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综]她:第29章 α

- 编辑:网页上传 -

[韩综]她:第29章 α,作者:鬼枫离音

第二天口干舌燥,头重脚轻地从床上坐起身的时候,昨晚撒酒疯的记忆随之也劈头盖脸地涌了上来。

在回忆了一遍自己的种种惊人之举之后,我痛苦地呻|吟一声,拿起被子猛地盖住自己的脸,双手砸床在床上滚了好几个来回。

没事喝什么酒!?以后我还怎么面对都敏俊啊啊啊啊啊啊!

“喝醉酒的女人最讨厌。”

“发酒疯的女人更讨厌。”

“不顾别人意愿,喜欢自说自话的女人非常之讨厌。”

第一次喝过酒后,都敏俊曾告诉我讨厌的女人的类型还犹言在耳。回想着这几句话,我觉得有三根箭不偏不倚地射到了我的身上。

全中。

之前告白的时候还不要脸地提什么两个月期限的心动,经过昨晚,我已然能听到好感值清空归零的声音了。

什么叫“告诉我如何让你喜欢上我”,天呐,让我死了算了……

我捂住脸全身无力地重新倒回到床上,恨不得穿越回去把昨晚口无遮拦的自己活活掐死。

就这样在自我厌恶和追悔莫及的循环里又滚了一个小时,我最后终究敌不过来自肠胃强烈的抗议,决定接受现实,心情复杂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花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收拾打扮了一下自己,仿佛这样就能多多少少弥补回来一点昨夜的失态。但是在走出房门时,我还是忍不住做贼心虚般地偷偷观察了一番楼下,在看到空无一人的客厅和厨房时,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一溜烟地跑进了厨房。

今天果然应该去外面避一避,我真是不知道在发生了那么丢脸的事后,现在要怎样面对他。

这样想着,我连忙从冰箱里拿出两片面包,准备做个简易的三明治,吃完就出门,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

等我涂抹好果酱,装盘准备端上桌时,我一转过身便看到都敏俊正端着水杯站在我的身后,不动声色地看着我,不知站了多久。

我吓得退后一步,差一点把手中的盘子扔了出去。

“教授!……”我咽了口口水,努力做出平时的样子,“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来泡咖啡。”他收回目光,神态如往日无二,没什么表情地和我擦身而过,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到他的反应,我悬起的心慢慢降回去一些,思绪也被“咖啡”这两个字带跑了:“家里什么时候有咖啡机了?教授你新买的吗?”

他放好咖啡粉,按下冲泡的按钮,与其说是反问不如说像是提醒般不咸不淡地说:“还记得你住进来之前我提过的几条要求吗?”

我想了一下,很快意识到他这是不愿让我继续问下去的意思。

连问咖啡机都算是奇怪的问题吗?我腹诽着,在餐桌边坐下开始吃起早餐。

不过从今天开始每天又能像原来一样喝到咖啡,也是件令人开心的事。

没有像往常那样制造着话题,餐厅里的气氛十分安静。我飞快地吃着手里的三明治,希望自己能快一点从都敏俊眼前消失。

却不料他在泡完咖啡之后,竟然拉开我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咀嚼的动作不自觉地放慢,眼观鼻鼻观心地看着面前的盘子,将自我存在感降到最低。

“还记得昨晚你干了什么吗?”

没有想到一上来就是这个我最想回避的问题,嘴里刚咽下的食物顿时就在喉咙里卡住了。

即使是兴师问罪的话,在都敏俊平淡的语气里,听起来似乎就变成了“今天天气不太好”这样的小事。

我苦着脸用力把食物咽下去,完全不敢也不想抬眼看他此刻的表情,几乎没什么幅度地点了点头。

教授我求求你别再提昨晚的事了!一般人不都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这样混过去吗?

我忍住把头扣在盘子里的冲动,心中的小人疯狂地呐喊着,昨晚发生的事又走马灯地在脑子里转了一圈。

等一下,昨晚最后,都敏俊好像说了什么很重要的话……?

心里只残留着这样的印象,可无论怎么回想,在我失去意识前的那一段具体记忆都是一团模糊的白雾,唯一清晰的是还残留在心间各种各样强烈的情绪。

“以后绝对禁止喝酒,你没有异议吧。”他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都敏俊为人处事一直都是冷冷淡淡对周围漠不关心,可在刚才那句话里,竟少见地带上了一分强硬命令的意味,实在是让我感到惊奇。

看到我眼中流露出的惊讶,他清了一下嗓子,像是解释般补充道:“当然,我是指你借住在我家的这段时间。”

我马上点了点头。

别说是喝酒了,光是看着酒我都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有心理阴影了。

生怕他还会继续说起昨晚的事,我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塞进嘴里,急急忙忙站起身:“啊,最近才发现好几件常用的东西没有带过来,我今天要出门采购一下,教授再见!”说完不等他反应,拿起车钥匙和手包,几乎是夺门而出。

等坐进车里的时候,我才全身放松地长出一口气,笑起自己没出息来。

想想原来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粘着他的心理,再看看今天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不得不感叹世事真是难料啊。

买东西本来就只是借口,所以我也没有设定任何目的地,开出了小区的车库之后随便找了一个方向,踩下了油门。

今天的天空因为多云而显得有些阴沉,而周日的交通也并没有比平日好上多少。我在城里转了转一会儿,便挑了一条沿着河的公路,向郊区驶去。

驶在路上,本想打开广播转换下心情,然而一连好几个台都在追踪着最近某某财阀之子和其女友被绑架的最新动态,吵吵闹闹的让人心乱。我叹了口气,切换到明秀妍自己的曲库,清脆的钢琴声瞬间在车里流淌起来。

人生在世,生活总是充满了大大小小或远或近的目标和目的地。一旦缺失了这些东西,人生似乎很快就会丢了方向。可偶尔体验一下这种走在路上又不知到哪里去的小小冒险,好像是对平淡生活中无伤大雅的叛逆反抗,会让人生出一种拥有无限自由的快乐。

看着陌生的道路和风景,我怀着这样的心情,一直漫无目的地开了近一个小时,才在一个加油站停下,准备折返。

不就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出了丑吗?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

往好的方面想,都敏俊因此还了解到我对他到底是多么一往情深呢。

已经完全调整好了心态,我下车做了几个深呼吸,山间清凉的空气灌入肺脾,精神也为之一振。看看时间,现在往回开的话还能回去一起吃个晚饭。于是我掏出手机,在走进加油站便利店买咖啡的时候,给都敏俊发了一条信息。

付款时收银的大妈一直心不在焉地在盯着电视,我收起手机后抬眼看了看,上面播的正是这段时间被所有媒体轮番播报炒得沸沸扬扬的绑架案。

“造孽哦,你说这100亿的赎金今天交出去了,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能不能活着回来,万一撕票了就人财两空咯。”大妈找钱的时候分神看了我一眼,啧啧地摇了摇头,“看来这钱太多了也不好啊,被绑架的男孩据说今年才19岁,还没我儿子大呢。”

“希望两人都平安无事吧。”我礼貌地笑了笑以示回应,拿着温热的罐装咖啡推门而出。

系好安全带,我设导航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具俊表他们几个小时候好像也被绑架过。

脑海里浮现出具俊表被救回来后去他家探望的记忆,已经被收拾打理好的具俊表外表虽像往日一般精致完美,惊魂未定的神色和一见到明秀妍就死死抱住不肯松手的样子还是透露出了他内心真实的恐惧和狼狈——毕竟当年他还以为自己一定死定了。那次事件之后,明秀妍还一度担心过绑架案会不会对几个人造成什么不可逆的心理创伤和阴影,但随着四个人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了在学院里作威作福的老样子,她觉得自己还是太小看他们了。

大概有钱人的孩子会被绑架是编剧们都喜欢用的套路吧?现在的我很难不生出这种事不关己的念头,那种在刚发现这个世界真相时的不实和荒诞感又冒了出来。

当然,立旗打脸这种铁律,并不会因为换了一个世界就能被打破的。

拐上沿河高速没多久,一辆银色的破旧小轿车几乎是突然从路中间横向蹿出来的。等我反应过来踩下刹车并努力向另一个方向转向避让时,车的前保险杠已经撞上了它右侧的车尾,发出金属变形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车前的受力加上打方向盘的动作还有当前的行驶速度,我死死握住方向盘,感到车甩了个尾顿时失去了控制。大脑中一片空白,我只能看着眼前的景象像被按下了慢放键一般旋转着,整辆车彻底脱离了道路向旁边滑去。

当车撞在道路左侧隔离带上停下,安全气囊从四面八方弹出时,从撞车开始被拉缓了的时间才恢复了正常流速。

猛烈的撞击让我眼前一黑,意识短暂地消失了几秒,再度清醒时只能听到血液疯狂冲击着耳膜的声音,嗡嗡的耳鸣声几乎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声响。

我无力地眨着眼,眼前金星乱冒,视界里还残留着有一块块斑驳的黑影。随着更多的知觉慢慢回归身体,我才感知到全身的骨头仿佛被碾过错了位一般,一阵一阵发痛,被安全带勒过的地方更是火辣辣地烧起来。

就这样坐了好一会儿,我才勉强找回一点力气和理智——

下车。报警。

这两个念头支撑着我艰难地调动起身体,绵软无力的手指颤颤巍巍按了好久才把安全带解开。

上半身被解放后,我用双手去拉车门,大概是因为撞击产生了形变,我用力拉了好几下车门居然纹丝不动。心中涌上的惶恐不安几乎再度让大脑一片空白,我闭上眼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意识到自己浑身都在瑟瑟发抖,不得不咬着嘴唇,直到尝到了血腥味,才勉强冷静下来。

砸车窗……我需要什么东西砸碎玻璃……

手边找不到任何尖锐坚硬的物体,病急乱投医地试着用手肘撞了两下无果之后,我这才想到要去拆车座座位的头枕。

还好这辆车的座椅头枕是可拆卸的,我拿着拆卸下来头枕下端的金属杆抵住车窗的边缘,咬牙用尽全力敲了几下,钢化玻璃应声而碎。没有对多余的玻璃做太仔细的清理,也顾不上是否会被割伤,我毫不犹豫地从车窗里爬了出来,因为四肢无力整个人狼狈地摔在了地上。

没有松懈地马上从地上爬起,我看到车头发动机并没有起烟的迹象,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一瘸一股地向远离车的方向走远了几步。我这时才有心注意到刚才横冲出来的那辆车也失去了控制,斜撞在道路的另一侧,因为更快的车速整辆车撞破了护栏冲下了绿化带,远远看去竟有几分火光闪现。

就在此刻,由远及近的警笛声交织着从四面八方传来,叠加在一起显得格外刺耳。不到一分钟,竟有十多辆警车陆续停下,瞬间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停在最中间的那辆警车车门被打开,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从车上跳了下来,拔腿就要向起火的汽车冲去,却被后面跟上去的两个警官一把按住。

他疯了一般挣扎着,大声苦喊着:“出来啊!你出来啊!车喜珠!”

这时离我最近的一位警官小跑着来到了我的身边,询问道:“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我还来不及答话,只听道路对面传来一声巨响。刚才着火的汽车产生了一个小小的爆炸,陷入了一片火海。我身边的警官训练有素地迅速压低我的身子,护着我让我贴紧地面。

空气中飘来更加呛鼻的汽油和焦炭的味道,几欲让人窒息,伴随着火光,少年撕心裂肺的叫声让整个天地都染上了无尽的萧瑟和悲伤。

我听到警官佩戴的无线对讲机里传来清晰的汇报声:“绑匪已携赎金逃逸,下落不明,所挟持人质车喜珠在车祸中丧生,over。”

我这才意识到,刚刚的车祸竟然让我阴差阳错地卷入了那起财阀继承人的绑架案。

绑匪逃跑,接下来事情的处理就要简单许多,只需要走发生事故后的固定流程就可以了。随行的医护人员给我裹上了毛毯,做了一些最基本的检查和可见外伤的紧急处理。还好现在是冬天,较为厚重的衣服给了身体更好的保护,除了裸露在外的双手和脸颊,并没有太严重的伤口。在处理完我额头上的伤后,其中一人扶着我坐上了救护车,准备接下来去医院进行更深度全面的检查。

我的对面已经坐了一个人,正是刚才在外面崩溃的少年。此时的他和方才判若两人,一动不动地披着的毯子,像一具被抽掉灵魂没有生气的玩偶,目光没有焦点地落在空气里,对周围事物没有一点反应。我看到他胸口露出的名牌写着“朱中元”三个字。

刚才在外面听着警察七零八落的对话已经能大致拼出事件的轮廓,在那辆车里死去的,是他的女朋友。

根本无法去想象痛失所爱的痛苦,我不忍再看他,缓缓阖上了眼。

到了医院,少年的亲人早早地等在了急诊室外,他一下车,就被焦急的亲人团团围住。医院外还围了几家得到内线消息的媒体,此刻更像是狗闻到了肉,蜂拥而上。

对比之下,我这边孤身一人便冷清得有几分可怜。

“明小姐,你不需要通知家人或是亲友吗?”负责我的护士一面登记我的资料,一面问道。

警察虽然很体贴地帮我把随身的包从车里取了出来,但当时放在外面的手机却不知掉到了哪里,况且就算想要通知,我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可以联系。

脑中闪现过都敏俊的脸,但在下一秒我就把这个念头扼杀在了摇篮里。

“不用了,我的亲人目前都在国外,而且感觉应该也没什么大事。”

护士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开始和我详细地讲解起待会要做的全身检查。

闻讯而来的媒体被朱家带来的保安统统拦在医院门外,我倒是也沾了光,除了走下救护车时被照了几张相,完全没有被骚扰。

先做了脑部CT,照了胸透和四肢的x光检查,最后做了腹部b超。等一系列检查做完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在等结果的时候,又有人前来把我身上的外伤做了彻底的清洗和包扎。

检查结果出来后,除了发现因为撞击时造成了轻微的颈椎错位,需要戴一段时间的颈椎牵引器外,基本没有发现其他严重的问题,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请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把医生刚刚给你开的药拿过来,你就可以走了。”给我上完脖套的护士带我在走廊里坐下,又脚步匆匆的离开。

在急诊室里,医生和护士每一秒都像在打仗,车祸、事故、醉酒、突发疾病……没有一刻喘息的机会。痛苦悲伤和焦虑就像鼻间的消毒水味一样,无形地溢满了这方天地。

我叹了口气,因为脖子被固定着不能移动,只能抬起手百无聊赖地去研究缠着绷带的手掌。

不知道回去都敏俊看到我这副样子会是什么反应呢?焦急?生气?还是……毫不在意?

“今天的晚饭肯定是要放他鸽子了,待会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吧……”我小声嘟哝了一句,放下手掌。

等了一会儿,我感到一个人影在我身旁站定,以为是拿药的护士去而复返,我刚要道谢,映入眼中的却是一件看起来颇为眼熟的黑色大衣。

心中一动,我慢慢抬起眼。

医院清冷发白的灯光从天花板照下,将男人柔顺盖眉的发帘在脸上打出一片阴影,平日清澈见底亮如星子的双眼落在这阴影中,沉甸甸的,如黑云蔽日,深不见底。往日清雅脱俗的气质在这一刻变得难以捉摸,脸上明明是古井无波的平静,眼中却暗潮翻涌风雨欲来,就像是一团疯狂燃烧在冰上的火焰,这种巨大的反差和冲突,让人看着,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教授。”我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像是怕打破那平静之后的狰狞,小小地喊了一声,“你怎么在这。”

他没有说话,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眼中翻滚的情绪如墨色般饱满浓重,看着我的目光沉沉,像是第一次见到我似的,很慢很慢地描绘过我脸上的每一寸线条。

然后,他伸出手,抚上了我左额角的纱布。

“疼吗?”他问,语气是和眼神截然相反的轻柔。

我感到那几根手指温柔地从我的额头,顺着我脸侧的轮廓一直滑到了我的下颌,在我的脸上留下一连串酥麻的痒意。

我的喉咙干涩起来,全身像被施了魔法,一动也不能动:“不、不痛……”

他的手从我的下颌角放到了我颈项上的固定器上,稍做停留之后,那只手翻转着轻柔地抚上了我的后脑,随着这个动作,他缓缓弯下腰,另一只手从我的身侧虚环上我的后背,将头小心翼翼地抵在了我的肩膀上。

都敏俊抱住了我,就像捧住了一块易碎的珍宝。

心里有一块突然塌了下去,我眨了眨眼,感到眼眶不受控制地有些湿润,觉得此时此刻的一切像是在梦里一样不甚真实。

我迟疑了一下,情不自禁地用力回抱住了他。

“没事就好。”

他轻轻地说着,语气里像是终于释然了什么,又像是终于决定了什么。

说完,他微微松开抱住我的动作,俯下头,在我的眼睛上落下一个轻吻。

99%的人还阅读了:

酒色撩人[快穿]:第1章 001

我粉上了对家大神[电竞]:第15章

公主不瞎,驸马不丑:第58章 扑街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