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文野)此间少年:第10章 心悸

- 编辑:网页上传 -

(综主文野)此间少年:第10章 心悸,作者:星宫弦

清晨

酒店房间里,银发少年坐在沙发上,用墨水饱满的钢笔,写下这次报告总结。

看了一眼床上还在睡的人,封好报告的牛皮纸袋,用异能力瞬移到横滨港口Mafiaboss办公室,在两双亮晶晶的眼睛的注视下,从容的放下手中的牛皮纸袋,申请假期,在得到允许之后,回以一礼,又瞬移离开。

回到酒店,前后不到十分钟,床上的少年已经醒来,温暖的阳光为其镀上一层光辉,少年一瞬之间宛若脱离了黑暗,步入光明,冥王雪一笑弯了眉眼。

这样的宰宰,比黑暗中的黑泥宰宰更好看。

唔,该死的想太阳。(不。你要忍住,人家还是未成年!!!)

睁开朦胧的睡眼,早起的少年揉着眼睛,眼神有些迷茫。

“人偶,现在几点了?”迷迷糊糊的太宰治完全没有发现,现在的这一幕对于一个喜欢他的人来说有多么吸引人。定了定神色,冥王雪一看着墙上挂的钟表说道:“上午八时。”

“好早啊~”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太宰治嘟囔一声,掀开了被子下床。

虽然他很想再睡一会,但是等会还要回横滨去向森先生报告任务,不得已才起的床。

看出了他的不情愿,走上前去,站在他面前,冥王雪一开口说道:“我已经向森先生申请假期了,总共一个星期,宰宰,可以睡懒觉了。”

“啊~还是人偶做得好——不过,从港口Mafia到这里需要很久的路,你是怎么来回一趟那么快的呢?”

太宰治听到假期,来了兴趣,带着一丝恶趣味,身体前倾,精致的脸几乎贴在了冥王雪一的鼻尖。

脑子哄的一声炸开,冥王雪一的脸一红,着实有些娇羞的样子。别过脸,露出了红的滴血的耳朵尖。

靠……靠的太近了!

靠的这么近,宰宰身上的气息,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抗拒。

“呐~人偶。”太宰治狡黠一笑,走到冥王雪一身后,伸手一推,将人推倒在床上,而后俯身而下,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弯下的腰身露出一截漂亮的腰线,嘴角也露出了一个十分暧昧的笑容。

太宰治的这番动作,让冥王雪一彻底从脸红到脚跟,整个人如同一只熟透的虾子,还冒着氤氲热气。手忙脚乱的伸出手扶住太宰治的腰,防止对方一不小心掉下去,完罢,手指还“不小心”在那段腰身上蹭了蹭。

偷偷吃豆腐。

身上的少年嘴角勾着坏笑,逆着阳光,宝石般的鸢色眼眸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如同无尽黑夜中的点点星火,照亮了整双充斥着黑暗气息的眼睛。

湿热的吐息喷洒在脸上,激起了他身上的浮躁。定定的看着他,眼中是说不清的情绪。

“宰宰…”声音沙哑的可怕,包含着压抑的感情。他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对他来说有多么诱人。

太宰治挑了挑眉,双手撑在冥王雪一身侧的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嘴角勾起愉悦的笑,仿佛猫儿的恶作剧成功后的小高傲,眼尾上挑,流露出几分狡黠:“接下来你会怎么做,人偶?”

暧昧的挑开衬衫上的两颗纽扣,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一条简洁纤细的黑色锁链垂在锁骨处,还挺诱人的。太宰治突然这么觉得。

冥王雪一眼角微红,屏住呼吸,被太宰治的动作折磨的快要发疯,他很想翻身把太宰治压在身下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他并不敢。

他怕问了,宰宰就再也回不来了。

不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真正的,不会再理会他了。

所以,只能忍住。

忍受着这痛苦而又甜蜜的折磨。

索性,接下来的事情还算是解救了他。

“咚、咚、咚、”礼貌的三声敲门声,太宰治翻过身去,下床去浴室洗漱,徒留雪一在床上粗重的喘息。闭了闭眼睛,稍微平复了一下呼吸,从床上下来,整理一下凌乱的衣服,苦笑一声,看着浴室的方向,眉眼间是大写的幽怨。

只负责撩,不负责事后,宰宰,你这可真的是渣的天然。

平静了呼吸,冥王雪一去开门,结果对上了一张还算熟悉的脸。

哟呵,熟人啊。

冥王雪一眼角不着痕迹的微微抽动。

“哟,高木警官,有什么事吗?”嗯,没错,你没看错,就是高木警官。

看着对面房间周围围满了人,还有昨天才见到的那个小破孩,有案子啊。

“呃……那个,黎先生,我来询问你一些情况,没打扰到你……吧?”说到最后,他都没有底气了。

话说,这里的战况还挺刺激的哈哈。

你问他怎么知道的?人家眼角微红,气息不稳,身上衣服还不得体这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还好。”微微点头,“有什么事情,就问吧。”

“那个……请问一下,您有没有听到特别大的声响,例如花瓶落地之类的或者像是门开关的特别大声。”

“没有……咳咳……”喉间微痒,冥王雪一示意抱歉,而后回到屋子里去拿面巾。

“这里的隔音效果应该还可以。”手中攥着面巾,以备不时之需。

“那么,跟您在一起的那位先生呢?”

“他在浴室。”洗漱呢。

高木一脸好尴尬的表情,而后又是我懂的样子,冥王雪一感觉自己十分心累。

“那么,还有事?”

“暂时没有,打扰了。”

“警官先生”冥王雪一叫住对方。

“什么事?”

“你们东京的治安,真的很差。”

“……”

“再见。”

“……”

关上门,揉揉额角,冥王雪一突然有点手痒。

“宰宰,好了吗?”敲了敲浴室的门,冥王雪一想要洗把脸冷静冷静。

那个人曾经说过,他的一个朋友是个十分神奇的人,'所到之处必有案件,不是死人就是绑架,后来,那个朋友的儿子继承了他的天赋,超高的推理能力和,不外传的死神体质。

有他的地方必有案件,该不会那个朋友的儿子就是刚刚那个小屁孩吧?

“宰宰?”等了半天里面都没有人回答,冥王雪一疑惑的推开浴室门,四处都没看到人。

嗯?人呢?

雾气腾腾,有些看不着东西,看到浴缸中的人影,莞尔一笑。走了过去。

“宰宰,该起来了。”

“……”没有回答。

“宰宰?”心底没由得一慌,蹲下来,看着浴缸里的人。

双眸轻闭,身上缠着绷带,浴缸里的水被染红,血液从右手腕中涓涓流出,左手拿刀,上面还沾着血。

手忙脚乱的把人从水里抱出来,松开他手上的刀子,奔出浴室,将人抱到床上,轻轻的放下,然后拿起他的右臂。

手掌间绿光莹莹,一点点的绿光飞出手掌,附在太宰治的手臂上,伤口渐渐凝固,结痂,脱落,最后不留一丝痕迹。

手掌抚摸着他的脸,其中多为无奈。

宰宰,别再自杀了,好不好。

至少,在解决“毒窟”之前,不要自杀了,好不好。

冥王雪一把头埋在少年的脖颈间,沉重的叹气声,在这个酒店的房间里回荡。

这两个崽子,一个比一个不省心。来自黎君度的叹息。

99%的人还阅读了:

[韩综]她:第29章 α

酒色撩人[快穿]:第1章 001

我粉上了对家大神[电竞]:第15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