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O倒追柏拉图:第46章 番外15

- 编辑:网页上传 -

人渣O倒追柏拉图:第46章 番外15,作者:醉温

晴云秋月,天空碧蓝如洗,转眼熬到周末终于给自己放个假,令神经放松。

人在超市新鲜蔬果区,一大早冲来与买菜的叔叔阿姨斗智斗勇,篮子里装满物美价廉食材。

她一边挑货架佐料,一边在电话里找小绮打听,“胃口不好吗?嗯她说那劫匪故意给她喂很难吃的东西,造成心理阴影了,看见吃的就想吐,那也没办法你就喂她嘛,亲眼看着咽下去才行。”

“医生让吃点流质食物,勉强嘬两口又躺下睡觉,哎真叫人愁。”实则伊明绮也算半个姐控,陪床照顾病人比谁都积极。

又听朋友说,“你放心不下就抽时间过来,老问我,我是你们的传话筒吗?我还得忙着给她弄这个弄那个。”

乃冰捡瓶酱油扔篮子里,“你以为我不想?我还不是怕盈盈看见我又情绪不稳定,影响恢复,万一把伤口弄裂开可怎么办。”

她对上回伊湛盈冒雨来求原谅,结果回头发高烧整坏耳朵的事耿耿于怀,是真的再也无法承受了。

“都是她自个儿造的孽。”

买菜回家把东西分门别类放好,小博昨天说想吃韩式部队火锅,食材齐了。

“姐,你要去医院吗我跟你一起。”他从屋里出来,最近也是担忧极了。

“我自己去就好,人多吵闹影响休息。”

“那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她一面,半个多月没见着了。”他很有些不服。

“你就待着吧别添乱。”

臭弟弟真烦人,乃冰出门顺便去花店,想买点东西慰问,拾起几支百合依依不舍,结果换成康乃馨。

到医院听闻一阵吵闹声,接着有人快速从病房出来,匆匆掠过看不清是谁。乃冰再掀开房门,只见小绮背对视线正端粥投喂,病人侧过脸,神色不悦的样子。

“怎么了?”她悄声进屋,指了指门口杵的奇怪安保。

“陆叔叔派来的,说确保安全万无一失,二十四小时换班值岗。”伊明绮放下碗,起身拉她到边上悄声道,“刚韩冬来过,我姐超生气把她赶走了,工具人彻底完蛋的节奏。”

“喔。”她点点头,内心无波澜。

“本来这人也是陆叔叔硬塞过来的,渣爹帮倒忙,要是没这家伙说不定你们早和好了。”妹妹摇头瘪嘴。

“这都不是根本,主要在于她……”算了不想说下去。

将带来的康乃馨放花瓶里,被那双朦胧褐色眼瞳看着。女子模样憔悴失落,淡金发披散开,脆弱似不盈一握,有股残缺华丽的美。

“为什么不送我百合?”伊湛盈仰视她,目光幽远总予恳求,我见犹怜。

“感觉有点暧昧,怕你误会。”她直抒胸臆。

“你那次去医院看李浅溪不就给她百合吗,说代表友谊,为什么对我就不是了呢?”

若不是往事记得一清二楚谁愿意这样作?不就一束花有什么了不起,她在意的是李浅溪都有,为什么自己没有。

“那只是顺便。”乃冰摊手解释,对她而言探望病人无非选那些,对不同的人信物亦有不同的意义,值得较真吗。

“顺便?难道我连顺便都不值得。”伊湛盈别过脸叹声,肩膀微起伏,语气轻飘飘的。

不知怎的乃冰突然想笑,觉得她吃味的点莫名其妙,作里作气的。

“花是植物又不是人,区区几支百合比不过你,不要把这事放心上。”她适当安慰两句,看在生病份上。

听此番话果然获得慰藉,伊湛盈回眸流释粲然,星目含情波光潋滟。双手撑身下挪了挪,忽地抓住乃冰衣角,就这么个动作已累得气喘吁吁。

乃冰见她躺床上埋头自己腰际,爪子像猫挠似的磨蹭,不时发出细微笑声,撩开那头发问,“干嘛呢?”

女子抿唇还在窃笑,呼吸逗得腹肌发痒,开口娇声软语,“我就知道,你还是很在意我,话里百般挑剔嫌弃背地里比谁都关心,听说你每天熬夜在网上发寻人启事呢。”

“……”乃冰顿时一僵,她怎么知道,这是谁暴露出去的?报案后那几天不管是线上线下都贴寻人启事,发动整个朋友圈力量搞得像传销,大概是微信共同好友泄露的天机。

再看那柔情纯粹笑眼弯弯的样儿,似乎无论何时都能灿烂明媚、不灭妖冶,恰似她的名字。

多少有点没心没肺,妻妻相处这么久她也早知此人给点阳光就自恋的脾性,不施予打击不懂做人。

“伊小姐你怎么就那么自恋?我关心你只是出于人道主义,别说是你了,换个人也一样,我性格就这样,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行吗?”她出口利落成章。

“不,换个人你也许随便应付就不再关注,说明我在你心里占据很重要的地位,就承认了嘛,在意我。”

她简直无言以对,乃冰摆手不再解释,“随你怎么编排自我攻略,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自我攻略是什么意思?”

后来好说歹说相劝才逼着把东西吃了,想不通怎还有这种人,心态好到爆,被掳走一圈回来自恋依然不减。

住院部外不远即是地铁站,顺便搭乘转道往咨询室,时间还早不如回办公室静心。门口出现熟悉身影,一身黑色料峭英姿,不期而遇。

“小浅,你怎么来了。”她很讶异,两人没约辅导,况且本来今天也休假。

她不说话,只是从包里摸出手机,“我给你发消息打电话都没理,去哪儿忙了?”

乃冰开门先请人进休息区坐,她泡好茶递呈,直言笑道,“医院探病,抱歉手机揣包里没看见。”

李浅溪端茶轻抿,眉头拧住越觉不是滋味,“你左一句她右一句她,到底在想什么?自从她回来以后对我明显态度冷漠许多,自己感觉不到吗?”

可谓言之凿凿,乃冰抬手轻抚太阳穴,略做思索,冷静回复,“失踪这十天她遭遇了很严重的伤害,所有人都不放心,我因此关心她有问题吗?感觉你在指责我。”

“因为觉得被忽略。”

她正襟危坐,两手交叠陈放双膝处,再次解释,“我没有忽略你,而是我本身就没有义务时刻陪着你,我们只是朋友。”

没有义务,只是朋友?

李浅溪眉头拧得更深,接收到乃冰的明显抵触,颔首微际显落寞,再则释然笑开,徐徐道来。

“你知道吗?这些年我拼命努力,摆脱父母铺陈的精英道路走娱乐圈,只是因为从前你喜欢听我唱歌而已,我想脱胎换骨再出现在你面前,我做到了,可惜你已经是别人的。”

乃冰缄口不言,又听她诉语,“我也想退居幕后祝福你与别人在一起,那三年我有打扰你们?可惜她不配,半点不配,就算我偶尔精神不正常也比她好得多。”

呃…精神不正常?她暗道浅子也喜欢自黑。

“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偏袒伊湛盈,我受够了。”李浅溪说完拎包而起,踩高跟大步流星离开,没回头给半个眼神。

好像挺唬人的,小浅那气场。

乃冰摸摸后颈,对此她只能表示遗憾,回忆儿时孤僻不擅交际,而浅作为城里来的转学生也融不进集体,所以她俩成为好朋友。如今她登入神坛受万人敬仰,那场车祸还令自己心怀愧疚…

但没感觉就是没感觉,感情太微妙了,怨不得谁。

月明星稀万籁俱寂,城市华灯初上,拉开夜幕。姐弟俩围小餐桌前,美味部队火锅已做好,弄电磁炉热着,香气飘散四溢。

“呀谢谢姐~这么快就给我做啦!”乃博高兴得拍手。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她伸手rua老弟脑袋,好像又长高了,越来越帅。

“那你今天去看盈盈姐,你们有提起我吗?”弟弟夹块年糕到她碗里,满眼写着期待,神情活似大狗。

“那倒是没有…”答案令人遗憾。

期望值瞬间下落,他默默干饭,觉得果然没人在意小透明。见家姐拎筷子石化不动,乃博拿手在其眼前晃,“想什么呢?”

恍惚回神,她刚在想警官交代的话,头号嫌疑犯终于在企图逃去外省时被抓获,实则躲郊区不吃不喝好几天,买站牌混入动车,被乘务员当场擒拿。

落网两天还拒不认罪,开口死活一句话,不是他干的。

虽说从盈盈的陈述来看确实有出入,但不足以洗脱张宁嫌疑,比如在警方出通缉令之前他为什么要躲?此地无银三百两。

饭后收拾碗筷,才刚戴上塑料手套电话铃声便大作,乃博看显示后拿来给她,“是盈盈姐。”

她摘手套接起,“喂?你有事吗。”

电话里却几阵啜泣声,只听那沙哑道,“我刚做了好可怕的梦,梦见你和别人……”

此处顿了顿,“结婚了,感觉跟真的一样,醒来发现你不在身边,小绮也不在,心里空落落的特别难过。”

听她断断续续讲完,乃冰杵着半晌没反应,心想就这么点事你打来干啥呢?

“梦境非常真实,我亲眼目睹你给别人戴上戒指,最后到接吻的画面被吓醒。”

她能听见电话里沉重呼吸,可见某人情绪是很紧张,抑或累的,“然后呢?”乃冰问。

“然后,醒了就想和你说话啊。”

“想聊天?为什么非得找我呢,没什么事我挂了。”乃冰准备按红键。

“等等。”那人慌忙制止,柔情蜜意徐徐诉来,“我爱你。”

声细撩拨亦果决,情怀丝丝入梦,乃冰静聆听着。没声了?指间欲挂断之际,又听那道,“对不起。”

——嘀,她终于切断,腹诽碎碎念,现在说这些早干嘛去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师哥,我要和你说一辈子相声:第48章 八强排位赛

[文野]木偶人设的崩塌日常:第40章 (●—●)

离铮:第18章 4-3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