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世界第一的医官大人:第17章 变异

- 编辑:网页上传 -

[变形金刚]世界第一的医官大人:第17章 变异,作者:囧少

被柱哥训话的当天晚上,我又做了那个梦。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感觉比前几次都要清晰,不仅仅是肢体的痛感,那些绝望,恐惧还有求生的欲望紧紧地摄住我的心神。我不再是一个旁观者,而是成为了经历者,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梦中的情节。失忆的症状也越来越严重,不光是睡觉,训练,吃饭,甚至连走路时都会突然失去意识,然后在完全不熟悉的情况下醒来。

这太可怕了。

我突然有了一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在那些丢失的时间里,“我”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觉得我应该去找救护车,别再纠结什么生不生气了,再这样下去,我怕“我”会做出更加无法挽回的事。

决定之后,我立刻跑到实验室,他不在,可能是在通讯器那边?我跑到基地大厅,隔板和千斤顶在聊天,大黄蜂陪他的人类搭档玩游戏,烟幕和阿尔茜在休息,操作着通讯器的是通天晓。

救护车呢?他会在哪儿?

我忽然开始着急,连带着头也有些隐隐作痛。

“阿尔茜,你看到救护车了吗?”我忍着疼痛问道。

“救护车?”阿尔茜变形,“他大概在实验室。”

“不,他没在,我刚刚去找过了。”

“嗯……那会不会在仓库?”

对啊!仓库!

有可能是去拿实验样本了!也许只是刚好错过了!

我向阿尔茜道谢,然后变成龙形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仓库。

“救护车!”我推开门大叫,无人应答。

“救护车!你在吗?”还是没人回答……啊!可能他拿完样本就回实验室了!

我再次变形跑到实验室,推开门,屋里空无一人。

他去哪了?他会去哪?

看着那些熟悉的实验器具,我突然慌了。

救护车是汽车人的医官,在这方面是天才,我一直相信着他,也习惯了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第一个就去找他这种生活方式,但是我现在找不到他了!!找不到了!!基地大厅,通讯器,实验室,仓库……到处都找不到他!!

怎么办!!如果解决不了失忆的问题,那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一直依靠着的心理支柱毫无征兆地消失,我双手颤抖,像个傻子一样呆立在实验室的门口,直到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蕾茜?”

救护车!!!

我几乎喜极而泣,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扑进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我以为你不见了!!”我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这句话,眼泪同时也流了下来。

混蛋你到底去哪了啊!!!

救护车显然是被我吓了一跳,全身都僵住了。

“你去哪里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心里涌上一股安心的感觉,我把脸用力在他胸口蹭了蹭——主要是觉得丢脸想蹭掉眼泪——这才抬起头看他。

“我刚刚和擎天柱在一起。” 救护车的声音十分僵硬,而我也看到了站在他身后,身高等于两个我的柱哥,在他那个角度低下头,正好能看到我眼泪流了满脸的蠢样。

……

我赶忙松开救护车,迅速抹了把脸,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立正站好。

柱哥还是那张严肃脸,但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很轻松,连带着我也开心起来……我绝不承认是因为找到了救护车我才这么高兴。

“这刚好是个机会,和她好好谈谈吧,老朋友。”柱哥对救护车说,救护车看着擎天柱,一脸复杂的表情。

等等,和我谈谈?!谈啥?!

我立刻翻出记忆迅速过了一遍,好像……除了炸了他的实验室没别的事……

卧槽!该不会是偷看实验记录被发现了吧!不行我得赶紧承认错误。

“Well,蕾茜,跟我来。”

“哦……嗯!!”

一边盘算着怎么说,我一边跟在救护车身后,蹦着进了实验室。

有救护车在好开心!!

他转过身看我,我抬起头看他,眨了眨眼睛,他的光学镜头往旁边扫了一下,又转回来看我,然后——

“我……”

“我……”

……

“你先……”

“你先……”

……

“那我……”

“我就……”

……

真是默契啊……

我俩又开始大眼瞪小眼,我在心里默数了三秒钟,果断张嘴:“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偷看你的实验记录。”

救护车一愣,光学镜头闪烁了几下:“啊……没关系,你可以拿去看。”

“真的?!”超开心!!

“真的。”救护车点头,我高兴得扑上去抱住他的胳膊,用力蹭了蹭。

太幸福了啊!!幸福得都要升天啦!!

“噢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得跟他说失忆的事,于是赶紧摆出严肃脸,“最近我好像不太正……呜……”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紧跟着头部剧烈疼痛,视野摇晃,脑子里又开始回响起那个声音。

就像是在耳边敲钟一样,它每响一次,我的头都会疼上一分,当疼痛到达一个临界点时,我终于听清了那个声音——

“身体是我的。”

它,不,她这样说着,然后,我看到我的手忽然动了,它伸出锋利的爪子,朝救护车的火种舱抓下去。

不行!

我用力挥动手臂,爪尖还是在救护车的胸口留下五道划痕。头痛更加剧烈,我几乎觉得它快要爆开,那个声音在不停地重复着——

“身体是我的……”

“身体是我的……”

“身体是我的……”

够了!!!

别再说了!!!

我推开救护车,变成龙形,嘶吼着撞开实验室的门,沿着通道跌跌撞撞地跑到基地大厅。

“蕾茜?!你怎么了?!”烟幕想要拦住我,但我已经收不住脚步,只能在撞上他的前一刻奋力一跃,从他头顶跳过去,然后一头撞上基地大门,身体直接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头疼没有丝毫减弱,仿佛连呼吸都会加重痛感,我躺在地上无法动弹,有谁抱起我的身体,一下一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

“彩虹,再忍耐一会,很快就会结束了。”

……彩虹?我用力睁大眼睛,冲云霄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

他为什么会在这?!

是来袭击汽车人的吗?!

我用力挣扎,拼命从他怀里滚出来,伏低身子,展开翅膀,冲他咆哮着。冲云霄却在此时露出了笑容:“没错,就是这样。让愤怒充满你的双眼,接受命运,展示你身为巨狰狞的资格……”

冲云霄的话和脑中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共同影响着我,意识越来越模糊,相反我的身体却充满了力量,有另外一种能量逐渐侵蚀着我的大脑,占据了我的身体。

“不要害怕,没有什么可怕的……”冲云霄的身影在我的视野中逐渐模糊,他的声音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仿佛能蛊惑人心。

“我会保护你的,亲爱的妹妹……我的彩虹……”

浓稠的黑暗包裹住我的身体,我试图挣扎,但没有任何作用,身体无法动弹,我知道这样下去会再次失去意识,但是却无法反抗,那是一股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力量,它拖拽着我缓缓下坠。

我想起了救护车,想抱着他的胳膊撒娇,想把脸贴在他的火种舱上磨蹭,想看到他那张方方正正的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想要他摸着我的头对我说,“宝贝,你是最棒的。”

“Ratch……et……”我念着他的名字,仿佛这样就能够助我抵御所有痛苦。

我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在意识沉入黑暗的最后一刻,我把救护车的影像深深地刻进我的记忆里。

如果有一天,我能再次醒过来,我希望我会记得他——

这个我深爱着的男人。

+++++++++++++++++++视角切换+++++++++++++++++++

汽车人们追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蕾茜展开翅膀,挡在门口对着冲云霄咆哮,然后冲云霄说了什么,蕾茜就如同被强制关机了一样轰然倒地,但紧接着又慢慢站了起来。

“蕾茜!!”救护车喊她的名字,她转过身,变形——虽然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救护车却感觉到了来自于她身上的,完全相反的气场。

优雅,高贵,充满了野性的诱惑。

“可别把我同那个小丫头弄混了,”她挑起唇角,女王一般地笑了起来,“我叫彩虹,不是什么蕾茜。”

事情的发展过于戏剧性,以至于汽车人们全部震惊得无法动弹。救护车看着“蕾茜”依偎在冲云霄的怀里,抱着冲云霄的胳膊,撒娇般地把脸贴在冲云霄的火种舱上轻轻磨蹭着。

——就如同她刚刚对他做的那样。

“哥哥,我们回家。”

“蕾茜”这样说着,然后冲云霄变成龙形,她爬上冲云霄的背,离开了汽车人的基地,至始至终,未曾回头看过一眼。

关于蕾茜突然离开这件事,汽车人们还无法彻底消化。他们不愿相信蕾茜是霸天虎的探子,但现实又摆在面前不容反驳——她当着全体汽车人的面,否认自己是蕾茜,而且跟着冲云霄一起,投奔了霸天虎。

气氛沉闷得仿佛暴雨前的天空,直到救护车一拳砸在通讯器旁的操作台上,放在那上面的培养罐晃了晃,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擎天柱很惊讶,他的医官向来严谨,很少有感情如此激烈的时候……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救护车?”擎天柱问道。

“是我的错。”救护车声音嘶哑,“我应该早点发现蕾茜的问题。”

“蕾茜的问题……难道是?!”烟幕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反问。

“是的,就是那个时候,从确认她的翅膀无法修复开始,蕾茜的精神就出了问题。”救护车边说边打开通讯器的显示屏,“读取记录显示出,最近一段时间,资料库里关于精神治疗方面的资料被频繁读取,时间全部是深夜。还有我的实验笔记,有关人工能量优化配方的部分也有被频繁读写的记录。”

气氛变得更加沉闷,汽车人们都推测出了答案,只不过不愿说出来。

“蕾茜一直在寻找解决的办法,可惜还没找到就……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不,她是想要告诉我,只不过没说完,就……我应该早点发现,不然就不会……”

“救护车,这不关你的事。”阿尔茜劝阻道。

“可我是她的监护人!!”基地大厅里回荡着救护车的吼声,汽车人们震惊地看着他们的医官——他看上去太糟糕了,就像丢了女儿的父亲一样,慌乱,暴躁。

“……抱歉,我不应该对你们……我——呃,我是说,我……”救护车想道歉,但处理器中的数据乱成了一锅粥,发声器没有吐出乱码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放松,老朋友,你需要休息。”擎天柱说道。

“……好吧,我想我也应该一个人呆一会。”救护车的肩膀垮了下去,光学镜头的蓝色光芒也暗淡了许多,他垂着头走出基地大厅,背影是从未有过的沮丧。

救护车在实验室看着操作台发呆。

这里是他的领地,是他的王国,哪怕是擎天柱,在这里也要遵守他的规则,直到有一天,一个横冲直撞的姑娘跑进来,打碎了他的规则,还有他的培养罐。

刚开始,他只当她是个宠物,或者说连宠物都不如,只是个看门的工具——大概相当于密码锁?不过以她的智商,充其量是把机械锁。

救护车看着工具箱里的绝缘磁针,露出微笑。

真正把她当做伙伴,就是从那件事开始。他没有想到,平时好吃懒做,笨头笨脑的姑娘,居然也懂得伪装,骗得霸天虎团团转,还给他带回了新的绝缘磁针。天知道,当她从自己的火种舱里掏出那个棱角尖锐的工具时,他吓得处理器都要停止运转了——这几乎相当于将一把锋利的尖刀放在心脏旁边——哪怕是轻微的震动都可能让她失去生命。但她就那样掏了出来,就像平时从饭碗里掏出能量块的碎屑一样。

……真是个鲁莽的姑娘。

不仅鲁莽,而且冲动,做事不计后果,简直就像个□□,拉掉拉环立刻爆炸,轰地一声震得别人不知所措,他不就是这样被震晕了脑袋,喜欢上她了么?

救护车拿起绝缘磁针,轻轻抚摸着,好像这样就能感觉到蕾茜还在身边。

原以为,她只会是他的战友,最多不过是伙伴,但她一次又一次地为了他对抗霸天虎,背叛自己唯一的同类,甚至差点失去生命。最初是震惊,然后是感激,再之后是疑惑,疑惑转化为好奇,他开始观察她,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她做到这种地步?

谁知在观察过程中,他逐渐被她所吸引。

从初见时的蛮横,到现在的善解人意,她在成长,从一只野兽,成长为一个善良的小公主。

是的,她是他的小公主,他教给她知识,允许她分享他的王国,有她做助手,哪怕只是安静地呆在一旁,他的实验效率都会高上许多。可他的小公主却总是和“安静”一词没什么联系,总是到处摸摸碰碰,有一次还尝试把手伸进正在高速运转着的离心机里——吓得他立刻冲过去抱住她,可她却还指着离心机对他说“看!它转得好快!”

他当然知道它转得快!快到可以把她的手连同胳膊一块绞成废铁!

他被气得几乎都要笑出来了,但还是想要她陪在身边,犯错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可以为她弥补过失收拾残局,哪怕是连续两次炸掉他的实验室也没关系,他会加班赶上研究进度。他想看到她笑,想听她的发声器发出清脆的声音,想把她抱在怀里,摸着她的头对她说“你是我最棒的宝贝。”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他都想要她陪在身旁,他想一直和她呆在一起,但她似乎并不喜欢这样,总是趁他不注意偷偷溜走——就连养伤的时候也不例外——甚至还在外面招惹其他男人。那真是一段难熬的日子,他被嫉妒蒙蔽了双眼,每天都会不自觉地板起脸,找各种理由训斥她,看到她和其他人在一起——尤其是那个心怀鬼胎的烟幕和花花公子千斤顶——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几乎要暴跳如雷,甚至连工作都受到了影响。他觉得自己是她的指定监护人,有义务教导她,但同时也知道不能将她囚禁在身边,她需要去接触其他汽车人——见鬼,为什么基地里都是一群五大三粗的糙老爷们,他的小公主都要被他们给带坏了!!

救护车用力握紧拳头,手中的绝缘磁针发出轻微的声响,他慌忙松开手,不能再让这种情绪影响工作,就如同当时一样,他连续两次搞错了通讯器的频段,差点让霸天虎发现千斤顶的飞船。

……他承认有故意的成分,但也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操作通讯器需要绝对的理智和冷静,但一遇到和他的小公主有关的事情,他的处理器就会不受控制地想要报复……他觉得自己不再适合这份工作,正想找擎天柱谈谈接任人选的时候,擎天柱却先约了他。

“救护车,恕我直言,你看着蕾茜时的神色很让人怀念,就像我当年看着艾丽塔。”

“地球人有句话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该正视自己的感情。”

“你知道的,艾丽塔她……就在我的面前,被震荡波……老朋友,我不想你和我一样只拥有回忆。”

“你和蕾茜都是汽车人的战士,但你们也不仅仅只是汽车人的战士,比起战争的胜利,我更想看到我的朋友,我的家人获得幸福。”

“蕾茜是个好女孩,别留下遗憾。”

但他还是没能对她说出那句话,他看着心爱的女孩蜷缩在自己怀里痛苦得全身颤抖,她朝他伸出手,尖利的爪子似乎是要掏出他的火种,一瞬间,他甚至觉得就这样死在她手里或许也是一种幸福。但下一秒,他却被她推开,她变成巨狰狞,嘶吼着跑了出去,他慌忙跟上,然后就在基地外,在全体汽车人的陪同下,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女孩,他的小公主,他心爱的姑娘,消失了。

就在他的眼前——

消失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洪荒太阴传:第5章 与君初相识东海得灵宝

盛宠小郡主:第10章

被拐后我重生了:第5章 05.上山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