但似乎不得要领,无论怎么切都切不开肉筋。刀尖划在骨瓷盘底,不停发出刺耳的“吱啦”声!

在一旁侍候着的管家李伯已经忘记表情管理,扭曲的面容让人联想到名画《呐喊》。

裴明霄夹菜的手也顿住,食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姜宥心想:若不是从小培养出的良好教养,对方此刻怕是已经摔筷子走人了。

事实证明,裴明霄的确教养好。他放下筷子,不仅没走人,反而拿过属于自己那份T骨,切好后推给姜宥。

姜宥不好意思地笑笑:“谢谢哥哥,我切不好这玩意儿,让你费心了。”

说罢,他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抿紧嘴唇,怯怯道:“你讨厌我叫你哥哥吗?”

——绿茶必备技能之一,认哥。

“如果你不讨厌的话,我就这么叫了。”

姜宥不放弃,试探着唤:“哥哥?”

裴明霄神色依旧淡淡,就那样看着他,琥珀色的眸子没有丝毫情绪。

姜宥莫名有些心虚,只能拼命维持表情。

良久,那边传出一声轻笑。

或许不算笑,只是一声很短促的气音。

“嗯。”

.

接二连三的成功,让姜宥感觉自己绿茶技能越来越纯熟。做梦都梦到自己变成了一颗植物,浑身冒绿光的那种。

早七点,闹钟准时响起,姜宥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指摁掉。

十分钟后,他反应过来这不是闹钟,是独属于打工人的召唤,抗拒地滚出被窝,爬去卫生间洗漱。

直到下到一楼,闻到饭厅方向飘来的吐司香,他出窍的灵魂才慢慢回归,趿拉着棉拖挪进饭厅。

而此时裴明霄已经穿戴妥当,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准备出门了。

姜宥不忘绿茶人设:“哥哥早!”

裴明霄几乎没在这个时间见过姜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才想起来这人要去上班。

司机已经把车开出来了,裴明霄没时间跟姜宥扯皮,出门上车。

郭钊正在车上等着,询问道:“裴总,咱们直接去西郊考察?”

裴明霄“嗯”了声,“对方大股东坐地涨价五千万,我倒要看看这壳子哪里值三亿。”

银星最近在收购一家科技公司,两方碰了三次面,在价格方面一直没谈拢。郭钊思考片刻:“估计打听到各个基金公司下一步主拉科技股,所以死命抬价吧。不过我记得他家有几项值钱的专利。”

裴明霄侧头转向窗外:“如果值钱的话,多给两个钢镚儿也无所谓——”

说到这儿,声音戛然而止。

郭钊好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个半人高的雪人正立在墙角,穿着西装歪戴着鸭舌帽,嘴里叼着根凄凉的烟屁股。

知道裴明霄不喜欢烟味,裴家佣人没有敢在院子里吸烟的,更别说把烟头明晃晃插在那儿的挑衅行为。

用脚指头猜,都知道雪人出自谁的手笔。

郭钊适时拍马屁:“姜先生不愧是RCA的高材生,雪人都堆的......额,惟妙惟肖,和您一模一样。”

裴明霄:“......”

裴明霄:“......像我?”

“对啊,您看它的眼窝、鼻梁、嘴唇......主要是神态,神态也特别相似!”

不想还好,往郭钊说的方面一琢磨,裴明霄顿时觉得那雪人和他是有点像。

这时,一阵大风刮来。

雪人的帽子被风吹了一宿,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这次彻底没停住,打着卷儿随风而去。

裴明霄头顶莫名一凉,收回目光:“老秦,快走吧。”

99%的人还阅读了:

刺青与蛋挞:第86章 一触即发

[妖尾同人]臥槽!不要叫我背後靈!!:第16章 Chapter 16

歌手:第23章音乐电影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