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不瞎,驸马不丑:第58章 扑街

- 编辑:网页上传 -

公主不瞎,驸马不丑:第58章 扑街,作者:有深海恐惧的菜鸡

大曜最近发生了一件事,举国震惊,不对,应该是震怒。

“什么!!!”

“皇上息怒,息怒啊……”

啪啦~“三十万两赈灾银不翼而飞,你们让朕如何息怒?南下成千上万的百姓还在受苦,就等着赈灾银送去,结果不明不白的被盗,徐长安和高朗生呢,叫他们马上滚回来见朕!朕给你们三日/彻查此事,若是查不出,头上这顶乌纱,也不必留了,滚!”

“唉,龙颜大怒啊,如何是好。”

……

深夜,高朗生屋里的烛火虽微弱,却没有如其他人的房间一般彻底漆黑,他正殷勤的为徐长安又添上一碗酒,“徐大人,来,朗生再敬你,”

“不,不能再喝了,嗝~明天,”徐长安已是大醉,说话也开始口齿不清,“得早,赶去请罪……”

“不碍事,不碍事,来,”

“不,不喝了……”

“徐大人?徐大人?”

确定对方已然彻底醉倒,他脸上露出狡猾的模样,尽管门窗紧闭,还是小心谨慎的打量了一下,最后来到自己床边,掀开床板,打开地上的暗格,那白花花的颜色赫然在目,他拿起一锭,再看着趴在桌上熟睡之人,笑的无比阴险,“对不住啦徐大人,不过,谁让你这么蠢呢。”

他迅速装好银两去往徐长安的房中,一切都很顺利,正当他拍拍手准备打开房门离去时,熟料怦的声响,已经有人代劳,不过却是从外,一脚蛮横的踹了开来,每个人手里都持着刀剑,他惊魂未定,待的他细细打量,竟是士兵打扮,然后进来的是负责彻查此事的桂大人,而最后出现的那个人,并不陌生也不意外,“拿下!”

“八公主,”就如约定好的一般,高朗生扑通跪了下去,将手里的赈灾银递上,“朗生正巧发现赈灾银丢失一事似乎与徐大人有,有些联系,正想上奏朝廷,望八公主和大人明鉴。”

“是么,”独孤沐歌昂着头,她身边的人接过,仔细辨认后却是赈灾银无疑,她不必示意,其他人已是押着他去了自己的房里搜查,最终,就像有人指引一般的轻车熟路,床底下的暗格展露无疑,“禀公主,已经查过,大概有千余两,的确都是赈灾银。”

独孤沐歌冷笑,“高大人,你既说是徐大人所为,那这银子,怎么会跑你房里来了?还藏这么好,难不成,它自个会飞不成?”

尽管隐约觉得情况与之前商议的不对,高朗生还是随机应变道,“是朗生发现了端倪又怕走漏了风声,只得先藏匿于此处,”

“高大人,倒是能说会道,”

高朗生越发觉得不对,但他还是讪笑,“只是不曾想徐大人他……”

“高大人,我怎么了?”

“你……”高朗生有些呆愣,“你……”

方才还酩酊大醉的徐长安此刻却是清醒无比的走到他身边来了,笑的十分儒雅,“高大人请我喝酒,也未免小气了些,这两坛子酒就想灌醉我?难道高大人不知,家父是海量么,我与几个兄长,从小可是泡在酒埕里长大的,”

锵!两把长剑直抵住跪在地上的高朗生,独孤沐歌面无表情,“剩下的赈灾银,在何处?”

“八公主你,”高朗生忽的明白过来,然后开始大笑,“朗生如何得知,或许应该,问问八公主自己。”

“大胆!”一旁的侍从厉声呵斥,抬手道,“掌嘴!”

啪!啪!啪!伴随着无情的耳光,高朗生嘴角流出鲜血,他反而笑的更加厉害了,“屈打成招,我是不会招的!”

“好大的胆子,继续!”

独孤沐歌一个眼神,对方便示意掌嘴的人停下了,她竟也笑起来,“那好,本宫就让你,心服口服。徐长安,你方才在他房里,可是看的真切,”

“回八公主,下官只见这高大人自以为灌倒下官后从自己床下暗格取出银两,包好后就去了下官房里,高大人栽赃嫁祸的手段,倒是一流。”

“你还有何话可说?”

冷笑,“呵,你们一起联手诬陷……”

“你以为你不承认就行了?”扬手,外面又押来一人,他立刻脸色大变,“爹……”

“再让你见几个朋友,”又是几人被押上来,模样穿着应是山匪,独孤沐歌手中拿着一沓信件,“这可是你与山匪往来的书信,上面还有你的印玺,书信写的很清楚,你让山匪抢了赈灾银,然后你们二八分账,高大人,倒是胃口好。”

“你,你们……”

高朗生的爹在此时跪下去,“公主恕罪,大人恕罪,这事是我,是我借着朗生的名义私下里与山匪联系,朗生他全不知情,全不知情啊……”

桂大人摇摇头,“你不必袒护这个儿子了,事到如今一切摆在眼前,若是你们从实招了,皇上那边,”

呸!高朗生吐了一口唾沫,“皇上正是盛怒,招不招有区别么,”他狞笑起来,看向那个红色身影,“独孤沐歌,你设计陷我,”

啪!又是一个耳光,独孤沐歌摆摆手,手下恭敬退开,她走到对方身旁,居高临下,“本宫只问你最后一次,剩下的赈灾银在哪,你若说出来,还能留你一条命。”

他还是在笑,而他的亲爹,干了一辈子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县令,慌忙道,“朗生,你就说了吧,只要能留住你的命……”

“闭嘴!”他厌烦的吼过去,“成事不足,你一点用也没有,难怪只能窝在那个小地方,因为你害我在朝中受了多少白眼,我恨你!”

“这也不是你起贪恋的理由,”独孤沐歌摇头,似是惋惜,“本宫本想再给你一次机会,很可惜,你并不珍惜,”

“惺惺作态!”

“那就休怪本宫,去三十里外,把高大人娘亲的墓掘起,本宫觉得,那里的泥土应该被人翻新过,”

强装镇定,“你!”

斜笑,“三十万两,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你为什么这一路上要来到此处才肯下手,因为你娘亲的墓葬在这里,真是一个绝佳的躲藏办法,桂大人,你现在派人去,本宫想定会有收获的,”

“还等什么,先把人押进牢里,立刻去公主方才所说的地点,”桂大人喜出望外,皇上限他们三日破案,眼看今天就是最后一日,真是多亏了这八公主,“多谢公主出手相助,下官等……”

“客气话就不必了,桂大人不觉得本宫越俎代庖就好,这次,也是本宫的错,会举荐了这样一个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高朗生父子平日里装的清俭,这是谁也料不到的,公主现在,也算是拨乱反正啊,只是下官好奇,公主是如何得知这高朗生私吞赈灾银的。”

“三十万两,想要人不知鬼不觉的消失,没有内应是不可能的,”独孤沐歌离开前留下一个不明深意的笑,“本宫觉得,徐大人不像是个贪财之人。”

“徐大人,”桂大人和对方打着招呼,“八公主似乎对你,很是信任呀?”

徐长安也带了几分疑惑,“出事后八公主倒是找到下官,说是怀疑高朗生,让下官配合演今天这出戏,”可是八公主到底怎么知道是高朗生的呢。

咯吱咯吱~

高朗生坐在发霉发臭的监牢里,脚步声由远及近,他笑起来,“哎呀,八公主居然还能纡尊降贵,来这大牢看望朗生么,”

“本宫早就提醒过你,路,是自己选的,”

他倏的起身,猛地抓住牢栏,“是你教我冤枉徐长安,你说皇上这次震怒,只要把过错全推给一人,我就可以无事!”

独孤沐歌负着手,“你也没有同本宫说真话,你偷了赈灾银,不是么,”

哈哈哈哈哈哈……仰天长笑,“你说的冠冕堂皇,说到底,你也只是为了一个人,高翊,你为了他,竟如此置我于死地,独孤沐歌,我只怪自己看走了眼,我以为你是聪明人。”

“或许我们对聪明的定义不一样,”对方扯着自己的衣袖,“本宫之前也觉得你是个聪明人,那次本宫提醒你分寸,是对你最后的警告!”

“你心爱的人此刻正搂着其他女人,这滋味不好受吧,哈哈哈……当朝第一的八公主,居然那么蠢,哈哈哈哈哈……”

“你不该打她的主意,”独孤沐歌脸上自是风轻云淡,“从你在西荒买通人想害死她的时候,本宫一直都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西荒,你,你早已知晓我想杀……”

“怪,只怪你自己心术不正,你若没有这个心思,本宫今天又如何能拿下你,”独孤沐歌走之前给对方留下了一壶酒,“这酒不错,你应该试试,这次的事,父皇不会轻饶,本宫希望你能想想自己年迈的父亲和族人,”

酒壶静静的放置于地上,有些事不言而喻,他颤抖的拿起,整个人开始发抖,又哭又笑,她在离开前,同样也留了一句话,“之前你说爱是自私占有摧毁一切,不,本宫觉得,爱是成全,是看着她好,看着她脸上幸福的笑容,就足矣。”我没有权力去决定别人如何看待爱,如何去说他们的对错,或许,我自己,就是那个傻瓜。

………………

又忙又累又困

99%的人还阅读了:

老夫的少女心:第1章 每天都在苦思章节名

退休大佬穿成主角他妈(快穿):第8章

穿越落点是5T5的铺盖:第15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