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性:第12章一语梦中人,

- 编辑:网页上传 -

养性:第12章一语梦中人,,作者:温昶

“你说她喜欢我?!”褚陈一脸惊悚地看着他。

祁白严抿唇,不想说话。

褚陈惊疑不定地再瞅了人两眼,“谁告诉你的?”

祁白严皱眉,“看得出来。”

看着祁白严如此外放的情绪,褚陈心情复杂。谪仙终不是仙,他现在连“谪”也算不上了,一个凡人。

褚陈再叹了一口气:“说说,你看出什么了?”

为避嫌她不再来上课、面对褚陈时侃侃而谈、为赴宴会特意换了衣服……一个小姑娘恋爱时的敏感娇俏,她都表现得很明显。

祁白严心里想得明白,却不愿说。褚陈等了一阵,发现祁白严什么话都不说,头一次恨起他沉默不言的性子。这人,什么事情都爱放在心里慢慢咀嚼,思三步言一步,急死个人。

“‘喜欢’是一种急迫的心情,你想不明白。”褚陈理解他三十五年静如止水的心一朝被拨动的慌张疑惑,却实在很着急一向悟性极高的人突然愚钝不堪,“你要是把‘喜欢’想明白了,那就不喜欢了。”

盯着他道:“我不喜欢唐老师,唐老师也不喜欢我。我俩早就开诚布公了,白严,你要是喜欢,就别还是这幅样子。喜欢是等不得的。更何况,我看唐老师,对你也有几分意思。”

不等祁白严说话,又道:“你也别再给小姑娘介绍对象了。这几个月联系下来,我发现她心太软,常常不懂拒绝别人的好意。你若再给她介绍,保不得她什么也不说,又默默接受了。”

酒店到了,褚陈没有忙着下车,而是再次对祁白严道:“白严,你上次和我通话,说你不是良人。这话是极其可笑的。什么是‘良人’?你连恋爱都不懂,怎么就懂‘良人’了?或许你要说就是因为不懂恋爱,生性凉薄,所以才非良人,你给不了她欢喜甜蜜的东西,生生耽误人家。但是——”褚陈看着他,“这都是你的事,不是她的;你害怕着,所以就逃避了,你没问人家一句‘愿不愿意’,如果人家愿意呢?”

“你能喜欢上一个人,我是高兴的。你要尝试着去好好喜欢。我信你,白严。”

祁白严送完人,没有开车回家,方向一转,回了法定寺。

一学期很快过去,唐施现在连“祁老师好”都没机会说出口了,两个人各自回归各自生活,毫无交集。

上学期历史系彝族调研小组需要一个中文记录员,今年暑假要实地调查,唐施报了名,被选上了,七月中旬就要出发。

拿到调研小组成员名单的时候,祁白严赫然在列。

此次要去的地方是云南省的沙拉托乡,属白彝。先坐飞机到昆明,在昆明包了一辆七人面包车,坐了近六个小时,抵达沙拉托村公所。

村长、村支书和随行教师早已在门口等着,看见潘先林一行人,急忙上来握手。两堆人互相介绍寒暄,好不热闹。

时间已近傍晚,天色微黑。用过晚饭后,七人开了一次短会。这是历史调研小组,太过专业的东西唐施是不知道的,她的工作只是二次记录,其他人给她什么,她整理什么,算是一行人中工作最为轻松的了。

分配好各自的工作,潘主任嘱咐大家早休息,明天一大早就要去阿嘎寨。

唐施来到陌生的地方,有些睡不着,从窗子里看到外面的天,一瞬间被惊艳,爬起来背着单反,上天台去。

繁星满天,密密麻麻,,一块蓝,一块黑,如梦似幻。人处在这样绚烂的夜幕下,显得渺小又卑微。

人不过万千星球中万千生物的一种,而她,又不过这渺小生物中的一个,人生弹指,蜉蝣一瞬,实在没什么能永恒。爱是生前的事,一切虚无。

“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她苦笑一下,小声道,“我可能也要成佛了。”

第二天一行人去阿嘎寨,为了入乡随俗,随行的两个女性穿上了当地的服装,上身是针线密实的五颜六色的刺绣,下身是黑蓝裤子。唐施一出来,就遇到祁白严。

两个人目光相对,霎时间好像这一学期的冷淡疏离都是虚妄。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都是不需要伪装的。

唐施有些扭捏,小声道:“……祁老师好。”

祁白严点点头,目光落在唐施身上,没有挪开的意思。唐施不自在,“该是很怪的。”

“没有。”祁白严笑道,“很好看。”

唐施脸爆红,“哦。”

“下去罢,他们等着。”

“嗯。”

二人一起下楼。唐施心跳极快,这种熟悉的、仿佛在法定寺的感觉,恍若隔世。

中午在阿嘎寨一家普通人家吃饭,桌上有一种叫“哦卟”的食物,彝语音译为“哦卟”,直译汉语为“鱼包”,是用整条整条的小鱼干,不刮鱼鳞、不剖内脏,先烤熟,再剖内脏,和着大量老姜、香菜、薄荷、花椒、小米辣等辛辣刺激的作料,放入石槽捣碎成泥,捏成饼,再次烤至金黄而成。

这是十分地道的民族食物,光看样子,想不到是什么东西。队伍里的杨老师对这个好奇得很,问道:“这个怎么吃?一个一个咬着吃吗?”

主人家连忙摆手,用生涩的普通话讲:“吃不了吃不了!一个太多啦,你们受不了的!”

当地的教师解释道:“这个叫‘鱼包’,味道很刺激,本地人爱用这个下饭吃。你们可以尝一点,受得了再吃。”

说话间,杨老师已经掰开一个,掰了一小块给自己,又掰了一小块给身旁的唐施。两个人是此行唯二的女教师,住在一个房间。

唐施秉着试试的心态,从一小块上又掰了一小块放入口中。虽然已经被提醒味道辛辣刺激,但唐施没想到会这么刺激!

味道很重——老姜、香菜、薄荷、花椒、小米辣各自的味道前仆后继的引爆味觉,直冲天灵盖。唐施猝不及防,被呛住了。

杨老师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赶紧给她递水,唐施喝了一杯,又从另一边接到一杯,连着三杯水,才稍微平复了那种刺激的感觉。

祁白严坐她旁边,不自觉皱眉。

杨老师笑够了,坐下来吃饭,鱼包一块一块的,吃得香极了。

唐施看着盘子里剩下的半块发愁——她是万万不敢吃了,嗓子辣得生疼,鼻腔里还全是鱼包的味道。

但不吃……

“给我。”一旁的祁白严将盘子推了推,“我尝尝。”

唐施看着他,有些犹豫,“味道很重……”祁白严饮食清淡,唐施和他吃过近两个月的饭,自是了解他的口味的。

祁白严似是不介意,“入乡随俗。饮食也是历史的一部分。”

唐施夹给他,不放心的盯着祁白严看。

祁白严看着指节大的一块鱼包,面无表情将其放入口中。唐施只觉口中一辣,目光灼灼。

唐施看见祁白严额上现出青筋,腮帮略紧,是从来没见过的吃饭时的神情。唐施赶紧给他端水,一端才发现周围三个杯子的水都被她一人喝光了,一个杨老师的,一个自己的,一个祁白严的,她来不及害羞,又倒了一杯,递到祁白严手上。

祁白严接过,慢条斯理喝下。唐施又递了一杯过去,祁白严接过喝下。

唐施递了四次水,祁白严喝了四杯。

第五杯的时候,祁白严摆手,开口道:“好了。”声音哑了。

唐施好笑又感动。这样的祁白严莫名让人觉得,萌。

可能是唐施的目光太过直接,祁白严平复之后,神色略有不自然,“吃饭罢。”

唐施“嗯”了一声,两个人默默吃饭,再无说话。

旁边的杨老师眼珠子转转,什么也没说。

饭后,一行人坐在大树下乘凉。旁边的梯田梗上坐了一些彝族老人,彝族年轻姑娘小伙们在地里跳舞,有单跳的,也有两个人一起的,音响的声音很大。

潘主任在田埂上架了摄影机,全程记录。

随行教师和他们聊天,说道:“现在年轻一辈虽然有会跳舞的,但是动作是什么意思却是不知道了,连我母亲那一辈也不知道,只有村里七八十的老人才知道有些动作的意思,知道哪个动作怎样做算是好看。”

祁白严道:“文化互相渗透,有它自己的抉择。”声音比刚才还哑。

唐施心不在焉听着,总是忍不住去注意祁白严的嗓音。辣坏了怎么办?从这里回村公所要一个多小时,药店也在村公所附近。祁白严是不吃辣的,她刚刚不该让他吃。

“喝水吗?”唐施道。没头没脑的,树下的人都莫名其妙。

祁白严却朝她点点头。

于是唐施转身进屋,向主人讨水喝。

“李叔,有蜂蜜吗?”

“有的有的,我去拿。”

“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李叔取出一个大罐子,“野蜂蜜,后山摘的,甜!”

李叔陪着唐施兑蜂蜜水,说道:“唐老师要是喜欢喝,等会儿可以舀些回村公所。”

“不用不用。”唐施兑好一杯,“我不喝。刚祁老师吃鱼包辣到嗓子,兑给他的。”

“哎,我说吧,鱼包味道刺激,你们吃不惯的。”说着转身进屋里,翻了一阵子,拿出一袋润喉糖,“去年也有老师非要吃的,也辣坏了。你拿去给祁老师吃,效果挺好的。”

唐施谢过。

把蜂蜜水和润喉片一起端出去,祁白严先喝了半杯水,又含了两片润喉糖。

杨老师对着唐施挤眉弄眼道:“我刚才可是吃了两个鱼包……”

“杨老师吃糖。”一旁伸出一只手来,打断了她对唐施的揄揶,修长白净手上放着两颗润喉糖,祁白严温和一笑。

杨老师接过,镇定道:“好罢,就当喜糖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今天的审神者也在努力想让本丸暗堕呢!:第14章 十四

[HP]一块钱一个布莱克:第14章 原野上不化的寒雪

(综主文野)此间少年:第10章 心悸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