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情:第32章 镜碎

- 编辑:网页上传 -

刺情:第32章 镜碎,作者:白说

地牢中的阴暗与潮湿没有打湿风的心,她在这儿生存的很好。因为苏镜每天都会派人过来给她送上好的饭菜,有时候她也会自己亲自过来,与风偷偷说会儿话。不过,这两天倒是有些奇怪,苏镜派遣来的丫头不见了,而李世承加派的人手也消失不见了。也就是说,风已经饿了好几天了。

她明白,一定是出事了。

而且一定不是小事。

她担心李言,担心苏镜。她在心里想着一切的可能性:有可能是李言带人闯进了府邸,与李世承发生了冲突;有可能是苏镜给自己偷偷送菜,被李世承发现了,所以被软禁了起来;也有可能是青龙堂与李世承发生了斗争,他无暇管理府邸,带着苏镜一并离开了此地,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不过,不管是什么,风都默默的祈祷着,希望不要再有人死掉了。

思绪念及此,风倒是发现自己这些天来,不管是与李世承谈条件也好,自己独自一人之时也好。自己似乎都有意无意的逃避着去思考青龙堂若是全员死绝的事实。她对青龙堂也不是没有感情,只是,这种感情相比于李言的性命,风还是希望李言能够活着。这是她的自私,也是她唯一的心愿了。

最差最差,死的是青龙堂的人,而不是李言或者苏镜。

或许在她心底,青龙堂仍旧是她仇恨的对象吧。

地牢里除了风的呼吸声外,只有不知哪来的水在不停的滴落,声音宏大而响亮。天色早已入夜,今日的风,心情却不知为何总是无法平静。距离最近一次苏镜的到来,也已是几天前了。那次见面,她有说过,要救自己出去。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自此之后直至今日却都再没有出现。虽然风觉得苏镜就算没有太子妃的头衔,也毕竟是大将军的女儿,李世承并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却不知为何,仍有些惴惴不安。

开门的声音响彻地牢,钥匙转动的声音清脆异常。

风满怀狐疑的盯着走近她侧的人,听着脚步声,像是三个女子。是苏镜吧?风紧紧握住牢笼铁柱,探头想一看究竟。

果然是苏镜,后边还跟着两个丫鬟。风大喜。

“你没事吧?”

见是她,风连忙着急的问。

“我没事。”苏镜见她急迫的样子笑了起来。

见她能走会说,风放下心来,想起什么来又着急的问:“外面出事儿了吗?”

苏镜眉头一蹙,神色哀怨。却又瞬间一转,慌忙说道:“先别问这么多了,具体的事情,等出去再说。”

“好!我们杀出去吗?”

像是听了她的话觉得好笑般,苏镜突然笑了起来,眼神里的雾霾消散了去,说:“我和你换身衣服,你假装我出去,我替你留下来。”

风当下觉得有些不妥,不安的说道:“这样不好,万一李世承知道,我怕他会...”

苏镜见她一脸愁容,笑着说道:“没事的,退一万步我也是太子妃,除非他休了我。那样我还巴不得呢。这事儿我们商量过的,别担心,外面有琴和邢天峰接应你,快点换吧。”

“那好吧。”风听了她说是商量过后的事,那必定是已有解决的办法了,便放心下来。

苏镜轻快的把风手脚上的锁打了开去,没等风问这钥匙哪儿来的,苏镜便自己回答道是从侍卫的手中骗过来的,灌他们喝酒,趁着醉得东倒西歪,便悄悄偷走了钥匙。

风点点头,对她不住的称赞道。也为她这般对待自己,不由得感到暖意入心。

干净利索的换完了衣服,风站定直直的看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她俯身轻轻拥抱了苏镜。

“于我,你本不必相救,此恩,风若是有命,必定相报。”

苏镜温柔浅笑,眉眼弯弯,如月色徜徉。

“我哪是为了你,我可是为了李言呐,你真的一点儿都不吃醋吗?”

她故作娇嗔的回答道。

风爽朗的笑了起来,也知这场合,所以放低了音量。

“是李言没福气,没能娶到你。”

苏镜听了这话,心里瞬时感慨万千,也笑着回了她:“若是娶了你,那真是李言的福气。”

“好了,话再说就说不完了。”她松开她的怀抱,说道:“快点走吧,要是侍卫们醒了可就不好了。”

风点了点头,道:“你多保重,一定要没事啊。”

“嗯,放心吧。”

目送着三人的离去,苏镜愣了会儿神,回醒过来,将牢门朝里锁上。

她嘴角仍挂着微笑,不知在想些什么,坐在草堆上,等着一个人的到来。

这两天因为屠杀青龙堂刺客之事与他发生了争执,她骂他这个狼心狗肺的狗东西,青龙堂为他做了这么多肮脏下流的事,他却要将他们赶尽杀绝,一点情分都不讲。李世承听了这话怒火中烧,口不择言,甚至在一怒之下付诸武力并将她囚禁起来。直至今日才终于放她出来。苏镜一重获自由,便立马将风解救出来。

禁锢她的短暂时光里,在她的心底,似乎也已做好了一些自己的打算。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悄悄的藏在心里。

府上此时应该是混乱的。苏镜令人在南厢房放了一把火,火不大,却也一时三刻扑灭不了。趁着乱子,风就能平安的逃离出去。苏镜知李世承一定不放心,会来地牢查看,而她此时,也正心平气和的坐在潮湿阴冷的地牢里,等着他到来。她知道,他心里一定明白这把火是她放的,所以一定会来找她。不过,就看他到底是先去找她,还是先来找风了。

李世承气急败坏的样子占满了苏镜的瞳孔,他恶狠狠的叫嚣着要苏镜滚出来,一会儿又觉得让她待在里面反省反省自己也好,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生完气,又想急匆匆的离开这里。

肮脏话语不提,他神色之中的焦急感却深深刺痛了苏镜的心。

她见他要走,肃的站了起来,声音洪亮的说道:“你到底是害怕大火烧死了风呢,还是生气她被救走呢?”

李世承听了她的话,并不想理睬她,提步仍旧往前走。

苏镜镇定的又开口道:“我看你恐怕真的是舍不得风吧?这么漂亮的美人,若是烧死了,也真是怪可惜的呢。又会帮你杀人,又专情,一时三刻若是她死了,你心里是不是指不定还觉得惋惜呢。”

他终于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问她:“你在发什么疯?”

“呵,到底是我在发疯还是你?”苏镜逼近铁栏杆,睁大着瞳孔。惨白的面目,诡异的笑容,她的声音缓缓如流水般倾诉道:“李世承,我本以为,就算你再怎么凶残,再怎么残忍,至少你是爱我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我只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我是可以被代替的,你不过只是需要我父亲的兵权而已。可是我不想!李世承,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我羡慕李言和风,羡慕他们默契的眼神和甜蜜的交流,我后悔自己当初选择了你,而不是他!你为什么变了?为什么变得如此面目可憎?我要的不是那个皇后的位置,我要的是当初你才华横溢,英俊潇洒的模样!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个暴君,一个只想着怎么不要让别人抓到你的把柄,怎么要能够保住自己皇位的自大狂!我不想再陪你玩这个游戏了,我认输。我要走了,你永远也不要想着再抓住我了,放我自由吧!”

话语落毕,黑暗中的男子并没有答话,沉默片刻,他终于开口道:

“当皇后就这么让你痛苦吗?”

捅破寂静的话语竟然如此扭曲,苏镜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原来你还一直爱着李言。”

苏镜仰天大笑,泪水从她双目之中向外流淌。她明亮闪烁的眼睛,因为他而哭泣,晶莹的泪珠因为他而掉落。

“我从始至终爱的都是你啊!世承!”她难得这么温柔的喊着他的名字,却又在瞬间加重了语气,坚硬的说道:“李世承,你太让我失望了,太让我失望了!”

苏镜直视着黑暗中他模糊的脸,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来,凌冽的寒光映照在刀刃上,她努力想止住眼泪,却丝毫没有成功。她带着哭腔,举起匕首向自己的脸上划去。

一刀、两刀、三刀...

李世承终于意识到了她在做什么,转身跑向她的牢笼前。

“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把刀放下!”

担忧的神色布满眉头,瞳孔之中尽是惊恐。这是苏镜第一次看见他这么慌张落魄的模样,她竟然从心底里感到很满足。好久了,好久都没有感受到被他在乎的感觉了。

“世承啊,我没办法,真的没办法伤害你。无数次,半夜醒来的时候,看着你在我身边睡得那样香甜,我真的没办法对你动手。软弱如我,只能选择伤害我自己。”苏镜的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这么近的距离,她甚至都看不清对面人的表情。

“你会感觉到痛吗?如果伤害我自己,你会感觉到痛的话,那样我会很开心的。”苏镜一边说着话,一边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手上,大腿上划着深深浅浅的伤口。血滴顺着衣衫流淌着,触目惊心。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心软吗?苏镜!你还不快点放下你手中的刀子!要是你父母问起来,我要怎么跟他们交代?!”

苏镜嘲笑着扯了扯嘴角,讥笑溢出,眼神里尽是不屑。

她抬头望了望天边的明月。今晚的月色,还是这样的美。

回过头来淡然的对他笑着说道:“世承,你还记得吗?那些宫女在背后议论说我不会生的事情。也不知道你是否是真的好心,在孩子这一事上从没对我施加过压力。还是你其实特别想要孩子?好让你的皇位稳固一点。”

苏镜用刀尖在自己的肚子上轻轻划了一个圈,眼神迷离的看着他说道:“你是不是还骂过我是个不会下蛋的鸡?我都记着呢,只是不想跟你计较而已。”

“你......?”

苏镜突然定定的望着他的脸,泪水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视线里的他,依旧那么英俊,但早就不是她心里的那个他了。她长叹一口气,扬起一个微笑来。举起双手,用力将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部位。

李世承见着她的举动,惊慌着握紧铁栏杆,大声喊叫着:“苏镜!你在做什么?!快住手!”一边把手伸进去渴望拉住她,只可惜距离太远,根本抓不住她。

“钥匙呢?这锁的钥匙呢?”

他开始慌张了,转而抓住地牢的锁,想要徒手把锁给拧开。

苏镜看着他的举动,仍是嘲笑,“钥匙在这里。”她举起手中的钥匙晃给他看。

“苏镜!”他咬牙切齿的低声嘶吼着。

她不为所动,捂着肚子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抬头淡然的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模样。短小的匕首仍然插在她的身上,伤口处开始涌出血来。她支撑不住,只能坐下。

“你怀了孩子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想要我的孩子跟你一起去死吗?!你太自私了!”

苏镜仍是笑,扯着嘴角的笑。苍白的面容,失去血色,也仍旧那样的美丽。

“镜儿!!对不起,我错了,是我错了!你让我进去好不好?求求你,把钥匙给我吧!”李世承突然放软了语气,低声哀求着对她说道。他发现苏镜真的是已经下定决心要死在他的面前了,他的内心涌出巨大的不安与恐惧。他从没想到这么柔弱的苏镜,竟会做出这样子刚烈的事情。他也从没未想到,自己的心底竟然这样子害怕她离开自己。他觉得苏镜没有自己是活不下去的,他这样坚定的认为,她是只属于自己的,就算怎样欺负她...

“来不及了,世承,来不及了...我的心早就已经死了。我一直以为,你总归是爱我的,是我太天真了,太傻了。”

他站在铁栏外绝望的向里面不断的伸出手,他看着她的血不停地向下滴落着。她的嘴角惨白,笑容破碎,他大喊,可是阻止不了她。

“可是我以为,你一直爱着李言啊...”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掉下泪来。

他曾经是个多么爱哭的大男孩,遇见一点小事就想哭,总是跟在苏镜和李言的身后。为什么到如今,却改变的这样多呢?苏镜不明白,明明自己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却眼见着他的脾气一点一点的变坏。自己却没有办法去改变。

苏镜见着他哭本已干涸的泪水,眼眶又开始湿润起来。

“我若是喜欢李言,又为何会嫁于你?当真是因为你是钦定的太子吗?只要我想,嫁给李言,扶持他照样能拿到那个位置。一直以来,你都不明白,我喜欢的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雄心壮志的少年郎。就算是个爱哭鬼,却也能渐渐的克服自己的恐惧去尝试自己害怕做的事情,这种勇气,一般人怎能拥有?李言他是很好,但是他不过是个书生样儿,从小到大,一直都那样子深沉,像个小大人似得。我一直喜欢的男子,是胸襟广阔,率真直白的你啊!咳咳,咳咳。”

她情绪激动,牵扯到了伤口,一时喘不过来气。

“别说了,别说话了!求求你,求求你开门吧,镜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只要你活着,我再也不伤害你,还有李言了!求求你,打开门吧!”

苏镜看着他的泪水打湿了衣襟,又如线般掉落在地,内心着实心疼不已。但她坚定的告诉自己不能心软,真的不能心软。多少次了,我给过他多少次机会了!最后一次,给自己一次真正的自由吧!

真的真的,不能再相信他了。苏镜。

“放过我吧,世承,我真的累了。我真的很笨,我用尽全力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不过,幸好还有我们的孩子陪我一起走,不然,我真的会很寂寞的。”

“苏镜!!你要是敢死,我一定让李言死的很难看!”他绝望的怒吼,眼神却哀怨凄凉,无力的感觉让他倍觉屈辱。明明近在咫尺,却犹如天涯。

苏镜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李言他已不再是我的软肋了。他已经有了他自己需要保护的人,他不会再害怕你了。世承,他比你想象中的更坚强,也一直都比你更强大。”

“再见了世承,下辈子,我们就不要再见了。”

苏镜拔出身上的刀子,血流如柱。她轻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嘀咕着什么。抬起头,用匕首深深的割破了自己的喉咙,向后靠墙死去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古剑]总能看见欧阳老板刷下限:第146章 残魂之引

教科书中的朕:第30章

王者之巅[电竞]:第2章 青训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