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龙起兮雨纷纷(润玉同文):第16章 夜访玉清宫,作者:冰水暮暮

作者有话要说:我们的邝露小姐姐出来了,暴怒的小姐姐也是很酷的。

有时候所谓的全部都知道不过是自己眼睛看到的罢了,因为我们只相信我们的眼睛。  月色清寒,烛光微弱,锦觅抬起手仔细瞧着,点点银光若隐若现,回想这万年的风风雨雨,轻叹一口气,这一生爱得太热烈,太痴狂,以致于最后变成一种执念和伤害。

锦觅从人间重生便觉自己跟从前不一样,和旭凤在一起虽然觉得满足,但是并没有曾经的活力和愉悦,本以为是经历过多次生离死别,自己已经变得成熟,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直到五千年以前看到旭凤对煞牙大动肝火因为寻找真身,才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对劲,她运用释灵法逼出真身,一瞧,果然不出所料,这真身已经不是六瓣霜花了,而是五瓣——那缺失的一瓣并没有因为重生而回来。那一瓣真身是春华秋实,有春发的生气勃勃,有秋收的醇香幸福,那是生命中最持久和令人迷恋的感觉。或许初和旭凤在一起的日子,因为好不容易才有这相守的日子,所以疏忽了不一样,但是几千年下来,旭凤开始怀疑,便发现了这一瓣真身的缺失,所以才要煞牙遍地搜寻。

锦觅想着旭凤为了自己这一瓣真身这几千年的辛苦,心口隐隐作痛,如果不是遇到自己,他一定还是那个天界威风凛凛的战神,骄傲而自信,战时率军英勇作战,闲时找夜神品茗畅谈,兴之所至,二人手谈一局,谈笑风生。凤凰是极重光明纯洁的鸟,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旭凤不说,但是锦觅知道,他虽说是做了魔尊,但天界才是他心中的美好,那里虽然承载了痛苦,但也是承载他幸福快乐最多的地方。

心中情绪起伏,身上的银光越来越明显,锦觅运气调息,一盏茶的时间,这光才慢慢淡下去。这一番调息下来,锦觅自知自己的时日不多了,小鹭和旭凤的身影一直在自己眼前,可是不只他们俩,还有他,只是这些年来从来不去想,因为对他无法回报以他想要的爱,想起又有何用,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索性就忘得干干净净,禁锢在心里,她再不提起,旭凤也不会提起。只是那一日,小鹭拿着人鱼泪珠跑回来给她看,说大伯送给了他漂亮的珠子,他好喜欢。这珠子是簌离留下的遗物,他一直视若珍宝,如今却肯给小鹭,大概是真的把小鹭放在心里疼的吧,只是旭凤怕是会不喜欢,所以锦觅特意嘱咐小鹭不可拿出这宝物,免得众人觊觎。其实,哪里是觊觎,不过是怕旭凤多想。本想让小鹭把这东西还回去的,但是转念一想,小鹭跟着润玉练习法术未尝不是好事,毕竟父母不能护佑他一生,所以锦觅也就默认了小鹭去润玉身边,也当是全了她对润玉的亏欠,何况小鹭是真心喜欢这个大伯。

锦觅定了定神,须臾之间就到了玉清圣境的太微玉清宫外,悄悄隐藏好身形,附着在昙花上。两个小仙娥走过来看着昙花上的霜花,很是惊奇。

“这天界居然还有霜花,可见是真的冷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几千年来,这天帝陛下的脸冷得能将水冻成霜。”一个仙娥说着。

“那倒也是,我上天就看到过一次他微笑,那真是好看,称之为朗月入怀也不为过。”另一个小仙娥沉醉地说着。

“算了吧,你怎么可能看到,我觉得我们天帝陛下早就已经跳出七情六欲了,眼里也就只有六界了。”之前的那个小仙娥打趣道。

“我没骗你,真的没骗你,就是在省经阁,天帝陛下和那个小仙人在一起的时候……”

锦觅附在昙花上一动也不敢动,直到两个小仙娥走远。正准备现身进去,结果被人狠狠摔在地上,现出了身形。

“魔后娘娘,不知你深夜到访玉清宫有何要事?”锦觅被摔得头晕眼花,稳了一下神才看到这个逼出她真身的是何人,说来也是凑巧,竟是一个熟人。

“邝露!”锦觅站起身来,忘记了身上的疼痛,走上前去,与邝露保持着一丈有余的距离,“你怎么知道是我?”

“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小仙敢问一句,魔后娘娘深夜来访玉清宫可有什么事情?若有要事,还请魔后娘娘卯时再来。这深夜来访,只怕累及天帝陛下和您的名声。还请魔后娘娘先回。”邝露沉下脸,下了逐客令。

锦觅脸上有些难堪,这邝露左一个魔后娘娘右一个名声,锦觅心里明白,这邝露是记恨当年的旧事,便也不回答邝露的问话,只道:“邝露,我知道你是不想看到我的,我今日前来,不是什么魔后娘娘,只是锦觅,前来见天帝陛下只是表示我的谢意,他教导了棠樾几千年,还请你不要阻拦。”

面对锦觅的恳请,邝露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冷冷说:“魔后娘娘当真是要感谢天帝陛下的话,也请明日再来。何况,天帝陛下也不在玉清宫。你回吧。”

锦觅很是诧异,忙问:“邝露,他不在玉清宫?这不可能,历任天帝都是住在玉清宫的,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说几句就走,只说几句就走,再不说,我怕没有机会了。”锦觅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一句近乎只有唇语了。

邝露瞟了一眼锦觅,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句话引起了她的恻隐之心,她望着天河方向说了一句:“我没骗你,这九千年来,陛下一直都一个人住在璇玑宫里,一如从前。”邝露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锦觅,眼里有说不出的寒意,还有莫名的怜惜,字字冷碎。

说完,邝露不管锦觅的反应,转过身就走了。

“邝露,邝露……”锦觅追上来。

“魔后娘娘还有什么想说的就说。”邝露站定,但是并没有转过身。

锦觅看着面前这个清瘦冷冽的背影,胸口闷闷地,叹一口气,“邝露,他对我的所有付出我都知道,他对我的好我也知道,但是感情的事情没有办法勉强,就像无法勉强你不喜欢他一样。我倒是希望你能得偿所愿,有你在他身旁我也就放心了。邝露,我是真心祝你们幸福。”

“嗬,祝我们幸福,说得多好,可是这早就是不可能的了,我连在他身旁一直看着他的资格都没有了,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了。你说,你知道他所有的付出,他的好,你真的知道吗?知道吗?不,你不知道,你只知道他骗你婚约,你只认为他利用你杀你的旭凤,只知道囚禁你在璇玑宫,只知道他发动天魔大战,哦,对了,还记得他修复那绝情灭爱的陨丹,隐瞒你的杀父仇人真相。”邝露转过身来,盯着锦觅的眼睛,一字一句,仿佛想要用眼光刺穿她的身体。

锦觅从没有见过这么失态的邝露,一时间愣在那里,看着邝露一点一点咬牙切齿说出来。

“邝露,这些都是事实,但是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想记得他对我所有的好。”

邝露三两步走上前抓起锦觅的手,泪流满面,“你记得他所有的好?所有的,你记得住?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陛下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到底经受了什么,他付出了什么!好,你不是要记住吗,我今天就给你这个机会,让你看看你都对陛下做了些什么!”

邝露彻底被激怒了,拽着锦觅的手,急急回了玄洲仙府去。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就绿茶给你看!:第6章 哥哥

刺青与蛋挞:第86章 一触即发

[妖尾同人]臥槽!不要叫我背後靈!!:第16章 Chapter 16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