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之楚生清微:第6章 电车消失案

- 编辑:网页上传 -

民国奇探之楚生清微:第6章 电车消失案,作者:Ingrid铃铛

宁清微今天上午打算坐电车去百货公司买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等了好久,电车都不来。只能叫了黄包车,但是中途就看见一堆人聚集在一起,所以也好奇的想进去看看。走到里面后就发现电车轨道的一段距离遭到破坏,就像是被远古时期的恐龙踩过的样子,还有血迹。只是如果真的是被恐龙踩过的话,分明应当会有塌陷的痕迹,而这里没有,只能说明是有人在搞鬼。

乔楚生转头叙述案情:“昨晚凌晨,一辆满载纺织厂女工的电车就在这个路口,连车带人离奇失踪。我们老爷子在这个电车公司有股份。这个案子必须得快点破。如果乘客找不到的话,公司得赔很多的钱。”

路垚用手扇了扇,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气味,“什么味啊?也不像是炮仗。熏死了。前面是钟楼,三面都是居民楼。怎么就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

“应该是这跟这个气味有关吧?”宁清微回答

乔楚生惊喜的问:“你怎么在这?”

“路过,今天没课就想着出来买点东西,就看见一群人聚集在这,就好奇过来看看。”宁清微回答

“那你就过来一起看看呗,你才思敏捷,或许能早点破案。”路垚热情的邀请。

宁清微也有点好奇,不过她还是看向乔楚生,“乔探长,可以吗?”

“额,消息不要外传就好。”

宁清微点了点头,“我刚才问了附近的居民,昨天晚上这里起了大雾,什么都看不见。应该是人造烟,为了避免周围的居民发现。还有叮叮当当和野兽的吼叫声。叮叮当当像是破坏电轨发出的,而野兽声就不知道了。”

三个人越过人群走到案发现场。

路垚蹲下观察:“这么大的脚印啊,霸王龙?”

乔楚生问:“那是什么呀?”

宁清微回答:“一种已经灭绝的史前生物,身形巨大、生性残暴,在它生存的年代,没有天敌。”

乔楚生接着问:“可能性有多大?”

路垚接替回答:“可能性为零。霸王龙有数吨重,踩在柏油路面上,不可能没有凹陷。”

“所以是障眼法。”

宁清微点了点头。

路垚接着说:“勘察完现场,结合小微说的,现场的路面、轨道、脚印都是人为布置的。有人刻意为之。”

乔楚生皱着眉点头:“这么大规模的行动需要很多人配合。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劫持电车的话,太得不偿失了。所以我觉得应该不是简单的绑架案。”

宁清微:“而且列车上都是夜班下班的女工,家里应该出不起赎金吧。女性相对,比较好制服。”

这时,路垚蹲下拿起镊子,夹起一颗小石子放入瓶中,打算拿回去化验。刚准备夹第二颗的时候,就在视线前出现了一直穿着白色高跟鞋的脚。“这人怎么老阴魂不散的呀”

“我接到小微的电话,就赶过来了。”白幼宁挑挑眉对着路垚说

路垚对着宁清微说:“你干嘛通知她啊,还有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还相互通知呢~”

“我跟小微可好了呢,之前采访的时候,小微教了我许多关于心理学的知识,可以更好的运用在采访中,受益匪浅啊。还有这是公共场所,我是记者,当然有采访权了。”

宁清微回答:“都是一些小知识,你先赶紧拍照吧。”

白幼宁接着拍照去了,而路垚只能翻了个白眼,继续用镊子夹起之前被她踩过的石子,气的夹了好几下才夹起来。

幼宁拍完照后回身告诉三个人:“刚我碰见一个老婆婆,她告诉我三年前这个路口有个人因为电缆砸到,当场去世。他叫孙鹏,四十岁,本地人,没有家眷,平时以拾荒为生,被电死以后,是电车公司负责安排安葬的。”

路垚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

白幼宁抬起下巴,笑道:“十年之内,所有上过报纸的新闻我都记得。”

路垚竖起大拇指,“你可真~有闲工夫。”

乔楚生看着这俩,赶紧转移话题:“你还有什么要看的吗?没有的话跟我走一趟吧,东海电力,得让他们尽快的恢复供电,赶紧通车。再拖的话,就变成公众事件了。”

路垚转头看向宁清微,“你跟我们一起去呗,你是心理学的,最会看人的微表情了。”

乔楚生点点头,宁清微也就同意了。

场景一换,三个人走进一个装修奢侈的办公室。

“电力公司这么有钱的吗?这个窗帘是绒制的,它是法国进口的,价格高了去了。还有这个沙发是意大利的小牛皮,这个运过来都给半年。”路垚一会摸窗帘,一会摸沙发,咋咋呼呼的说,“这个点心也不错”,说完还往兜里揣点瓜子。

乔楚生真的有点看不过眼,叹了口气问宁清微:“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他之前在康桥也这样?”

宁清微站在他身边,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会人来了,帮我说几句好话,介绍工作什么的。”路垚不好意思的对乔楚生说。

“怎么?你不喜欢办案?”

“这办案,自是为了糊口,我还是更喜欢这种西装革履,然后在办公室里喝个咖啡呀、看看报纸的人生。”路垚边磕瓜子边回答。

宁清微跟乔楚生,相视一笑点点头。

后面传来一声脚步声,伴随着讲话声,“让乔四爷久等了,刚开完董事会,这两位是?”

“宁清微,圣乔治大学的老师。路垚,巡捕房探案顾问。吴总裁,我这次来呢,就一个目的,就希望你赶快给华康公司恢复供电。”

“圣乔治大学啊,宁小姐长得漂亮,还是高材生,年轻有为啊,不知道宁小姐有男朋友吗?”吴总已经忽视了旁边的两个男人,眼神看着宁清微,带着点欣赏。“宁小姐,有没有兴趣到我的公司来上班?”

路垚听到这话就对乔楚生低语,“穿的文质彬彬,没想到也是个见色起意的。”

乔楚生伸出手搂着了宁清微的肩膀,把她揽到身边,还回答:“奥,她在圣乔治大学做的很好,暂时还没有换工作的想法。”

宁清微抬头看了眼他,但乔楚生没敢回望,其实心里有点犯嘀咕,手却一直都没有离开。幸好宁清微看了眼他后也没甩开,就转头对吴总说:“暂时没有换工作的想法。”

路垚:我不应该在房里、我应该在房底。

吴总看着两个人的反应,误会两个人是一对。这乔四爷的女人,整个大上海也没几个敢动。“好,我懂的。我帮你查查班次表。”

一旁的路垚因为吴总的雪茄咳个不停,而宁清微本来也是忍受不了,但幸好乔楚生及时递过来手帕,才幸免于难。

路垚转头对两个说:“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抽雪茄,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结果两个人都没搭理他,一起坐到了沙发一侧的两人座,路垚只能坐到另一边的单人座沙发。

坐下后,乔楚生回答路垚之前的问题。“这是丹纳曼纯手工雪茄,这一款应该是限量的吧。”

吴总听到后,转身走过来笑着回答:“高手、高手、这是高手,巴西皇家御制礼盒、古巴最好的烟丝,整个上海滩,我想想啊,别把这话说冒了,没错,就这一盒。尝尝?”

乔楚生摆摆手说不抽,路垚连忙说:“我抽、我抽,皇家御制呢!”

吴总只好不是很情愿的给了他一支。然后翻开文件,“对了,班次表我查出来了。我一会派人去抢修、恢复供电。”

乔楚生放下翘着的二郎腿,道了声谢谢。

“甭来着虚的,怎么着?约顿大酒吧?”说完意识到人家女友还在呢,但也不好意思收回之前的话。

乔楚生看了眼宁清微没什么反应,“电车案没破呢,老爷子逼得紧,等破了再说吧。”

吴总顺势下坡,“行,你这......公务在身,我就不留你了。”

结束话题后,乔楚生就推着想要多说几句的路垚出去了,宁清微一块儿跟在后头。

99%的人还阅读了:

阿哥都是狼:第23章 被救

梦古穿今:第22章 会试

[文野双黑]疯狂攻略:第18章 成了他的抑制剂?(6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