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大佬穿成主角他妈(快穿):第8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退休大佬穿成主角他妈(快穿):第8章,作者:寻云者不遇

奚新雨微微挑眉。

那杖刑椅造型颇像长凳,需要受刑者趴伏到上面,接受杖击。而被仆妇拎在手中的木杖足有成年男子手腕粗细,木杖上红漆斑驳,也不知道送走过多少生魂。

单说受刑,奚新雨并不怕。从前为了训练需要,多少严酷的刑法她都挨过。只是如今,她有些拿不准是不是要乖乖服刑。如果配合,她和齐念还能保留着才人皇子的头衔,将来做什么都容易些。如果不配合……

至少她眼下还算畅快的心情不会受到影响。

这样想着,奚新雨将桌上已经组装好的那把竹弩拿到手上。

还未等她动作,隔壁突然发出一阵响动,几人扭头看去,就见宛嫔站在院中,正正看着她们。

“齐嬷嬷。”她唤道。

那老宫女一脸诧异:“宛,宛妃娘娘?是你?”

宛嫔低头:“莫要叫宛妃,本宫被废为嫔已有差不多八年……”

齐嬷嬷似乎有些激动,上前几步:“您……您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宛嫔惨然一笑:“总归是没死。”

她主动靠近,握上齐嬷嬷的手:“嬷嬷,你跟我来,我有事要同你说。”

齐嬷嬷半点没犹豫,点点头。她回头对两位仆妇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不要妄动,我,我去去就回。”

仆妇恭敬应了声“是”,目送她和宛嫔一起离开。

行刑被打断,奚新雨顿觉无趣,低头继续调试起连弩。而两位仆妇则抱着木杖,找了个角落闲聊等候。很快,她们的话题落到奚新雨身上。

“宫里都在传奚才人疯了,我看她这模样,不是挺正常?”

“疯子也不都是张牙舞爪,许是就有她这种看不出来的。敢推淑贵妃下水,她不是疯了是什么?”

个子高些的仆妇有些疑惑:“真的是她推淑贵妃下水的吗?怎的不见皇后娘娘抓她过去审问,直接就定罪了?”

她的同伴冷哼一声:“淑贵妃说是她推的,就是她推的。上面那些娘娘要给人定罪,私底下商量好就成,哪管罪人有什么缘由冤屈?”

高个子仆妇“啧啧”两声,看向奚新雨的目光里充满同情:“唉,真可惜。奚才人比我那女儿大不了几岁呢。”

“你啊,少为这些娘娘操心,她们不管怎么样,前半生已经享受过泼天富贵。你有这闲心思,就该多心疼心疼自己。”同伴撞了她一下,“之前不是听你说肩膀疼吗?好些没有?”

高个子仆妇闷哼一声:“哎哟,别撞。”

她揉着肩膀:“哪有可能好?”

同伴道:“我送你的药膏呢?”

高个子仆妇:“就初始还管点用,现在是一点效果没有了。上次我轮休时,我闺女还带我到京中那鼎鼎有名的百草药堂去看过,大夫说这种情况只能多休息……这,我现在每天挑担提桶,哪来的时间休息?”

两人叽叽喳喳,越聊越激动,吵得奚新雨无法安宁。

终于,她忍受不住,放下手中东西,来到那张杖刑椅边上,指着高个子仆妇道:“肩膀疼吗?过来趴下。”

两个仆妇一愣:“这,这是做什么?”

奚新雨懒得解释:“趴下。”

她表情淡然,目光却坚毅,让人不由自主想要臣服追随。中年女人做了大半辈子仆妇,哪里抵抗得了这种威势,回过神时,人已经趴到了杖刑椅上。

奚新雨按了按她的双肩,确定问题所在之后,便将她右胳膊往后一拧。

“哎哟!啊!疼!”

仆妇额角霎时冒出冷汗,想要挣扎,但奚新雨已经退开。她看着仆妇,命令道:“再试试。”

仆妇呆愣片刻,下意识转转胳膊,随即惊喜道:“这……不,不疼了!这怎么做到的?”

此时,她看向奚新雨的目光中已经满是崇敬。

奚新雨没回答,只给她做了几个动作,要她牢记:“往后你空闲时,多做一下这几个动作,肩伤就不会复发。”

仆妇连连点头,脸上满是惊喜:“谢谢奚才人,谢谢奚才人!”

仆妇同伴赶过来,看着仆妇灵活摆动胳膊,惊叹道:“这……真的管用啊?”

高个子仆妇道:“一点也不疼了!”

她按按眼角:“我,前几天我闺女还说,这伤病不能劳作,劝我早日跟总管提离宫的事情,这下居然好了。”

仆妇同伴一边为她高兴,一边兴奋看向奚新雨:“奚才人,我腰背一直有些毛病,您能顺便帮我看看吗?”

奚新雨本来都要回原先位置了,闻言揉揉眉心。

片刻后,她用下巴指指杖刑椅:“你也趴上去。”

仆妇连忙赶开同伴,满脸笑容躺了上去。

半柱香时间过后,齐嬷嬷和宛嫔打开房门走出来。齐嬷嬷坦诚道:“那两个行刑的仆妇是秦总管手下,并不完全受奴婢控制。奴婢……奴婢只能尽力保证,留奚才人一口气。”

宛嫔面无表情:“嗯,你尽力就行。生死一事……不可强求。”

但等两人回到奚新雨的屋子,却见两位仆妇正一左一右蹲在奚新雨脚边,满脸恭敬听她讲话。察觉到齐嬷嬷回来,两个仆妇这才收敛,扭捏站回墙角。

齐嬷嬷心中疑惑,但也暗暗庆幸。她对两人道:“开始行刑吧。你们手脚快一些,我在屋外等你们。”

说完,她主动阖上门。

两位仆妇见状,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她们受奚新雨恩惠,此时也不想动手。于是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将床上的被褥取了过来,放到杖刑椅上。

五十声闷响过来,两人抹了把额上汗珠。

高个子仆妇对奚新雨道:“奚才人,这两日你与十三皇子就要上路。到时若遇到人盘查,你切记做出一副受刑模样。等你们一出京城,娘娘们转头便会把事情忘了。”

奚新雨想了想,问:“可会影响你们?”

仆妇道:“这杖刑不像死刑,毕竟不是定死,往前也不是没有受刑后挺过来的先例。将来即使皇后娘娘发现,也只能夸您命不该绝。”

奚新雨颔首:“我知道了,谢谢。”

仆妇们憨厚笑了笑:“是您先救了我们的命。”

事情告一段落,她们收拾好东西离开,奚新雨则做样子,趴到床上去。冷宫重归寂静,奚新雨也终于能靠着主弩发出的微小颤动声继续调试自己的作品。

约莫半个时辰后,院门传来一阵巨响,是被扣留在前殿的齐念终于回来。

他风一般穿过院子,一把推开奚新雨屋门,见到趴在床上的奚新雨时,眼泪瞬间滑下,整个人颤抖地不成样子:“……母,母妃?!”

奚新雨掏掏耳朵:“别喊那么大声,听得到。”

她边说,边在小齐念担忧的目光中,径直坐了起来。

憋了一路,正准备痛哭一场的小齐念,表情定格在一个非常难过的瞬间,却因为进退不得,显得十足滑稽。

这……怎么跟他想的不一样?皇后娘娘不是说,母妃受刑后,自己才能回来吗?

奚新雨对他招招手:“过来。”

小齐念这才回神,揉揉鼻子平复好情绪,缓缓朝奚新雨走去。

奚新雨拿过帕子,有些嫌弃帮他擦掉手背上的泪花,接着便用布条,将已经调试好的连弩绑到齐念右手之上。那连弩经过特殊处理,拥有两种形态,即可手持,也可藏匿于袖间。

尽管辨认不出这具体是什么东西,但男孩骨子里的天性让齐念知道奚新雨捣鼓出来的是一件武器。他不由有些兴奋,红着脸问道:“母妃……这是什么?”

奚新雨道:“袖中箭。”

齐念喃喃重复她的话:“袖中箭?”

奚新雨开始教导他用法,最后抬起齐念的手,帮他瞄准墙上一个小坑,扣动开关。

一支竹箭迎声而出,“咻”一声,牢牢钉到墙上。而齐念也因为完全没有准备,被后座力推得稍稍后仰。

见状,奚新雨满意勾唇。

她问:“怎么样?比五皇子那弹弓离开多了吧?”

齐念反应过来,有点结巴问道:“要……这个,要送给我吗?”

奚新雨点头:“对啊,按照你的体型大小做的。”

她问:“喜欢吗?”

齐念没说话。

事实上,他根本说不出话。在奚新雨点头那一刻,他眼中重新湿润起来,一转眼,面上又清晰出现两道泪痕。

奚新雨大受震撼:“???”

小孩却不受影响,哭得肩膀直抖。

奚新雨歪着头看他:“怎么又哭了?皇后也给你用刑了吗?”

她干脆从床上起来,上下检查起齐念的身体,却没发现半点异常。所有的事实都指向——

未来暴君,其实是个小哭包。

会不会是哪里出问题?

会不会其实齐念跟她一样,也被调包过,根本不是原主?

奚新雨陷入沉思。

另一边,齐念终于释放完满腔复杂心绪。

他前几年被怡妃养大。

怡妃体弱不能生育,偏偏做梦都想要一个自己的亲生孩子。对于齐念,除非必要,她甚至懒得多看一眼。齐念见过宫中其他母子互动场面,曾询问她为何他们与别人不同,怡妃残忍告知他:“你并非本宫所出,要本宫如何对你?若是本宫也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便是将天上星月都摘下赠予他也不足够。”

齐念就这样,在怡妃趋于病态的观念灌输下,挨到怡妃死去。

那时候,他对怡妃也没有感情,只满心憧憬着奚才人的爱。

在被奚才人冷待那一个月,他曾怀疑过怡妃说的话,但如今,他却发现——

他能得到的,远远比他想象中要多。

原来拥有自己的母妃,真的是最幸福的事。

齐念伸手,抱住奚新雨大腿:“母妃……我求父皇,让你跟我一起去鹿鸣寺了。”

奚新雨摸摸他的头:“嗯,我们一起去。”

99%的人还阅读了:

穿越落点是5T5的铺盖:第15章

梦比优斯同人之牵绊(奥特曼同人,AU架空,BL主梦比优斯X镜子骑士):第75章 绝望的阴霾

红楼之因果大师:第16章 贾赦有病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